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不白之冤

仙踪世纪 第四章 不白之冤

作者:翼乘凨 小说:仙踪世纪 更新时间:2021-04-09 01:32:52
也不向任何人说起。  作一个酒店工程部的修理工,拿同事小刘的话儿讲:谁的支使都得听,是孙子一个。小到插板门锁,大到电房机组,哪有了问题,都得一砰然奔哪去。于凡刚处理方式完餐厅外热水器的故障,回工程部值班室,屁股还没坐很踏实,桌上的电话就又作一个酒店工程部的修理工,拿同事小刘的话儿讲:谁的使唤都得听,就是孙子一个。小到插板门锁,大到电房机组,哪有了问题,都得一应声奔哪去。于凡刚刚处理完餐厅外热水器的故障,回到工程部值班室,屁股还没坐踏实,桌上的电话就又响起来了。小刘正盘腿窝在椅子里玩手机,朝着于凡努努嘴:“接吧,我正忙着呢。”。...

仙踪世纪

推荐指数:10分

《仙踪世纪》在线阅读

  上班的时间是忙碌的,庸碌地工作,庸碌地下班,吃饭看电视睡觉,偶尔无聊时,于凡在家里静下心来,用透视的眼光看看天空,看看隔壁,却是再也不敢看邻居私密的状态,偷窥的负罪感让他牢牢地守住了做人的底线。时间长了,他反而感觉这简直是一件见不得光的麻烦事儿,并且时常夜里会做怪梦:有时梦见自己在爬山;有时梦见自己坐在云端;有时发现自己困身于万丈深渊······。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尽量的回避,也不向任何人提起。

  作一个酒店工程部的修理工,拿同事小刘的话儿讲:谁的使唤都得听,就是孙子一个。小到插板门锁,大到电房机组,哪有了问题,都得一应声奔哪去。于凡刚刚处理完餐厅外热水器的故障,回到工程部值班室,屁股还没坐踏实,桌上的电话就又响起来了。小刘正盘腿窝在椅子里玩手机,朝着于凡努努嘴:“接吧,我正忙着呢。”

  于凡已经习以为常了,伸手朝着小刘的后脑勺拍了一把,抓起电话:“你好,工程部。”

  “705客房电脑出了故障,你们赶紧派人去看一下,客人着急了呢。”对方没等于凡应声,一说完就挂了电话。

  “你快去吧,我在这儿镇守大本营。”小刘头也不抬,厚颜无耻地说道。于凡没搭理他,拎起工具箱,赶往楼上客房部。

  敲门过后好久,705客房的门才打开。“您好,我是酒店工程部的修理工,来处理电脑故障。”于凡等房内的客人确认同意以后,这才走进房间。开门的是一位光头的中年男人,回身坐到沙发上,一脸不悦地看着于凡检修电脑。

  这是一间带阳台的豪华套间客房,墙上挂着复制版的溥心畬的水墨画,奢华中多了一份儒雅气。于凡这时候可没功夫张望别的,客人的脸色已经够他看得了,他一头扎在电脑前检测起来。

  没花多大会儿时间,就排除了客房台式电脑的故障。看着于凡熟练麻利的样子,光头中年客人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于凡提起工具箱正打算退出房间,被光头中年客人叫住了:“小伙子很懂电脑啊,可以帮忙修一下我的笔记本吗?”

  “好的。”于凡答应了。为客人解决任何问题,是酒店的服务宗旨,而实际当中,大家能推就推,谁愿意多找麻烦呢?不过,于凡倒是对谁都有求必应,费力不讨好的事儿经常干,面对私底下小刘的教育,他只有一句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打开客人的笔记本电脑,开机黑屏。这问题,耽误了光头中年人正着急待办的事情,原本打算临时用一下酒店客房的电脑应急,不成想也出了故障,自然心中恼火。

  于凡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故障原因,只不过是笔记本供电高压条接触不良。会者不难,难者不会,问题很容易就解决了。客人很高兴,递过来一只烟,并亲手为于凡点上了。于凡不敢叼着烟走出房间,便退到一旁一边吸着一边看客人使用笔记本。

  光头中年客人明显很急迫,也不介意于凡在一边,自顾自地调出几张照片,接连以邮件的方式发送给了好几个人。突然,其中一张照片引起了于凡的兴趣。这张照片上面,拍的是一件东西,形状是长方形的,黑乎乎没光泽,象一块镇尺又象一块墨。

  “这是什么?”于凡指着这张照片,弱弱地问了一句。

  “一块陨铁。”

  “这东西应该能打开的······”,于凡端详着这东西跟自己在报国寺淘的那件黑匣子差不多。

  “你怎么知道?”光头中年人不由地感觉诧异。

  “我也有一块,能打开。”

  “哦”,中年人兴趣大增,“能拿给我看看吗?”

  于凡对中年客人的身份背景一无所知,但是能住到这种豪华客房的,非富即贵,能力自然不会是泛泛之辈,没准儿就能帮助解开黑匣子的谜团。“行啊,我放在家里,明天上班我就带来。”

  于凡很高兴。困扰自己的黑匣子的秘密,似乎终于找着机会可以探个究竟了。这段时间,于凡带着它也去过几个古玩店找所谓的行家人看过,说辞莫衷一是:有的说是黑岫玉匣子和象骨片;有的说是黑曜石盒子和牛骨片······,结论都很一致:没价值的破烂货,至于别的,就更说不明白了。

  第二天早上,于凡起得比较早,破例给自己煎了俩鸡蛋伴着凉油条当早餐。哼着歌儿出门的时候,恰巧又碰上邻居姑娘也出门上班。

  “心情不错啊,单位发奖金了?”姑娘看到于凡满面春风的样子,打趣道。

  “嘿嘿,”于凡挠挠头不置可否。姑娘精致的容貌在他心目中,象仙子一样,总是让他感到自惭形秽。能与她为邻,对于凡来讲,是一种不可言喻的幸福。偶然有一次碰到姑娘的同事称呼她的名字:郑思童。于凡立即把这名字牢牢记在心里,却从不敢当面称呼。

  看着于凡的憨傻模样,郑思童忍俊不禁,一边下楼一边继续打趣于凡:“发奖金了,要请客哦,对了,请我吃麻辣烫怎么样?”

  “好啊好啊。”于凡高兴坏了。能够天天见面,打一声招呼,他就已经感觉很满足了,今儿个人家姑娘主动相约,简直是喜星高照。

  “那一言为定哦,晚上咱们就在这儿见。”郑思童站在公共汽车站台边上,玉手一指街头的那间麻辣烫小店。清晨的阳光洒在姑娘身上,微风拂动着飘逸的发梢。看在于凡眼中,简直就是天降的精灵仙子。

  “没没问题······。”于凡心情好得快要上了天,目送着姑娘登上公共汽车走远,这才恋恋不舍地转身走进地铁口。

  上班后,于凡忙了一阵儿,终于抽出时间来到了705客房。光头中年人显然正在等着于凡的到来。接过于凡递过来的黑匣子,他的目光不易觉察地闪烁了一下。这块黑匣子的机巧已经是打开了的,里面的骨片引起了他莫大的兴趣,执着放大镜细细端详,足足有五六分钟。

  于凡待在一遍,大气儿也不敢喘,害怕打扰。直熬等了许久,才见中年人放下放大镜,“小伙子,多少钱愿意出手?”这话令于凡大感以外,一时错愕。

  “五千元,怎么样?”中年人手里攥着物件,语气轻松,目光却紧紧盯着于凡的神情。

  透视眼的怪病难以启齿,于凡本指望中年人能够帮助解开黑匣子以及骨片的疑惑,没想到他竟然直截了当地开价要买走。这样一来,困扰自己的问题岂不是永远没法解开了?于凡钻了牛角尖,一时没有回答。

  “一万元。”中年人误解了于凡的态度,加了价。

  “先生,是这样的,不不是价钱的事,我就想弄明白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于凡说完,立即感觉到中年人的目光象刀子一样凌厉地看着自己。于凡内心也纠结了,一万元对他来讲很具有诱惑力了,假如不发生玉片变骨片的怪事,假如不出现眼睛莫名其妙地怪病,他会毫不犹豫地答应这个价钱。眼下看来,中年人对这黑匣子以及骨片的缘由有所了解,但是显然不可能透露半点讯息。

  于凡失望之极,从中年人手中夺过黑匣子,道了一声告辞,转身走出了房间。他不知道,一个阴谋正在背后的房门内形成,即将笼罩着他。

  午饭时间,于凡坐在食堂里一边正看着电视一边吃饭,只见从门外急匆匆闯进来一个人,保安部的大吴。大吴一眼看到于凡,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去趟保安部。”

  “你先找别人吧,我还没吃完饭呢。你们又什么设备坏了?”

  “领导叫你,有事。”大吴一脸的严肃。

  “嘿嘿,叫不动别人,就会拿这话儿诳我。”于凡无可奈何,只得放下筷子,起身随大吴走出食堂。

  一踏进保安部值班室的门,于凡就察觉到不对劲。保安部张经理,酒店刘副总都在,几个保安环伺在侧,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705客房的那位光头客人竟然也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沉着脸看着自己。

  “于凡,今天上午你去过705客房,是吧?”张经理首先发问。

  “嗯······,去过······。”

  “你去那里干什么?”

  “我我我去······”

  这时,一个保安进门走到张经理跟前,递过去一件黑色的东西,“这是从于凡的储物柜里找到的。”

  “是的,就是这件物品,”705客房的光头说道,“找到就好,找到了就好,贵酒店就不要为难这小伙子了吧,我想他也是一时糊涂。”

  于凡看清了那件黑色的东西正是自己放进储物柜的黑匣子,明明是自己的东西,怎么就成了光头的了?他转念一想,立即明白了原委,顿时气愤填满了胸口。“这是我的,我从报国寺买来的!”

  “哼!你买的?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刘副总冷冷地问道。他不等于凡答话,便继续厉声叱道:“这是一件文物!这是孙老带到北京来参加学术会议的文物!就凭你,也买的起?”

  光头孙老一脸的扼腕痛心神情:“这是一件具有极高考古价值的文物,是严格禁止非法买卖的。现在的年轻人啊,利欲熏心,唉,入住贵酒店,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刘副总鄙夷地看了于凡一眼,将黑匣子交到光头孙老手上:“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代表本酒店管理层对您表示万分的歉意。失窃物品已经找回,请您收好。您放心,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件事情,决不容情!”

  委屈和愤怒简直让于凡快气炸了肺,他一把推开刘副总,冲到光头孙跟前就夺那黑匣子。所有人都没料到于凡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光头孙惊骇地躲到办公桌的后面。

  “快抓住他!”刘副总跌坐在地上,气急败坏地喊道。

  几个保安回过神来,七手八脚地制住于凡,张经理抓起一根橡胶棍照着于凡的后颈部狠狠地抡了下去。

  于凡顿时眼前一黑,耳边依稀听到一声恶狠狠地命令“揍这丫的!”他只觉得一阵拳脚毫不客气地招呼在自己身上,后脑勺砰地挨了一下,整个人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于凡再次醒来的时候,警察已经站在面前。被戴上手铐押出酒店,他脑袋里一片空白。沿途遇到的同事,都投来鄙夷的目光。酒店高调公布了他的罪行以及处理决定:盗窃客人物品,外加公然使用暴力抢夺,被酒店开除,罚没工资,移交公安机关法办。

  在警察看来,这起盗窃案的整个过程是毫无疑点的。根据酒店监控以及相关人员提供的证据显示:犯罪嫌疑人在给705房间客人维修电脑之时,偶然看到了客人的贵重物品,心生贪念,次日便利用上班间隙,假借回访的借口,溜进705客房,趁客人洗澡间隙,盗走贵重的文物。并且在酒店查证期间,众目睽睽之下企图使用暴力抢夺物品。鉴于犯罪嫌疑人作案的证据明确,气焰嚣张,所盗物品系贵重的文物,因此公安机关以盗窃罪向法院提起刑事诉讼。经法院审判裁决,判处犯罪嫌疑人于凡有期徒刑四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