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神级透视狂兵布凡》完整版全文目录
《神级透视效果狂兵》布凡比较完整版全文目录带来您,神级透视效果狂兵讲诉了林皓张菲菲的故事,神级透视效果狂兵布凡摘选:“罗少,您怎么才来?”这名酒吧的服务生走过去的,一脸急切地的道。“临时性有些事情担搁了。”被称为罗少的更年轻男子冷冷的道,“怎么样,事情办的如何。“都办妥了,而已……”这名酒吧的服务生吱吱呜呜的道,他很想把自己的怕说出,虽然却又敢张口,虽然再说又不行啊。对于他来说,这完全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神级透视狂兵》布凡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神级透视狂兵讲述了林皓张梦雨的故事,神级透视狂兵布凡节选:“罗少,您怎么才来?”这名酒吧的服务生走过去,一脸急切的道。“临时有些事情耽搁了。”被称作罗少的年轻男子冷冷的道,“怎么样,事情办的如何。“都办好了,只是……”这名酒吧的服务生吱吱呜呜的道,他很想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可是却又不敢开口,但是不说又不行。对于他来说,这完全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罗少,您怎么才来?”这名酒吧的服务生走过去,一脸急切的道。

“临时有些事情耽搁了。”被称作罗少的年轻男子冷冷的道,“怎么样,事情办的如何。”

“都办好了,只是……”这名酒吧的服务生吱吱呜呜的道,他很想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可是却又不敢开口,但是不说又不行。

对于他来说,这完全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只是什么,快说?”被称作罗少的大少,脸色一沉顿时就变得阴冷了起来。

言语之中,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一种十分浓烈的不耐。

“罗,罗少,事情,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晚上酒吧来了一个应聘服务员的,我送了带药的红酒进去……”这名酒吧的服务生开口,结结巴巴的将办公室里的情况讲了出来,话还没说完就被罗少一脚踹开,“废物,没用的废话。”

一脚踹开这名酒吧的服务生之后,被称作罗少的大少加快脚步,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快步向着酒吧内冲了过去,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急切。

“阴阳合和散,老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来的阴阳合和散……”罗大少觉得自己要疯了,他无法想象现在张梦雨的办公室里会是如何一副场景。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只为了今天晚上逍遥快活的时刻,结果现在可好,怕是白白便宜了那个来酒吧应聘的家伙。

怒……

罗大少的心头,完全是无法抑制的怒火。

张梦雨的办公室里,林皓和张梦雨一起在沙发上坐着,两人的距离很近,甚至是若有若无之间,彼此还可以感觉到对方臂膀上的细腻与温度。

“今天晚上的事情有第一次恐怕就会有第二次,以后你还是要小心一点的好,想喝红酒的话最好还是自己来。”林皓语重心长的叮嘱道:“俗话说的话,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张梦雨点点头,“我知道,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简单,相信马上就会知道了。”林皓淡淡的道。

“什么意思?”张梦雨疑惑的问道。

转过脑袋,林皓完全直视了过去,如此近距离和居高临下的角度,整个一幕迷人的风景更加清晰了起来。

“你觉得,对方下完药之后就这么了事了吗?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指使你酒吧服务生下药的幕后主谋应该早就来了,只不过可能因为临时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耽搁了,但是我相信,只要对方将事情忙完,一定会马不停蹄的赶过来的。”

张梦雨沉默了,之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强烈的怒气带动着情绪巨大的波动,随之而来的是身前高傲的峰波随波逐流的轻颤,这种颤抖之中,带着一种若隐若现的白皙,很诱人,恍惚之中更能让人感觉到一种空谷幽兰般泌人心肺的幽香之气。

“会是谁?”

张梦雨不停的琢磨着,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人的名字。

这些人全都是海川顶级的大少或者是一些大佬,其中不乏一些劣迹斑斑的垃圾,这妞有十足的理由相信,下药的人一定就是其中的一个,只是暂时还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人而已。

嘭!

就在此时,房门被一脚踹开,接着一个一身衣着光鲜亮丽,豪气十足的年轻大少走了进来。

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在酒吧门口从那辆宾利慕尚上下车的罗大少。

紧随其后的,是一群七八人的保镖。

嘎!

看着房间内的一幕情景,罗大少傻傻的呆愣在了那里,本来他以为房间内会是一副非常香艳的画面,结果没想到居然是现在这个样子。

片刻失神的功夫之后,罗大少回过神来,心头重重的松了口气出来。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这样终究是件好事,总比白白忙活了半天徒为他人做了嫁衣的好。

眼前的情况很明显,张梦雨没有办法中了阴阳合和散的样子,不然的话,此时绝对不会是这样一副模样。

“梦雨,你怎么样,没事吧?”回过神来,罗大少继续问道,之后目光落在了林皓身上,“他就是那个来你这里应聘保安的那小子吧?我看这小子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赶紧赶走吧!”

林皓无辜躺枪,心头很不爽,不过这会并没有打算发飙,毕竟现在应该是张梦雨的主场才对。

张梦雨脸色冰冷,从罗烈踹开房门冲进来的瞬间,她的心头就已经有了完全的判断。

这妞有十足的理由相信,收买她酒吧里的服务员下药的那人,一定就是面前这个罗烈。

“罗烈,是你!”咬着牙,张梦雨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与冰冷,双目之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梦雨,你说什么呢?”罗烈心头一惊,慌忙装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我说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张梦雨冷冷的继续道。

“梦雨,你这到底是怎么了?”罗烈继续摆出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我过来看你,听说你在这里面试一个前来应聘保安的男的,已经有好长时间没见人出来,就有些担心,这才莽撞的踹门冲了进来。”

“尼玛,这么好的演技,不去争夺奥斯卡影帝真的是可惜了!”林皓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的弧度,不得不说,这厮也算是个天生的演技派。

张梦雨的面色更加冰冷了起来,“罗烈,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本来我以为那些大少中,也就你还算是个坦荡的君子,结果没想到竟然是如此一个龌龊的小人。”

面前的罗烈她很熟悉,海川赫赫有名的罗氏集团的继承人,平日里给人的感觉倒是一个正人君子的姿态,结果没想到,竟然用心如此之险恶。

“收买我酒吧的服务生,然后在我要喝的红酒里下药,阴阳合和散,罗烈,你无耻!”这妞怒气冲冲的继续道。

罗烈的脸色也开始变得阴森了起来,眼前这种情况很明显,想要继续隐瞒下去明显是不可能的了。

“没错,你说的没错,下药的就是我。”虚伪的面具被完全撕开,罗烈说起话来也不再有丝毫的客气,嘴角带着几丝玩味的笑容,“我倒是很奇怪,你是如何知道酒水有问题的?”

对于张梦雨每天在那个固定时间一杯红酒的习惯他是很清楚的,正是基于这种习惯才会有了此次的计划,他很好奇,好奇张梦雨是怎么识破自己的阴谋的,这点无论如何他都想不明白。

“衣冠禽兽!”张梦雨气急败坏的道,她原本有一肚子的话想要骂,但是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骂出口是好。

那种感觉就像是原本骂人的话用在罗烈的身上,就是对这些骂人脏话的一种侮辱。

“衣冠禽兽?哈哈,老子就是衣冠禽兽怎么了?”罗烈脸色扭曲的道,“行了,废话少说,老子现在好奇的是,你究竟是如何知道那杯红酒有问题呢?”

“……”张梦雨开口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突然间凑到跟前的林皓打断了话茬,“你在说什么?什么那杯红酒有问题?”话音落下,是一脸迷糊不解的表情。

“你说什么?那你们……”罗烈有些傻逼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阴阳合和散没有解药,除了男女阴阳交合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办法。”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刚刚梦雨会是那样一副表现,害的老子差点就以为自己帅到天下无敌无可救药了……”林皓一脸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一边冲着张梦雨悄悄的使了个眼色。

脸色已经变得羞红的张梦雨本想出来说清楚,但是目光来回在林皓和罗烈身上扫视了几眼之后,顿时就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罗烈更加傻逼了起来,说起话来嘴角都变得哆嗦了起来,“你说什么,你们已经……”说到这里,这厮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本来还在庆幸,结果没想到,最后还真是辛辛苦苦忙活了半天,白白为别人做了嫁衣。

“不错,罗烈,你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白忙活了一场吧?说起来我还是要谢谢你,让我找到了林皓这么棒的男人。”张梦雨缓缓的道,一边说着,一双手臂顺势就缠绕在了林皓的臂膀之上,这样一句话之中,更是在‘棒’字这个字眼上刻意的拉长了声音,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瞬间的感觉很细腻,带着几分时有时无的柔软与弹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