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流光转》第十章 驸马

流光转 《流光转》第十章 驸马

作者:阅读王 小说:流光转 更新时间:2021-05-01 14:31:20
李煦福宁小说名字叫作《流光转》,提供更多流光转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流光转以及最新更新。流光转小说李煦福宁摘选:李煦又带了四个小厮骑着马回到京郊的慈恩寺,拜会智玄大师。这些年他在工部挂了个闲职,经常不去衙门,找二三好友浅酌几杯…...

流光转

推荐指数:10分

《流光转》在线阅读

李煦福宁小说名字叫做《流光转》,这里提供李煦福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流光转小说精选: 这一日驸马李煦又带了四个小厮骑马来到京郊的慈恩寺,拜访智玄大师。这些年他在工部挂了个闲职,时常不去衙门,找二三好友小酌几杯,寄情山水,又或者寻僧访道,说禅论道。不知道的人皆羡慕他娶了先帝唯一的嫡公主,知道的人却都惋惜他有大才而不得施展,更有“贤妻”在家中搅得鸡犬不宁。到得慈恩寺山门,李煦将马留在门口,留下两名小厮看护,自己则带着另外两名径直往智玄的禅房去。刚绕过大雄宝殿,走在夹道的时候,李煦听到墙内有两个妇人在说…

这一日驸马李煦又带了四个小厮骑马来到京郊的慈恩寺,拜访智玄大师。这些年他在工部挂了个闲职,时常不去衙门,找二三好友小酌几杯,寄情山水,又或者寻僧访道,说禅论道。不知道的人皆羡慕他娶了先帝唯一的嫡公主,知道的人却都惋惜他有大才而不得施展,更有“贤妻”在家中搅得鸡犬不宁。

到得慈恩寺山门,李煦将马留在门口,留下两名小厮看护,自己则带着另外两名径直往智玄的禅房去。刚绕过大雄宝殿,走在夹道的时候,李煦听到墙内有两个妇人在说自己女儿,遂停下了脚步。

“……可不是,听说文瑾县主看上了薛公子,便去求太后让给他们指婚。可这薛公子父亲在时就已经给他订过亲了!”

“这怕什么!文瑾县主可是太后嫡嫡亲的外孙女,让薛家退婚不就行了。不过,这样一来,这母女俩的婚事竟是一个样呢,都是从人家手里抢来的!”

另外一个吃吃地笑了起来:“谁说不是!当年福宁长公主不就闹得沸沸扬扬的!这薛家眼瞅着是不同意,昌邑伯这两天一直称病在家,门儿都没出过!”

“薛家也真够矫情的,长公主府的富贵,京城里谁家能比得上?也该知足些!”

“这你就不懂了,娶妻娶德,文瑾县主的脾气京里人哪个不知?听说,这薛公子是个倔脾气,太后要是硬把他们往一块堆儿里撮,只怕又是长公主和李驸马那样的一对夫妻!”

李煦听得额角青筋暴起,福宁告诉他太后要给女儿和薛元翰赐婚,当时他还很高兴的。昌邑伯虽然为人势利,工于心计,薛元翰却是个清风朗月的少年。上次在慈恩寺一见,连智玄大师也对薛元翰赞不绝口。却没想到,这桩婚事背后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李煦心里十分惭愧,他恼恨福宁毁了他,恼恨自己不得不娶这样一个不孝不贤的妻子,也恨她把女儿教养成她那副模样。不知不觉间他的心已经让恨意包裹得太深,忘记了自己还是个父亲,对女儿还有一份责任。

李煦急匆匆地转过弯去,墙内说话的两人已经不见。望着大雄宝殿香炉前熙熙攘攘的人群,李煦怔愣了片刻,便出了山门,快马加鞭往家里赶去。

福宁这日没有进宫去看太后,正和女儿一起看正院里那几盆刚挂上花苞的芍药。

在仆妇诧异的眼光中,李煦进了正院。福宁看着李煦怒气冲冲的样子,心中嗤笑。多少年了,他主动来找她时都是这样一副表情,仿佛什么事永远都是她的错。

福宁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李煦,等着他开口。

“媛儿你先下去,我有话跟你母亲说。”李煦沉着脸说道。

“不,每次您这样来,都要跟母亲吵架,我不走!”李静媛很倔强。

“出去!”李煦一声暴喝,吓得院子里的仆从都避了出去。李静媛眼中忍着泪水,看了看母亲。福宁抚了抚她的头,说道:“你先回自己院里去。我跟你父亲说说话。”

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李煦十分难受。

“什么事?”福宁问道。

李煦定了定神,说:“太后为何要给媛儿和薛元翰赐婚?”

“是我求的。”福宁答道。

“为什么?”

“媛儿喜欢他。”

“薛元翰已经订过亲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

“那你还要如此!”李煦的怒火又止不住地冒了上来。

“媛儿高兴,有何不可?”福宁依旧面无表情。

“你!不可理喻!你们这么做,可曾问过薛家的意思?日子是人过出来的,不是凭着哪个女子的异想天开就能过好的!”

福宁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她笑道:“你这么生气却是为何?当初我给你说薛元翰的时候,你不也同意么?噢,对了,你是想起来了你自己,想起来了你也是被逼退婚才娶的我,是么?”

李煦气极反笑,说:“是不是想起来我自己,这没什么重要的。只是,你扪心自问,这些年,你、我,过的日子好吗?”

福宁仔细地看着李煦的脸,还是那张让她一见倾心的面孔,只是青年的神采飞扬不再,只剩下人到中年的沧桑。看着李煦鬓间已有银丝,福宁也不知道这些年来,自己还有他,到底过得好不好。初嫁的兴奋总是有的,后来么,时光磨平了所有热情。不,也不是时光,而是两个人太过不同。

福宁的心软了下来,说道:“那你说呢?这件事该如何?”

李煦道:“薛元翰随三皇子去了辽东,若要退亲,只有昌邑伯走一趟余家。而这两日昌邑伯却称病不出,这是薛家在说他们不同意!你若让太后逼着,把这门亲事做成,日后受苦还不是媛儿吗?京城的青年才俊不知凡几,又何苦非要嫁到薛家!至于太后,她打的是贤妃的算盘吧?”

福宁白了李煦一眼,说道:“有你这么说母后的吗?”

李煦道:“无论太后如何打算,我想的都是媛儿。找个对她好的,日后她才能过得好。”

福宁思来想去,最终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转眼间,春暖花开,脱下厚厚的冬装,人也都变得松泛起来。福宁长公主自家里的一番闹腾之后,便去向太后说明情由,要为李静媛另择佳婿。虽然李静媛苦苦相求,但福宁铁了心要为女儿的终身谋算,不能再如自己一般,表面风光,内心凄苦。李静媛不理解李煦的一番苦心,由此而更深恨父亲。

这一日,宣惠算着三皇子应该要回京了,便早早到了崇文馆。一进门却碰到了淳王世子梁璿。堂兄妹见礼过后,宣惠问道:“璿哥哥可曾见到我三哥?他应该回来了吧?”

梁璿笑道:“我不曾见到三皇子。不过听说他在辽东被什么案子给绊住了,皇上命他督办,只怕还要晚些时日才能回京。”

案子?宣惠飞快地思索起来。她记得前世书中所载,西北大乱之前,辽东的大案唯有田登文手下夺人/妻为妾一事。个中情由牵涉甚多,又有几条人命在里头。在朝堂上因为张、田两家党争,最终田家落败,田登文被贬云南。

可是这件事?只是宣惠已不记得当年的梁瓒是否督办此案。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