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霸道总裁的失忆新娘》006 无赖的男人
苏浅浅小说名字叫做《霸道总裁的失忆新娘》,这里提供苏浅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霸道总裁的失忆新娘小说精选:“拓……”电话的忙音截断了苏浅浅的话音,她用力挂上电话,胸...

苏浅浅小说名字叫做《霸道总裁的失忆新娘》,这里提供苏浅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霸道总裁的失忆新娘小说精选:“拓……”电话的忙音截断了苏浅浅的话音,她用力挂上电话,胸前剧烈的起伏着。拓拔野是一个无赖!他难得就不会尊重人吗?她已经明显的拒绝了,但是,他却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一样,真让人生气!怎么办?直觉告诉她,拓拔野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她不能让他深更半夜上来砸她的门,那么剩下的选择,就只有屈服。但是她不甘心,无论为了任何理由,她都不想跟拓拔野有任何的牵扯,拓拔野是一个危险的男人,她一点都不想招惹。她只有五分钟,时间已经在大脑停摆…

“拓……”电话的忙音截断了苏浅浅的话音,她用力挂上电话,胸前剧烈的起伏着。

拓拔野是一个无赖!他难得就不会尊重人吗?她已经明显的拒绝了,但是,他却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一样,真让人生气!

怎么办?直觉告诉她,拓拔野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她不能让他深更半夜上来砸她的门,那么剩下的选择,就只有屈服。

但是她不甘心,无论为了任何理由,她都不想跟拓拔野有任何的牵扯,拓拔野是一个危险的男人,她一点都不想招惹。

她只有五分钟,时间已经在大脑停摆的过程中溜掉了两分钟,看看墙上的挂钟,她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抓起钥匙冲出大门。

拓拔野已经走出车外,往警卫室的方向前进,然后他看到一抹纤细的身影匆匆而来,他的眸子中顿时就染上了几分得意,就说嘛,他拓拔野想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做不到的!

苏浅浅走到雕花大门前面,停住了脚步,隔着门,说道:“我下来了,你有话就快说。”

“出来。”他朝她勾了勾手指,嘴角是一抹得意的笑容。

苏浅浅摇头,说道:“我没有钥匙。警卫已经睡了。”

接着路灯的光芒,她注意到拓拔野嘴角那道被她咬的地方的血迹早已经凝固,只留下了一道痕迹,那痕迹,就像一条丑陋的虫子。

拓拔野摇头,说道:“我不喜欢说谎的女人。你自己出来,或者你去叫警卫开门,又或者我跳进去,我相信自己的身手,这扇大门还难不倒我。”

他不介意多给她几个选择。

苏浅浅没有接受他任何一个建议,而是说道:“有事不能等以后再说吗?这么晚了,大家都睡了。”

“你还没有睡,我也没有,而且今晚,我想跟你一起。”他的语气充满浓浓的**。

“你——”苏浅浅觉得自己受到侮辱,这个人,根本都不听别人说话的!

什么叫做她还没有睡,他也没有,而且今晚,他想跟她一起啊?他那理所当然的态度还真让人想要赏他一巴掌!他以为她的主宰吗?他说什么,她就要照做吗?她平时待人也许和气,但是,却不代表她是那种让人搓圆捏扁泥娃娃!

“苏小姐,有事吗?”巡夜的警卫朝他们走来,看到门外站着一个高大英挺的男人,了然地笑道:“哦,男朋友不舍得走吗?”

“不是。”两人同时回答,苏浅浅疑惑地看向拓拔野,却听他继续道:“我自己相思难耐,忍不住半夜跑来找她,她却忘了带钥匙,害我想拥抱她一下也不行。”

“拓拔野!”苏浅浅大叫,这样不靠谱的谎话,他竟然能说到眼睛都不眨?这个男人不仅仅是霸道,而且面皮还很厚!

该死的!她好想骂人!

“看。”拓拔野朝警卫无奈地一笑,一改刚才面对苏浅浅那霸道的样子,像一个温柔的情人一样说道:“她总是这么害羞,追她可真辛苦,白天的时候不让亲不让抱。好不容易没有人了,她又不开门。”

“别听他胡说,”苏浅浅急了,连忙说道:“他不是我男朋友,是个无赖,白天纠缠不清,晚上还来捣乱,我是不想惊扰到其他住户才勉强下来见他的。”接着,她转向拓拔野,说道:“你听清楚了,无论你怎样威胁我,我都不会让你得逞,你死心吧。”

她扭转头,不顾一切的往回走,将拓拔野抛给冷下笑脸的警卫。

不管了,如果再让她面对拓拔野多一秒钟,她会发疯的!那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沟通,他的骨子里就是一个野蛮人!

警卫一改刚才的和善,对拓拔野说道:“对不起,先生,我想,你应该回家去了,不然,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很好!

望着苏浅浅那决绝的背影,拓拔野在心中替她鼓掌。从来没有女人像她一样,做得那么绝,做得那么狠!

如果他得不到她。他就不配叫拓拔野。

如果苏浅浅知道她总有一天会屈服,那天晚上她就不会反抗;如果她知道她的反抗引起了他的不服输,她宁愿她第一次就屈服……

因为拓拔野的出现,苏浅浅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却又在半梦半醒间,被梦中的那个女人纠缠着。

“我那么爱你,那么相信你,对你全心全意,你竟然背叛我?为什么?难道我给你的,还不够吗?”那是女人伤心欲绝的声音,被背叛那刺骨的痛传到了苏浅浅的心里。

梦中的那个男人冷笑,有些刻薄的说道:“你要身材没身材要情趣没情趣,你真的觉得你给我的,够了吗?”

睡梦中的苏浅浅的眉头皱了起来,手紧紧的揪住了胸前的衣服,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了。

梦中的女人失控的哭了出来,伤心欲绝的说道:“我恨你!我曾经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你!”

男人看着女人,云淡风轻的说道:“我不在乎,你爱我,恨我,我都不在乎。”

梦中的女人尖叫,痛哭。

眼泪不停的从苏浅浅的眼角滑落,湿了大片的枕头,终于,苏浅浅哭出了声音,然后转醒,因为刚哭过,她总觉得,胸口好想堵着一口气,有些缓不过来。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注意到床头的闹钟时针指向了五。

耳边回荡着梦中那个男人的话:“我不在乎,你爱我,恨我,我都不在乎。”

不在乎,那是因为他的心里,没有她的位置吗?

苏浅浅为梦中的女人觉得难过,被自己全心全意的爱着的人伤害,那会是怎样的痛苦?这也难怪,梦中的那个女人哭得那么伤心了。

苏浅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不自觉的问道:“你到底是谁?我又是谁?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然而,回答她的,还是一室的安静。

经常被同一个梦纠缠着,在拓拔野出现之后,她甚至曾经怀疑过,梦中的那个女人就是她,而那个男人就是拓拔野。

不过,在了解拓拔野性格中的野蛮因子的时候,她就觉得,那个男人不是他,因为,她不认为自己会爱上那样一个野蛮,不懂得尊重别人的男人。但是,如果那个男人不是拓拔野的话,又会是谁?不是拓拔野,为什么她却会对拓拔野有着莫名的熟悉感?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梦中那个被最爱的人伤害的女人,会是她吗?会吗?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睡意全无,望着黑漆的窗外,在床上坐到了天亮。

天亮之后,苏浅浅接到了许无痕的约她见面的电话。

看到镜子里那个脸色苍白,眼底下挂着两轮重重的黑影的自己,苏浅浅又叹了一口气,她今天实在不应该顶着这么一张恐怖的脸出去吓人啊!

她拿出了粉饼,遮去了自己过于苍白的脸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