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疯王傻妃:废柴夫妻的开挂生活》第八章:王爷闯闺房
苏澜卿无殇小说名字叫作《疯王傻妃:废材夫妻的开挂生活……》,提供更多疯王傻妃:废材夫妻的开挂生活……苏澜卿无殇小说全文深度阅读,疯王傻妃:废材夫妻的开挂生活……苏澜卿无殇比较完整版。疯王傻妃废材夫妻的开挂生活……小说苏澜卿无殇摘选:苏澜…...

苏澜卿无殇小说名字叫做《疯王傻妃:废柴夫妻的开挂生活》,这里提供苏澜卿无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疯王傻妃:废柴夫妻的开挂生活小说精选: 越无殇仔细研究了苏府的住宅结构图,虽然半夜三更闯女子闺房是一件很不君子的事情,但是想到那两页孤本被撕了,越无殇就觉得肉疼。倒不是心疼钱,而是那本孤本对他是有意义的。母妃小时候曾经和自己提过这本书,后来母妃故去,他想要竭尽所能寻找所有和母妃相关的物什。这本孤本是花了一年多时间才好不容易寻来的,他还来不及看完,就这么被毁了!这让他怎么气得过?当夜子时,夜深人静,整个都城都陷入了沉睡之中。越无殇传好了夜行衣便匆匆出门…

越无殇仔细研究了苏府的住宅结构图,虽然半夜三更闯女子闺房是一件很不君子的事情,但是想到那两页孤本被撕了,越无殇就觉得肉疼。倒不是心疼钱,而是那本孤本对他是有意义的。

母妃小时候曾经和自己提过这本书,后来母妃故去,他想要竭尽所能寻找所有和母妃相关的物什。这本孤本是花了一年多时间才好不容易寻来的,他还来不及看完,就这么被毁了!这让他怎么气得过?

当夜子时,夜深人静,整个都城都陷入了沉睡之中。越无殇传好了夜行衣便匆匆出门。他只希望那个傻姑娘别随手当作垃圾丢了。

越无殇一翻进苏府就直奔苏澜卿的院子去了,确认了屋子的位置,越无殇直接从后窗翻进了里屋。

越无殇说到底还是没有做过这样偷鸡摸狗的事情,一时间完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而且作为一个心智正常的人类,他哪里可能猜到一个傻丫头把玩具藏到哪里去?

好在苏澜卿的房间虽大却没有放置太多的东西,苏太师总是怕自己的宝贝孙女磕到碰到,所有的东西以简洁为主,屋子里就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一张塌,一个柜子和一个梳妆台。

桌椅和榻上空荡荡的,确实不可能藏得了东西,越无殇便把目光投向了梳妆台。小心的翻动了几个抽屉,防止金银玉器碰撞会发出脆响。

检查完了梳妆台所有的抽屉,最后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疑似他的两页孤本的东西。于是越无殇打算去翻找衣柜,然而刚打开衣柜翻了没几下,越无殇就烫手的关上了柜门。

真是罪过!他堂堂一个高冷范的王爷,为了惦念母妃私闯未婚女子的闺房已经是罪孽深重了,怎么能再随便翻动女子的私人衣物呢?越无殇心下一阵懊恼,他刚才好像是碰到女子贴身所穿的肚兜了……既然是被当作了玩具,按理说应该是不会和衣服藏在一起的,罢了,衣柜还是不找了。

四下都找过了,就只剩下床上没找了。越无殇做了一下心里挣扎,最后还是决定去找一下。反正这是个傻丫头,刚才这么久也没把人吵醒,也不差这一会儿吧!他只找一下床头和床底下就好,不会有事的。

越无殇弯腰从床底下探进去,底下连灰尘都没有一颗,然后越无殇转战床头。

苏澜卿睡得很熟,丝毫没有发现有个人在自己床头找东西。然而,就在苏澜卿翻身的时候,她一抬手碰到了什么凉凉的东西。

越无殇惊了,惊得心脏快要跳出来了。只不过他惊的不是自己快被发现了,而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子碰了,温暖的小手让他的心止不住的跳!

从小他就不喜欢让宫女伺候,身边也只有太监,出了宫建了府,被塞了一堆的女人,但是那些人都没有碰到过他的一个衣角!

越无殇不敢乱动,怕自己一动就真的把苏澜卿弄醒了。只是因为越无殇的手真的太凉了,生生的把苏澜卿给冻醒了!

苏澜卿迷迷糊糊的转醒,虽然屋里没有点灯,但是月光还是足够把自己床前的人影给照清了。

“唔——”苏澜卿刚要喊出声来,结果就被一直冰凉的爪子捂住了嘴。苏澜卿内流满面,自己都装成大傻子了,怎么还有人要对自己下毒手啊!?她只能默默地祈祷,他是个小偷,一定只是个小偷!

“丫头乖,是我,答应哥哥不叫哥哥就松手好不好?”越无殇别无他法,干脆摘下了自己的面罩,但愿这傻丫头还认得自己。

苏澜卿愣愣的点了头,她宁愿这是幻觉,那位装疯子的冰山王爷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还这副打扮?他……这是要做啥?

越无殇松开了手,却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冰山哥哥,你怎么会在卿卿的房间里啊?”苏澜卿装傻中。

“冰山……”上次不是还管他叫殇哥哥吗?怎么一转眼就改口了呢?

“慕容哥哥说你是冰山,所以卿卿叫你冰山哥哥~冰山哥哥你是来看卿卿的吗?”慕容哥哥,别怪我啊!

“呃,对,我来看看卿儿乖不乖。”越无殇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正好顺着苏澜卿的话说,想着一会儿该怎么脱身。

“冰山哥哥,卿卿很乖的。爹爹说,乖孩子才有礼物!冰山哥哥有没有给卿卿带礼物?”苏澜卿一摊手,忽闪着眼睛要礼物。

“如果卿儿假装今天没有看到我,下次哥哥就给你送一个很大的礼物好不好?”越无殇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么个孩子,再脱不开身说不定天都要亮了!

苏澜卿还没有解决,门口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卿儿,你在和谁说话?”

“哥哥!”苏澜卿自己都忘记了,这两天不比以前,爹和哥哥在府里,自己的屋里一旦动静大一些,可能就会被听到。

越无殇拼命的给苏澜卿比手势使眼色,希望这个傻孩子能够理解自己的意思。

苏澜卿也是用心良苦,她相信以越无殇的身手,一定能顺利溜走的。于是她就爬下了床,踱着小碎步走到了门口,开门。“哥哥!你找卿卿干什么呀?”

“你刚才屋子里有人吗?我听着有说话声。”苏洛兮往里屋看了两眼,倒是没有看到有人影。

“没有人啊!卿卿睡不着觉,抱着被子自言自语呢~”对于撒谎这件事,苏澜卿可是熟门熟路的,绝对不会让人看出来。

苏洛兮总还是不放心,但是既然妹妹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相信妹妹有危险的话这点判断还是有的。“那你早些睡,不然睡不好头会痛的。”

“嗯,那哥哥也去睡吧,卿卿马上就睡觉!”

苏澜卿把苏洛兮忽悠走了,径自回到了房间里,看着没有关严实的窗,苏澜卿也是松了口气。虽然对越无殇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被哥哥抓包他在自己的房间里总也不是好事,事情捅出来的话那不是自己嫁定了吗?

钻被窝,睡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