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太史子义!(修改)
一道道伤疤,每一个人却很是甚至麻木,他们只想活一直这样。副将明显会觉得很不不耐烦了,对着自己旁边的士卒吼道“弓箭手!准备好!”  和百姓行成未知的恐惧的相同,黄巾贼用炽热的眼神望着北海,这座城市,北海中有粮食有姑娘有生存下来一直这样的一切。“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不知道“给我回去!回去!”偏将看着眼前的暴民就是不断的挥舞着自己手中鞭子,那抽中的百姓的脸,留下一道道伤疤,每一个人却很是麻木,他们只想活下去。偏将明显觉得很不耐烦了,对着自己旁边的士卒吼道“弓箭手!准备!”。...

  公元189年,风依旧那么吹,天空淅淅沥沥下起小雨,北海城却遭到了黄巾余孽管亥的包围

  “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大人啊”北海城中大们紧闭,城头站立的士卒满手的汗水,紧张的注视着城外,那漫天而来的黄巾贼带来的是死亡,城中的百姓哭喊着,拍打着城门,很多人没有享受过大汉给打他们带来的快乐,只有那无尽的痛苦。

  “给我回去!回去!”偏将看着眼前的暴民就是不断的挥舞着自己手中鞭子,那抽中的百姓的脸,留下一道道伤疤,每一个人却很是麻木,他们只想活下去。偏将明显觉得很不耐烦了,对着自己旁边的士卒吼道“弓箭手!准备!”

  和百姓形成恐惧的不同,黄巾贼用炙热的眼神看着北海,这座城市,北海中有粮食有姑娘有生存下去的一切。“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旁边数以万计的黄巾贼都是举起自己手中各式各样的武器大吼。

  北海危矣!

  北海城府中,孔融焦急的走来走去,不知道该怎么办,原本的名士风范,在生命的危险面前就是个屁!旁边坐着几个将领,每个人都是一脸的晦气,好像在他们心中北海真的是坚持不下去了。

  “有没有发出求援信啊”孔融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颓废的坐了下去,两眼无神的问道,听见孔融的话,旁边的郡丞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信使...送不出去!”这一句话让下面坐的官老爷都是火烧了屁股。唧唧歪歪的说起话来,用说什么让百姓先出城,再让孔融混出城去这些屁话。

  孔融越听脸越黑“住嘴!”一下子拍了桌子一下,怒气冲冲的吼道“尔等身为大汉将官,竟不关系百姓之生死,有愧圣上恩典啊!”一口心血差点喷出来,老眼一昏,看见这个情形,旁边的郡丞立刻上去“大人,没事吧”

  孔融挥了挥手,悲切的说道“难道就没人可救北海了吗”旁边的郡丞想了想,眼睛一亮,对着旁边的孔融说道“城中正有一人,名太史慈,字子义,乃东莱黄县人士”

  孔融听见郡丞的话,愣了一会儿哈哈大笑起来“我糊涂了,北海中有太史子义,天下大可去得,快,快给我把他叫过来”旁边的一个将领听见孔融的话,快速的跑向城东,太史慈的住所。

  .....

  城中一处偏僻处,一个七尺男儿,面如冠玉,目若朗星,浑身满是英武之气,,此人就是太史慈,不过他的灵魂却已经不是原来的太史慈了,而是来自2013年的一个孤儿,不过却传承了太史慈绝顶的武艺,来到这里两年了,那时候自己刚刚明白这是东汉末年的时候,就有一种逃避现实的冲动,而原本的北海被管亥包围,竟然出现了蝴蝶效应,提前出现了!

  想不到北海之围竟然在今日爆发了,这让太史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原本是来北海游学的,现在北海北围,离家也好几年了,自然也是舍不得家里的老母亲了,想要赶回去。

  “太史子义在吗”

  “何人来访”太史慈问道。

  “我受孔太守之命,邀太史子义去府上商议黄巾贼之事”那个人说的。太史慈微微一愣,想了片刻说的“我赶着回去侍奉老母,恕在下不能去也”

  那个将领听见太史慈这样说,很是着急“太史子义,今北海被围,求子义救救北海吧”将领说完,就跪了下去,带着哭腔的说道。

  看见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门口哭了起来,太史慈心中没有一点感触是不可能的,如果自己黄县中的老母知道自己抛下一城的百姓,怕也是不会同意的吧,那是一个很有骨气的老妇人。

  太史慈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此,我便去看看吧“那个将领大喜,连忙带着太史慈向着府中跑去。一路上太史慈看见很多人拖家带口的,哭喊声不绝于耳。

  “使君,我带来了太史子义”

  孔融一听,连忙一下子站了起来,就跑到了门口,当见气质非凡的太史慈进来的时候,就笑着点了点头“很早就听闻黄县太史子义,人中豪杰,一看果真如此啊”

  “使君缪赞了”太史慈恭敬的鞠了一个礼,他自然知道眼前的孔融在大汉有着怎么样的影响力,说白了如果孔家出事了,有可能天下的读书人都要早饭了,孔夫子之后可是很强大的。

  “不知道使君叫我来,所为何事”太史慈懒得更别人兜圈子,就直接说道了。

  孔融想不到太史慈会那么直接,本来还打算客气一下的,听见太史慈的话,孔融说道“今北海被围,特请子义将求援信送出,让人救援”

  太史慈眉毛一挑,想不到孔融那么看重自己,心中仔细衡量了一番,反正自己也要出城的,也不差将一封信带出去,当即就是同意了,点了点头“此事包我身上”接过信,往自己的怀里一揣,孔融命人牵来一匹马,太史慈恭敬的鞠了一躬,然后骑上马,拿着枪,向着城外冲去。

  “命人,打开城门一小缝,让太史子义出去,我们去城楼看看”一行人登上城墙。

  接到孔融命令的士卒,自然是打开一点缝,让太史慈一人一马过去,不过,那些老百姓看见城门打开了,都是迫不及待的向前涌去,郡尉看到这个样子也是着急的满头汗水。

  “前方让路!”太史慈一声怒吼,仿佛九天之上传下来的声音,那些百姓听见了声音,转头看去,太史慈驾着马飞奔而来,都是惊恐的闪开。

  胯下的马一个飞影,就从城门中飞驰而过,城门口满是黄巾,看见有人出来,都是嗷嗷大叫,仿佛饥渴的狼群,但是他们绝对想不到眼前的是一块石头,能将狼牙崩碎。

  “杀!”太史慈感觉自己的浑身热血在沸腾,多少男儿没有幻想过有朝一日血战疆场,一枪刺破前面的黄巾贼,当血溅在太史慈的身上的时候,野性开始散发而出!

  双脚紧紧的夹住马背,双手挥舞长枪,黄巾贼进不了身。

  “太史子义甚勇,大汉猛将啊”孔融看见太史慈的样子,大声笑了起来。

  太史慈的肆无忌惮好像引起了黄巾贼中高手的注意,只见两个孪生兄弟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大吼的冲了上来。太史慈眉毛一挑,感觉两个人五脏中血气高于别人,明显有武功在身,嘴角露出冷笑,天上地下!我太史慈那里不能去!

  “鼠辈受死!”

  太史慈骑马向前,手中长枪一扫,在孪生兄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来了个回马枪,从一个人的脖子上刺了进去,旁边他的兄弟一看,两眼通红,嗷叫一声,想要打太史慈的马,谁知还没有反应过来,却已经受到攻击,满眼的不敢相信,不甘的倒下来,旁边的黄巾贼看见太史慈杀了这两个人,眼中都是出现了惊恐,往旁边散开,太史慈不屑的笑了笑,驾马前行。

  “王家兄弟死了,王家兄弟死了”很多反应过来的黄巾贼都是大喊起来,声音惊恐无比,在他们眼中相当无敌的王家兄弟,竟然一个照面就给人杀了!

  “太史慈,勇哉!”这是孔融及其麾下众人的想法!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