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这就是大汉
  看见孔融等人迎了上来,刘备立刻上走了上去,对着孔融作揖说道“涿县刘备刘玄德拜见使君”孔融连忙拉住刘备的手说道“玄德不需多礼,快快请起,北海之难还要多谢玄德的解围啊”...

  看见孔融等人迎了上来,刘备立刻上走了上去,对着孔融作揖说道“涿县刘备刘玄德拜见使君”孔融连忙拉住刘备的手说道“玄德不需多礼,快快请起,北海之难还要多谢玄德的解围啊”

  “使君,客气了,黄巾贼祸害大汉,作为刘姓子孙当尽心而为啊”刘备客气的说道。

  听见刘备的话,孔融眼睛一亮“玄德莫不是皇亲国戚?”

  “吾乃是中山靖王之后,家道败落,于涿县贩屦织席为业,今黄巾贼起,备特举义兵,为国效力”刘备说道自己贩屦织席为业的时候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羞愧的脸色。

  底下的那些官吏听见他的话,脸上或多或少的出现了不屑,贩屦织席可是最下等的人了,而他们都是北海大小士族的代表,当然看不起白身而起的刘备,嘴巴上面没有说,心中早已经对刘备不耐烦了。

  刘备当然知道眼前这些人的心思,心中冷笑“一群匹夫,安知我志”

  “原来是中山靖王之后啊,快快请入城,我当摆下宴席,宴请豪杰”孔融大喜,虽然知道中山靖王这一支已经没落了,但是作为一个名士,孔融并没有因为贩屦织席为业而看不起刘备,英雄不问出处。

  “使君莫非忘记子义乎”刘备开了个玩笑说道,指了指站在后面的太史慈说道。

  “哈哈,吾之小友,孔文举哪里会忘记”孔融看见太史慈的时候,也是哈哈大笑,听见孔融将太史慈作为自己的小友,后面那些墙头草都是盘算着怎么交好这个太守眼中的红人,只要那个叫子尼的文士看着太史慈,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孔太守”看见孔融,太史慈也只好上前行礼。

  “好好,此处煞气太重,走,我们进城再说才”孔融一只手拉着太史慈,另一只手拉着刘备说道。

  “多谢孔太守好意,慈家中有老母,甚是担心,就不进去了”太史慈推脱道,现在管亥身死了,刘关张三大英雄在此,也没有什么能够黄巾贼在威胁北海了吧,现在担心的就是黄县。

  看见太史慈去意已决,孔融也不好阻拦别人尽孝道,只好眼中不舍的送别太史慈,刘备这时候则是发挥他的本事了,拉着太史慈的手,眼中闪着泪花,哽咽着声音。好不容易推开了刘备,张飞就给了他一个熊抱,说道”太史子义,俺可等你,大战三百回合呢“

  太史慈对着关羽点了点头,然后跨上白马,扬起灰尘,消失在众人眼中。

  .....

  太史慈骑在马上,感受风的速度,衣服上还有很多敌人的鲜血,来不及沐浴就又驾着马向着自己的家乡而去,不断的用力鞭打胯下的良驹

  走到官道的时候,太史慈还能看见旁边躺在地上哀嚎的农民,也能看到那些人眼中的麻木,有些人手中还拿着“菩萨泥”这些都是可以吃的,这一切躺在洛阳和宫女淫..乱的汉灵帝哪里能感受的到,这一刻,太史慈也对这原本美丽的大汉更加愤怒。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跟在太史慈后面的是一架马车,旁边跟着十几个随从,每一个人手拿镔铁大刀,十分警惕的看着四周。

  马车中有两个女子,一人头戴碎玉花簪,身穿绫罗衣袖,婀娜多次,另一人穿着普通的奴仆衣服,显然是主仆关系。

  “小姐,你看外面的人好可怜啊”

  “小琴,这些都不是我们可以管的”这个叫做小姐的人望着窗外,眼中黯然的说道,她只不过是一介女子。

  “小姐,你们小心,我们感觉前面的人有些不对劲”马车的帘子突然被打开,作为护卫首领的柳业低着声音说道。

  听见他的话,坐在马车里面的小姐从缝隙中看出去,果然,发现前面一男子,骑在马上,手拿银枪,还不住的四周张望,好像在看什么。

  “他身上那是?”小琴有些疑惑的问道。

  “血!”柳业沉声的说道,语气还是有些紧张,听见他的话,小琴一声尖叫,抓住了小姐的胳膊,小姐也是满脸的惊恐,脸色煞白,不过还算镇定。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一声声整齐的怒吼传来,现在要说现在什么口号最让人胆颤,无疑是这句话,听见这句话,太史慈脸色一变,旁边的那些贫苦农民,也是痛苦的起来就跑,柳业听见以后,大吼道“快,保护小姐”不一会儿,从前面就冲过来一群黄巾贼,每个人头戴黄巾。

  看见人数的时候,太史慈微微松了口气,只有大约三十余人,自己还是有信心冲出去的。

  “杀!”

  黄巾贼看见太史慈胯下的马还有跟在后面的马车就是嗷嗷直叫,这些在他们的眼里就是财富啊。

  太史慈两眼一冷,在柳业等人目瞪口呆的中冲向黄巾贼。

  手中的银枪像一条条毒蛇,吐着让人失去生命的光彩,一枪从头骨中刺进,微微一抖,头骨就一下子散开,脑浆什么的流了一地。太史慈在里面如入无人之境。

  柳业咽了咽口水。后面的两个女子也是满脸的不敢相信。

  “给我上!杀一个赏一金”柳业反应过来,这可是最好的机会了。听见这么诱惑的奖赏,这些随从都是上前,帮太史慈分担了很多的压力。

  这场战斗没有持续多少时间,那些黄巾贼看见踢到铁板了,都是大呼着跑了。如果眼前的三十多个人是黄巾力士的话,就怕悬了。

  “多谢英雄”柳业上前对着太史慈说道。太史慈摇了摇手“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也不可能那么快杀退黄巾贼的”然后抱了抱拳,“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根本没有让柳业说话,本来就是萍水相逢,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柳业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走到马车面前说“小姐,那位壮士已经走了”

  里面沉寂了一下子,然后说道“可问到名讳”

  “没有,不过我会去查的”

  小姐点了点头,嘴唇轻启,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人到底是谁呢”

  太史慈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北海和黄县也不算远,快马加鞭之下,跑到了黄县,胯下战马也因为脚掌裂开而不能再用了,等到了黄县城下,太史慈并没有看见黄县城破的情景,城墙上竖着一面旗“刘”,城门依旧打开,不过多了很多士卒,对着进出的路人,盘查的很紧。当太史慈出现在城门口的时候,那些士卒突然拿出武器,其中一个伍长喊道“干什么的”

  “回家看老母”太史慈说道。

  “那你身上为何有那么多的血渍,说,你是不是黄巾逆贼!”伍长大吼一声,眼中闪过贪婪,将一些平民杀了说是黄巾贼,他又不是没做过。

  听见他的话,太史慈微微发怒“我从黄巾贼的包围中杀出来的,这身上的血自然是他们的”

  “呸,大言不惭!我家主公也不敢说能从黄巾贼包围中杀出,何况你一无名小卒”那个伍长不屑的说道。

  听见伍长的话,太史慈笑了“你又不知道我的名字,怎么知道我是无名小卒,还有你家主公乃是何人”

  “你且站好,莫要吓着”伍长看了看太史慈说道。听见这话,太史慈差点憋出内伤。

  “这天下还没有我太史慈吓着的!”

  “我家主公乃是刘繇刘正礼”伍长满脸傲气的说道,太史慈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他是在憋不住了,一个在三国中严格来说不能算武将的人拿来和自己比较。

  听见太史慈那嘲笑的声音,伍长生气了“你这厮笑什么,莫非在嘲笑我家主公,来人,给我绑下这厮,让我砍下其首级,献给主公!”旁边的士卒都是狞笑着冲了上去。

  “不自量力”太史慈说道,脚踏七星,手出重拳,骨裂声响,哀嚎痛苦。一眨眼的时间,这几个士卒就躺在地上了。太史慈拍了拍手,然后看向伍长,那个伍长已经吓得面无人色了,想要往后面跑,被太史慈一把抓住,吓得小腿打抖了。

  “何人如此大胆,打我士卒!看我于麋不取你首级!”一声充满怒气的喊声从城门里面传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