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太史母之死
屑的望着于麋,长枪插在地上,双手背后,完全是一副对于麋不在乎的样子,看见了此景,于麋更为怒火中烧。  “贼子去死”距离太史慈左右两步远的时候,于麋一甩大刀,向着太史慈的头上砍去,看见了太史慈依旧那副样子,胜券手握的于麋嘴角露着冷冷一笑,放佛看见了了从城中冲出一人,手拿镔铁长刀,两只眼睛瞪起,大吼道”汝且看刀”拖着大约几十斤重的长刀向着太史慈冲来,声势煞人,但是,太史慈还是可以看出,眼前的人不过绣花枕头,不中用!。...

  黄县城外的空气显得特别的压抑,很多的百姓看见太史慈的样子,都是争先恐后的跑到一边,指着太史慈看起了大戏,看见太史慈一人打到数人的时候,都是惊呼起来,连几里外的树上的鸟儿都惊起了,好像为太史慈在欢呼。

  从城中冲出一人,手拿镔铁长刀,两只眼睛瞪起,大吼道”汝且看刀”拖着大约几十斤重的长刀向着太史慈冲来,声势煞人,但是,太史慈还是可以看出,眼前的人不过绣花枕头,不中用!

  太史慈就站在那里不动,不屑的看着于麋,长枪插在地上,双手背后,完全是一副对于麋不在意的样子,看见此景,于麋更加怒火中烧。

  “小贼去死”距离太史慈大约两步远的时候,于麋一甩大刀,向着太史慈的头上砍去,看见太史慈依旧那副样子,胜券在握的于麋嘴角露出冷笑,仿佛看见了敌人的头骨在自己的刀下崩裂。

  动了!当于麋的刀快擦到太史慈的时候,太史慈一把伸出手,抓住于麋的手腕,轻轻往旁边一拨,那重达百斤的力气,被太史慈轻轻的给推到了一边,于麋下盘不稳,被自己的大刀给顺势带倒了,摔了一个狗吃屎。

  看见这个情景旁边围观的百姓都是哈哈大笑起来,指着于麋说着讥讽的话语。

  于麋听见百姓的话,头脑一热,怒吼一声,又重新站了起来,向着太史慈再一次发起了自杀性冲锋。当于麋冲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太史慈竟然也朝着他飞奔过来,还将插在地上的长枪挑起。

  太史慈照着于麋的面门就是一刺,于麋大惊,连忙挥刀一档,吓得背后全是汗,看见于麋挡住了自己的一击,太史慈微微诧异,想不到这个于麋还是有点招式的。

  于麋就没有那么好的感觉了,自己的虎口竟然被太史慈的怪力生生震裂了!血流不止。太史慈将自己的长枪抽回,从侧边一扫,于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又一次被击飞了出去,手中的长刀也摔落在地上,于麋受伤的不轻,还不断的徒哲血,脸色惨白,看见逼近的太史慈,于麋露出惊恐”吾命休矣!”

  太史慈接没有想过要杀于麋,毕竟,现在的黄县当家的是刘繇,如果和他闹翻了,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太史慈想要就此停止,却有人不同意!

  “贼人,放开于麋将军”

  从城中冲出三骑,向着太史慈冲来,后面出来一队的士卒,每一个人装备精良,起码比北海的正规军要好很多,城墙上也出现了弓箭手,那冒着寒光的箭头,仿佛在告诉太史慈,如果敢乱动,就射成刺猬。

  看见三骑向着自己冲过来,太史慈并没有慌张,而是将大腿微微压下,当最前面距离自己最近的人快打到自己的时候,太史慈一个纵跃,大喝一声“死下马去!”那人想不到太史慈会突然出击,连忙抬枪相迎,可是,在马上站立不稳不说,一个踉跄,摔下马去。

  “张英!”两声惊呼传来,想不到就是一个照片,刘繇阵中的大将就被打下马了。

  “小贼莫狂,看我陈横来战你”和张英关系不错的陈横当即就是眼睛红了,拍马向着陈辉冲去,另一边的樊能却是将摔下马的张英给救了回来。

  “张英怎么样,快,快送入城中”在城中看见自己的爱将受伤的刘繇,当即在许卲和薛礼等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看见张英口吐鲜血,面色黯然,连忙说道。

  “诺”几个士卒小心翼翼的抬着张英送到医馆。

  突然又一声惨呼传来,刘繇脸色又是一变,只见城外的陈横已经躺在马尸之下!被压住了双腿,不断的哀嚎,太史慈仰天长啸,抒发着胸中的闷气。

  “射!给我射死这个混蛋”已经头脑发热的刘繇当即说道。

  “主公不可!陈横和于麋两位将军都在城外如果贸然放箭,定会误伤的啊”笮融连忙开口劝解道。旁边的几个人也是大声附和。刘繇想了想,只好无奈的排在女墙上。

  “可有人给办法就出两位将军”

  几个谋士互相看了一眼,坏水冒泡的笮融眼珠子乱转,对着刘繇耳边说了几句,刘繇听见这话,犹豫了一下,说道“此事不好吧”

  笮融急忙的说道“主公,现在情况危急,吾听说此人乃是回家探母,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了啊”刘繇想了很久,从城墙上看到下面耀武扬威的太史慈,心里就是一横,对着笮融冷冷的说道“这件事情你去办吧,记住,要速度,笮融阴冷的一笑“诺”,在城外的太史慈突然感觉到不好的感觉,看了看四周,于麋离自己最近,一把抓起于麋,夹在腋下,对着城墙上的刘繇喊道“刘繇匹夫,不要乱来,不然我就砍死你两个手下“

  听见太史慈喊自己老匹夫,刘繇的脸上出现怒色,作为刘氏子孙,祖上还曾经位列三公,还没有人对自己那么无礼,现在听到太史慈的话,刘繇的内心早就把太史慈恨死了。

  就在刘繇打算用箭射死眼前的太史慈的时候,一肚子坏水的笮融已经带着士兵回来了,不过,却多了一个老妇,此人蹒跚着脚步,在士卒们不断的喝骂声中走上女墙。

  “哈哈,楼下可是太史子义!你且看此人是谁”笮融大笑着吼道,然后对着刘繇说道“主公,我幸不辱命,终于让我查出此人乃是这老妇的儿子,名太史慈,字子义”

  看见老妇,刘繇的脸色才转好,和笮融两个人大笑起来,旁边的许卲想要说话,但是,想了很久,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原本想要劝解刘繇不要和太史慈作对,因为他发现......

  但是现在的刘繇就是要报复太史慈,许卲说了也没用。

  当看见城墙上是自己的老母的时候,太史慈心中就是一颤,浑身发抖起来,这不是被吓得,而是生气!

  ”刘匹夫!老子与你势不两立!”太史慈大吼,浑身突然绷紧,那边的陈横原本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现在晃晃悠悠的醒了过来,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想要逃跑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腾空....脑子中一片空白,城墙上和旁边的围观百姓都是惊呼起来,他们看见了这辈子都有可能不会忘记的一幕。

  只见陈横刚刚起来,还没有站稳,太史慈就将手中的长枪一个猛掷,长枪从陈横的脖子中穿过,卡在脖子上,飞了出去!城墙上的刘繇嘴巴瞪大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太史小儿,你敢如此!”刘繇大怒,一把将老妇拽了过来,想要将她丢下去,这时候许卲说话了,大惊失色的说道“主公,不可啊,如此来就和太史小儿结怨了啊!”

  笮融笑了一下,在旁边冷说道“子将兄,莫非在说,主公怕太史小儿吗,主公可是名门之后,太史慈不过一贱民之子”听见笮融的话,刘繇当即就笑了,这拍马屁的功夫,起码笮融还是不错的。

  “给我把这老妇丢下去!”刘繇大声说道,旁边的士卒听见这话,都是哈哈大笑,然后一推,老妇狠狠的摔在城墙下,血流不止!

  “娘!”

  太史慈一呆,然后仰天长啸,天空中竟然出现了乌云,将太阳给生生遮住了!,太史慈将手中的于麋丢出,只见于麋此时已经七孔流血,竟然被太史慈用怪力在腋下活活夹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