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风起云崖

武道入仙 第一章 风起云崖

作者:乱世长安 小说:武道入仙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2:13
湖波光粼粼,碧波湖面上隐隐飘荡着一层皑皑白雾,四周群山环拥,耸立入云,山中鸟语花香,草木萋萋,时不时传闻阵阵猿啼,更将此处看起来如同人间仙境通常。祝离袂身姿挺拨,负手立于站在云崖湖畔的山丘之上,放目向着离处的白岳村望去。他身长八尺,身穿云崖湖湖水清澈,涟漪圈落,距离白岳村仅仅两里之程。一条青石幽径小道自林中弯弯曲曲的延伸至湖边,平日里村中居民在此洗衣清菜,饮用之水也由湖边汲取,隐然已成为百姓们的生命之泉,人人无不或重!。...

武道入仙

推荐指数:10分

《武道入仙》在线阅读

  白岳村位于白岳山脚,景色秀丽,群山如海,丹崖耸翠,村中居民不过六十余户,民风淳朴。平日里多以上山打柴与周边城镇换些银两生活,日子虽然不算太过富裕,却也过得逍遥自在!

  云崖湖湖水清澈,涟漪圈落,距离白岳村仅仅两里之程。一条青石幽径小道自林中弯弯曲曲的延伸至湖边,平日里村中居民在此洗衣清菜,饮用之水也由湖边汲取,隐然已成为百姓们的生命之泉,人人无不或重!

  这一日,天气晴朗,旭日初升。清晨的云崖湖波光粼粼,碧波湖面上隐隐飘散着一层皑皑白雾,四周群山环抱,高耸入云,山中鸟语花香,草木萋萋,不时传出阵阵猿啼,更将此处显得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祝离袂身姿挺拔,负手而立站在云崖湖畔的山丘之上,极目向着不远处的白岳村望去。他身长八尺,身着火红长袍,双目闪烁着精光,冷峻的面容却是不见丝毫表情,予人一种冷狠无情的感觉,令人不敢逼视。

  过了良久,祝离袂叹了一口气,轻声自语道:“石檀笙倒是挑了个好地方,此处山清水秀,环境优越,的确不失为一个隐世的好去处。”

  站在他身后左侧的心腹属下张宗恒踏前一步,恭敬的道:“话虽如此,只可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石檀笙大难临头犹不自知,尊使今趟亲来,自当可以将天镜带回,了却了教主的心愿。”

  祝离袂嘴角逸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淡淡的道:“可笑至极,凡夫俗子岂可妄测天道?石檀笙奢望就此参透天镜,脱去这肉体凡胎,登入仙籍,却又哪里是那般简单的?”

  张宗恒陪笑道:“石檀笙只盼能长生不死,登仙入籍,却偏因这天镜而亡,实在是讽刺之极了!”

  祝离袂轻哼一声,低声念了遍石檀笙的名字,浑身的血液顿时沸腾了起来,眉毛微扬,道:“你先回去禀报教主,就传信说我不日将亲自带回天镜,请他老人家耐心等候。”

  张宗恒低头应是,即便转身瞬间消失在身后的茫茫山林。

  ******

  云崖湖南边一座废弃的土地庙中,大部分建筑因年久失修而坍塌殆尽,飘零在风雨侵蚀下,显得颓败不堪,唯有一方墙角因横梁倒下撑起了一小块空间,勉强可以作为栖身的地盘。

  在屋内的潮湿阴暗中,忽然传出了一道细微的喘息声,紧接着便是身体转动摩擦引起的沙沙声。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蓦地响起,轻声道:“阿真,怎样?你还好么?”

  又一记轻微的轻吟过后,另一道清脆却不刺耳的童音涩然道:“还好,不碍事,只是身体疲软的紧,大概是太累了吧?下次可不能再像今日这般折腾了,应当做做歇歇,休息片刻,反正石伯也不着急,不然再这样下去,可就真的吃不消了!”

  说话的是借宿在这破庙的两个小乞丐,两人均是自幼便父母双亡,变成无父无母的孤儿,流落江湖,机缘巧合之下碰到了一起,意气相投,从此浪迹天涯,相依为命,情若兄弟。

  年龄较长的杨真今年十二岁,身形修长,肩宽体阔,却不失俊雅。小的一个名唤李景逍,刚过十一岁生日,与杨真个头相当,身材却略显单薄削廋。

  阴暗中李景逍悉悉索索翻身坐起,手脚并用爬到杨真身旁,叹道:“说实话,现在虽然辛苦了点,可比起我们流落街头的日子可好太多了,这半年来至少不曾愁过吃穿的了吧?而且石伯待我们也很不错的了!像…亲孙子!!!”

  杨真嘿然道:“去你的,石伯哪有那么老?不过当初若非石伯收留,只怕我们早已饿死街头也未可知,想起来,如今当真是身在福中了,给他帮帮忙自然是应当的。”

  李景逍伸手在杨真肩头轻轻揉按着,笑道“那是自然,不过饿死街头却可说不准,凭我们将来杨大侠、李大侠的能耐,又怎么会轻易饿死呢?”

  杨真不禁莞尔,捧腹笑道:“哎呦喂,就我们现在这副处境模样,还大侠呢,有人信么?云崖湖里的大虾吧?”

  李景逍猛地霍然起身,冲出庙门面对着云崖湖,向着虚空挥舞几拳,嘿哈两声,道:“早晚有一天,我会练成绝世武功,总要叫当初轻贱我们的那些人一个个好看......”

  杨真也跟着站起身来,与李景逍肩并肩站立:“一世兄弟,你想做什么,我自然是支持你的,不过你可知道现在当务之急是什么?”

  李景逍听着杨真肚子里咕咕的叫声,瞬间回到了现实,苦着脸道:“唉,现实总是残忍的,我的大侠梦何时才能实现啊?”

  杨真见状,嗤然一笑,道:“走吧,李大侠,赶紧将最后一点石料搬空,好去石伯住处填了五脏庙!”

  ******

  白岳村东头的一所茅屋内,一名中年石匠正捏着刻刀细微的雕着一块青石,一刀落下,石屑纷飞。不多时青石已然渐渐露出了轮廓,那是一尊弥勒佛像,高约尺许,憨态可掬,寥寥数刀,便形神具备,足见雕刻者功力之深,落刀恰到好处。

  忽然间,石匠心中蓦地一颤,怎么也无法再集中精力继续雕刻下去,正沉吟间,一声轻咳,自门外传来。

  石匠叹了一口气,轻轻将刻刀放在桌上,揉揉略显酸麻的手指,朗声道:“尊驾既已光临寒舍,还请进来喝杯茶水吧!”

  只从对方来到门外,自己方才心生感应,不说其他,单是这份隐匿功夫,便已可知来者绝非庸手。

  “小隐于山林,大隐于市朝,堂堂“石仙”石檀笙,居然隐匿于此甘心做起了石匠,佩服佩服!”话音出口,来人已缓步踱进茅屋,立在了门口。

  石檀笙明知对方来者不善,却也不肯失了风度,淡然道:“原来是重楼教八部擒使之一的火擒使祝离袂,不知祝擒使来访我山林野人所为何事?”

  祝离袂背负双手,顺着屋内闲庭散步般走了一圈,欣赏着屋内墙边一排排已然雕好的石刻,这才稳稳站定,向着石檀笙叹道:“还不是石兄累人,得到了天镜独自一人藏于此处,可教小弟一番苦找!”

  石檀笙心头一惊,但表面却不露任何迹象,好整以暇道:“祝兄自何处听说了这个传闻?只怕不属实吧,何以敢肯定天镜就在石某人手中?”

  祝离袂紧盯着石檀笙好一会儿,这才说道:“祝某今日敢来,自然得到了确凿的实信,若石兄是个爽快人,自然万事好说,若石兄不肯知情识趣的话,那可就别怪祝某狠辣无情了!”

  两人从一开始便针锋相对,不肯善了,此时捅破了窗户纸,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石檀笙听他语气,知道今日之事决计不可善了,暗自运功将真气提至巅峰,以待祝离袂随时一击。祝离袂感觉石檀笙体内真气流转不停,汹涌波动,就在此时,祝离袂登时出手,一掌攻向石檀笙胸口。

  祝离袂甫一动手,原本阴凉的房间顿时红光大作,刺得石檀笙双眼微麻,石檀笙不敢大意,闪身避开掌风,伸手向着墙上柴刀虚空一抓,柴刀在一股莫名的吸力下弹飞而起,跃入石檀笙手中。

  不料石檀笙刚握住柴刀,柴刀发出一声脆耳的清鸣,竟然截截寸断,化为卤粉,随风散去。石檀笙心底一震,冷哼道:“久闻祝擒使火魅之术了得,今日一见,果然名下无虚。”

  原来重楼教八部擒使各有绝技,祝离袂乃是火部之主,火能克金,刚进门时,已经暗自施展火魅赤舞之术,将屋内所有利器之物统统毁去。

  祝离袂却不答话,只见一掌落空,更是毫不迟疑,化掌为拳击向石檀笙左肩,石檀笙浑身衣衫鼓胀,将肩头硬抵了上去,接下了这含满劲力的一拳。

  这一下真气交击,形成一股巨大的气流旋窝,以祝、石二人为中心四处激荡,爆散而开,屋内桌椅随着整座茅屋如同秋风扫落叶般翻腾破裂,四散开去,屋内石刻尽皆噼里啪啦摔了个粉碎,祝离袂与石檀笙各自倒退三步,顺势化去受到的劲力冲击。

  祝离袂脸上讶色一扫而过,低喝道:“我倒小瞧了石仙之名,不过今日天镜我势在必得,还望石兄能再思量思量,否则必定是不死不休之局。”

  石檀笙乃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人物,以一手出神入化的雕刻功夫名传天下。武功虽非其长,却也不弱,否则如何在江湖中立足?就在此刻,他猛下狠心,决心拼死也不可让祝离袂取得天镜,否则以重楼教主孟神通之能,若是当真参透天镜,悟得天道,这江湖只怕是又要不得安宁了!

  石檀笙仰天长笑,其后摇头叹道:“天镜若非有缘之人,得之无益,祝兄功力精湛,石某佩服。若是有本事,便看看能否自我手中将其夺走?全了你们孟教主之念?”

  一边说话,一边聚运真气探视周遭环境。方知祝离袂向来自负,此行乃是只身前来,若是自己全力施为,未必没有逃逸的机会。想到此,石檀笙蓦地腾空而起,脚不履地向后飘飞数丈,双手左右一探,两块硕大的巨石隐隐响起风雷之声,向着祝离袂直直砸去。

  祝离袂右手化为掌刀,一刀挥出,一道火红色刀芒倏然闪出,击中巨石,砰的一声,巨石轰炸纷飞,烟雾扬起,弥漫笼罩着祝、石二人。

  祝离袂心知不妙,左掌呼的挥出,一道清风将烟雾吹散,待烟雾散尽,眼前哪还有石檀笙身影?祝离袂却毫不慌忙,右掌抚地,耳贴地面,石檀笙地面奔走狂掠之声立时清晰入耳。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