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谷中授艺

武道入仙 第五章 谷中授艺

作者:乱世长安 小说:武道入仙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2:16
  第二日清晨,正是天气清和,旭日灿烂。李景逍早早的起床,向着王冲凝昨日所说的竹林而去,甫一露面,便发现王冲凝负手立在竹林中一栋木屋门前,显然已经到了一阵。  身后立着一名...

武道入仙

推荐指数:10分

《武道入仙》在线阅读

  第二日清晨,正是天气清和,旭日灿烂。李景逍早早的起床,向着王冲凝昨日所说的竹林而去,甫一露面,便发现王冲凝负手立在竹林中一栋木屋门前,显然已经到了一阵。

  身后立着一名白裙少女,手捧长剑,年约十六七岁,长发齐腰,明眸皓齿,亭亭玉立,十足的美人胚子,可惜秋目寒霜,瞧得李景逍心头一冷。

  王冲凝瞧着李景逍,指着身后少女,道:“景逍,这便是你的师姐薛凝。”

  李景逍对着少女薛凝礼道:“见过师姐!”薛凝俏脸含霜,却只是微微点头示意,并不言语。

  李景逍憨憨一笑,讪讪的道:“今日来晚了,这几日太累了,师尊,下次不会了!”

  王冲凝不知从何处扒拉出一个葫芦来,仰头咕噜咕噜喝了两口酒,吐出一口浊气,扬声笑道:“那也无妨,既然你已经到了,那今日为师便先传你一套剑法,瞧好了!”

  言罢,王冲凝反手自少女手中擎出长剑,只听见“嗡”的一声铮鸣,道:“此套剑法名为大天八剑,变化繁妙,只要你肯用心研习,必能日渐精熟,将来仗之以纵横江湖,足矣!”

  旭日当空,斑斑驳驳,清风徐徐吹过竹林!

  倏然,王冲凝宛若凌空拔起,翩然旋转而下,落在屋前空地上,右手长剑翻转,朗声吟道:“剑一横空!”嗤的声响,破空清音中,长剑脱手飞出,雄浑无匹的真气激起地面落叶飞扬,王冲凝足间一点,跃然而起踩立剑身之上,续道:“剑二追风!”紧接着租下长剑化作一道银光,载着王冲凝凌虚飞空,在半空中翻转纵横,只把李景逍看得目瞪口呆。

  王冲凝翻身落地,右手接住长剑,指剑横削,喝道:“剑三逐云。”指尖真气激射,身子微斜,一道凌厉无铸的刚猛剑气划向前方,一排排青竹齐腰而断,而他的身影也迅速侧闪而没,回首间吟道:“剑四千叶。”

  只闻王冲凝轻喝一声,脚步趔趄,似是身形不稳,实则却如鹰击长空冲天而起,剑转周身,若有似无,舞起一片白色剑花,续道:“剑五幻灭。”

  当王冲凝吟至“剑六诛神”时,只见他手中长剑急转,嗖的一声往林中不远处一块巨石飞去,万千剑气有如实质,惊起尘雾飞扬,将巨石击得粉碎。王冲剑招一式紧扣一式,一招强过一招,身随意走,意由心发,李景逍看得浑忘了自己身处何方。

  王冲凝身子直挺挺向下倒去,后背贴地的瞬间倏然向后划开,接着脚尖在地上轻点,身形展开一跃而起,双手持剑向地面斩去,只听见喀嚓一声,厚实的地面竟被劈出尺余深的破痕。

  王冲凝朗声道:“剑七破仙。”剑势不歇,王冲凝长袖挥舞,双手撤剑,身前长剑急速绕身旋飞。愈飞愈快,渐渐划出幻影,转了八圈,剑气愈加锐利,猛然王冲凝大喝一声,长剑立于身前,竟然幻出八柄长剑,静静悬于身周。

  王冲凝伸手执剑,长剑嗡然怒鸣,剑气纵横不休,几乎是已摧枯拉朽之势,直击霄汉,端的是裂空之威,待到剑气渐渐消散,王冲凝方才徐徐吟道:“八剑齐飞。”

  王冲凝反手将长剑一抛,长剑激射而去,稳稳刺进白裙少女手持剑鞘之中,负手朗声大笑。

  一套剑法演毕,王冲凝已是微微见汗,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灿烂的斑驳日光,只照的王冲凝犹如真仙。

  李景逍从惊叹中回过神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重重的一叩首:“师尊在上,弟子李景逍叩拜!”

  王冲凝呵呵笑道:“景逍,切记每天勤练不辍,方可大成,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李景逍点头道:“弟子谨记师尊教诲!”

  王冲凝伸手探怀,取出一本泛着微黄的书册,笑道:“为师孤身一人,身无长物,唯有这本太一仙清经,增强体魄,锻炼体质,也就一并送了给你吧!”

  李景逍接过经书,左翻右瞧,也没有瞧出与普通书卷有何特别之处,唯一不同的,或许就是这本太一仙清经更加陈旧而已吧。

  王冲凝见状,难得的脸色凝重,道:“景逍,一定要记得,每日照此经书所记方法习练,早晚功行两次,朝采日精,夜吸月华,此乃修道练武之始,否则你空有一身精妙武学,却无浑厚真元辅助,枉自空谈武道。”

  李景逍一一记下,盘腿坐下细细翻阅,还好多数文字尽皆识得,配合书中图形,王冲凝将修习入门之法传授给李景逍,这才道:“你天资奇佳,只要用心努力,将来成就必定远胜于我,切莫贪懒耍惰。”

  “是,弟子必定不负师尊嘱托!”

  王冲凝慢步走出竹林,遥望着天际,似有心事,良久,方才淡淡道:“为师有事出谷,少则三月,多则一载,你每日勤加练习我教给你的剑法心法,不懂之处多问问凝儿,等我回来再来考究你的进度,我走之后,凝儿好好照顾你的师弟!”说完不等二人出声,便洒然御剑去了。

  ******

  此后李景逍早晚依着王冲凝所传授的方法习练太一仙清经,晌午便在竹林中以木剑勤练剑法,师姐薛凝也从不和自己说话,除却每日板着俏脸准时叫自己吃饭时可以见到,其余时间竟都是自己一个人在。

  王冲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李景逍练起剑来忘记了时间,也不管不顾,只觉得师尊既然没有回来,自己更应该勤加练习。

  渐渐的,时间晃过三个月,王冲凝果然没有归来,李景逍竟日苦练,早晚勤修太一仙清经,只是愈到后面,经书内容愈加艰涩难懂,想着薛凝师姐那冷如秋霜的面容,亦打消了请教的念头,只是用笔将不懂的地方勾圈出来,待到王冲凝回来之后再做询问。

  反而王冲凝传给自己的大天八剑小有成就,自从吸纳日月精华,修炼经书上的法门,李景逍明显感觉自己精力渐长,舞起剑法来也是威力倍增,凛凛生威。

  这一日,李景逍练剑完毕,坐在离逍遥谷不远的小湖边上,瞧着在湖边洗衣的薛凝,顿时起了作弄的心思,捡起一小块石头扔到薛凝跟前水里,激起一片水花,打湿了青丝和一片衣角。

  薛凝回头盯着李景逍,原本冷若冰霜的俏脸更加显寒,瞧得李景逍心头一寒,不禁吐吐舌头以示无辜。过不多久,恶疾再犯,又将一块石头扔下,这下正好将石块扔进木盆里,

  薛凝见此,起身走到李景逍跟前,正欲发怒,李景逍脸色一变,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师姐,师尊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他说我的剑法练好就回来,我已经很不错了!”

  薛凝神色稍缓,竟盘腿坐在李景逍身旁,眼睛盯着天外,似乎想到了什么,缓缓摇头,对着李景逍,也似乎喃喃自语,道:“我也不知师父何时回来,我自幼跟随师父长大,十七年来,真正和他在一起的时日,加起来亦也不过七八年而已!”

  李景逍闻言,长大了嘴:“师尊经常不在谷中?那你这么多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心头却在嘀咕:“怪不得一副谁都欠你八百两银子似得!”

  薛凝却仿佛已经神游天外,心思不知飘向了何处,只是口中仍道:“师父曾经还有一个弟子,便是我们的大师兄,师父很喜爱他,后来却因为一些事情,师父一怒之下将他逐出了师门,这些年来师父常叹大限将至,想要将师兄找回来,却再也没有师兄的讯息。”

  “是因为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才五岁,从那之后,师父带着我来到了这里隐世生活,再过四五年,师父便时常远出,少则数月,多则一年半载,很难再见到他一面!”

  李景逍吐吐舌头,眼中却对薛凝多了三分同情,一个女子经常独自一人生活在这深山老谷中,需要多大的勇气毅力,方能坚持下来,李景逍呼地起身,站到薛凝跟前,道:“师姐,以后我就在这谷中伴着你,保护你,你也不会那么无趣了对吧?”

  薛凝猛地回过神来,神色却不再那么冰冷,哼道:“保护我?连我都打不过,何谈保护我一说?师父传给你的剑法和太一仙清经练到什么地步了?”

  听到薛凝主动问起自己的武功进展,李景逍顿时精神一震,忝着脸道:“有好几处不懂的地方,本想请教你,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师姐,你注释给我瞧瞧?”说完,自怀中拿出那本泛黄的太一仙清经。

  或许是刚刚意外走神,对李景逍吐露了一些许心事,稍微拉近了二人之间的距离,亦或许这么多年来终于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孤寂的生活,薛凝接过经书,皱着眉头,细细的向李景逍解读着不懂的地方。

  听着薛凝温言细语的声音,李景逍近来心中疑惑顿时土崩瓦解,将之前所学融会贯通,轻轻盘腿坐下,双手自然而然放在腿上,进入了打坐凝神状态,薛凝见此,悄然退了开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