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湖边惊斗

武道入仙 第六章 湖边惊斗

作者:乱世长安 小说:武道入仙 更新时间:2021-07-22
而可分九个小境界,学武境、修武境、悟武境这三个境界,贵在修练真气,说长道短真元,强身强身健体强身健体,奇经奇经八脉奇经八脉正常运转不息,争斗勇狠尚佳,余者严重不足,这就是都属于人元境界。”“真武境、圣武境、仙武境三个境界,便都属于炼气化神,天地之精,五行之气皆可随心所欲,为这一日,阳光明媚,天气晴和,万里碧空如洗,难得一见的好天气。阳光下,逍遥谷旁的清水湖面上,波光粼粼,似有璀璨光华柔然流动,稍远处,水波便似明净琉璃一般,清明纯净,目之所及处,缕缕云雾笼罩,烟水苍茫。。...

武道入仙

推荐指数:10分

《武道入仙》在线阅读

  时光流淌,不知不觉又过了半载,王冲凝自从三个月前回来一次之后,又已经离开了近两月,李景逍终于体会到了师姐薛凝当初的苦恼。

  这一日,阳光明媚,天气晴和,万里碧空如洗,难得一见的好天气。阳光下,逍遥谷旁的清水湖面上,波光粼粼,似有璀璨光华柔然流动,稍远处,水波便似明净琉璃一般,清明纯净,目之所及处,缕缕云雾笼罩,烟水苍茫。

  “天下武学修炼之道,共分天元、地元、人元三重大境界。其中亦根据修为不同而分为九个小境界,习武境、修武境、悟武境这三个境界,重在修炼真气,搬弄真元,强身健体,奇经八脉运转不休,争勇斗狠尚可,余者不足,这便是属于人元境界。”

  “真武境、圣武境、仙武境三个境界,便属于炼气化神,天地之精,五行之气皆可随心所欲,为我所用,这已经步入武学修为广阔殿堂,乃是地元境界。”

  “余下三个境界,武仙、人仙、真仙,顾名思义,已经脱离肉体凡胎,成就仙人之躯,虽不可与天地同寿,但寿命往往得到极长的延续,这就是天下人梦寐以求的武学巅峰,天元境界!”

  “武学中的三阶九重境,听起来似乎简单,但世上练武修道之人何止千万,大部分人终其一生也只能停留在人元境界,就算是到了地元境界,对于很多人而言,也是一生的桎梏,天元境界,世间更是只有四人而已!”

  李景逍坐在湖边,双脚浸泡在水中,一手托腮,呆呆的望着远处湖面,脑海里一直徘徊闪烁着三个月前临走时,对自己所说的这番话。师尊夸自己进展神速,短短半年便跨入修武境,正还没得意几天,却又被这一番话打击得晕头晃脑。

  正胡思乱想间,忽听身后有人怪笑道:“妙极妙极,想不到这山清水秀之地,果然有资质上乘的少年郎,正可以拿来增强我的元气,疗我旧伤。”李景逍闻言又惊又怒,猛一回头,只见一名满脸邪气,手持黑色长枪的黑衣青年。当下警惕的站起身,顺手拔出斜插湖边沙地的木剑,全身戒备道:“你是何人,来这儿做甚么?”

  黑衣青年阴笑道:“呦,小子还会使剑?不要问那么多,跟我走便是!”

  李景逍虽不知道对方是何人,却也知道看他样子必定不是好人,跨前一步,喝道:“为何要跟你走?”

  黑衣青年宛如猫戏老鼠,丝毫不担心这个十二三岁的小顽童能从自己手中溜走,将长枪插在地上,双手抱胸戏谑道:“带你去外面的世界长长见识!”

  李景逍猛的俯身拾起地上石块,向着黑衣青年砸去,怒喝道:“走开,我才不去!”

  还没等他转身逃跑,忽觉头顶阴风袭来,黑衣青年侧身躲过飞来的石块,探爪朝李景逍背心抓去,口中低笑道:“小子,这可由不得你了,这就跟我走吧。”

  李景逍不理,忽然举剑转身横削黑衣青年胸口,黑衣青年身子微侧,轻‘咦’了声:“一剑横空?你是琼楼派弟子?”

  李景逍诧异道:“甚么琼楼派?”便是这个当儿,李景逍一剑落空,急速转身撤剑,身子微斜,脚下虚晃一跃而起,又是一招剑二追风,刺向黑衣人面门。

  黑衣青年目露凶光,狰狞笑道:“小子找死!”躬身侧头避开剑尖,一掌击向李景逍胸口,李景逍虽说修习数月道家至上心法,有一定功力根基,却又怎会是黑衣青年修行多年的敌手?只听见喀嚓一声脆响,肋骨断折数根,张口喷出一团血雾,身子不由自主倒飞而出,落在地上晕死过去。

  幸而黑衣青年一心想要以李景逍祭练增强元气,只用了一成功力,否则任他李景逍福大命大,此刻也只能横尸当场了。

  黑衣青年桀桀一笑,左手朝地上李景逍肩头落下,眼见就要得触到,黑衣青年猛觉手心一阵剧痛,抬起仔细一瞧,只见手心中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鲜血涔涔而下。

  黑衣青年怒极转身,只见身后不远处的小道旁,一个白裙少女冷面而立,右手指间正自夹着一片树叶,想来刚刚便是少女以真气将树叶当做暗器使出,让自己吃了这个小亏。

  来人正是薛凝,她做好午饭,本是来此叫练功的李景逍回去吃饭,却不曾想遇到了眼前的一幕,身上没有兵刃,只好摘下树叶偷袭,本意只想缓上一缓,哪想到却一击即中。

  黑衣青年见到薛凝,眼镜登时亮了起来,阴笑道:“今日运气当真不错,不光有资质上乘的顽童,更有如此绝色的美貌女子供我享受,看你肤白貌美,滋味一定不错”说完,更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便在这时,李景逍沉沉醒来,见到薛凝,不由急道:“师姐,这人好生可恶厉害,你要小心对付!”话音刚落,牵扯到胸口伤势,不禁剧烈咳嗽起来。

  薛凝眼见李景逍伤重,黑衣青年说的无耻,心中却波澜不惊,伸出右手,浅浅在虚空中划出一个圈,一片片树叶随气而动,幻成一道长鞭,薛凝手臂一抖,长鞭直向黑衣青年袭去。

  黑衣青年不敢大意,反手拔出地上长枪,挽起一道枪花,横扫长鞭,枪鞭相撞,薛凝手中长鞭顿时消散,化作树叶落在地上,黑衣青年攻势不减,直取薛凝面门,左手却抓向薛凝左肩。

  口中却是污言秽语频出:“万花摘叶术?姑娘功夫不错嘛,只可惜不知道其他功夫怎样?”

  薛凝面若寒霜,似乎没有听见一般,黛眉紧皱,身形急速后退,欲要避开黑衣青年魔抓。黑衣青年哪肯让她轻易脱身,手中长枪脱手飞出,竟化作一群黑色乌鸦,怪叫着朝薛凝围攻而去。

  李景逍瞧得心头大急,不顾伤势喊道:“师姐小心,你快走!”

  薛凝虽然跟着王冲凝十余载,怎奈天资所限,武功修为一直难有精进,平日里有王冲凝护着,自然无妨,此刻弊端便显露出来,先不说武功差距一截,临敌经验更是半点也无。

  薛凝眼见群鸦袭来,心头略慌,运起真气护住周身要害,娇斥一声,双手微微旋转,万花摘叶术瞬间施展开来,片片树叶随心而动,化作利刃朝着群鸦击去。

  黑衣青年心念一动,群鸦消散,树叶利刃全部击空,叮叮声响,钉在了一旁的树干之上。

  薛凝一击不中,立时回身,黑衣青年得势不饶人,双手化抓,探向薛凝背后,只听见跐溜一声,薛凝背后衣服竟被抓破一片,雪白的后被显露无疑,黑衣青年见状,更是桀桀怪笑,步步紧逼。

  薛凝终于色变,一声惊呼,瞬间本能转身,将裸露的光洁后背从黑衣青年眼前移开,薛凝银牙紧咬,毫不迟疑,聚运十成真气,瞧着眼前令自己作呕的黑衣青年,右手最后一片树叶倏的射出,如此近距离下,黑衣青年终究没有躲过,击中胸口,深入数寸,划出深深的血痕,鲜血汨汨流出。

  黑衣青年旧伤未去,又添新痕,杀机立现,眼中狠色一闪而没,反手拔过长枪,朝着薛凝腰际刺去,薛凝眼见躲不过去,惊得花容失色,面色惨白,便在这时,一道灰色身影凌空扑至,正是李景逍。

  一把抱住薛凝,侧身在地上翻了个滚,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黑衣青年长枪无巧不巧的刺中李景逍屁股,饶是那里乃是全身肉最多的地方,加之之前胸口伤势,李景逍也是受不住,发出惊天惨叫。

  李景逍将薛凝压在身下,薛凝一阵脸红,低声急道:“还不起开?”李景逍立时翻身欲起,却牵动伤势,手臂一软又跌在薛凝身上。

  黑衣青年见此,狠笑道:“想做同命鸳鸯?那我就成全你!”言罢,手中长枪不停,直直向着二人急刺而下。

  “住手!”千钧一发之际,天际响起一道霹雳怒喝,黑衣青年在这怒喝声中,心口一甜,噗的吐出一口鲜血,竟是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

  紧接着一道青色身影自天而下,脚踩长剑,面容显怒,正是外出数月的王冲凝,在这紧要关头出现了,瞥眼瞧着地上两名爱徒,王冲凝只是左手轻轻一挥,黑衣青年登时脸显痛苦神色,身子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身后三丈远的大树上,眼见便是气若游丝,面如金纸。

  李景逍眼见来人,心头欢喜之至:“师尊!”牵扯伤势,竟兀自晕了过去,薛凝急道:“师父,师弟他……”

  王冲凝朝着薛凝摆摆手,转身对着黑衣青年道:“伤我徒弟?瞧在你师父巫山老人份上,我不杀你,只是废了你十余年修为,下次若是再让我遇见你为非作歹,便是你师父亲临,也救不了你,去吧!”

  黑衣青年眼瞧着来人功力通玄,一口呼出自己师承何处,更是不敢多说一句话,只是缓缓起身,强忍着胸中翻滚的血液,拱手恭敬道:“晚辈鸦惊天,有眼无珠伤了前辈爱徒,罪该万死,多谢前辈手下留情!”言罢,一深一浅的蹒跚去了。

  王冲凝这才俯身扶起李景逍,把脉诊断,一股真气自手中输向李景逍,点头道:“不碍事,先回去吧!”抱着李景逍朝着逍遥谷内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