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引子

我叫李天赐 引子

作者:哥过路的 小说:我叫李天赐 更新时间:2021-07-22 20:29:30
士,诸位朋友一同讨论关于再次穿越学说的最重要的分支——灵魂再次穿越的各种问题。诸位诸位都是知识精英,广有见闻。那我就抛砖引玉,先说本人前段时间的研究结果。”  “在我们这个世界,再次穿越学说作为一门了就走入逐渐成熟的学说,从诞生了起,就颇具争议。有争议就有进步“在我们这个世界,穿越学说做为一门已经开始走向成熟的学说,从诞生起,就颇有争议。有争议就有进步,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有了更多新的认识,基本承认了穿越学说的合理性,但是分歧还肯定是存在的。现在穿越学说界充斥着各种理论,我总结起来有两大类:本体穿越和灵魂穿越。”“众所周知,人类作为高级灵长类动物,和其他的动物区别开来的,就是已经渐臻完善的强大思想灵魂。它看似虚无,其实是以一种我们目前还不清楚的形式存在着,现在有很多科学家抱着质疑和深信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在研究它,希望能清楚其中的奥秘。……”。...

我叫李天赐

推荐指数:10分

《我叫李天赐》在线阅读

  李天赐做为人口最多、经济科技最发达超级大国国立大学的终身教授,在研究穿越学方面,那不是有几把刷子而是有几十几百把刷子的。这不,一百零八岁的李天赐李教授今天被邀请到世界穿越学说联合会一年一度的穿越学说交流大会做特约嘉宾,演讲顺序排在第十三位,也就是最后一天。李教授白须飘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在话筒前轻咳两声,就面无表情的开始了他的演讲:“咳,今天,很荣幸能有机会和在座的诸位领导、诸位先生、诸位女士,诸位朋友一起探讨关于穿越学说的重要分支——灵魂穿越的各种问题。在座诸位都是知识精英,广有见闻。那我就抛砖引玉,说说本人最近的研究结果。”

  “在我们这个世界,穿越学说做为一门已经开始走向成熟的学说,从诞生起,就颇有争议。有争议就有进步,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有了更多新的认识,基本承认了穿越学说的合理性,但是分歧还肯定是存在的。现在穿越学说界充斥着各种理论,我总结起来有两大类:本体穿越和灵魂穿越。”“众所周知,人类作为高级灵长类动物,和其他的动物区别开来的,就是已经渐臻完善的强大思想灵魂。它看似虚无,其实是以一种我们目前还不清楚的形式存在着,现在有很多科学家抱着质疑和深信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在研究它,希望能清楚其中的奥秘。……”

  “我个人的观点是:思想灵魂可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一个独特的、独一无二的、不断自我完善、但是又具有排他性的信息资源聚合包——这个名字是我暂时的叫法,将来或许会有更好的命名。她寄生在人体,从混沌到逐步觉醒、自我强大自我完善,伴随着人体的生长,支配着人体的活动,感受人体的喜怒……当她明白身体能量已经不能支持它的存在以后,自动离开宿主,开始寻找新的机会。每一个人的灵魂从理论上来讲,都有无数次这样的机会找到合适的宿主,实现无穷的存在。”

  “……当然,这再次找到宿主的机会,可能,即使借助现有的先进的科学辅助设备,咳,能找到一次都相当渺茫。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包包在我们还不了解的空间中,是不断运动着的,它没有坐标且身不由己,如蒲公英的种子随风而动,它的能量又不能够使它持续太长时间。结果就是,在找到新宿主之前,大多数灵魂都灰飞烟灭了。所以,我们将来要研究的方向就是:如何使人类个体的灵魂更强大!”

  “……下面我来说现阶段人体死亡后其灵魂自主穿越成功的几率——看我手势。我划一横,下面写二,然后在二后面加上十三个零。上面呢,写一,然后再打个问号就是自主穿越的成功几率了。所以我们要研究它完善它,希望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新的研究成果不断涌现,灵魂自主穿越能成功的机会大大增加的那一天早些到来。”

  “当前,社会上有一股浮躁的风气,认为我们穿越学说成熟了,有了理论支持还有了先进的穿越设备。如今的年轻人,动不动就要穿越,高兴了,去穿越,不高兴了,还是去穿越。他们觉得得象玩一样,很不严肃。我认为,这很不好。本体穿越,世界最先进的水平,暂时都还只是停留在实验阶段。所以,本体穿越目前来说,还是很不可靠的!我要在这里呼吁:穿越有风险,行前需谨慎!”

  “最后,我要说一句:我们要实现穿越的路,就是强大我们的灵魂,让我们的灵魂在离开身体后,能经狂风暴雨而不毁,遇千难万险而不灭,终实现灵魂穿越成功,最后,生生不息,永生无穷!谢谢大家!”

  穿越学说其实是一团乱麻,各种穿越,李教授研究了近百年,可以说是大半辈子都搅合到穿越学说里面去了,李教授开始是研究如何依靠科技实现本体的时间空间的穿越旅行,最后越研究越迷糊,因为参与实验的志愿者没一个回来交研究报告的。近年来,随着自己的年龄逼近世界人口正常死亡平均年龄线,开始转向研究灵魂。也就是人死亡后如何再生。如果成功,就是永生啊。这个吸引力大,李教授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李教授晚年偏执的把身体和思想剥裂开来,还有个人家庭经历的缘故。李天赐是弃婴,被人捡到,送到福利组织办的孤儿院里,跟一群孤儿一起长大。送到孤儿院没有名字的,院长就亲自取名。院长是一位爱心满满的老年女士,就取些赵天送,钱天放,孙天来,李天赐等等诸如此类的名字。——也就是说李天赐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小时候经常想这个问题啊,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树上结的果子,成熟了没人摘,只好掉下来,孤儿院就是专门捡那些没人摘的果子的。

  由于是强制性的义务教育,到入学规定年龄后福利组织送孤儿们进学校。在学校里,从初小到大学到研究生到教授,李天赐思考最多的就是从哪儿来往哪儿去的问题,所以人生的道路不可避免的走进了穿越学说的死胡同。穿越学说需要天文地理、机械工程、宗教逻辑、历史考古、物理化学、生物学统计学等等等等学科的支撑,可以说是最大限度跨学科的一门学说。每一门学科都浩瀚如海,李天赐忘我的钻研着,从这个海到那个海。没看见女同事抛来的媚眼,没看见图书馆里一连很久坐在显眼的地方希望引起李正注意的女学生热烈的目光,没看见老是在同一个地方擦肩而过的隔壁美丽单身女子幽怨的神情。就这样,光阴荏苒,岁月如梭。李教授一百多岁了,满腹经纶,世界扬名。还是单孑独立,举世无亲。

  世界穿越学说交流大会结束后,李教授觉得此行不虚。通过这个会议交流,对灵魂学说关于要切实加强灵魂穿越能力的推广取得了成功,在自己演讲时场下几次打断演讲的热烈掌声就是明证。这次演讲成功,对于广泛宣传灵魂穿越的重要性、急切性,还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再说,通过这次抛砖,果然引来了不少玉。后来发言者大都提到并强调了灵魂在穿越学说中的重要地位。虽然都是些支离破碎残缺不全的玉,还是给李教授很大的启发,这不,又有了些新的想法。于是急着回酒店整理会议资料,归纳分析,以完善自己的想法。

  大会组织单位包下了国际酒店的十四楼一整层,供被邀请来的知名专家学者入住休憩。李教授的房间分到十四楼八号房间。从电梯出来,在走廊右边的尽头右拐再左拐就是了。助手打开房门:这是套贵宾房,有客厅书房卧室。墙面白色调、地板蓝色调、摆设中规中矩。助手是个三十来岁的女子,在这人均百来岁的时代,三十来岁正是学业刚成,事业的初期。这助手有幸跟着蜚声海外的李教授,仿佛看见了自己金灿灿的未来,做起事来也是勤勤恳恳。

  进房门就是面硕大的圆镜,出门进门前,客人总会在镜子前驻足,整理自己的仪容。李教授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面容:皱纹深纵,显眼的老人斑爬满了面皮上的沟沟壑壑。心里叹道:老了,真老了。

  放下感概,李教授直奔书房,助手也跟着进房,从公文包里拿出电子笔记本,道:“教授,《穿越学说》日报的主编一直想跟您通话,这几天开会忙,我就往后推了。”李教授用触笔轻轻点开电子笔记本的文件,点头道:“看来急着催稿啊。《穿越学说》日报是穿越学说重要的宣传交流阵地,不能轻易放弃。你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明天见个面,嗯,就定在上午吧。——再说交流对我们来说,也会有收获嘛。”最后一句,说的就是本次大会了。

  李教授从下午回房以后,一直在忙碌,这次交流大会所涌现出来的新点子新思路,令李教授耳目一新,急切想要把各种发言总结起来,看能否在穿越学说的理论方面有所突破,一直忙到忘记了时间。助手叫来的晚餐,夜宵都搁着发凉了。李教授顺手在手边拿起茶杯,放到嘴边,喝了半天,感觉不对,看看手里的茶杯,空的!抬头一看,原来助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旁边睡着了。李教授微微摇头,年轻人呐,就是熬不得苦。

  李教授站起来,给自己的茶杯续满开水,慢慢踱到在窗口,背负着手,向外望去。整个城市璀璨的灯光仿佛渐渐黯淡,将要被那亘古长存的太阳所驱散,替代。天空以可以看得见的速度慢慢的,慢慢的亮了。不知不觉,就从昨天下午工作到第二天黎明了。李教授看着沙发上发出断断续续发出轻微鼾声的助手,觉得自己精神挺不错的,老当益壮啊,比那些年轻人毫不逊色,而说起熬夜来,自己比他们更强,不由得微微得意。前不久发表的那篇《穿越点选择小议》所带来的反应不小,引起了各方重视。今天上午和《穿越学说》日报主编约定的见面,离不开谈论就那篇文章再来个补议,再议之类的话题。李教授觉得还要先理下思路,在见面之时能提出些新的观点,最好现在就能把这些写出来。想到这里,转身回头,朝书桌走去。这时感到一阵眩晕,胸口跳的似剧烈的鼓点咚咚咚咚……李教授按着胸,张开嘴,呃呃却发不出声了。

  太阳光从窗口照进一四零八房间里,照到李教授助手脸上的时候,她醒了过来。睁眼就看见仰天躺倒在书桌脚下的李教授,脑里有一丝迷糊,转而反应过来:“啊……。”接着是救护人员到场,当场宣布已经死亡。而两小时后,《穿越学说》日报的主编堵车在国际酒店二公里外的地方,心急如焚,李教授可不喜欢和没有时间观念的人打交道。透过车窗看着高高的国际大厦,看着前面长长的车流,眼看约定的见面时间就要到了,恨不能插翅飞过去。没奈何拿出通讯器,拨通李教授助手的号码道歉:“……真是对不起,请帮忙跟李教授解释。我们真的很需要李教授对于上次那篇文章的后续想法……我想我们甚至可以安排在明天的头版……。”

  李教授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他所热爱的事业。殡仪馆的停尸间里,独自守在长椅上的助手这么想着,然后在通讯器里听到了主编的话。李教授的女助手伤心的回话,说:“我想贵报明天的头版不应该是李教授的新论文,而应该是要安排给李教授的讣告了。”

  一个时空少了个穿越学说泰斗权威的李天赐,另一个时空就此多了个哇哇大哭的婴儿李天赐。谁又知道是为什么呢?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