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李刘氏一

我叫李天赐 第三章 李刘氏一

作者:哥过路的 小说:我叫李天赐 更新时间:2021-07-22 20:29:31
的人,准备好雇大车去庸国?——”  王2比1道:“小人见有个外地口音的客商,盘恒在有财客栈,形迹可疑,派人来打探。那人称其陈平,要雇王记车马行的马车去庸国采货,就王记的人死都不征得,再后来不知道怎的,又突然间答应下来了,而如今正办文书,旦夕之间就得出发到达。事情王小胜道:“小人见有个外地口音的客商,盘桓在有财客栈,形迹可疑,派人打听。那人自称陈平,要雇李记车马行的马车去庸国接货,开始李记的人死活不同意,后来不知怎的,又忽然答应了,如今正办文书,旦夕就要出发。事情紧急,小人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星夜赶来见大人,如何处置,请大人示下。”。...

我叫李天赐

推荐指数:10分

《我叫李天赐》在线阅读

  正在这时,门房老李打着伞从外面进来:“老爷,有人求见。”李通判:“又是车马行送信的?”老李递上名帖,答:“不是上回来的那两个。”李通判看那名帖,沉下脸:“带到书房。”这回来的是秘密驻守在充县,联络接应已经进了庸国的探子的大燕情报司一个小首领,叫王小胜。在澧州地界上,一切归李通判正管,找这里来汇报理所应当。书房里,李通判见王小胜身材矮小,面目猥琐,心下更有几分不喜。问王小胜:“你说发现充县有可疑的人,准备雇大车去庸国?——”

  王小胜道:“小人见有个外地口音的客商,盘桓在有财客栈,形迹可疑,派人打听。那人自称陈平,要雇李记车马行的马车去庸国接货,开始李记的人死活不同意,后来不知怎的,又忽然答应了,如今正办文书,旦夕就要出发。事情紧急,小人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星夜赶来见大人,如何处置,请大人示下。”

  “把你从京城派在充县担负重任,足见上官对你的期望很大。”李通判听了,注视着王小胜:“人家客商正当做生意,货物往来,你见有人可疑就应当想方设法把那人底子摸清楚,而不是惊慌失措,驱驰数百里来见我。——还有什么消息?”李小胜单膝跪地,抱拳道:“谢李大人教诲。十几天前,鸡爪山的匪徒深夜潜入黄家庄,掳走青壮男子一名,乃是充县户房主薄之子黄观,原因为何已派人去探查,尚未明。……那黄主薄全家去求守备林得标剿匪救人,反而被诬为盗匪,全家下了大牢,林得标……李家庄庄主李有财为修河堤捐输银五十余万两,纳入县库,听说此人平素并不急公好义,为修河堤还变卖了不少房产良田,十分蹊跷,命人查来查去也不知何故。……充县县令张顺,把十余名平民屈打成招,现今还羁押在大牢里,有枉法之嫌……。”

  “得了。主次不分!”李通判不耐烦的训斥道:“你以为还是在京城吗?还管这些事情?你是在对敌的前沿,要找的是敌国的情报。而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还有,你是搜集情报的,你知道本官的名讳吗?本官姓李,名有福。你嘴中那平素并不急公好义之人李有财,乃是本官胞兄。”王小胜听了这话,顿时身躯颤抖,浑身大汗淋漓。当着李通判说人家胞兄的不是,还暗地探查,简直是自招大祸啊。这当面的黑脸,可是国主腹心,还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啊。李通判想到哥哥听信了自己的话,龇着牙卖田卖地的情景,心里一痛,阴着脸问:“你查我胞兄,你想要干什么?”

  王小胜面吓得无人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哇。”李通判厌恶地道:“本官还要去普光山,你自便吧。”说着就要起身离去。王小胜很冤,眼看一言不合就招祸。哪敢自便,过了此刻事情恐怕再无法挽回了。跪在地上哀求道:“小人真的不知道啊,知道的话借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啊,小人其实已经知道李庄主,不,李大老爷倾家捐银是为了求子嗣,全充县的人都这么说的,小人昧了心窍,不该疑心啊……。”忽然想起一事:“李大人,李大老爷菩萨心肠,善心感动了天地,小人来时,就听说李大老爷家果然有了喜事啊……。”

  李通判脚本来已迈出书房门,猛地停下来:“什么喜事?”王小胜福至心灵:“恭喜李大人。李大老爷家三太太有喜了。”李通判回头来,居高临下逼视着王小胜:“此话当真?”“小人不敢胡言乱语。”“不能啊?”李通判狐疑,在书房里踱步,自言自语:“……银子刚捐出去,家里就有了喜事,真有灵验,也没这么快吧?”

  王小胜:“千真万确,大人。听说是三太太身体不适,恶心呕吐,请了大夫——把脉一瞧,原来有喜了。”李通判:“什么时候的事?”王小胜:“就是大前天。李庄主,不,李大老爷往县库解银子,小人亲眼见到有人给李大老爷赶着报喜。李大老爷和那张顺站在县库门口瞧着卸银子入库,这时有几个人给他报信,李大老爷当时就愣住了,……后来,他就跟人急匆匆走了。”“回去吧。今后要小心注意庸国的动静,不要净盯着那些家长里短的事。”李通判说完径自出门去。王小胜知道逃过了一劫,从地上爬起来,全身已经湿透。小心关好书房门,也不顾外面雨大,悄悄往外溜了。

  李通判出来,刘氏见夫君脸色古怪,担心的问:“出什么事了?”李通判把前因后果一说。刘氏欣喜道:“真的?大伯刚捐了银钱造福乡里,家里三姐姐就有喜,这是天赐福缘啊,——此回定是麟儿无疑了。”李通判:“妇道人家,高兴的昏了头啦,你想想,妇人有孕要多久,大夫能摸脉看出来?根本是两回事!亏你说得轻巧。还定是麟儿呢!”刘氏:“夫君你糊涂,家里三姐姐有喜是真的,这就得了。”李通判一寻思也是,不管怎么说,也应该高兴,嘴上道:“还不定真假呢。”

  管他捐银钱和生孩子有什么关系,这将来有一个孩子了是真真的,谅那小小的情报司小首领不敢说谎。管他将来是儿是女,这孩子值白银五十万两是真真的。李通判带着人,冒着雨,还是上了普光山,进了普光寺。看见李通判冒雨驾到,住持愁眉苦脸的迎上来道:“李檀越掌全州诸事,日理万机,哪敢劳大驾每次都亲自光临。祈子的事,今后交给小僧就好。”李通判抖着锦袍上的雨水:“州府公事,本官不理了!自有人理。……定下百日之期,怎能出尔反尔?”待到晚上回府,刘氏喜滋滋的道:“大伯派人送喜讯的果然到了。”

  李通判风雨无阻地到普光寺里念他的《祈子经》,州府琐事真的不再过问,足足百日。这些时间里,李通判自有渠道,和京城联系着,知道大燕京城北方的几个州府正在秣马厉兵,国主拜禁卫军大统领何世通为帅,钦点副相罗德监军。十万大军,压在北邻辽国的边境线上,日夜操练,做出北伐的态势。让辽国人举国慌乱。李通判清楚,辽国一望无尽的野草,种不出一颗粮食,国主哪能去抢那贫瘠之地?国主和朝中上下,等的是悄悄往澧州集聚的粮草器械齐备,等得是自己这里的情报。只要庸国的兵力分布,人口数量,地域地图等等情报到手,澧州的粮草器械屯的足够了,那何世通就会立马南下,不出一月,澧州的充县就会挤满攻打庸国的军马,何世通帅旗一展,那时就不是十万,而是会有数十万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扑向庸国了。

  这天晚上,就寝的时候,刘氏侍候着李通判躺下,问李通判说:“夫君,如今百日祈子圆满,明天再不用去和尚庙吃苦了吧。”李通判半卧着,顺口答:“是啊。明天不用去普光寺了,还是到府衙去瞧瞧。”刘氏羞道:“那……大伯捐了银子是诚心求子,结果三姐姐有了,夫君在庙里祈子,也是诚心,我们家……”这刘氏立在床前迟迟不走,脸颊微红:“夫君……。”李通判心知肚明,这是求@欢呐。心下愧疚,却无可奈何,只好故作不知:“很晚了,你也早点回房歇息吧。——哎,今天比前几天还累,看来真是老了。”倚在床头,黑面上眉头微皱,眼半睁似闭,真的是很疲惫的样子。

  刘氏没可奈何,转身回房。数月前开始,夫君就不碰自己了,每次都有托辞。看夫君早出晚归,除了公事就是在普光山庙里,没在哪里有女人呀?这样的话,求子有什么用?难道白白胖胖的小子还能从石头里蹦出来?刘氏又是幽怨又是狐疑。第二天李判官从府衙回来,在饭桌上对刘氏说:“眼看着天气渐渐要凉了,京城不比澧州,初秋的霜刀子都尖得很。我很担心泰山大人的身体啊。我想你带盼玉和宝儿去住几个月,……嗯,近日就启程吧……有你照看着老人冷暖,我也放心。”

  刘氏是京城人氏,父亲是礼部膳部员外郎,副掌筵飨廪饩牲牢事务。七十高龄,老而弥坚,还没有辞官归老,可见身体之健。何况刘氏有兄妹六七人,刘氏最小,哥哥嫂嫂一大堆。哪里用的着刘氏千里迢迢到京城照看。刘氏不知道自家夫君这么安排是何用意,推辞道:“爹爹身体尚可,自有哥嫂照顾。再说我们都去了京城,你一个人在这里,没人照顾,我才真放心不下。”

  “照顾泰山大人是一方面,另外还有重要的事。”李通判指指坐在侧厅小桌用饭的两位小姐,轻声对刘氏道:“你没注意吗?盼玉年龄不小,该找婆家了。”刘氏转头往侧厅看去,果见到盼玉两腮桃花,眼神迷离,连吃饭也神思不属。刘氏平常操持府中衣食用度,还真没注意到盼玉的反常。此时见了,恨恨地小声道:“定是在闺中又悄悄看了淫@秽的书。也好,女大不中留,嫁出去省心。”李通判附和道:“就是。你看,在这偏僻之地,哪有人配得上我们家如花似玉的女儿?还是要去京城。那里的青年俊彦,由得你慢慢挑选,定不要亏负了我们女儿才是。”

  刘氏犹豫起来,舍不得离开夫君,去千里之远,又要思虑盼玉的终身大事,左右为难。半晌才道:“不如给兄嫂去信,让他们代为察访?”说到这里,有了主意:“几个哥哥嫂嫂都在京中长住,熟悉各部各军的情况,夫君,你写信,速遣人送去。”李通判心里微叹,推开杯盏,还真进书房写信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