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李刘氏二

我叫李天赐 第四章 李刘氏二

作者:哥过路的 小说:我叫李天赐 更新时间:2021-07-22 20:29:31
了,眼圈也红了,心痛道:“夫君——”  李通判然后说:“唉,算起日子来,你三姐姐了有三个月身孕了吧。哥哥不懂妇道之事,遇事情当然是束手无策,忆起哥哥焦灼傍徨的样子,就恨不能够肋生双翅,飞到哥哥身边去帮组他。可我是官身,要报效国家国主,不能够轻离李通判接着说:“唉,算起日子来,你三姐姐已经有三个月身孕了吧。哥哥不懂妇道之事,遇事情肯定是束手无策,想起哥哥焦灼彷徨的样子,就恨不能肋生双翅,飞到哥哥身边去帮助他。可我是官身,要报效国主,不能轻离澧州府。真是忠孝不能两全啊……左思右想,只有你能帮我了。可是我身边又离不得你,唉——故此在这里左右为难。”。...

我叫李天赐

推荐指数:10分

《我叫李天赐》在线阅读

  又一天,早上起来,李通判在内院的厢房前愁眉苦脸,左右徘徊。刘氏牵着迎宝从那边厢房出来看见了,示意仆妇带着迎宝去前院,来到李通判身边问道:“夫君,发生什么事了?”李通判唉声叹气道:“昨夜想起哥哥来了。我自幼父母先后驾鹤西去,留下我们兄弟俩相依为命,长兄如父,哥哥待我恩重如山……可是,如今你三姐姐有了身孕,哥哥肯定忙的不可开交了,又没有帮手倚靠。哥哥苦哇,想起这些,我就坐立不安、心如刀绞。”刘氏听了,眼圈也红了,心疼道:“夫君——”

  李通判接着说:“唉,算起日子来,你三姐姐已经有三个月身孕了吧。哥哥不懂妇道之事,遇事情肯定是束手无策,想起哥哥焦灼彷徨的样子,就恨不能肋生双翅,飞到哥哥身边去帮助他。可我是官身,要报效国主,不能轻离澧州府。真是忠孝不能两全啊……左思右想,只有你能帮我了。可是我身边又离不得你,唉——故此在这里左右为难。”

  刘氏有点明白了,敢情这还是想要把自己支开。可是又不明白,为什么呀,难道夫君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所以要把我支得远远的?可我又不反对夫君纳妾找女人啊。到底是什么事啊?你明明白白说出来好啦,何必绕这么大圈子赶自己走。心里想不通,有些委屈,嘴上却接话道:“夫君说的是,大伯一个人里里外外,需要帮手。妾身没有想到的,夫君想到了。妾身愿意为夫君分忧,明天就动身去充县大伯那里。”

  天,蒙蒙亮。两驾油棚马车从李府驶出,驶出澧州府城门,向着充县的方向而去。前面那驾马车里坐着刘氏和还在昏昏欲睡的迎宝,车辕上一个壮实的仆妇和驾车的马夫坐在一起。后面那马车则是坐着托腮沉思的盼玉和她的丫鬟巧儿。跟着马车的还有几个澧州参将府的几个骑兵,挎弯刀背长弓,负责护卫左右。穿村过寨,晓行夜宿,一路上刘氏和盼玉都是各怀心事。

  这天进了充县县境,到了一处临水的集镇,集镇不大,从这头可以望穿那头。此时,秋日的太阳已斜斜的挂在天空。刘氏掀开车帘,眼见一处酒楼:名“醉八仙”。悬挂着两根酒幌子。叫停马车,对仆妇道:“今日就在这里用了饭罢。”随行的军士见马车停在酒楼前,都勒住马,跳下马来,把马随便一栓,就护在马车周围。一个军士往酒楼里走,边走边叫:“清场了。”从门口出来个酒保,见这么多客人,心里高兴,正想上前来招呼,却被那个军士顺手往旁边一推,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刘李氏在仆妇的搀扶下刚下马车,见到这副情景,皱起了眉头。一路上这群军士倒是殷勤尽责,就是面对外人太粗@鲁无礼。那军士进去就把客人全赶了出来,那些客人个个敢怒而不敢言。有的喝的微醺,想要争辩,旁的人赶快拉扯着走了。军士们簇拥着刘氏仨母女,进了酒楼,那酒楼掌柜连忙亲自迎着刘氏上楼到了雅间,见三位女眷雍容尔雅,有仆妇丫鬟,随身还带着军士,不敢怠慢,脸上堆满恭敬的笑容,引着落了座,小心翼翼的问:“贵人,小店鄙陋,肉食只有鸭肉和猪肉,蔬菜仅仅白菜还新鲜着……若要想吃鱼,还需让小二去河边守着……。”“不必麻烦,只要些果蔬点心就好。”自有仆妇丫鬟伺候着净手净面。

  雅间窗外有农田菜地,再远处就是石峰河了,一眼望去,河流蜿蜒,水面波光粼粼。河岸两边都有一群人在那里忙碌,隔得较远,望不真切。刘氏问:“那么多人在河边做什么?”“回贵人的话,那里是本县在重修河堤。”掌柜老成持重,答了一句,并不多言。有店里的小二摆上茶水,又送来果蔬点心几盘。

  娘仨正举箸,忽然楼下传来一个鸭公嗓子嘶哑的声音:“哟呵,哪儿来的贼军士,来我们充县耍横来了。知道小爷是谁吗?小爷我爱上哪儿吃饭就上哪儿吃饭!”接着传来一阵喧闹。掌柜的急忙下楼去。刘氏对旁边立着的仆妇和丫鬟道:“你们下楼去瞧瞧,让军士们吃自己的饭,别再闹事了。……还有,你们先去吃饭,一会赶路,可要天黑才到的了。”

  那仆妇丫鬟得了尚方宝剑下楼,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不一会下面军士们安静了,还是那鸭公嗓子:“也不打听打听,小爷是什么人!”接着是几个人噔噔噔上楼的来了。那仆妇回来雅间正要对刘氏禀告,还没张开嘴,门口那鸭公嗓子的声音就到了:“小爷我倒要看看,谁摆这么大的谱?”门帘掀开,一个衣着锦绣的少年走了进来。

  那少年刚刚在楼下见那些贼军士退让了,心中正得意。进门时本来一脸傲慢,看见房间里是几个女眷,吃了一惊,又看见那些女眷都定定地望着他,竟然满脸通红,手脚无措起来:“不知不知,勿怪勿怪,恕罪恕罪。”胡乱叉手行礼,人直往后退,差点跌倒,一会儿就闪到门帘子后面去了。接着就是急促噔噔噔几个人下楼的声音。盼玉见了这一幕,噗哧一声就笑了出来。旁边迎宝也在偷笑,小@脸藏到了点心盘子里。刘氏心里也好笑,小小少年郎,倒是有趣。却瞪了盼玉一眼,斥道:“女儿家,要庄重,要自矜。”

  吃罢下楼,楼下军士们已经吃毕,围着酒楼门边的八仙桌呼喝着赌@钱。另一张桌子上坐着车夫、仆妇、丫鬟在那说话。见夫人小姐下楼来了,都站起来,赌钱的军士也急急忙停了。一行人向外走去,盼玉眼尖,一眼看到柜台靠墙角那边一张桌,几个青衣小帽的家丁,围坐着刚刚那个少年郎。那少年拿着箸吃饭,目不斜视,举止文雅。浑不似在楼上时那般,不由得多瞥了几眼。

  一路无话。过充县县城时,太阳偏西;到李家庄子外时,已是日落星沉。李家庄背靠石峰山脉的一座小山,百十栋房屋参差不齐地掩映在树荫里。庄子里亮起来点点灯火,偶尔传来几声狗吠。庄口牌坊下插着火把,还有庄丁值守。远远见到有车马从官道拐进进庄的路,睁大眼睛瞧着,一手拿着牛角,一手持着长枪,在路中间站定。喝问道:“谁?”

  马车停下了,几个骑兵知道这是到了夫人家了,不敢造次,勒住马。有个军士回话道:“这是澧州府通判李大人家眷,回乡探亲,谁敢拦着?”话音刚落,那庄丁回头就往庄子里跑,手里的牛角也随之呜呜呜的响了。随着牛角声响起,整个庄子仿佛动了起来,有火把亮了,又有火把亮了,一个一个的火把亮了,有人匆匆往村口这边赶,一个两个三个,霎时汇成一群,有的拿着刀,有的拿着枪,有的拿着棍。火光中,照见那庄丁跑到那群人中间说些什么,那群人就在那里站定了。紧接着有几个人往回跑,跑得飞快。

  刘氏见了,知道是去给大伯家里报信。于是吩咐下车,那仆妇连忙拿着凳子垫在车辕下,扶刘氏下地,然后又抱下迎宝。几个骑兵不明所以,下马手扶腰间刀柄戒备四周,露出紧张的神色。盼玉在后面马车上,见状也和巧儿下车,来到母亲身边。不多时,庄子里又有一群人举着火把出庄,两群人汇集到一起往村口出来,很快,那群人已经到一丈外,面容已清晰可见,火把的火花噼啪炸响,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松脂味道。

  为首的正是李大老爷李有财,李有财认出了刘氏,停住了脚步,满面喜色。片刻后,撩衣缓缓跪倒在地,口里高呼:“小民拜见敕命安人。”紧随着,李有财身后呼啦啦跪下了一大@片。有人嘴里叫着:“拜见夫人。”有的嘴里叫着:“拜见二老爷夫人。”李刘氏是朝廷命妇,乃受过国主敕封。按品级,就是走到充县衙门,那县老爷也要上前行礼。

  李刘氏连忙走过去,双手虚扶:“大家快请起——大伯,快起来起来。”李有财高大虚胖的身躯在几个人的搀扶下很艰难地才爬起身来,起身就问:“弟妹,我弟咋没回来,就回来你一个人呢?”又道:“他咋放心你一个人回来呢?呀,这是盼玉,这是迎宝。”又道:“哎哟喂,盼玉也长成大姑娘了。”……喋喋不休。

  陆续有庄子里的人赶来给李刘氏磕头,口称:“二老爷夫人。”这时候,庄里几个族中宿老也一起赶到了,随同一起的是李府老管家。几个老头子走的慢,来得晚。也行大礼,引得李刘氏连称不敢。李有财在一旁道:“在庄外,弟妹是朝廷命妇,我们是小民,我们给你磕头;进了庄,弟妹可就是二老爷夫人了,要给我们磕头。哈哈。”这时,老管家道:“有请二老爷夫人小姐回府。”

  庄子里的人举着火把在路前后、两侧照明,李庄主和族中宿老,李刘氏带着盼玉迎宝,往李府走。送到李府门口,有些人散去,还有些人就在府外大槐树下站着,在那里谈论些二老爷夫人回来看三姨太两位小姐长得好看不愧是官宦人家诸如此类的话。进到府中,早有人安排几个骑兵老爷到一边去了。众人在大厅就坐,刘氏起身裣衽逐一行礼:“李刘氏问各位族伯父、族叔父安,问大伯安好。”盼玉迎宝跟在后面行跪拜礼,李庄主高踞座上咧开嘴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