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越轨游戏:恶少的小猎物》第9章 求你别碰我
羽诺小说名字叫作《越轨游戏:恶少的小猎物》,提供更多越轨游戏:恶少的小猎物羽诺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越轨游戏:恶少的小猎物羽诺比较完整版。越轨游戏恶少的小猎物小说羽诺摘选:羽诺来说,但是不值得一提的,这总比面对自己着那张嗜血的脸要弱…...

羽诺小说名字叫做《越轨游戏:恶少的小猎物》,这里提供羽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越轨游戏:恶少的小猎物小说精选:“我要知道对方底细。”“是,瑾少!”雷虎重重回答,随即带着两个保镖匆匆出门。正午,光线焦灼,仿佛可以刺透皮肤。“叮当当--”伴随着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一个身影在偌大的前花园显得尤为凄凉。这同样是南宫瑾的命令,也是手段,让她在炎炎烈日下将一桶桶打满的水提到后花园。可恶!要知道前花园和后花园虽只有一字之差,却足足相隔了2千多米,她脚腕上的旧伤还没好,却又落了新伤,掌心的茧子更看不出这是双女人的手。但这点苦对于从小擅长各种家务…

“我要知道对方底细。”

“是,瑾少!”

雷虎重重回答,随即带着两个保镖匆匆出门。

正午,光线焦灼,仿佛可以刺透皮肤。

“叮当当--”伴随着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一个身影在偌大的前花园显得尤为凄凉。

这同样是南宫瑾的命令,也是手段,让她在炎炎烈日下将一桶桶打满的水提到后花园。

可恶!要知道前花园和后花园虽只有一字之差,却足足相隔了2千多米,她脚腕上的旧伤还没好,却又落了新伤,掌心的茧子更看不出这是双女人的手。

但这点苦对于从小擅长各种家务的羽诺来说,还是不值一提的,这总比面对着那张嗜血的脸要强的多。

现在她对他,不是只有内疚和抱歉,而是汹涌的憎恨和厌恶。

路过一处溪水池,羽诺驻足。

阳光刺透池水,在底部形成一片斑驳,溪水缓缓,碧波粼粼,犹如跳动的天使。

在帝爵城堡关了这么久,没想到还掩藏着这么多美好的事物,就如她发现了一线生机。

看到池中的几条鱼儿欢快嬉戏,羽诺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像它们一般,没有任何束缚和压力的生活。

终于忍不住,想要和这样的溪水亲近一番。

羽诺探着脖子小心翼翼的向四周眺了一眼,无人。

弯腰沾湿了手帕,轻柔的擦拭着脚腕上的勒痕。

痛!痛到骨子里。

她永远都会记得,这个伤疤是拜南宫瑾所赐。

冰凉的水接触到伤口,带来全身的战栗,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被激醒,被感化,被生化。

很舒服的感觉,让她忘记一切,扬起脖子,她试着为自己好好清洗一下。

阳光从她的手臂形成的缝隙中穿下来,在她身上洒下金色的幻影,乌黑柔顺的头发斜斜的倾泄下来,如一幅画,唯美,性感。

在她享受这一切的同时,却不知,暗处早已有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这里,兴奋地仿佛可以流出水来。

真是少有的美人儿。

白皙的锁骨在发丝间若隐若现,销魂蚀骨。

那尊身影早已站不住脚跟,身体膨胀的快要炸掉,不由得吞咽了几口口水。

“是谁”

羽诺下意识的感觉有人,惊慌的叫起来。

既然如此,男人也不再掩藏,干脆直接将这小妞拿下倒也痛快。

黑豹敏捷的窜了出来,露出猥琐的表情,一双色眼在羽诺身上敏感的部位扫荡着。

这小模样长得真是容易让人性。起。

“别害怕啊小妞,让爷爷我好好安慰安慰你吧。”

说吧,他便朝着羽诺扑了过去,羽诺一闪,刚要转身逃离,便被这个下流的男人用粗壮的手臂从后面死死的抱住。

该死!

“快放开,不然我喊人了”

羽诺整个人处于腾空状态,任凭她怎么挣扎,都好像是一颗水珠掉入大海一样不起一丝波澜。

黑豹一听,就乐坏了,用着更淫。荡的声音说道。

“好啊,你叫几句给爷听听,兴许让爷爽够了,就会放过你,哈哈哈”

语落,一只大手解着她胸前的纽扣,长满胡渣的脸迫不及待的朝她滑嫩的脸上拱,一阵口臭袭来,令人昏厥。

情急之下,羽诺低头一张嘴,便狠狠的咬住了黑豹的手臂,还加料的搓了搓。

“嗷--”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黑豹一把将她摔在地上,手臂上的咬痕渗着血渍,红肿的地方几乎都要翻起。

“妈的,老子今天要是抓到你,非要******不可。”

黑豹这下是怒红了眼,原本猥琐的脸变得狰狞可怕,见情况不妙,羽诺顾不上刚才被摔得疼痛,一骨碌的爬起来就跑。

可双脚被铁链拷着,还没跑几步,就被自己给狠狠的绊了一脚,“噗通”一下栽到草坪上。

这下一定完蛋了。

正当她百感绝望时,一双擦得泛着光泽的黑色皮鞋出现在眼底。

羽诺惊恐的抬起头,正对上那张绝美到令人窒息的脸。

是他?!

即便这样,也让她在绝处的到一丝逢生的希望。

黑豹一看情况有些不对,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可是帝爵城堡,那么这个女人也算是南宫瑾的人,这样一来,岂不是没事又撞到枪杆子上了?

思及此,他沉闷一声,便重重的跪在了地面上,马上开口求饶。

“瑾少,是我混蛋,是我该死,求瑾少大人不计小人过,下次我一定不敢了”

南宫瑾眉头轻挑。

“你,喜欢她?”

额黑豹一愣,面对南宫瑾反常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许久才惊慌的接上去。

“瑾少,黑豹知道错了,再也不敢动瑾少的人。”这次恐怕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南宫瑾眸光一闪,唇角荡起一抹阴骘,蹲下身体,让自己尽量与羽诺平视。

手背轻轻拂过她白皙的脸颊,如蜻蜓点水,最后扼住了下巴。

肌肤晶莹透红,好得这么近的距离连毛孔都看不到,幽长的美睫微颤,透漏着她的紧张和不安。

富有灵韵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南宫瑾,一丝丝怒意在心中激荡,恐怕只要牙齿再一用力,便会咬破自己的嘴唇。

即使是愤怒,她依旧诠释的如此迷人。

“她只是我脚下的一条狗而已,赏给你如何?”

黑豹第二次呆愣住,嘴巴长得可以塞进几个馒头,真的发现,南宫瑾不按常理出牌的风格足可以将人折磨死。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谢谢瑾少。”周管家提醒。

“额?感谢瑾少成全,今后黑豹更会誓死效忠瑾少。”

黑豹兴奋的跟个分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现在既不会得罪南宫瑾,又抱的美人归。何乐不为?

直到看到一个刺眼的光头朝着自己悻悻的走来,羽诺这才从刚才的怒火和憎恨中抽出神来。

“不,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

羽诺一边向后退缩着,一边发疯似的咆哮,面对此刻,她根本无法平静。

这个魔鬼!竟然要将她当作玩物一样送人,目的,就是要看着她被一点点的蹂躏,直到她跪下求饶,生不如死的那一天为止。

“宝贝儿别怕,爷爷我会好好待你的哈,跟我走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