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金手指吗
“咳咳咳咳…”余卿卿装出娇媚的咳了两声。“咋地了,丫头,很难受啊嘛?”老余头捉急的问,吴妈妈也忧虑地看向余卿卿。余卿卿仔细体会了一下这具身体的状况,身体虚弱无力多病是真的,虽然像是也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更像是长期营养不良影响造成的体质虚弱无力,所以以后好好的补一补就“咋地了,丫头,很难受嘛?”老余头捉急的问,吴妈妈也担忧地看向余卿卿。。...

“咳咳咳…”

余卿卿故作娇柔的咳了两声。

“咋地了,丫头,很难受嘛?”老余头捉急的问,吴妈妈也担忧地看向余卿卿。

余卿卿仔细感受了一下这具身体的状况,体弱多病是真的,但是好像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更像是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的体质虚弱,应该以后好好补补就成了。

问题是,哪来的补呢。

余卿卿突然意识到,压在老余三口最重要的问题无疑就是:钱!

“没钱的老余像根草……”老余头已经自顾自地唱了起来。

“咕噜噜……”小余的肚子也唱了起来。

“哎,哎!丫头该饿了。”吴妈妈突然想起来自己来之前在做的事,急忙跑向厨房,一掀开土锅,里面的水煮青菜没有水,已经糊掉了。

幸好晕倒前加的柴火不多,不然糊的不仅仅是青菜,而是整个厨房了。

勤劳的吴女士搜刮起厨房里的存粮,几块芋头,几把子绿豆,一点点猪油,还有一小罐子红糖,估计是给余青青喝药之后甜嘴用的。

别说,这家人穷是穷,对孩子还是很照顾的,可能是双方在年轻的时候都受到了爹娘的忽视,所以对自己的孩子格外的好。

仅剩的几块芋头被煮了,绿豆也被吴女士做成了绿豆汤,加了一点点的红糖,味道有点怪怪的,颜色说不上是绿的还是红的,但是总比没有味道好。

平常一直叫唤着要养生,要减肥的老余,突然就怀念起以往家里的鸡鸭鱼肉。

他举起原身这几些天刚赚上来的铜板,阔气的对母女俩说:“咱们呀不缺钱,回来去镇上吃一顿丰盛的!”

说白了,这都劳改的条件了,还有小资思想在作祟。

母女俩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真是的,不持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今时不同往日,在镇上随便搓一顿,可能就够个农村家庭生活一个月的。

“老余同志,你这个思想很危险。你还是想想怎么赚钱吧,咱们的大当家,主心骨。”吴同志虽然已经不在农村好多年了,但是回到如今这个情况中,她适应的还是很快的。

整理出原本的家当,除了数过的铜钱,还有每人几身的破烂衣服,陈旧的棉被,一些菜籽和粮种,计划接下来的采购清单。

老余则被她指挥去修缮一下家里的残破家具。

“傻丫头,你愣着干啥呢。”忙的热火朝天的吴妈妈一抬头,看到还在原地傻坐的女儿。

“啊,啊这。”余卿卿撇撇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在想,我们的金手指是啥?既然一家子都穿越了,按照通俗的剧情来说,主角应该会有一些奇特的金手指…或者特别好的运气啊~什么空间啊,宝藏啊,系统啊,失忆的王爷啊,受伤的将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越想余卿卿越忍不住笑了起来。

“哎呦!”

余卿卿的幻想被吴女士一个手指头给戳没了。

“还金手指呢,你咋不上天呢!我给你烧了热水,赶紧把你的头发洗洗去,都快馊了!”

“啊…!?啊,对哦,我要洗头!可是,这里洗发水有吗……”余卿卿突然感觉有点伤心。

“这儿有点草木灰…”老余头拿出来一盆灰不溜秋的东西。

“这玩意也能用?”余卿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那可不是,草木灰是碱性的,用草木灰过滤的水洗衣服,去污力很强的,用草木灰过滤的水洗头发,效果比洗发露还好。不信你试试看。”老余头是学中医的,这方面他知道的还挺多。

“可是我还是想用我的飘柔…”余卿卿听老爸吹的那么花里胡哨的,欲哭无泪。

前几秒穿越的兴奋消失无踪,余卿卿满脑子都是洗发水沐浴露还有她的各种护肤品化妆品和面膜。

“啊!我还囤了大半年的面膜没有用!”余卿卿突然想到,感觉心更痛了。

“也不知道现代的我们是突然消失了还是死了。”老余头也开始想到了现代的好。

无他,现在的他,是真的很想喝口他收藏了二十年的茅台酒。

收拾到一半的吴女士也开始仰头望天,惆怅地说道:“不知道李婶子王婶子在跳广场舞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我……”

三个人不由自主地靠在一起,抱头痛哭。

“我想起来了,咱们离开之前,我还买了门口那家咱们最爱吃的张记果木烤鸭,那个香酥嫩啊…可惜啊,最后一口都没吃上。”吴妈妈突然说道。

于是乎…

三个人一边想着烤鸭一边抱头痛哭。

没有人注意到,有一缕淡淡的光在三人之间闪烁。

当三个人抹干了嘴角的泪水,缓缓抬起头时…

“老余,我是不是幻觉了,我怎么看到了我买的那盒烤鸭。”

“是吗,幻觉是会传染的吗,我也看到了。”

“我甚至闻到了它的香味。”余卿卿肯定的说道。

只见他们中间出现了一个现代才有的塑料包装袋,包装袋外面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张记,里面是一盒切好的热乎乎的烤鸭。

老余头已经手快地将烤鸭拿起来打开吃了。

“哎,真香…就算是梦也没事,好吃就行。”

顺便塞了一块到女儿的嘴里。“香,真香!”一边吆喝着,“老吴,老吴,你也尝尝,别傻愣着了。”

不是他说,这原身几人着实是缺少油水啊,怕是几年没有好好吃过这么一顿肉了,他都担心吃完了一家肠胃受不了还要拉肚子。

三个人大快朵颐之后,终于开始缓缓梳理这个烤鸭出现的原因了。

“这…这难道就是我们的金手指…?”余卿卿傻乐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