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青城浪子

青城浪子

作者:浪里小白龙 类别:仙侠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人世间的善心恶念,你那真看得破吗?好人不见得一生向善,恶人也不见得不知道不悔改……八年前,金虹镖局遭灭门,少爷上官杰得幸逃出去,流落异乡乡野。若有缘救下遇同门迫害的青城弟子张青武,两人亦师亦友,又再踏往危机四伏的江湖……此书以半古白话文笔法,金庸青城派不远处有一座峭壁,约摸五六十丈深,壁上光秃秃没有一根杂草,四周十分宽广,确是个习武锻炼的好处所。。

用剑说话 2020-10-13


  当然令他改变的并不是武林中敌人的刀剑,而是那个同样为他放弃了所有的女人,当被这女人的一双柔荑握住的时候,独孤觞知道自己的剑再也不适合杀人了。直到突然有一天,独孤觞接到一只信鸽,当看完信后,他犹豫不决的神色落在了那个女人的眼里,那个女人只对他说:你去吧,不要因为我们母子而为难,我们会一直等你回来。

  曹菁菁一声叫道:“看招!”一掌和身扑出,使出了全身劲力。张青武见状,知若与她对掌,势必要使出劲力,但以他此时内力,恐会伤了她,因此向旁跃开数尺,双足刚碰到地面,似是想到了甚么,暗骂一声:“糟糕!”

  张青武此时当真是有口难辩,跳入黄河也难洗净了。明知是被设计陷害,却也无计可施,但心下已有计议:“现下不论再怎么争辩亦是徒劳,但与其束手就擒,不入先杀将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日后再回来弄清是非错对也兀自未迟,只是苦了菁菁,要她在此受累。”当下站起身来,凝神戒备众人,以防有人突然发难。众弟子均忌惮他武功高强,见他神威凛凛立在床前,一时都面面相觑,不敢上前。宋青义忽的左手一扬,两枚银镖激射而出。

  秦七爷忽然笑不出了,但还是只有干笑道:落寒兄说笑了,我的鬼头刀哪里是白马弯刀的对手。徐落寒道:那可不见得,时至今日,我已多年未动刀了,而秦七爷你可是一直苦练不辍啊,听说去年还在黄河上做了一笔大买卖,连“黄河五龙”都死在了你的手上呢,不如让我来试试秦七爷的鬼头刀到底锋利到了什么程度?

  人在变,路在变,不变的是江湖,是一入江湖逃也逃不过的命运。

  三清殿系道教门派主殿之一,殿内供奉道教最高尊神,即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太上老君),派中大会、掌门易替仪式等都于此开展。张青武进殿时,除守卫山中要地的弟子外,余下尽数到齐,在自己所处之位站定,只等掌门前来发话。

  张青武受宠若惊,忙道:“弟子何德何能掌管青城全派,望师父三思。”曹芥把手一挥,道:“你不必这般地过谦,老夫相信自己的眼光,另外老夫有件大礼要赠与你。”张青武一呆,问道:“大礼?”曹芥笑容满面,道:“不错,老夫别的不爱惜,但对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却疼爱有加,今日老夫就将她许配与你,你意下如何?”曹菁菁忙羞涩地道:“爹爹,讨厌!”

  曹菁菁伸手替他拍掉身上灰尘,深情地道:“多谢你,青武师兄。”张青武面带微笑,学着适才曹菁菁的语气,道:“你怎生这样见外,我救你是应该的。”

  但他们殊不知在不远处,有一人隐身于一棵杉树之后,将这一切全瞧在眼里,眼神中又是妒忌又是愤恨。甩手一掌拍在杉树上,只震的杉树摇摇晃晃,缓缓飘下数片青绿色的新叶,随后愤然离去。

  青城派不远处有一座峭壁,约摸五六十丈深,壁上光秃秃没有一根杂草,四周十分宽广,确是个习武锻炼的好处所。

  不等秦七爷回答,徐落寒已缓缓拔出了他鞘中的弯刀,在刀出鞘的一刹那看不见刀身,只能看到一道白光,一柄能与日争辉的刀就出现在众人面前,刀光耀花了每个人的眼睛。秦七爷根本说不出话来,他更不敢拔刀,只能拨浪鼓似的摇着头,他太清楚自己的鬼头刀与这柄弯刀的差距了,那并不是十年苦练就能弥补的。

  这突如其来的女子名叫曹菁菁,系现任青城掌门曹芥老来所得的独生爱女,与张青武是对青梅竹马,芳龄十八,正值青春之年。青城山位于蜀中,巴蜀向来有‘天府之国’之称,不但物产丰盛,人杰地灵,连姑娘都是容貌秀丽,肌肤吹弹可破,足与江南女子媲美。曹菁菁就是这么一个巴蜀姑娘。

  此时,一名青衫男子,披着披风,手提一柄青绿色长剑,正自大踏步走来。这人约摸二十来岁年纪,身高体健,颚下微留髭须,双目有神,英气逼人。上得山后,环顾四处,深吸一口气,刷的一声,拔出腰间长剑,使出一路青城派的‘松风剑法’,当下长剑使得呼呼风响,虎虎生风,长剑的寒光织成一道剑网。

  另一人附合道:对嘛,杀鸡焉用牛刀,我看徐兄随便派出一个徒儿,那小子还不一样三下五除二就收拾了,啊,哈哈哈哈。

  徐落寒一怔,随机微笑道:在下不是君子,只是个武者。少年道:你表演的很好,看起来光明磊落,难道你深夜里从不会忏悔?

  宋青义见他已成瓮中之鳖,想他身中毒镖,就算自己等人站立不动,再过得一阵他毒气攻心,自会软瘫在地,豁然道:“张师弟,你瞧你选的这条退路,当真是天要亡你啊。”张青武“呸”了一口,怒道:“宋青义,你休要再装模作样,师父实是你下手所害,再设计嫁祸于我,你可太也歹毒了。”此时追来的全是派中宋青义的亲信,当下也不避讳,笑道:“竟然你已知道了,我就与你实话实说,好让你死也死得明白!不错,师父确是我所害,我让亲信埋伏在外,再引你中计,可当真费了我不少心思才想出这条计策,现下你既已明了,便可到黄泉路上陪伴师父,别让他老人家闷着了。”说罢疾跃向前,挺剑刺向张青武胸口。

  突然曹菁菁一下“哈欠”打将出来,张青武当即脱下身上披风,披在她身上,道:“傻姑娘,今日穿的这般少便跑出来,冬天才过不久,这大清早的凉风好生厉害的。”曹菁菁依偎在他怀中,双手紧抱着他,道:“这样不就暖了么?”张青武不言语,也伸手抱住了她。这时一片沉寂,除兀自在天上飞舞的鸟儿,只余下这对相互依偎的恋人。

  抬头望见曹菁菁站立于掌门座之旁,曹菁菁也正望着自己,两人呆呆凝视,却忘了大殿中尚有数百旁人。宋青义从小就钟情于曹菁菁,无奈她只对张青武情有独钟,此时见两人对视旁若无人,不由得醋意大起,正待出言相讥,一名弟子大喊道:“青城掌门到!”

  独孤荣面无表情的道:你如果让我先出招,一定会后悔的。徐落寒不置可否的道:是吗,那可不见得。一股凌厉的气势从两人身上发出,场外的十数武林人士虽然站的颇远,但这股无孔不入的气势以使他们如受针砭,心里发毛。

  • watch
    成。”&,做个 发表了帖子
    2020-10-23 07:39:27

      曹菁菁“呀”的一声叫了出来,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道:“可恶,竟敢学本姑娘说话,是想让我剪下你的舌头不成。”张青武顽皮地吐了一下舌头,做个鬼脸,两人又是一笑。

  • watch
    和张青&何拆解 发表了帖子
    2020-10-24 08:35:03

      两人接连拆了三四十招,正自兴起,曹菁菁和张青武使得具是青城派掌法,两人武功差距虽大,但对本门掌法如何拆解确是了如指掌,且张青武有意让她,是以两人斗了个难解难分。

  • watch
    到悬崖&探首向 发表了帖子
    2020-10-24 08:44:32

      宋青义抢到悬崖边上,探首向下望去,这时夜里能见度低,加上雾气蒙蒙,怎见得着张青武人影?只听得断崖深处,隐隐传来张青武堕崖时大叫的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