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佚妖录

佚妖录

作者:老寨十三 类别:灵异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我叫陈十三,出生于在一个南方的边城小镇里。  这是一个关于被掩藏在我身边的妖怪世界的故事。   佚妖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凰祈是三座大山最高且占地最广的,连绵相靠的山头形成一个月牙状将榕市给包围了起来,就像是一位母亲温情包容的怀抱,将北面来的的风雨及风景全部遮挡住了,榕市南面是一条宽直的大道通往下一个小城市汕城,如果一直往南走的话,穿过汕城就能到达大海。。

第六章 白阿公(下) 2020-10-14


  再接着看下去的时候,情况却越发奇异了。只见那团水草缓缓上升,池里的水草本来就是杂乱地交错在一起,此时也正因为有东西在水草之下顶了上来,水草团被一个支点给撑了起来,导致四周凌乱散搭的水草纷纷往下掉,大部分掉在墨绿色的水面上更引起了一个个小小的波圈,而有些仍挂在像帽子一般的水草团上,兀自滴滴答答地垂滴着水珠,使得池面更加杂乱无章了。

  夏天的午后闷热得像是蒸锅一般冒着能扭曲视野景象的热气,在有闲余的午后更是让人感到目眩昏沉,我在暑气正炙的六月下旬因事请休了几天,处理完事情后还有两天的假期,正巧遇上是周末,刚好最近正遇到有些需要向阿公咨询的事情,于是便顺其自然地继续延休下去。

  话说兴伯转过路角后,我发现大池中有不寻常的波纹迹象,打算仔细观察情况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幕令我心头一跳的景象!

  这些场景,都是九十年代末我刚寄住在阿公家的时候龙峙村大池边常见的光景。

  被顶出水面的水草兀自潺潺地滴着水滴,水草下的那双眼睛睁得贼大,远远望去似乎还能看得到从那眼珠里迸射出来的亮光,自从水底冒出来后就一直盯着兴伯离去的方向看,似乎一开始并未发现我的存在,在我盯着水面方向看了几分钟之后,那双眼睛似乎感到有视线集中在它身上似的,终于转向发现站在门楼内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它的我,于是又着急地往下潜去,池面上再次泛起阵阵涟漪。

  我笑了笑说:“是呢,最近忙,这不今天就过来了呗!兴伯您这是要到哪里去?”

  然而一路向东走在去往老寨的乡道上,却没再听见那些烦人心绪的蝉叫声,近几年来的经济发展使得以前罗列在乡间道旁的榕树都被砍掉,交错成网的乡间石沙路也都铺成水泥路,蝉虫们失去了寄身之所渐渐也失了踪影,夏日扰乱耳际安宁的蝉叫声已经不存在了。

  原来现在的大池因为常年有水草附在池面上,所以在远处看去像是一层披在池面上的墨绿色帆布,而我望去的地方,则是有大量水草集附成一团,像是一顶凸显在绿色帆布上的帽子,此时那顶帽子正缓缓摇动,应该是有活物在水下搅动造成的。在我更仔细的观望下,徒然间集成一团的水草毫无预警地抖动了下,紧接着水草团慢慢地升高了起来,像是有人在水底要将头部伸出水面似的,带动着周围的水面泛起层层纹波。这时候我的心微微感到惊奇,这久无活物的池塘里,怎么会出现类似活物动作的现象?

  周六的阳光毒辣到让泊油路都晒出一阵阵像是久封刚启的塑胶般难闻的味道,这种天气即便穿着几厘米厚的鞋子走在路上,都能感觉到脚板被滚烫的地面烘烤着一般,令人燥热难耐,尤其是在阳光直射的午后,最明智的避暑方法便是在家午睡。我在家中午睡醒来时刚好时间快近黄昏,虽然屋外的暑气尚未消退,但也因夏日天气的善变,天空聚集了很大一片灰云,刚好遮挡住烤灼肆虐了榕市一整天的阳光。我在阳台望了望天空,看到一整片的灰云似乎在慢慢往西面移动,看样子并不会在晚间下雨,于是随便换了身比较宽松的夏装便出了门往阿公家方向走去。

  阿公住在龙峙后山山脚的宅院里,我们这边将宅院分称为院和寨,院的结构比较简单,一般立个院门跟侧门,门后空一大片地方当成院场,院场四周都有居房,我们称为外院,外院一般都是比较后辈居住的地方,而里院一般来说会分为三个门厅,中间最大的门厅是供奉祖先神明的侍厅,左右两个对称的侧厅则是老辈居住的房屋,院的格局一般都是固定的,院与院之间的大小也都相仿。

  兴伯走到门楼的时候也看到了我,本来来势汹汹的势头也就突然缓了下来,我对兴伯笑着打了声招呼,兴伯也爽朗地回应了我:“十三,几天没见你来看你阿公啦?你阿公正念叨着你呢!”

  简单来说院是用来住人的,即便有侍厅,也是开敞露天的一处供台。而寨的结构则比较特殊,相对院来说,寨的作用主要是奉侍神明,同时也是居住区,跟寻常院不同,寨并没有内外场之分。相比院来说,寨的布局会比较拥簇,而且因为各个寨所奉侍的神明不同,寨的规模也会不同。榕市乡间的院比较常见,寨因为作用特殊,成寨条件也比较有限制,所以一般的乡村只有一个寨,有些比较富裕的村子会有不止一个的寨,但基本不会超过三个。

  时近傍晚,乡道两旁飘满村里各家户煮饭炒菜的香味,香气混杂着尚未消散褪去的热气迎面扑来,天色也因为日近西山而显得澄黄耀眼,原本遮挡住太阳的灰色云层已被染成橘黄色,像是一帘套在火烛之外的灯笼皮,叫烛火给映射照亮了一般。我在这充斥着饭味菜香的乡道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熟悉的乡间味道盈满整个鼻腔之后,憋住气快步走向距离门楼尚有二十来米的池边路。

  相对于院门分正侧来说,寨门只有一个,然而因为寨存在的意义非常,所以寨门并非像院门一样只是立石柱垒泥墙就当做是个门。寨门的规模堪比寻常院的侍厅,一般是以泥砖垒成十平米大小的房屋,筑成四米来高的时候再砌上瓦片屋顶,我们这里称之为“门楼”。

  这时候水草团下冒出了一双闪烁着精光的眼睛!这差点把仔细观望的我给吓出了声。只见那水草团被顶在了水面上空,四周的水草大多已经脱落掉回池面,但仍结成团的还是足够遮挡住了那双眼睛以外的事物,远远望去就像是蒙着头盔的人冒头在水面上。

  凰祈是三座大山最高且占地最广的,连绵相靠的山头形成一个月牙状将榕市给包围了起来,就像是一位母亲温情包容的怀抱,将北面来的的风雨及风景全部遮挡住了,榕市南面是一条宽直的大道通往下一个小城市汕城,如果一直往南走的话,穿过汕城就能到达大海。

  龙峙村像是随着蝉虫的消失也渐渐褪去往日热闹的剪影,在这夏日傍晚乡道上也只见到稀疏几个下班回家的身影,乡道旁的店面生意也是冷淡,只剩店主们百无聊赖地边看电视或玩着手机边看店面,有时眼角睥瞄到有人影经过就会回头望去,再看着人影经过后又回头继续百无聊赖地看电视或者玩手机去了。

  憋着气走过池边路抵达门楼后,我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大池自从变得污浊难闻后,小时候每次经过池边路都必须来上一回憋气快走,虽说已经习惯了,但还是会在门楼台阶稍作休息,毕竟夏日里快走后身上更觉得热气升腾了。等到吐气平稳了些,我才准备向寨内走去。

  阿公在伤复后跟队长老林一对一密聊了后,就对阿吉的事故只字不提,只是找到了阿吉的家中,之后在工作之余一直帮忙照顾阿吉的父母跟当时只有三岁弟弟阿兴,直到四九年初上广城防战,全国解放后阿公在广城担任巡检队长,负责广城附近的暗道排查巡逻,直到三年后阿公突然辞职回到榕市,回来后开始通晓处理各种稀奇古怪事情的手段,慢慢地作为先生的名号就传了开来。而兴伯也因为后来某次事件的原因,搬家到老寨里阿公家的东首,之后一直与阿公互为邻里,文'革时期因为阿公当过先生的问题,和兴伯曾经在大庭广众下谈论牛鬼蛇神的言论,阿公跟兴伯作为被批斗的对象同为战友渡过了那艰难的年代,所以在文'革之后,他们的交情也愈发深厚。

  • watch
    碰上正&兴伯向 发表了帖子
    2020-10-23 11:29:55

      没想刚进门楼,却迎面碰上正一瘸一拐像是赶路的兴伯向外走了过来。

  • watch
    蒙,你&赶。 发表了帖子
    2020-10-22 10:39:39

      兴伯呵呵笑道:“最近眼目迷蒙,你阿公说这是叫那些东西给迷了眼,让我去后山找些龙涎草洗洗眼。这不天还没黑,来回一赶还赶得上做饭呢!”说罢又急匆匆往外赶。

  • watch
    角后,&一跳的 发表了帖子
    2020-10-22 10:51:41

      话说兴伯转过路角后,我发现大池中有不寻常的波纹迹象,打算仔细观察情况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幕令我心头一跳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