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江湖多末路


  明朝洪武年间,皇帝朱元璋卧病不起,奸臣当道,民不聊生,蒙古后裔贼心不死叛乱不断,锦衣卫不受控制反出朝廷,朱棣朱允炆明争暗斗抢夺帝位,眼看朱家已是大厦将倾,这时武林中出现已失传百年的内家绝学《拈花情诀》,各地流言四起致使武林中人纷争不断,以武当为首,少林、学子堂、锦衣卫争斗不休。西北之地群魔乱舞,寒雪宫、崆峒派、昆仑派动乱不止。西南蛮荒之地更不必说,遍地死尸,拦路抢劫,其中,唐门、忘忧谷、峨眉派更是杀戮不断。国之将倾,江湖泯灭,而在此时西南唐家堡内一位威严老者对着一名青年说道:“君儿,你三岁被我带回门中,迄今已有十七年,当年带你上山之时,为师曾找神算子为你卜命得到上下两句批言,一言于你二十岁时告知于你,一言于你大婚之日告知于你,今日是你二十岁的生日,为师便送你一件礼物并把上半句批言告知于你,你可听好。”“是,师傅。”青年男子躬身答道。“一山一河一草木,半生蹉跎半生空,这便是上一句批言,也是你的宿命,你可记好?”老者淡然的说道。“是,师傅,徒儿谨记。”青年男子双手抱拳向老者一拜。老者点点头扶起青年,对青年说道:“君儿,为师在送你礼物之前,还要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可愿意啊?”“师有所命,弟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青年大声喝道。老者拍手夸赞并对青年说道:“好,不愧是我唐老三的弟子,唐家堡三代弟子唐君听令,着你与唐颖即日下山前往忘忧谷将此玉佩交于忘忧谷主·莫忘忧,并传你唐门七大绝技之一的《逆夺三针》助你保命,你可谨记,命可丢,玉佩不可丢,接好!”“是,弟子遵命。”青年单膝跪地凛然而应。老者摆摆手说道:“好啦,君儿,记得在路上好好修炼这本逆夺三针将来会有大用,另外为师这里有点盘缠,你先拿着,赶紧回去收拾收拾,即刻下山吧,就不用来找为师道别了。”“是,师傅,徒儿这便去了。”青年接过钱袋红着眼眶向老者拜了三拜转身离去。“哎,去吧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说完老者便飘然而去,而故事就此开始。“一山一河一草木,半生蹉跎半生空。”一名破衣烂衫披头散发状如乞丐的男子略带不满的说道,“哎,为何,这是为何,师傅赶我出山就用这么一句话来打发我,还说什么,这是我的宿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你说呢,师妹,嗯?师妹?”“师兄,你就别发牢骚了,我肚子好饿啊。”一名身着鹅黄衣裳,长着一双大眼睛的年轻女子对男子说道。“还不是你,一下山就到处充当烂好人,这个没饭吃给几个馒头,那个没钱花给几个铜板,糟老头子就给了那么点盘缠,这还没走几步路呢,全被你给败光了。”男子撇撇嘴没好气的说道。“师兄~这哪能怪我嘛,你看看那些人多可怜啊,吃不饱穿不暖的,师娘不总是教导我们要行侠仗义嘛。”年轻的女子嘟着嘴娇嗔道。“是是是,大小姐,你善良,你侠义,哼!”男子环抱双臂面带不屑道。一路沉默,突然咕咕两声,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显得特别刺耳,“师妹,饿了?肚子开始叫唤啦?”男子询问道,“恩。”年轻女子捂着肚子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好吧,前面有棵大树,师妹你先歇息会,我去前面找找有没有客栈,实在不行我就去打点野味,师妹你就将就将就吧。”男子面带微笑对着女子说道。“嗯嗯,师兄你快去,快去,人家都饿的不行啦。”年轻的女子顿时欢呼雀跃的撒娇道。“好啦,师妹,那我走啦,你自己小心点哦。”男子面带关心的嘱咐道。说完男子便施展轻功而去,“师兄,你快去快回啊...”女子的声音在官路上回荡着。不久,男子一路飞驰而过,却不见客栈,四面环山只剩那一条早已荒废的官道显得格外冷清,“哎,这鬼地方,别说客栈了,连野味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师妹还饿着呢。”男子无奈的摊摊手,“还是先回去看看师妹吧,免得出事。”噔噔噔...“咦,马蹄声,有人。”男子眼中光芒一闪,伏下身贴着地面听了听,“三匹马,嗯…”男子沉吟了一会便低着头张开双手挡在路中间。前方,“大师姐,你说这次师傅让我们出谷,到底要我们送什么东西去唐家堡啊?”一个古灵精怪的少女身穿碧绿劲装向前方马背上的女子询问道。“小师妹,我也不知道,师傅只给了我一个匣子,说必须要交给唐家堡主亲自打开才行。”走在前面的一名年纪稍大穿红色轻衫女子带着一丝笑意回道。“小师妹,你就别打听啦,师傅嘱咐过师姐不能乱说的,要想知道啊,自己把匣子打开看看呗~”这时侧方一名身着白色练功服的年轻女子打趣的说道,“哼,你们就知道欺负我年纪小,师傅也是,什么都不告诉我!”那名少女皱着眉不满地向前方两名女子哼道。“好啦,小师妹,师傅这次让我们师姐妹三人去唐家堡好像是与三个月前出现在南中一带的《拈花情诀》有关的,不过嘛,这匣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我可真不知道了。”红衫女子对少女笑吟吟的说。“咦,拈花情诀?大师姐,我记得那次你和三师姐都去了吧,哼,师傅偏心,总是不让我出去。”少女嘟着嘴愤愤的哼道。“好啦好啦,小师妹,师傅这不是担心你嘛,怕你遇到意外嘛,再说,南中那一次确实危险,听说就连门中的几位执事都差点丧命呢!”红衣女子笑着劝慰道。“哼!”少女冷冷的哼了一声。两名女子暗暗一笑。一路沉默,“咦,大师姐,前面好像有人拦住我们,要不要看看什么情况?”白衣女子向红衫女子询问道。红衫女子向前方一看,一名男子正挡在路中间,三人停下马,红衫女子凝神打量着前方那名男子,正准备说话,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娇喝:“前方何人,为何拦住我们?”却是那古灵精怪的少女。听到前方传来的声音男子抬起头,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前方三名风尘仆仆的女子,嘴角噙着一丝微笑,对为首的一名女子道:“在下,乃巴蜀唐家门人,唐君。”

  荒废的官道上,三女一男正在对峙,唐君暗暗打量着三名女子,不曾想到最前面的一名女子年岁稍大,腰缠镶玉腰带,头戴鸾凤珠钗,身穿红色上等绸缎应是为首之人,在其身后一名年纪稍轻的女子身着白色练功服,其材质竟是出自本门四长老唐秋悦之手的雪蚕丝,却不知此女与本门是何关系,最后则是一名少女,一身碧绿劲装,好似并无出众之处,可脖子上的玉佩以及腰上的佩剑却令唐君一愣,心中暗自思索:“那不是在三年前本门与忘忧谷结盟时堡主赠给忘忧谷主的卿忧剑吗,难道…对面三名女子竟是忘忧谷的人?!”这时三名女子却也在打量着唐君,“大师姐,就这模样,能是唐门弟子?我怎么觉着,这就是一个乞丐呢。”绿衣少女低着头小声的对着红衣女子说道。“这人来路不明,虽然衣着外貌很是不堪,但双眼却炯炯有神,明显是个习武之人,二位师妹可要小心。”红衣女子低声说道。说到武功白衣女子顿时眼睛一亮,说道:“师姐,让我去试试这家伙的深浅先。”说完不等红衣女子答话便拍马而去,红衣女子来不及阻拦,只能大声喊一句:“师妹,小心。”唐君正准备说话,抬头一看,白衣女子骑着马正向着他飞奔而来腰间长剑已然出鞘,唐君看到这种情况略微一愣,那白衣女子已经到了面前,无奈之下只好飞身疾退,那名女子突然弃马纵向高空,剑尖朝下周身旋转往唐君刺去,“嗯?!忘情三式?!果真是忘忧谷的人,哼!”唐君冷哼一声,右脚向后弯曲,上身微微躬起,不知何时嘴中咬着一柄黑色匕首,屏息凝神盯着白衣女子,眼看长剑距离头顶不过一拳,唐君抬起头猛然发力向上而起,以匕首抵住剑尖站稳身形,双手向身后一握,唐君身子向后一倒,白衣女子面上一喜认为唐君支撑不住全力而下,这时一旁观看的红衣女子大喝一声:“师妹,小心!”便拍马疾驰而来,可惜远水救不了近火,白衣女子听到喊声刹那失神,那一瞬间唐君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柄匕首并迅速向她肋部刺去,等到白衣女子回过神来顿时大惊失色,已经躲闪不及,心下一狠,竟然不顾自身安危,奋力而出。“嘭,嘭嘭。”只见那白衣女子被击向红衣女子,红衣女子施展轻功接住白衣女子,却不曾想到被一股强大的劲道顺势从马背上击飞,红衣女子心下一紧,抱着白衣女子向后空翻卸去力道平稳落地,却发现白衣女子已经晕了过去,回过神时,却发现唐君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一柄匕首横在她白嫩的脖子上,“哼!这就是你们忘忧谷对待盟友的态度吗?”唐君盯着红衣女子冷冷一哼。“嘶,阁下果真是唐门子弟?”红衣女子深吸一口气问道。唐君没有答话亮出了一枚漆黑的令牌,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唐”字下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刺”字,“唐门刺堂?!”红衣女子心中一跳紧接着说道:“小女忘忧谷门下大弟子忧芸,这是小女师妹忧雅,不知拦路的是唐门师兄误以为是劫道歹人,所以贸然出手,多有得罪,请师兄见谅。”就在这个时候,少女从后方赶来大喝一声:“贼子,不要伤害我的两位师姐!”忧芸却立即出声阻拦:“小师妹,不要乱来!”却只见唐君身影一闪,只见少女已经从马上消失了,忧芸紧张地四处张望,“不用找了,我在你身后,你放心吧,我只是把她们打晕了。”这时唐君的声音传来。忧芸马上转头,看见唐君正把少女轻轻地放在地上,忧芸从怀里放下师妹忧雅,走过去仔细查看了一下少女,发现并无伤痕便双手抱拳向唐君说道:“多谢唐师兄手下留情,舍妹鲁莽,嗜武成痴,还请勿怪,不知方才唐师兄拦下我们三姐妹有何要事?”这下唐君反倒有点尴尬了,心中暗想:这下完蛋了,这总不能让我说我没钱我师妹饿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来找你们要吃的吧?“咳咳,这个忧芸师妹是吧?其实吧,你看我这样子,嗯嗯,你也应该明白了吧。”唐君咳嗽两声尴尬地挠挠头说道。“呃…唐师兄,难道是盘缠用尽,身无长物,然后又饿…”忧芸尴尬地脸色微红的说道。“嗯,那个那个,忧芸师妹啊,其实你不用说的这么明白的,你都叫我兄长了,好歹也留点面子给为兄吧。”唐君摸着后脑勺大言不惭的说道。“噗呲。”忧芸一下子忍不住笑说道:“唐师兄,这可不像你刚刚对我等小女子下手那么凶狠的你呀,咯咯~”唐君有点无奈,摊摊手苦笑着对忧芸说道:“忧芸师妹,刚刚我是有点生气,你师妹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杀招,看她出手是忘忧谷的招式我才留手的。”“哟~唐师兄这意思就是说要对我等小女子不依不饶咯?”忧芸调皮的打趣着唐君。“这这,忧芸师妹,刚刚算我不对算我不对,我师妹还在后面等我呢,你就给为兄一点面子,随便给点吃的好让我回去打发那丫头,行不?”唐君无可奈何斗嘴实在不如这女子只得认输道。“好啦,唐师兄,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你稍等一下,我去给你拿干粮。”忧芸抿抿嘴对唐君笑着说道。“啊,那敢情好,多谢忧芸师妹啦。”唐君感激的对忧芸说道。就在忧芸去马上拿干粮的时候,忧雅突然醒了,站起身来,见到唐君站在一旁却是怒目而视大喝一声:“小贼,你对我们师姐妹做了什么?”忧芸快走过来劝阻道:“师妹,不得无礼,这位是唐门师兄唐君,赶紧为你刚刚的无礼给唐师兄道歉。”忧雅却是一愣,问道:“大师姐,他真是唐门子弟???”“是的,赶紧给唐师兄道歉。”忧芸说道。忧雅向唐君行了一礼两眼放光似的说道:“唐师兄,刚刚小女有所冒犯,还望唐师兄以后有机会可以指导一下小女的武功。”“这个指教就不必了不必了,切磋一下还是可以的。”唐君略显无奈,这忘忧谷的女子都是这么好交流吗,暗自摇摇头,这时忧芸拿着干粮走来递给唐君:“唐师兄,这是一些干粮,你收好。”“啊,谢谢两位师妹,这下我回去可以跟师妹有个交代啦。”唐君向忧芸忧雅感谢道。“唐师兄,听你说了半天你师妹你师妹的,你师妹是不是好凶啊?”忧芸眨着大眼睛好奇地问道。“说到师妹啊,嘿嘿,还是算了吧,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唐君嘿嘿一笑,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