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道衍和尚之侠之大者

道衍和尚之侠之大者

作者:郝学龙 类别:仙侠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一个少年到大侠在到和尚,在到帮组帝王成就大事的功勋,此中滋味仅有自认,忘广大读者需要支持此书,一同步入武侠世界一探究竟。 道衍和尚和尚之侠之大者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少年突遇巨变,脑中一片混沌,时而浑浑噩噩,时而想起父亲的严厉和慈爱,又是泪流不止,心想自己自此无依无靠,世上再无亲人,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少年心以死,便再也不会考虑一切,便抱着老者的尸体傻傻的端坐在船头,时而流泪仰望,时而看着父亲的身体,盼望老者能醒过来,在打自己一个爆栗,告诉自己小子不要再做梦了,那样的话就算是痛也是幸福的,人总是失去才会懂得珍惜,老者在世的时候他总是想他处处受约束,如若父亲不在身边那会多好,想到自己长大了总是和父亲顶嘴,又不自觉的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越痛心里却越舒服,就这样过了两日,江河会于海,小船随风一路飘进汪洋大海,少年在船上不进食已经三天,肚子虽已经咕噜噜的不停在抗议,心里却无半点食欲,只想死了追随父亲而去,正在发愣的时候,突见一只鸟儿飞过,这只鸟细嘴绿黄色,尾白,身姿健美,甚是惹人喜爱,嘴里吊着一只白色的螨虫,飞到一只幼鸟身边,嘴对嘴的喂食者,少年看了更觉伤感,我便是那幼鸟,只是这只老鸟却在也飞不起来了,心更死了,突然之间他又想到了父亲拼死救他,顿觉自己如果自此死去便是大大的不孝了,想通以后脑子里面的混沌便已经通明了,嗯,对,为了父亲我也不能死,而不能死的第一步,便是要填饱这咕噜噜的肚子,想到这里他便去船里寻找起来,不过只搜到了一把鱼竿,些许淡水,和一壶酒,过了几日,鱼竿钓鱼却也能温饱自己,只是淡水却不够,只能饮酒了,他生性本于豁达,魄有侠义精神,之前因为巨变,失去至亲之人,所以才不知如何,一心求死,现在想通,便也拿得起放得下,在这船上吃着生鱼片喝着烈酒却又是另一种境界了,酒烈量浅便已经醉的人事不醒,等在醒来之时,却依然漂到一座小岛之上,看来天不亡我,广孝说道,他在海上已经一月有余,要不是在海上海风吹拂,老者的尸身早已经腐烂,不过现在也已经尸臭难闻了,少年抱着老者的尸体快步奔到小岛之中,找到自觉好的风水宝地对着老者拜了三拜,便埋葬了老者,现時在看小岛直觉山清水秀,岛中植物郁郁葱葱,从岛的西面望去之道是人间仙境,海中天气多变,刚才还算晴朗的天气瞬间狂风大作,暴雨连珠,少年不住的奔跑,只想找到避雨之所,不知不觉已经跑到岛中央,木然发现左右两侧都有一个小山洞,少年不加思索,便跑到了右边的石洞之中,洞中有石桌石依,依然有人住过,不过看蛛网斑斑,显然已经很久不曾居住,在望里走,看到一个老者的泥像,老者慈眉善目,彬彬有礼,显然一副大师的姿态,泥像旁边有一副对联,左对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右对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在看横批,赫赫然的写道,纯属放屁,这是至圣先师啊,做泥像之人怎么如次无礼,眼看泥像残破不堪,便想修补,怎知手刚触碰便已经轰然倒坍,瞬间尘土飞扬,待在看的时候,泥像之中却出现森森白骨,白骨盘坐在地上,在尸骨手中有一皮革,革上自写到,打破石像,习我神功,向天裂绝笔,原来做泥像之人在自己临死之时把自己包入泥像之中,这真是骇人听闻,少年心想原来他是想要传授打破石像之人武功,我原是无意,却不便习之,便放到一旁不在理会,谁知过了两日,少年本就痴迷武学,又是少年心性,便忍不住看去,自想我看一页便不算偷学,谁知这一看下去却再也收发不住,原来这本武学名为天阳汇九穴,第一章便是要学习之人自废内功,这对别人确实大大的为难了,可是对少年确是在简单不过,少年没有修习过内功自不用废去,在看下去便是修习内功的法门,自阳白穴推送到百汇穴,自百汇穴推送到人迎穴,在以次推送到人体三百六十一个学位,最后打通任督二脉,内功便以小城,少年依次练习,过了两月有余,经脉依然打通,便在学习外功了,什么擒拿式,截全功,吸掌法,渡工绝,悉数学习了去,就这样过了两年,当功夫练到第九层的时候却在也练不下去,练的时候总是心神不宁,少年心性豁达,便不去洗炼,这時他在小岛之上,上山入海,峭壁飞檐,在依书之法修习内功,内功依然大成,不知不觉已进入江湖一流好手之列,之时在想起石洞的左边还有一洞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便去往,只见洞口庄严秀丽,洞口之上悬挂着一把黝黑的宝剑,闪着幽幽的黑光,真是好剑,少年跃起拿下宝剑走进洞中,洞中甚是讲究,在看墙壁之上用剑写道,杀进天下邪魔,斩去魑魅魍魉,峨眉弟子郭清清书,在外里走便又有书写,峨眉正气,与天长存,在往里看之后写道朗意妹明,来世再报,少年突然想起右洞之中那骷髅皮革之中写道,困于此岛,与妹同在,平生乐事,愿与妹长相守,忘却江湖。老死足以,原来他们本是爱侣却为何如此,我自修习了向天烈的武功,便有师徒之实,便要为他们做些事情,要他们生不能同居,死能同穴,少年便把他们的尸体抱到一起埋葬了起来,用木牌写道向天烈夫妇葬于此处,对着他们又是拜了三拜,又回到左洞之中发现墙壁之上有一副图稿,细看之下,原来是造船的图稿,和航行的法门,少年来的时候那艘小船早已经被海风吹走不知飘向何方,他也本不想离开,也不多想,现在有出海的方法,便勾起了他想回到陆地的意念,他依样造船,船造好以后已经是三天后,他在用两天的时间熟悉了操船的法门,这才收拾包裹做上船去,扬起风帆,漂洋过海使向陆地。。

第六章 天命教史 2020-10-15


  少年突遇巨变,脑中一片混沌,时而浑浑噩噩,时而想起父亲的严厉和慈爱,又是泪流不止,心想自己自此无依无靠,世上再无亲人,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少年心以死,便再也不会考虑一切,便抱着老者的尸体傻傻的端坐在船头,时而流泪仰望,时而看着父亲的身体,盼望老者能醒过来,在打自己一个爆栗,告诉自己小子不要再做梦了,那样的话就算是痛也是幸福的,人总是失去才会懂得珍惜,老者在世的时候他总是想他处处受约束,如若父亲不在身边那会多好,想到自己长大了总是和父亲顶嘴,又不自觉的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越痛心里却越舒服,就这样过了两日,江河会于海,小船随风一路飘进汪洋大海,少年在船上不进食已经三天,肚子虽已经咕噜噜的不停在抗议,心里却无半点食欲,只想死了追随父亲而去,正在发愣的时候,突见一只鸟儿飞过,这只鸟细嘴绿黄色,尾白,身姿健美,甚是惹人喜爱,嘴里吊着一只白色的螨虫,飞到一只幼鸟身边,嘴对嘴的喂食者,少年看了更觉伤感,我便是那幼鸟,只是这只老鸟却在也飞不起来了,心更死了,突然之间他又想到了父亲拼死救他,顿觉自己如果自此死去便是大大的不孝了,想通以后脑子里面的混沌便已经通明了,嗯,对,为了父亲我也不能死,而不能死的第一步,便是要填饱这咕噜噜的肚子,想到这里他便去船里寻找起来,不过只搜到了一把鱼竿,些许淡水,和一壶酒,过了几日,鱼竿钓鱼却也能温饱自己,只是淡水却不够,只能饮酒了,他生性本于豁达,魄有侠义精神,之前因为巨变,失去至亲之人,所以才不知如何,一心求死,现在想通,便也拿得起放得下,在这船上吃着生鱼片喝着烈酒却又是另一种境界了,酒烈量浅便已经醉的人事不醒,等在醒来之时,却依然漂到一座小岛之上,看来天不亡我,广孝说道,他在海上已经一月有余,要不是在海上海风吹拂,老者的尸身早已经腐烂,不过现在也已经尸臭难闻了,少年抱着老者的尸体快步奔到小岛之中,找到自觉好的风水宝地对着老者拜了三拜,便埋葬了老者,现時在看小岛直觉山清水秀,岛中植物郁郁葱葱,从岛的西面望去之道是人间仙境,海中天气多变,刚才还算晴朗的天气瞬间狂风大作,暴雨连珠,少年不住的奔跑,只想找到避雨之所,不知不觉已经跑到岛中央,木然发现左右两侧都有一个小山洞,少年不加思索,便跑到了右边的石洞之中,洞中有石桌石依,依然有人住过,不过看蛛网斑斑,显然已经很久不曾居住,在望里走,看到一个老者的泥像,老者慈眉善目,彬彬有礼,显然一副大师的姿态,泥像旁边有一副对联,左对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右对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在看横批,赫赫然的写道,纯属放屁,这是至圣先师啊,做泥像之人怎么如次无礼,眼看泥像残破不堪,便想修补,怎知手刚触碰便已经轰然倒坍,瞬间尘土飞扬,待在看的时候,泥像之中却出现森森白骨,白骨盘坐在地上,在尸骨手中有一皮革,革上自写到,打破石像,习我神功,向天裂绝笔,原来做泥像之人在自己临死之时把自己包入泥像之中,这真是骇人听闻,少年心想原来他是想要传授打破石像之人武功,我原是无意,却不便习之,便放到一旁不在理会,谁知过了两日,少年本就痴迷武学,又是少年心性,便忍不住看去,自想我看一页便不算偷学,谁知这一看下去却再也收发不住,原来这本武学名为天阳汇九穴,第一章便是要学习之人自废内功,这对别人确实大大的为难了,可是对少年确是在简单不过,少年没有修习过内功自不用废去,在看下去便是修习内功的法门,自阳白穴推送到百汇穴,自百汇穴推送到人迎穴,在以次推送到人体三百六十一个学位,最后打通任督二脉,内功便以小城,少年依次练习,过了两月有余,经脉依然打通,便在学习外功了,什么擒拿式,截全功,吸掌法,渡工绝,悉数学习了去,就这样过了两年,当功夫练到第九层的时候却在也练不下去,练的时候总是心神不宁,少年心性豁达,便不去洗炼,这時他在小岛之上,上山入海,峭壁飞檐,在依书之法修习内功,内功依然大成,不知不觉已进入江湖一流好手之列,之时在想起石洞的左边还有一洞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便去往,只见洞口庄严秀丽,洞口之上悬挂着一把黝黑的宝剑,闪着幽幽的黑光,真是好剑,少年跃起拿下宝剑走进洞中,洞中甚是讲究,在看墙壁之上用剑写道,杀进天下邪魔,斩去魑魅魍魉,峨眉弟子郭清清书,在外里走便又有书写,峨眉正气,与天长存,在往里看之后写道朗意妹明,来世再报,少年突然想起右洞之中那骷髅皮革之中写道,困于此岛,与妹同在,平生乐事,愿与妹长相守,忘却江湖。老死足以,原来他们本是爱侣却为何如此,我自修习了向天烈的武功,便有师徒之实,便要为他们做些事情,要他们生不能同居,死能同穴,少年便把他们的尸体抱到一起埋葬了起来,用木牌写道向天烈夫妇葬于此处,对着他们又是拜了三拜,又回到左洞之中发现墙壁之上有一副图稿,细看之下,原来是造船的图稿,和航行的法门,少年来的时候那艘小船早已经被海风吹走不知飘向何方,他也本不想离开,也不多想,现在有出海的方法,便勾起了他想回到陆地的意念,他依样造船,船造好以后已经是三天后,他在用两天的时间熟悉了操船的法门,这才收拾包裹做上船去,扬起风帆,漂洋过海使向陆地。

  [[[CP|W:210|H:140|A:C|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510/5/3619962635796738520617710142389.jpg]]]江水滔滔连绵不绝,日日夜夜无穷无尽的流淌,江边的小树林里一个少年正在专心致志的练剑,但见他眉清目秀,甚是儒雅,只见他刺,弯,挑,越,甚是优美,练到醉心处,更是神情陶醉,旁边一个老者,见少年如此陶醉痴迷,怒气渐盛的说道,你小子不好好的去采集草药,在这里玩这无用的东西,书看完了吗,少年答道,爹,我本草纲目,已经都背会了,我;那你千金散看了吗,老者抢白到,还没有那,我等会看,少年回道,以前真不该救那老小子,叫他把我好好的一个儿子教成这样,原来在三年前,他们在长洲行医偶然救过一个衣衫篓里的道士,只见他浑身是血,受了很重的伤,初看之时仿佛气绝,幸好父子两人一个医术高超,一个细心照料,半年之后竟然又生龙活虎,道士为了感谢他们,便将自己的阴阳术数全数教与了少年,看少年体弱单薄,便教与了他一些强身健体的武学法门,没有想到少年聪明伶俐对武学又甚是痴迷,学习了剑法的一招便能想到下一招的招式,道士甚是欣慰,便收了他做徒弟,道士就把自己自创的一套流云剑法传授与了他,时间久了剑法是高超了,医术却被耽误了,他的父亲便极为不满,不是数落两人,便是唉声叹气,道士听的久了,便拜别,临走之前说道,广孝啊,你切记为师传授你的阴阳术数,只能行好事,结善缘,武学只能强身健体,自娱自乐,不得与人起争执,切记,切记,师傅我知道了,你我两人自此拜别不知道何时才可以相见,少年说完便泪湿眼底,道士看他真诚不免也是感伤,无量寿佛,有缘必会相见,无缘又何必再见,说完便飘然而去,师傅保重,少年高喊到,原来这少年姓姚,名广孝,家里世代行医,老者便想把浑身的医术传授与他,也算是继承衣钵,初始还可专心致志的学习,对父亲的命令和督促也是做的尽善尽美,老者也甚是欣慰,不想到少年渐渐大了的时候,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兴趣,他喜欢看闲书和游记,老者却只叫他只看医术,时间久了,便总是想和老者对着干,无奈老者想到带他到处去游医,心想,书是死的,带他到处游漓行医,也许他会感兴趣,之后父子两人行医到江南,便在江边的小树林里安定下下来,好了小子,今天还要渡江而过,你快收拾一下,爹,渡江作甚,说完,只听咣的一声,头上挨了老者重重的一记暴栗,问那么多做什么,到底你是老子还是我是老子,疼的少年呲牙咧嘴的说道,我是小子,你是老子,嗯,知道就行,我们要到江边的刘院外住处行医,去把我那花了六两买的那身漂亮衣服拿出来,老者说道,哦;少年揉了揉头说道,去看病为什么还穿那么好做什么,你懂个屁,说完老者做了个手势,仿佛还要在给少年一个暴栗,吓的少年急忙躲到一边,捂紧了头部,嘿嘿,所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去和平常人家看病自然不用这身行头,给他妈有钱的大肚子院外看病,不穿的敞亮些,只当你是江湖庸医,谁他妈的看的起,呵呵,少年被老者的言语说的笑了,急忙说道,对,对,还是老子对,收拾好行囊,到江边渡船时已经是中午,只见浩浩荡荡的长江连绵不绝,甚是壮观,江边一只破旧的小船停靠在江面上,只见那船上的船夫生的甚是魁梧,脸上被满满的胡须和麻子遮住,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透射出一股不该是船夫应有的寒意,也许是常年行船的缘故一双臂膀肌肉发达到了骇人的地步,爷们是搭船还是包船,船夫问道,都中午了,包船吧,说完父子两人就进入了船里,船缓缓的开动,初始父子两个偶感困意,过不得一会船却摇晃不定,越行越快,在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停了下来,到了,船夫说道,这是那里,少年问道,嘿嘿,这是龙宫。龙王爷请你们去串门那,哈哈,说完船夫打了一个响亮的口哨,不一会的功夫便有两只船靠拢了过来,船上下来五个人,今天的鱼收成怎么样,一个独眼的男人问道,爷今天是大鱼,看他妈的行头就知道了,嘿嘿,他妈的老子最喜欢吃大鱼了,哈哈,大爷我们只是行医的没有多少钱啊,老者诺诺的说道,咣的一声响,老者脸上多了一个五指印,去你妈的还骗老子,搜,你怎么打人,少年和来人争执了起来,一个大汉一拳打了下来,少年没有多想,本能的使出了流云剑法里的一招行云流水,这一招在与后发先至,拳还没有打到,少年的手指已经点到大汉的左胸间的天池穴,那黑脸汉子之感胸间一麻却并无不是,接下来又一拳狠狠的打到少年的鼻梁之上,顿时血流不止,接下又一脚把少年踢翻在地,不要打我的儿子,老者从身后抱住了黑脸汉子,黑脸汉字挣扎几下,却始终挣扎不开,只听扑哧一声,原来是独眼汉子修抛里面藏着一只白色的短剑,白剑插进了心口立马变成了红色,老者还没有时间挣扎便已经魂归西天,虽然已经气绝,但是身体却还是死死的抱住黑脸汉子,生怕伤害了少年这便是父爱,少年突经大变,顿觉天晕地旋,气血上涌,手抓住老者的身体拔出那把短剑拼了命的砍将下去,瞬间黑脸汉子便已经伏法,接着使出了早已经练熟了的流云剑法,左刺一敌,右挑一匪,那几个匪徒自以为父子两人是一般的大鱼,也没有在意,谁知道不经意间全都死在少年的剑下,死了还双眼惊讶的望着少年,原来少年和老道学习武功,老道只交了他的剑法却没有交他内功,到以后见少年天资聪颖,甚是欢喜,便想在深加调教的时候,却遭到了老者的反感,道士感谢老者是他的救命恩人,便不与争辩独自离去,所以少年用手为剑点黑脸汉子的时候只是像被人突然点了一下没有大碍,但是少年用剑的话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