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雁南非

雁南非

作者:粮成.QD 类别:仙侠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慕容雪尚未成年父母离世!幸得游侠老张叔,收为弟子,刻苦练习武艺!迈入武林,行侠讲义气,妻妾成群结队!虽然这些代价却都是血淋淋的!慕容雪到底会热潮怎样的一片腥风血雨!请你关注更多《雁南非》 雁南非以及最新章慕容雪跟着老张叔来到一处宁静的幽谷中,绿树成荫,一道清泉从谷中流淌而出,虽然谷中空间并不大,但是却别有一番景致,里面还有几间简单的茅舍。两人进入其中一间茅舍,慕容雪见里面陈设简单,不过桌椅摆放得整整齐齐,井然有序,老张叔怎么以前没有听你说过你在这里还有几间茅舍啊!老张叔自顾自坐下,看了他一眼道:“你过来坐下,我要给你把把脉,你的经脉古怪的很!”慕容雪闻言,不免露出一些担心的神色,道:“老张叔我到底能不能练武!”老张叔点了点头,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过了片刻,他微微皱起眉头,随即又舒展开来,但是又现出一脸古怪,如此脸色数度变化,慕容雪也是有些担忧,毕竟自己自幼身体就不是太好良久,老张叔叹出一口气,慕容雪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只听老张叔道:“你身体不是很好,不过你的脉象很奇怪,而且当我的真气输入你的经脉中,如石牛入海,没有半分反应,实在令老头子我万分不解!”“老张叔,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能不能练武?”慕容雪被他这么一说,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如过不能练武,那他这辈子真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顿了一顿后,老张叔又道:“你老张叔我虽然有着一身高绝的武功,而且轻功已经达至独步武林之境,却苦于没有一个传人,继承我的衣钵……”说到这里,老张叔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慕容雪可不是傻子,如果这样都听不出老张叔话中含义,他就真的该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所以慕容雪立刻跪在地上,递上一杯茶水,恭敬地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小子起来吧,没想到老头子我也有了一个徒弟了!”酒仙呵呵笑道。楚非云则是心中暗爽,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自己不仅回到古代,而且还能学武功,看这酒仙虽然脾气有点古怪,但却是个性情中人,而且从刚才救他的那一手来看,武功应该不弱!“小慕容啊,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收你?”老张叔喝着酒道。慕容雪脑筋一转,回答道:“徒儿的名字都是师傅给起的,应该算是福缘深厚,”“这只是其一,另外一点,是因为自从你出生,我就已经发现你的眼神清澈无比,长大了绝非大奸大恶之人,而且你的资质极高,也让我很心动,有了收徒的念头!”只是你自幼身体就不是很好,我希望通过练武让你的身体强壮起来!老张叔笑呵呵地道。慕容雪闻言,恍然点了点头,自己也没做过什么坏事吧,不过他也不是一个完全安分守己的老实人。“师傅,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些迫不及待了!我想出去看看你口中的江湖”慕容雪有些兴奋地道。老张叔笑道:“你放心,明天就开始,要学我的武功,到时有你受的!至于江湖吗,在没有学会我的武功之前我是不允许你踏入江湖的,江湖险恶你早晚都会知道的,不要急于一时,用心练武”“要学我的武功,特别是我的轻功,少不了要吃点苦头,你以为那么容易啊,学武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小慕容啊你想走捷径是不可能的!”老张叔不客气的敲了慕容雪脑袋一下,笑骂道。“放心师傅!我一定会好好学的,我是你看着长大的吃苦耐劳吗你比我更清楚,!”翌日清晨,慕容雪还半梦半醒间,就被老张叔一把从床上拖起来,说要让他从今天开始练功,慕容雪还带着朦胧睡意,穿上衣服,来到门外。老张叔手提着酒葫芦,站在慕容雪面前,打了几个酒嗝道:“因为你身体虚弱,体质低于常人,我这里有一颗内丹你把它吃下去,这内丹是我一老友驾鹤西去之前所留下的,此内丹可将你的身体改造,也就是说可以帮助你让你拥有一个很好练武的根基,吃了他我便可直接教你!”慕容雪把内丹放入嘴中,内丹居然自动消失了!同时他只觉得有一火热的物体进入身体,一道道寒热交织的气流,流向他的四肢百骸,难受至极。慕容雪只觉得身体疼痛不止,如同被撕裂一般,蓦地眼前一黑,慕容雪周身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也更是耀眼。当光芒退去,慕容雪慢慢的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骸,像是得到了重生一样,丹田处隐隐约约有一股暖流不断地在滋润着慕容雪的身体!使得慕容雪看上去年轻了十几岁,以及黑黑的的面孔,也变得英俊潇洒!老张叔灌了一口酒,慢声道:“小慕容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比起以前身体要好的多?慕容雪傻傻的摸着自己的手和脚,感觉和以前确实要好很多!老张叔看着慕容雪,笑道:“今天我先教你一套我自创的步法,只有在学好这套步法的前提下,你才能学我的轻功!”慕容雪回过神好奇问道:“不知道师傅教我的是何步法?”“此套步法名为迎风柳步!”老张叔顿了一下,接着道:“迎风柳步讲究的是身似柳枝飘渺不定!你看好了!”老张叔说完,身体左右有些摇摆起来,身形如同一只柳枝一般,似乎重心不稳,一手提着酒葫芦,脚下步法看似杂乱无章,但动作却予人感觉洒脱飘逸,犹如柳枝随风摇摆一般,反而有些赏心悦目。不过慕容雪却隐约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就在这时,老张叔原本还在慕容雪面前,突然几步之间,竟然让慕容雪产生一种错觉,他还未回过神,老张叔竟然已绕至他身后。顿时让慕容雪惊出一身冷汗,如果是敌人的话,此时早就在他未回过神时,将他击杀了。慕容雪连看都没看清楚老张叔的动作,虽然他的步法看似随意,其实每一步都暗含玄妙,加之他的全身那种如同鬼魂一般的神态动作,使得别人更加捉摸不定,难以分辨虚实。“小慕容,有什么体悟吗?”老张叔虽然外表邋遢一些,不过却是深藏不漏的高手,他两眼微眯,等待着慕容雪的回答。慕容雪露出沉思的神色,慕容雪本来就是一个冷静沉稳之人,片刻后慕容雪抬起头,沉吟道:“迎风柳步给人一种虚无飘渺之感,动作洒脱,似随心所欲,类似鬼魂,它的每一步都暗藏玄机,诡妙的身法,似乎能让人产生错觉一般,而且速度很快,不像表面上那么慢悠悠……”慕容雪不知道的是,因为内丹之故,使得他的感官变得比普通人要敏锐很多,足可媲美那些颇有内力的高手,所以他才能从刚才老张叔所展示的迎风柳步中,看出一丝端倪,这对于一个不懂武的普通人而言,实在是非常了不起了。老张叔眼睛一亮,豪爽笑道:“好好好!不亏是我收小慕容,悟性极佳,你能看出这些,已经很不简单了!小慕容,现在我开始教你这套步法的诀要!”虽然已经成了我的徒弟,不过老张叔还是一口一个小慕容地叫慕容雪,而慕容雪自然不介意,因为他知道老张叔从小就一直叫他小慕容,慕容雪倒也很喜欢这种感觉,一点也没有拘束之感,这让他与老张叔之间的关系变得亦师亦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不觉,慕容雪已经住了四五年多,每天都被老张叔一个清早拉去练功,慢慢他也习惯起来,由于他的身体被老张叔的内丹改造过,学起武功是进境总体来说还是挺快的,最让老张叔高兴的是慕容雪的轻功已有他的七、八火候,当然有关于经脉之类的知识,慕容雪是山里的孩子自幼就下地干活,所以也是学得很勤,穴位也记得滚瓜烂熟。不过有一件事却让他们二人颇为苦恼,虽然一开始修炼时,慕容雪身体内很快就产生了真气流动,会聚于丹田处,可是近来一段时间,慕容雪的内力却无法提高半分,一直维持在二流高手的境界,以至于慕容雪无法研习老张叔的高深内功,武学境界也一直停滞不前。这一日冬天,慕容雪和老张叔二人躺在雪地上,一人拿着一壶酒,看起来悠闲自在。慕容雪喝了口酒,撇过头对另一边的老张叔道:“师傅啊,为什么我的内力无法提高,真气也一直维持在现有的水平?”老张叔抓抓头发,叹口气道:“小慕容啊,这件事我也是觉得古怪之极,以我的判断,很有可能是我给你的那颗内丹之故,以前听我老友说过,若想完全炼化此内丹必须要有强大的内力和和真气”。顿了一下,老张叔又道:“不过,也不是没有有办法……内丹中本就含有大量精气,依我之见,如果你能炼化内丹,完全吸收炼化那些精气后,一定能让你一跃而至超一流高手之列,甚至是达至先天境界!”“先天境界……”慕容雪微微皱眉,喃喃自语道。老张叔呼出一口酒气,又有些为难道:“不过,要想炼化内丹吸取精气,一般而言,较为危险,就我所知有一种方法可以一试!”“什么方法?”慕容雪忙问道,如果有办法可以解决的话,那他说不定还真能成为超一流高手,毕竟这也是一个练武之人最渴望的事。老张叔摇头轻叹道:“第一个办法,是让一个顶级高手,以浑厚的内力,聚气凝剑,从外至内,破开内丹,不过这个方法危险性太高。慕容雪白眼一翻,没好气道:“老张叔,你那个办法,不是说了等于白说嘛!”“那也没办法,其他方法我暂时想不到,为今之计,就是走一步算一步了,既然那颗内丹能够把你的骨骼改变的那么完美,该是命中注定,我看应该是你的机缘未到吧!”慕容雪自顾自说道。慕容雪叹了口气,随即晃了晃脑袋,笑道:“算了,就随缘吧,强求本来就不是件好事,人还是应该容易满足一点比较好!”。

第四章 绝世剑法 下 2020-10-24



为什么南非那么乱  南非详细地址  南非高科技  南非雁营养  南非雁的养殖  羡慕南非的雁  南非战车  南非 英国  雁南非减肥  雁南飞  


  慕容雪跟着老张叔来到一处宁静的幽谷中,绿树成荫,一道清泉从谷中流淌而出,虽然谷中空间并不大,但是却别有一番景致,里面还有几间简单的茅舍。两人进入其中一间茅舍,慕容雪见里面陈设简单,不过桌椅摆放得整整齐齐,井然有序,老张叔怎么以前没有听你说过你在这里还有几间茅舍啊!老张叔自顾自坐下,看了他一眼道:“你过来坐下,我要给你把把脉,你的经脉古怪的很!”慕容雪闻言,不免露出一些担心的神色,道:“老张叔我到底能不能练武!”老张叔点了点头,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过了片刻,他微微皱起眉头,随即又舒展开来,但是又现出一脸古怪,如此脸色数度变化,慕容雪也是有些担忧,毕竟自己自幼身体就不是太好良久,老张叔叹出一口气,慕容雪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只听老张叔道:“你身体不是很好,不过你的脉象很奇怪,而且当我的真气输入你的经脉中,如石牛入海,没有半分反应,实在令老头子我万分不解!”“老张叔,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能不能练武?”慕容雪被他这么一说,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如过不能练武,那他这辈子真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顿了一顿后,老张叔又道:“你老张叔我虽然有着一身高绝的武功,而且轻功已经达至独步武林之境,却苦于没有一个传人,继承我的衣钵……”说到这里,老张叔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慕容雪可不是傻子,如果这样都听不出老张叔话中含义,他就真的该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所以慕容雪立刻跪在地上,递上一杯茶水,恭敬地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小子起来吧,没想到老头子我也有了一个徒弟了!”酒仙呵呵笑道。楚非云则是心中暗爽,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自己不仅回到古代,而且还能学武功,看这酒仙虽然脾气有点古怪,但却是个性情中人,而且从刚才救他的那一手来看,武功应该不弱!“小慕容啊,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收你?”老张叔喝着酒道。慕容雪脑筋一转,回答道:“徒儿的名字都是师傅给起的,应该算是福缘深厚,”“这只是其一,另外一点,是因为自从你出生,我就已经发现你的眼神清澈无比,长大了绝非大奸大恶之人,而且你的资质极高,也让我很心动,有了收徒的念头!”只是你自幼身体就不是很好,我希望通过练武让你的身体强壮起来!老张叔笑呵呵地道。慕容雪闻言,恍然点了点头,自己也没做过什么坏事吧,不过他也不是一个完全安分守己的老实人。“师傅,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些迫不及待了!我想出去看看你口中的江湖”慕容雪有些兴奋地道。老张叔笑道:“你放心,明天就开始,要学我的武功,到时有你受的!至于江湖吗,在没有学会我的武功之前我是不允许你踏入江湖的,江湖险恶你早晚都会知道的,不要急于一时,用心练武”“要学我的武功,特别是我的轻功,少不了要吃点苦头,你以为那么容易啊,学武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小慕容啊你想走捷径是不可能的!”老张叔不客气的敲了慕容雪脑袋一下,笑骂道。“放心师傅!我一定会好好学的,我是你看着长大的吃苦耐劳吗你比我更清楚,!”翌日清晨,慕容雪还半梦半醒间,就被老张叔一把从床上拖起来,说要让他从今天开始练功,慕容雪还带着朦胧睡意,穿上衣服,来到门外。老张叔手提着酒葫芦,站在慕容雪面前,打了几个酒嗝道:“因为你身体虚弱,体质低于常人,我这里有一颗内丹你把它吃下去,这内丹是我一老友驾鹤西去之前所留下的,此内丹可将你的身体改造,也就是说可以帮助你让你拥有一个很好练武的根基,吃了他我便可直接教你!”慕容雪把内丹放入嘴中,内丹居然自动消失了!同时他只觉得有一火热的物体进入身体,一道道寒热交织的气流,流向他的四肢百骸,难受至极。慕容雪只觉得身体疼痛不止,如同被撕裂一般,蓦地眼前一黑,慕容雪周身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也更是耀眼。当光芒退去,慕容雪慢慢的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骸,像是得到了重生一样,丹田处隐隐约约有一股暖流不断地在滋润着慕容雪的身体!使得慕容雪看上去年轻了十几岁,以及黑黑的的面孔,也变得英俊潇洒!老张叔灌了一口酒,慢声道:“小慕容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比起以前身体要好的多?慕容雪傻傻的摸着自己的手和脚,感觉和以前确实要好很多!老张叔看着慕容雪,笑道:“今天我先教你一套我自创的步法,只有在学好这套步法的前提下,你才能学我的轻功!”慕容雪回过神好奇问道:“不知道师傅教我的是何步法?”“此套步法名为迎风柳步!”老张叔顿了一下,接着道:“迎风柳步讲究的是身似柳枝飘渺不定!你看好了!”老张叔说完,身体左右有些摇摆起来,身形如同一只柳枝一般,似乎重心不稳,一手提着酒葫芦,脚下步法看似杂乱无章,但动作却予人感觉洒脱飘逸,犹如柳枝随风摇摆一般,反而有些赏心悦目。不过慕容雪却隐约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就在这时,老张叔原本还在慕容雪面前,突然几步之间,竟然让慕容雪产生一种错觉,他还未回过神,老张叔竟然已绕至他身后。顿时让慕容雪惊出一身冷汗,如果是敌人的话,此时早就在他未回过神时,将他击杀了。慕容雪连看都没看清楚老张叔的动作,虽然他的步法看似随意,其实每一步都暗含玄妙,加之他的全身那种如同鬼魂一般的神态动作,使得别人更加捉摸不定,难以分辨虚实。“小慕容,有什么体悟吗?”老张叔虽然外表邋遢一些,不过却是深藏不漏的高手,他两眼微眯,等待着慕容雪的回答。慕容雪露出沉思的神色,慕容雪本来就是一个冷静沉稳之人,片刻后慕容雪抬起头,沉吟道:“迎风柳步给人一种虚无飘渺之感,动作洒脱,似随心所欲,类似鬼魂,它的每一步都暗藏玄机,诡妙的身法,似乎能让人产生错觉一般,而且速度很快,不像表面上那么慢悠悠……”慕容雪不知道的是,因为内丹之故,使得他的感官变得比普通人要敏锐很多,足可媲美那些颇有内力的高手,所以他才能从刚才老张叔所展示的迎风柳步中,看出一丝端倪,这对于一个不懂武的普通人而言,实在是非常了不起了。老张叔眼睛一亮,豪爽笑道:“好好好!不亏是我收小慕容,悟性极佳,你能看出这些,已经很不简单了!小慕容,现在我开始教你这套步法的诀要!”虽然已经成了我的徒弟,不过老张叔还是一口一个小慕容地叫慕容雪,而慕容雪自然不介意,因为他知道老张叔从小就一直叫他小慕容,慕容雪倒也很喜欢这种感觉,一点也没有拘束之感,这让他与老张叔之间的关系变得亦师亦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不觉,慕容雪已经住了四五年多,每天都被老张叔一个清早拉去练功,慢慢他也习惯起来,由于他的身体被老张叔的内丹改造过,学起武功是进境总体来说还是挺快的,最让老张叔高兴的是慕容雪的轻功已有他的七、八火候,当然有关于经脉之类的知识,慕容雪是山里的孩子自幼就下地干活,所以也是学得很勤,穴位也记得滚瓜烂熟。不过有一件事却让他们二人颇为苦恼,虽然一开始修炼时,慕容雪身体内很快就产生了真气流动,会聚于丹田处,可是近来一段时间,慕容雪的内力却无法提高半分,一直维持在二流高手的境界,以至于慕容雪无法研习老张叔的高深内功,武学境界也一直停滞不前。这一日冬天,慕容雪和老张叔二人躺在雪地上,一人拿着一壶酒,看起来悠闲自在。慕容雪喝了口酒,撇过头对另一边的老张叔道:“师傅啊,为什么我的内力无法提高,真气也一直维持在现有的水平?”老张叔抓抓头发,叹口气道:“小慕容啊,这件事我也是觉得古怪之极,以我的判断,很有可能是我给你的那颗内丹之故,以前听我老友说过,若想完全炼化此内丹必须要有强大的内力和和真气”。顿了一下,老张叔又道:“不过,也不是没有有办法……内丹中本就含有大量精气,依我之见,如果你能炼化内丹,完全吸收炼化那些精气后,一定能让你一跃而至超一流高手之列,甚至是达至先天境界!”“先天境界……”慕容雪微微皱眉,喃喃自语道。老张叔呼出一口酒气,又有些为难道:“不过,要想炼化内丹吸取精气,一般而言,较为危险,就我所知有一种方法可以一试!”“什么方法?”慕容雪忙问道,如果有办法可以解决的话,那他说不定还真能成为超一流高手,毕竟这也是一个练武之人最渴望的事。老张叔摇头轻叹道:“第一个办法,是让一个顶级高手,以浑厚的内力,聚气凝剑,从外至内,破开内丹,不过这个方法危险性太高。慕容雪白眼一翻,没好气道:“老张叔,你那个办法,不是说了等于白说嘛!”“那也没办法,其他方法我暂时想不到,为今之计,就是走一步算一步了,既然那颗内丹能够把你的骨骼改变的那么完美,该是命中注定,我看应该是你的机缘未到吧!”慕容雪自顾自说道。慕容雪叹了口气,随即晃了晃脑袋,笑道:“算了,就随缘吧,强求本来就不是件好事,人还是应该容易满足一点比较好!”

  慕容雪睁大着双眼,直直望着茅草和烂泥糊成的黑屋顶,身上盖着的旧棉被,已呈深黄色,看不出原来的本来面目,还若有若无的散发着淡淡的霉味。在他身边紧挨着的另一人,是二哥慕容雨,酣睡的十分香甜,从他身上不时传来轻重不一的阵阵打呼声。离床大约半丈远的地方,是一堵黄泥糊成的土墙,因为时间过久,墙壁上裂开了几丝不起眼的细长口子,从这些裂纹中,隐隐约约的传来慕容雪母唠唠叨叨的埋怨声,偶尔还掺杂着慕容雪父,抽旱烟杆的“啪嗒”“啪嗒”吸允声。慕容雪缓缓的闭上已有些发涩的双目,迫使自己尽早进入深深的睡梦中。他心里非常清楚,再不老实入睡的话,明天就无法早起些了,也就无法和其他约好的同伴一起进山拣干柴。慕容雪,这么像模像样的名字,他父母可起不出来,这是他父亲用两个粗粮制成的窝头,求村里老张叔给起的名字。老张叔年轻时,曾经跟城里的有钱人当过几年的伴读书童,是村里唯一认识几个字的读书人,村里小孩子的名字,倒有一多半是他给起的。慕容雪是村中首屈一指的聪明孩子,慕容雪外表长得很不起眼,皮肤黑黑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孩模样。但他的内心深处,却比同龄人早熟了许多,他从小就向往外面世界的富饶繁华,梦想有一天,他能走出这个巴掌大的村子,去看看别人经常所说的外面世界。当慕容雪的这个想法,一直没敢和其他人说起过。否则,一定会使村里人感到愕然,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大人也不敢轻易想的念头。要知道,慕容雪的父亲母亲,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慕容雪一家四口人,有一个兄长,他在家里排行老二,今年刚十岁,家里的生活很清苦,一年也吃不上几顿带荤腥的饭菜,在加上父母要经常吃药,慕容雪的大哥慕容雨也是个傻子,全家人一直在温饱线上徘徊着。此时的慕容雪,正处于迷迷糊糊,似睡未睡之间,恼中还一直残留着这样的念头:他多么希望上山时,能够碰上些奇遇,就像故事里的那样!第二天中午时分,当慕容雪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背着半人高的木柴堆,怀里还揣着满满一布袋浆果,从山里往家里赶的时侯,并不知道家的父母因为病情恶化,村庄的医生也无能为力,最终还是撒手离开了人世间。慕容雪刚刚走到村口,老张叔便急急忙忙地,走到慕容雪面前,慕容雪见老张叔匆匆忙忙的,便问道:“老张叔你这急急忙忙的干嘛去?哎!小慕容啊:”你终于回来了,快去看看你父母吧!慕容雪知道自己父母的身体不好!在听到老张叔让他赶快回去看看他父母,慕容雪觉得整个世界突然变暗,视线模糊了,心脏也变得异常沉了。脑子里一片迷蒙,身体开始失重,似乎要飘起来。一种掉入黑洞般的感觉变化成泪水从眼中夺眶而出。丢掉木柴撒腿就往自己家里跑!爹、、娘、、!我回来了,慕容雪冲进父母的房间发现自己的父母躺在床上已经去世了,爹、、娘、、,都是孩儿不孝,不能为你二老治病,慕容雪的眼睛就被泪水迷住了。他心里痛得厉害,他不能不想:“他就这样和自己的父母永别了,他的父母没有给他留下一句话。慕容雪后悔到:“为什么他不早点回来?早点回来他还会听见父母的声音,慕容雪的父母安静地躺在床上,眼睛微微闭着。头发飘散在枕畔,瘦削的脸像纸一样地白,额上那一条皱纹显得更深了。她的嘴唇微微张开,好像要说什么话没有说出来就断了气似的。嘴唇是红的,还有一点血迹,好像已经揩过了,但是没有揩干净。一幅薄被盖在她的身上,遮掩了她的手和下身!老张叔来到慕容雪面前叹气道:“好人不长命啊!小慕容,你也别太伤心了,另外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你大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让村里的猎户在后山找了很久,也没有你大哥的踪迹!老张叔麻烦你了,我自己再去找找看!慕容雪擦了擦眼泪道。小慕容啊,目前你还是先把你父母下葬,至于你大哥吗!我在叫村里的猎户去找找看!至于能不能找得到我就不能肯定了!老张叔愁眉苦脸道。慕容雪想了想觉得老张叔说的对!还是先把自己的父母下葬也好让他们而来的灵魂有个居所!在老张叔的帮助下慕容雪把他的父母埋葬在了后山的老槐树下!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一年就就过去了!在这一年里慕容雪一直到打听他大哥的下落,他一直担心自己的大哥本来就是傻子,一个人怎么过啊!这一年慕容雪一直靠着拣干柴生活!今天慕容雪像往常一样去后山拣干柴,不过七月的天气就似女人的脸一样,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晴天万空,这时突然天色大变,阴云密布起来,没一会儿,居然电闪雷鸣,眼看就有一场雷阵雨降临。“不是吧,没那么倒霉吧我!”慕容雪怪叫道,忙不迭的去寻找避雨的地方。或许是他运气太好了吧,竟然跑着跑着,被他找到一个山洞,慕容雪发现洞似乎不是很深,也没什么危险,大雨倾盆而下,在说了慕容雪就是大山里的长大的,所以胆子大,慕容雪也就不再多想,直往洞里而去。待在洞中的慕容雪,有些无奈,看着洞外的暴雨,郁闷地骂道:“怎么好下不下,这个时候下……”大雨下了一夜,慕容雪也在山洞中待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慕容雪打算下山回家!由于昨夜下了一夜的大雨,山路不太好走,就在慕容雪路过天涯谷时脚下一滑,不甚跌入天涯谷“救命啊!”慕容雪惊骇欲绝大叫道,这么高掉下去,必死无疑。慕容雪直往下掉,眼见自己正往一条溪流坠落而去,不禁心中一凛,这溪流水太浅,这么掉下去,必然会撞到溪底的石块,到时肯定头破血流,一命呜呼,因为他现在正是头下脚上之态。慕容雪闭上眼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空中,但人之将死,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反倒心中回想起自己的父母,还有自己未找到的大哥,不免感慨……就在他坠落至半空,大约离溪面还有十几丈左右的高度时,突然只听一声长啸,一道人影横空而来,慕容雪微微睁开眼睛,却见到一副不可思议的景象,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青袍老者,竟然如同飞雁展翅一般,从空中而来。慕容雪张大嘴巴,脑袋差点短路,在他还未回过神,只见那老者探手成爪,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如拎起一个孩童般,将他凌空一提,同时如滑翔一般,朝溪流边而去,慕容雪只觉得身体轻如鸿毛,随着那老者飘然落下。慕容雪目瞪口呆盯着那老者,简直不敢相信,那老者竟然能飞在空中,反观那老者则一脸奇怪地看着慕容雪,好半天,慕容雪才咽了一口口水道:“老张叔怎么是你?”原来救慕容雪的那位衣衫褴褛的青袍老者,竟然是老张叔。老张叔一听,瞪大眼睛看着他,道:“要不是我路过你这次就没命了”。慕容雪半晌后才缓过兴奋的劲,有些希冀地道:“那个……老张叔,你怎么会那么好的轻功?老张叔见慕容雪一脸疑问之色,洋洋得意道:“不错,你老张叔我的盖世轻功,武林中你老张叔我的轻功可是当世一绝!只是因为一些事情不得已退出武林隐姓埋名”慕容雪虽然没有什么学问但是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问这个道理慕容雪还是知道的!“怎么想不想学武?”老张叔,直盯着一脸羡慕的慕容雪道。“我!我能行吗!”慕容雪恢复过来,想了想如果可以学武那当然再好不过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如果肯用心去学,必有所成!老张叔微笑道。这下勾起了慕容雪不小的兴趣,一口就答应了!老张叔突然眼射出精光,慕容雪只觉得浑身一震,胸口犹如重击一般,倒退几步,他还未说话前,老张叔却皱眉道:“小慕容啊你经脉好生古怪至于是不是练武的料也难说……算了,你先跟我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