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商战小说
妾妃

妾妃

作者:阅读王 类别:商战小说 综合评分 100

《妾妃》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苏子宁,贲公子,慕容轩,周晋,魏潇之间的故事。妾妃约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妾妃》第9章 来人接她回家 2020-11-17



尤妮丝小说清宫妾妃  妾妃何聊生是什么意思  妾妃是什么意思  妾妃  


苏子宁抓到墙边的树干,暗暗庆幸,顺着树干爬下去,走了几步发现,这里竟然还是个院子,额冒三根黑线,哎,计算失误。

“在那里。”有人一抬头,见到了苏子宁,伸手指着她喊道,毕竟,她身上的衣裳是浅颜色,在黑夜当中,与白色无异,看起来甚是触目惊心。

“什么事?”男子目光缓缓地从苏子宁的后颈上移开,好,很好,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威胁他,而且还笨的把后颈留给他。

苏子宁伸出去的手半路转了方向,威胁的放在慕容轩的喉咙上,当然,放在下面的手也一直没有移开。

“咳咳。”

所以什么,贲公子没有说下去,不过,正因为没有说,更显得事情的可信度极高,贲府将门世家,自然不可能为了抓一个普通的丫鬟,如此兴师动众。

苏子宁辩明方向,悄悄的摸到了比较矮的墙角,爬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她转过身去看了看,伸手在裙角撕了一块布条把头发拢起,翻身跳上一旁的秋千架,荡了起来。

苏子宁抬起头来,平安对上她的眸子,往后退了两步,抓紧了一直拎着的木桶,心神一定,暗自鄙视了自己一下,他一定是产生了幻觉,竟然觉得她的眼眸像公子一样的冰冷。

贲公子愣愣地看着苏子宁消失的方向,刚刚那个人真的是苏子宁吗?和平日里蠢笨的她判若两人。

苏子宁转过身子,却在这时听到一阵脚步声,来不及多想,她三步并做两步,一手撩起裙子,跨入浴桶之中,潜下身子之前,威胁男人,“我想你会明白该怎样做。”

苏子宁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不但有人,还是个绝色,要不是那人此时**的坐在浴桶里面,她一定怀疑他是天使,被惊扰了,立马张开翅膀飞走。

“你先回去吧,这里风大,有我呢。”一个很好听的男声接口道。

好热,仿佛人被放在火上烤一般,周围还有一种让人窒息的烟味,她是死了吗,现在是被人推去火化了?

“公子,那苏家三小姐……”

平安眼见着众人离开,看了看火场,又看了看贲公子消失的方向,流下不争气的泪水。

“啊。”平安有些反应不过来,苏家三小姐再说什么?

苏子宁小说名字叫做《妾妃》,这里提供苏子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妾妃小说精选:“是谁害死我的?”苏子宁清楚,哪怕多拖延一下时间,恢复些力气,也是好的,她刚刚看出下人眼中的杀意,拼了力气站起,那下人只要一根小手指就能把她推倒,眼前这个下人估计是吓坏了,她现在只能加深他内心的恐惧。“是公子……公子……”平安结结巴巴的,口中重复着公子,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苏子宁暗自翻了一下白眼,缓缓地向一旁“飘”去。平安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妈呀,这是鬼啊,双眼一翻,晕了过去。苏子宁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虽然还是四肢无力,可是此处…

苏子宁不慌不忙,越荡越高,身上的衣裳猎猎作舞。

  • watch
    平安&场,又 发表了帖子
    2020-11-18 09:13:07

    平安眼见着众人离开,看了看火场,又看了看贲公子消失的方向,流下不争气的泪水。

  • watch
    做贼心&求你, 发表了帖子
    2020-11-17 09:33:25

    平安做贼心虚,吓得腿一软,跪在地上,“苏三小姐,小的没想害你,真的,要不是我开口说救你,也不会被留在这,求求你,饶了小的吧。”

  • watch
    &吓一跳 发表了帖子
    2020-11-19 05:49:13

    “劫财?劫色?”苏子宁被冷风一吹,头脑略有些清醒,只是嗓音沙哑,她自己听了都吓一跳。

  • watch

    &,有我 发表了帖子

    2020-11-19 03:01:53

    “你先回去吧,这里风大,有我呢。”一个很好听的男声接口道。

  • watch
    苏子&如霜, 发表了帖子
    2020-11-18 08:41:27

    苏子宁猛地抬起头来,缓缓地站起来,冷戾的眼眸扫了一眼他,苏子宁现在的样子,蓬头垢面,面寒如霜,不像是人,倒像是索命的修罗。

  • watch
    在地上&心情。 发表了帖子
    2020-11-19 08:25:33

    苏子宁悄悄地吸了一口气,想必是吸入的烟并不是很多,只是身子有些发软,头有些沉,转过身去看了看火势正旺的柴房,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下人打扮的平安,苏子宁平稳一下因为穿越而带来的震惊的心情。

  • watch

    &? 发表了帖子

    2020-11-20 04:33:10

    好热,仿佛人被放在火上烤一般,周围还有一种让人窒息的烟味,她是死了吗,现在是被人推去火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