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两相欢之梦里红阑

两相欢之梦里红阑

作者:洛洛蒙 类别:仙侠小说 综合评分 100

这个故事是这样衣袂飘飘扬扬洒洒的浮荡人间,像清风里的佩环微颤,江月里的霓裳阑干;不论是生死绝然但是生死轮回虐恋都是二人欣欣然的两厢不情愿.....我从未见过父母,据水淇说他们是为了让我更好的活在这个世上才离开的,我自幼顽劣,无人教导,修行又没有天赋,打起架来十次有八次都只有挨揍的份,我性子又倔,不肯轻易提水淇的名号,直到近几年遇到了小花才从一个混小子的做派变得有几分女孩样。本想在水淇的庇护下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可我万万没想到,会有人为了我孤注一掷不顾性命,青玄大师圆寂后的每个夜里,我都在一遍遍的问自己,你真的值得吗?没有人告诉我答案。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习惯的看向身边的墨寒,这个少年即使在睡梦中也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离开云灵山以后我未曾见他笑过,我不知道是他过于自责还是天性如此,越接近仙界我的感觉就越强烈,这个原本温暖的少年一层一层套上他的外壳。成熟稳重,处理任何事情都仅仅有条的他让我感到陌生,仅仅三天,我却知道我可能再也不会见到当初那个脸红的少年。。

第十一章 2020-11-29




“墨寒殿下,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呀”我拿出自己的招牌认错笑容,配上了自己最无辜的眼神。

水湄看着色调近乎暗沉的修合宫,难以想象这就是墨寒从小长大的地方。“为什么你们殿下的宫殿跟别的宫殿的样子差这么多啊?”“这可是按照殿下的要求建造的,殿下当然跟跟别人不一样了”小仙娥的语气里满满都是崇拜。哎,他还真是个捉摸不透的人啊,水湄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原来我宫里不听话的小仙娥是你,看来我是该好好调教调教我宫里的人了”我看着墨寒戏谑的表情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远处孤烟点点,层峦之间偶有流云飘过,这一路上的景色就是这样乏味单一,我腾了三天的云,仅有的微薄灵力早已透支,身体实在是疲乏的很,我想着如果能变回朱雀展翅而飞就好了,不过如果让云鹤发现我是一只魔族朱雀,估计会吓晕过去吧,现在可不是出岔子的时候。临行前我坚持把青玄大师留下的经书一并带走,就算用上千千万万年也要将这些经书钻研通透,我虽愚笨,但也绝不会让青玄大师的心血湮灭于世,我知道我能做的就是一遍遍的去念那些经文,一遍遍将那些可怕的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

“你说,一个个挺好的姑娘怎么都那么不可爱呢,肯定是这个地方把她们拘束坏了。”还好仙界的景色当真是不错,灵兽也格外的惹人喜欢,尤其是水元仙君家新诞的那几只瑞奇兽,不仅长的温顺对人还格外的喜欢亲近。“水湄,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急什么,再玩一会呗,算了算了,我回去还不行嘛。”云鹤已经摆出了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我只好作罢。

听到这句话,我才勉强提起了一点精神,墨寒使了一个散发着金光的仙界法术,将看起来平淡无奇的虚无天空撕开了一条缝,“恭迎殿下。”刚踏进仙界,就跪倒了乌泱泱一大帮人,“嗯,都起来吧,是南长老叫你们来的?”“南长老已经在紫云殿等着您了。”“我知道了,这两位是我的客人,把他们送到我的寝殿。”墨寒的眉头又不可察觉的轻皱了一下,水湄这才清楚墨寒的身份,他是天界主君的下一任继承人,世间盛传的皓瑾公子,就连水湄在魔界都对这个名字略有耳闻,据传他出生时仙界整整迎来了三日白昼。因此他的父君给他命名,一个皓字以表天命之姿,一个瑾字以立修行之品。尽管如此,她更好奇的是这个能让墨寒皱眉的南长老。“跟我来吧。”显然水湄肆无忌惮打量的样子让小仙娥在心里狠狠的嫌弃了一番,水湄也一点都不在乎她的语气和态度,摆出了一副安静乖巧的样子。

云鹤拽了拽我的衣角:“你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被发现了吧。”“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你怕什么?”“你们是修合宫里新来的?修合宫里的人我都认识,怎么没见过你们。”带头的女子口气很是傲慢,“这是婧云公主,你们两个还不快行礼。”我可是为虎作伥的老手,今天这套戏码竟也被用到了自己的身上。“婧云公主好。”我拉着云鹤回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容,表示我们行的礼已经结束了。“你你你…”我并没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何不妥,自小就是别人向我行礼,后来我嫌麻烦也让他们一一省去了,来到仙界也没人拘束过我的行为做派。这位婧云公主显然被气的不轻,“我这就告诉墨哥哥,让他把你俩…”我实在是被这位女子吵得有些心烦,“那请你告诉你的墨哥哥,我叫水湄,让他来好好管教我。”我这一不做二不休的脾气到底是没压住,拉着云鹤头也不回的走了。身后传来断断续续的啜泣声,夹杂着一两句要我好看之类的话。

我又一次在梦里大汗淋漓的醒来。不知道是不是墨寒的这座修合宫太过沉闷的缘故,我最近异常嗜睡,所做之梦大多冗长而繁杂,我无人可诉就只好用前些天灵力透支心神不稳的原因安慰自己。自我来到这仙界后就很少看见墨寒,听云鹤说他因云灵山一事受了牵连,这一段时间不是在受罚,就是在去受罚的路上。对于此事我很是疑惑,明明是墨寒遭受了袭击,为何他还要受罚?云鹤咂了咂舌:“这里的规矩比天上的星星还多,谁知道墨寒到底触犯了哪几条?再说他又是要继承主君之位的人,作为万仙之表率…。”云鹤的一番解释使我更加头疼,看着今天天光甚好,我决定出去走走。

我跟随墨寒到仙界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找到杀害青玄大师的幕后凶手,无论他是谁,就算倾族之力我也定要此人血债血偿。我不知道这会让我让我陷入怎样的境地,我只知道,青玄大师是我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人,是会像父亲一样温柔的对我笑的人,是我已经认定的家人。我又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夜,睁开眼,阳光又同往常一样从东方升起,墨寒对我说,今日我们就要到了。

日薄西山,绚烂的云霞延展到了天的尽头,我的心情甚好,连面对修合宫这片黑压压的房子都欣赏出了别样的美感。刚走进修合宫的厅堂,就看见了许久未回的墨寒,他的身边还站着那位得意洋洋的婧云公主。

我从未见过父母,据水淇说他们是为了让我更好的活在这个世上才离开的,我自幼顽劣,无人教导,修行又没有天赋,打起架来十次有八次都只有挨揍的份,我性子又倔,不肯轻易提水淇的名号,直到近几年遇到了小花才从一个混小子的做派变得有几分女孩样。本想在水淇的庇护下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可我万万没想到,会有人为了我孤注一掷不顾性命,青玄大师圆寂后的每个夜里,我都在一遍遍的问自己,你真的值得吗?没有人告诉我答案。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习惯的看向身边的墨寒,这个少年即使在睡梦中也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离开云灵山以后我未曾见他笑过,我不知道是他过于自责还是天性如此,越接近仙界我的感觉就越强烈,这个原本温暖的少年一层一层套上他的外壳。成熟稳重,处理任何事情都仅仅有条的他让我感到陌生,仅仅三天,我却知道我可能再也不会见到当初那个脸红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