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佛道之极




  谁知道那人爽快的说道:“好吧,来吧。”那

  突然,那人手掌合十大量的元气集中在整个酒楼,整个酒楼就开始晃悠,酒楼里的喝酒的人可是吓一跳,这酒楼虽说不是地仙界高级酒楼可也是用地仙界少有的铁木建成的,又用功法镇住,一般大罗金仙才能捍卫的动的,今天看着那人凝聚的元力都让整个楼晃晃悠悠的,他们都没有震撼完只看见那元力迅速凝聚到手心处,那人想着这招他要不露我教他的真言那就真不是了,酒楼的人只听见一声震耳的声音,要想逃离这座酒楼,不过这招式不是发向酒楼的那些人,要是对准他们那么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那人看了看那年轻和尚没有说话笑了笑,没有说是也没有否认。那年轻和尚看着师父没有回答也没有再问,因为师父成了会告诉他的。独自把酒杯里的酒喝完,又倒了一杯。两人就这样聊聊东聊聊西的一壶酒完了。那年轻和尚心想这回是亏大了,这次不知道还能不能偷到。不过师父是怎么发现的,说了出来问他师父,就听见他师父说:“这个是秘密,说出来不就下次逮不到到你了吗.”那年轻和尚的时候听完,又郁闷的喝了一杯。想着看来以后得贿赂贿赂那头小松鼠,不能打它了,省的它又要告状!

  那年轻人满脸写着我不知情这四个字的表情,疑惑的看着那人,没有说话。那人笑咪咪的眼睛还是盯着那个年轻人道:"呦呵,别觉着乌龟变王八我就不认识你了,难道要我把你的这身皮给你撕破了你才好受是吧!"

  心里想着:咦,这人用的不是我那小子的功法,不过明明这个人身上有我酒的味道,除了我那小子和那只死猴子其它人也没人敢偷我的酒,我那里还有我养的小动物呢,再说了那猴子偷我的酒不会打伤我那些收养的小动物。而且他那有猴酒,一般不会偷我的酒。难道那小子的变幻之术玩的那么好了吗。什么时候那么厉害了,连老子都看不穿了?

  没等那年轻人想好。就看见那人迅速一个闪身到了那年轻人身边伸手就拧了那年轻人的耳朵说道:“小子跟我玩你还嫩了点,三界内就我师徒会这九字真言。还给我装,讨打!”

  突然,那人从大街上一个漂亮的跳跃,跳到了那年轻人的窗台上,在二楼吃饭喝酒的人都看了看这人,不知道这个人是要干什么,那么没有规矩从下面跳到楼上,在这里不是没有这样的事,一般都不会这样没有规矩的从下面跳上来,这是对这里酒楼的人不尊重。

  但是刚才他们师徒过的一招就知道在座的没有人能打的过他们。都强忍着没有问出来,省得讨打。

  那年轻和尚一脸的求饶状,心想:师父怎么能看的出我的变幻之术呢,那猴子它的火眼金睛都没能看穿。那年轻和尚这样想,他怎么都不可能想到他师父是靠他酒的味道来找到的他,又诈了诈他。他自己不打自招了,有什么办法。那年轻和尚要知道这样的话那以后打死他都不会偷他的酒还跑出来喝酒。就应该当场喝了就跑回去闭关。那年轻和尚想归想,这耳朵扭这不是回事说道:“师父我错了,下次你的酒我包了,我去猴山给你要那猴子的猴酒去。他那里还有一些陈年的酒,他没舍得喝,过一段时间我给你要去。”

  只看见那年轻和尚斜着身子双手求饶的说道:“师父我错了,我不该拿你的酒喝,不该打你的动物,不该戏弄你,我错了,我错了。”连连求饶。他师父没有放手的意思继续敲打那个小和尚说道:“你小子再装啊,怎么不装了,刚才不是挺硬的吗,不用我教的东西,现在怎么用上了,还想打你师父,你这叫什么,这应该叫欺师灭祖吧,今天不好好教育教育你。以后这还不得反了天了!”

  有一个人走进了那个年轻人的视线里,那人穿着比较鲜艳走起路来大大呼呼的,瘦瘦的样子带着那得瑟的样,是人都有一种想要揍他的感觉,那人在大街上悠闲的像是在散步,四处看着行人,一副视察人民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奇了怪了。又想了想,想到不对想着:我诈诈他。心里想完要转身就走,想出办法再来逮他,谁知道那人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诈那个年轻人呢。

  那人一听道"酒"字才缓缓的放下手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下次再让我逮到你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那年轻和尚看着师父的样子没有办法今天不喝完没法善了。只好从背后取出那从那人酒窖里拿出来的酒。那酒刚打开,整个酒楼里就散发出陈年老酒的酒香,那酒香叫在酒楼里喝酒的人无一不想品尝品尝,不过没人敢向前讨酒去。他们师徒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的美美的品尝这了陈年仙酿,那人看了看周围的人布置了一个禁制看向那年轻和尚说道:“你快要突破了吧,那么有信心偷我酒。”

  知道雪山童子境界的人少之又少。过他们师徒二个人知道雪山童子什么境界,雪山童子马上就要证得古佛之身了,跟那年轻和尚一样不过就是人家缺少的是法力,而那年轻和尚少的的是功德,这就不能跟雪山童子比的了,因为雪山童子在佛祖面前听道,已经深得真传,功德都是佛祖赐予他机会叫雪山童子去争取功德,所以雪山童子功德深厚,已经到达古佛之境。

  那年轻人看那个破字要到他身体,身体退了一段心想:我日,这想要我的命啊,不就是拿了那老头一壶酒吗,从佛界追到地仙界来了。有必要这样玩吗?这招我要不显形那我就得死了。这不是想玩死我啊。那年轻人只好双手赶紧凝出一个"临"字打出。想着打出后就跑。谁知还没有凝好,手法在手中不停的变化,刚凝聚出来要打出去的时候,就看见那破字就消散了,一看那破字消散了,心想坏了,刚才还要打他呢,这次不好善了了。悲剧了!

  那年轻和尚呢,几乎都不去争功德,还义正言辞说功德不是争的,该来的时候自己会,争来的功德有什么用都是靠阴谋的。

  那年轻人笑呵呵的说道:“道歉就不用了,叫我打一顿就算了,怎么样。”

  那年轻和尚喝着杯中的酒说道:“无所谓,我还年轻呢,等等就是了,我不急。这不是早晚的事吗。”

  那人一说那年轻和尚一听不愿意了,说道:“师父那不行,那是你的酒我得珍藏珍藏。现在拿出来喝不是没有品味了吗。”

  • watch
    不屑的&你道歉 发表了帖子
    2021-03-02 10:36:39

      那人看了一眼那年轻人不屑的说道:你想怎么样啊。还想让我给你道歉吗?

  • watch

    &到这里 发表了帖子

    2021-02-27 02:19:36

      不过他旁边的小伙计看着那个年轻人想到:“那个年轻人一定是感觉这里的酒不够烈,因为有很多这样的客人来到这里喝酒,品尝这里的酒,感觉不过烈的人,有的走了,有的留下来品尝一些这里的酒。

  • watch
    凝出来&,打向 发表了帖子
    2021-02-27 06:33:23

      那人大声念了一个"破"字,两手掌心凝出来一个金色的破字繁体,打向那年轻人道:“还想打老子,你小子活的不耐烦了,还不还原!”

  • watch
    年轻人&觉着乌 发表了帖子
    2021-02-28 03:56:46

      那年轻人满脸写着我不知情这四个字的表情,疑惑的看着那人,没有说话。那人笑咪咪的眼睛还是盯着那个年轻人道:"呦呵,别觉着乌龟变王八我就不认识你了,难道要我把你的这身皮给你撕破了你才好受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