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商战小说
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

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

作者:阅读王 类别:商战小说 综合评分 100

《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程锦,王谷,展蔺,宁儿,陈平,陈晓兰,陈家,陈斗,陈太婆,金针,却是,楚睿之间的故事。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约129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001 抛物线运动 2021-02-23



将门痞  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txt下载  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 小说  


——到底她心火难降呐。

“……”

还有,她到底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正在她发呆的时候,宁儿走过来,“阿姐,你真的没事么?”

据程锦从宁儿口中得知的消息,宁儿这丫头,是原主在一年前在街上带回来的姑娘,那时候宁儿是被人贩子拐卖而逃脱出来的,这原主是个菩萨心肠的主儿,明明自己已经自顾不暇,倒是一片好心将宁儿带了回来,而后,宁儿便跟在了原主的身边,一口一个阿姐叫着原主。

而关于程锦自己——

说起这个,宁儿倒是眼前一亮,“阿姐,你今日可是有福了,救你上来的那人,据说是当朝展大将军的独生爱子,大晟最风流倜傥的年轻将军,与我们大晟第一美男子楚大元帅情同手足的兄弟!”

陈斗气不过,竟然脱口而出,“我陈斗看上的人,焉有不应的道理,今夜,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宁儿似是终于感觉到了程锦的变化,然而面上并无怀疑与不安,反而多了一份开心,“阿姐,你能想通便好了,先前我便说过,宁儿便是去乞讨,也会给阿姐带回裹腹的东西……”

而程锦自从在见到陈斗的时候,内心却是有股不平静之感,升起一股无法控制的恨意和害怕。

一个我字尚未说完,程锦便已经不耐了,“算了算了,姑娘我还不想嫁人,这些既然不是赔礼道歉的,你们便从哪来带回哪儿去的好。”

陈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胡言乱语什么?”

她脑袋之中完全没有在从湖中被那人甩回岸边之前的记忆,所以,真的不知道到底原先是怎么回事。

“我要谢他祖宗十八代,让他提早千年享受现代物理运动!”

程锦无奈低叹一声,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陈斗的身边,看着陈斗,似笑非笑了,目光上下打量一番,声音虽小,却是足以让人听见,“说起伤风败俗,我倒是想起了几件事情,话说,某个月黑风高夜,在村头的土地庙里边,那一夜啊……”

但是程锦的转变却是成为了一段趣谈,人说是被陈家父女逼出来的,好好的一个姑娘,孤苦无依的,竟是受到这般欺凌!当即更是不满陈斗一家了。

这一路回来,程锦已经在沉默中大概能够明白自己身处的世界是如何的,这个历史上从未记载过的大晟王朝,大概处于一个弱于唐而强于宋的时代,如今天下三分,大晟、北齐和西凉三国并立,而她所在的这片土地,便是大晟王朝,开国已经百年,在三国之中,发展相对均衡但却也并无多大优势的国家。

她说得煞有其事,语气讥诮。

“嗯!如今我想起来,当真觉得,你总是说什么一了百了之类的话语,说什么红尘疾苦,说什么解脱之类的,原先我以为你仍旧是像平常一般多愁善感,如今终于知道,原来你存了轻生的念头……”

  • watch

    &前世定 发表了帖子

    2021-02-28 09:53:57

    程锦轻笑一声,“是,我的福气,看来我前世定是烧了你家祖坟八辈子才修来这份福气!”

  • watch
    只一旁&为何程 发表了帖子
    2021-02-26 08:08:17

    只一旁的宁儿不知道为何程锦今日会如此针对平时似乎并没有多少交集的村长。

  • watch

    &日的事 发表了帖子

    2021-02-26 08:08:15

    陈斗看着屋中的红烛红绸,想起今日的事情,还有明知自己有把柄在程锦的手中之后,被她讥讽,被她嘲笑,被她看不起的模样,在加上她娇俏的笑脸盘旋眼前,便觉得心中一股怒气无法摆平。

  • watch

    &歉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2-28 05:57:05

    一个我字尚未说完,程锦便已经不耐了,“算了算了,姑娘我还不想嫁人,这些既然不是赔礼道歉的,你们便从哪来带回哪儿去的好。”

  • watch
    陈平虽&怎么回 发表了帖子
    2021-02-26 01:38:20

    陈平虽是不知怎么回事,但是,看着程锦三言两语便让陈斗不敢言,却是恼恨自己不能好好保护程锦。

  • watch
    婆与陈&程姑娘 发表了帖子
    2021-02-27 11:13:09

    可是,陈太婆却是觉得程锦是在耍着他们玩儿了,所以,程锦这话一经出口,陈太婆与陈斗两人便黑了一张脸。尤其是陈斗,早已恼羞成怒,“程姑娘,你这是耍着我们玩呢!”

  • watch
    ,礼便&得不敢 发表了帖子
    2021-02-28 07:04:05

    “这样啊……可我觉得情义有多少,礼便该有多少呀。”程锦语气无辜,陈太婆也万万想不到,这程锦竟是不按常理出牌,若是一般女儿家,说起这等事情,早就羞得不敢出来,哪有她这般在此讨价还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