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乱江湖定江山

乱江湖定江山

作者:南不蛮 类别:仙侠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江湖一夜起风波,萧瑟秋风冷群豪。壮士举刀摧敌胆,美人泪洒唱悲歌。途穷莫叹多霉运,事达焉知犹曲折坎坷。何日醒觉江湖梦,更向天下问山河。此时曾于某最著名网站发过,后来被该网站被评大气之作,后特殊原因停更,多年后重画并改名,将于起点新发,如诸君有似曾相事实上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就象这样,是从一些令人不曾察觉的小事开始的。。

六、车中美女去匆匆 2021-03-29



玄术江湖一卦定江山  


  张峰道:“我来试一试。”

  楼鸣凤羡慕不已道:“听说那风少侠长得英俊挺拔,玉树临风,每办一件案子,一定迷倒两个女人,是不是当真如此?”

  见张峰已经扭回头去继续呷茶,一口火气登时烧得他血脉贲张,他察颜观色,知道众人都看不起他年轻豪阔,这些人闯了多年江湖,那也罢了,一个乡巴佬,居然敢对他爱理不理的,也太欺侮人了。当即怒道:“你给我回答,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可知这里坐着的,个个都是江湖上数得着的英雄好汉,何曾有你说话的份了?”

  楼鸣凤道:“有志不在年高,自古英雄出少年,张南敌若连这点眼光也没有,才真是怪事呢。要是我当时见着风帆,也未必不知道他是条好汉。”众人又哄笑一声。

  姜小公笑道:“莫非是女儿庄么?倘若是女儿庄,那大家就死了心吧,谁进了女儿庄还愿意出来,反正我是不愿意的。”

  李三星挖苦道:”楼公子说的莫非是张南敌么?那就烦楼公子给张南敌装上翅膀,或者能够于五日之内,从湖广赶到这里来。”

  楼鸣凤更加生气道:“你刚才是不是说你想请白老爷子?”

  店小二笑道:“我若是风帆,头一件事把你这舌头割了吃,补补我这笨舌头。”

  楼鸣凤道:“哼哼,这个我当然知道。”

  众英雄的话惹急了楼鸣凤,他大声道:“大家信也好,不信也好,总而言之,据我所知,风少侠不日之内,就会来到河南,此事千真万确……”

  楼鸣凤一时答不上话来,其实人人听了张峰的话,都在暗暗生气,只觉得这乡巴佬简直是在寒碜大家,但是这汉子说的话却也不无道理,他只说要去请人,并没说一定能请到,这种气生得太没来由。

  白虎寨好汉卢古道插话道:“有人说这风帆十五岁出道,师承身世,一概不详,只知道他一出道便勇斗侠盟盟主钟离一别,只身独上水云峰,立刻为天下第一侠张南敌所青眯,要求与他义结金兰,当时此事传出江湖,人人都认定张南敌疯了,只是后来风帆连续在江湖上作了几件大事,可说是胆识过人,武功惊人,大家才赞叹张南敌的眼光。”

  赵理急忙过来,一把拉住楼鸣凤道:“楼公主……”众好汉却是不动声色,只等着瞧热闹。

  赵理一听,急忙放下杯子,酒席上的人们除了一位坐在酒席一角喝着闷酒的汉子外,全都放杯停箸,各自有惊喜之色。原来近几年来,江湖上出现了好些厉害的少年英雄,江湖人称“十五侠少”,风帆和司马长天便是这十五侠少中排名前两位的人物。十五侠在江湖上有很多传说,说得个个都象神仙,特别是十五侠之首的风帆,传得只差不会呼风唤雨、吞云吐电了。

  刘南玉有钱有势,又有一身武功,在当地是呼风唤雨级别的人物,喘的气比官府大得多,但是若论在江湖上的声望地位,根本不能与胡家大院的这伙金兰兄弟相提并论,尤其是老三赵理、老五龙十二,都有急公好义的名头,极重义气,甘为朋友两肋插刀,算得上当世的及时雨宋公明,这些年里,江湖上朋友从赵三、龙五这里得到的好处,数也数不过来。平日里胡家大院的人到江湖上走动,提到胡家大院几个字,就相当于拿了一张万能证件,吃喝有人付钱,打架有人帮忙,买的就是赵三和龙五的面子。所以胡老大对于赵理这回四出请人有非常高的期望值,算定今天就能把刘家的风头压下去。

  赵理请来的武林同道当然也不会有任何人对此人怀有好感,当然这人一早坐在那里,好汉们不明真相,以为是赵理请来的客人,到酒楼后照例向每个人施礼问侯,彼此通名报姓,每次轮到此人,此人都只是简单的拱拱手点点头,眉头却紧锁着,十分倨傲无趣,连句“久仰”之类的套话也不肯说,让每个主动跟他打招呼的人都自觉赔了面子,很是不快,所以都不再理会他。连赵理都觉得他未免有几分太不懂礼数,不过对于一个初次与这么多英雄好汉见面的乡下村夫,大概也只能如此了。

  张峰想了一想,自语一般道:“那就请他好了。”

  这汉子其实不是受赵理的邀请而来燕大郎酒楼的,在赵理来到之前,他便已经大模大样的坐在这里了,手里举着一杯茶,总也喝不完。这汉子看上去有三十好几,国字脸略显黝黑,浓眉大眼,留着短须,身穿粗布衣衫,脚踏一双旧靴,靴上污迹不少——基本上就是一个普通村夫的模样。赵理那时正满腹心事时,对此人并没多留心。但是以他一贯能接纳人的胸襟,他不但不要求店东他的老友燕大郎赶走此人,为他所请的英雄好汉让出座位,甚至在开菜时,还让人特意给这汉子的桌上也送一份。然而一则空座太多,二则没人愿意自降身份与这汉子同座,这汉子就一直独居一席,一个人独占了一桌菜,却照样心安理得,也不道谢,也不拒绝,就在那里品尝,始终不曾作声。

  姜小公手指东一指西一指道:“又或者是他,又或者是他……”他说一个,众人哄笑一声,最后他指着那在酒席一角大模大样的喝着闷酒的张峰道:“对了,这回不会错了,就是他了。”

  那一天是七月初九日。

  • watch
    ,提刀&已经被 发表了帖子
    2021-04-17 01:19:16

      胡老大虽是老大,性子却最是暴躁,当时就气得摔坏了几张椅子,提刀便要去刘家庄,若不是赵理的生死之交大侠方满天及时赶到强行拉住,胡老大只怕已经被剁成肉泥了。

  • watch
    ,一言&谁。 发表了帖子
    2021-04-18 05:25:44

      他渐渐记了起来,刚才燕大郎曾经简单的介绍了下,说此人名唤张峰,昨晚即投宿于此,一大早就自己开了一张桌,在那里自斟自饮,一言不发,似乎在等人,但谁也不知道他在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