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小说
仙踪世纪

仙踪世纪

作者:翼乘凨 类别:科幻小说 综合评分 100

金生丽水,玉出昆岗。这枚骨简,这枚玉质骨骼的书简,放佛这枚钥匙,叩响一扇幽古而神秘的的门境。人生之路大多是平凡普通的,平平淡淡之处,向左但是向左?决择之后,峰回路转,一路起伏跌宕,一路风景。逆来顺受心灵的指引,一直坚持意志的决定,于凡尝尽苦难,去追寻着仙踪,一步一这是一枚长9厘米,宽3厘米的玉片。于凡放下手中的游标卡尺,把玉片托在掌中,再次细细端详起来。玉片的玉质白中透着微黄,脂粉足,油润度上好,以他的眼光看来,这分明是很开门的和田玉。整件玉片的器面罕见地被琢成竹片一般的弧状,样子好像汉代蔡伦发明纸张以前的书简。凭印象,古人的书简似乎都是竹片的,玉简倒是罕见。。

第六章 玉书铁函(二) 2021-04-09




  醉看嫦娥蟾宫舞,笙竹散乱责吴刚

  午后的报国寺,依旧人头攒动。周四,开大张的日子,寺内前两进大殿前的空地儿摆满了摊位,就连西厢的长廊夹道以及东厢的几处角落,都也见缝插针摆了个满满。瓷器

  书画青铜玉石玛瑙琥珀紫檀花梨这些个物件,自不必说,就连象牙制品,在这里竟然也有。相比于潘家园严格的管理,这里还是比较自由的。最重要的一点,报国寺这里的摆售物件,老件比新活多一些,至于真伪,那就得需要买家自带眼力劲儿了。

  这诗句一样的文字,看得于凡心中不禁一阵狂喜:捡漏了,捡漏了!古诗,他是看不太懂的,也无意深究诗句的涵义,令他兴奋的是这载刻古诗的物件。

  看着看着,于凡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究竟哪里不对劲,一时之间也确定不下来。这种感觉,好似一层雾纱般飘忽在脑际,忽左忽右,忽上忽下,遮挡了思维的视线,偏偏雾纱另一边的影子又象轻烟一样捉摸不定。看的时间越久,这种感觉越来越象潮水涌动一般,渐渐淹没了喜悦,满溢心中,徘徊不去。

  于凡已经习惯了这番套路,并没有停下要离开的架势,头也不回地吐了个数儿:“400”。

  等待耳畔的声音结束,他轻缓一口气,把未完的半截烟摁进烟灰缸,另点了一只,慢慢拧起眉头,开始回想买玉片时的情形,企图从当时货主行止的细枝末节,查找出佐证物件身份真伪的蛛丝马迹:

  遥望沧海嘘未已,清风叹息还故乡

  “今儿有啥好玩意儿?”于凡不紧不慢地踱到跟前,使眼打量着灰夹克摆在厢房廊檐下的货摊。

  这里与大殿空地隔着一排侧厢房,一般转到这边来的人相对比较少,于凡乐得清静,自顾自地拿起灰夹克摆售的物件,挨个儿把玩。都是些所谓的老件,只怪仿的太不认真,凭于凡的半瓶眼力劲儿,也认得出李逵少,李鬼居多。看得兴味索然,于凡便懒得再搭理,抬眼四周望去。

  “终于来了。”于凡循声看去,楼台另一端不知何时站了一位青袍文士,正微笑着与自己寒暄,“一直等你,如今才来,耽延我睡去,该当有所补偿才是。”

  “在这儿快一天了,一直没开张,您算是帮我开了张,咱就700吧。”

  烟大约抽到一半,街道上远远传来一阵女子的脚步声。高跟鞋轻盈而节奏地敲打着地面,好似清脆悦耳的打击乐,击破了街道的寂静,渐行渐近。这声音,是于凡喜欢听的,也是每天晚上听惯了的。他使劲甩了甩头,摆脱掉恍惚,抬腕看表:11点25分。

  这是一枚长9厘米,宽3厘米的玉片。于凡放下手中的游标卡尺,把玉片托在掌中,再次细细端详起来。玉片的玉质白中透着微黄,脂粉足,油润度上好,以他的眼光看来,这分明是很开门的和田玉。整件玉片的器面罕见地被琢成竹片一般的弧状,样子好像汉代蔡伦发明纸张以前的书简。凭印象,古人的书简似乎都是竹片的,玉简倒是罕见。

  是的,于凡在夜空中飞翔着,象鸟一样飞着,伴着夜风一起飞着,内心一片澄明,记不得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飞到哪里去,心情无惊无喜,无起无落,无牵无挂。

  灰夹克咧嘴笑着,掏出一只烟,递了过来,“劳驾给照看一会儿,我去吃口饭,从大早上熬到这会儿,可把我饿坏了。”

  仅就卖家当时的行为来看,她一定是不知道这黑物件另有玄机的。应该不会存在造假的因素,因为玉简的被发现,纯属偶然:于凡揣着物件回到自己的小窝里,带着兴奋劲儿,把在手上瞧来看去。突然的,着实是突然的,也不知道碰着哪里了还是怎么着了,伴着轻微的咔哒一声,黑匣子的正面中间无缘无故地弹开一到细细的缝隙。他短暂地愣了一下,随即赶忙找刀片小心地拨开,一片玉简就那样静静地躺在里面。第一眼看到玉简的那一霎那间,让于凡感觉到的除了应有的惊喜之外,竟然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甚至可以说是亲切。就好像这玉简本来就是自己之物,只不过失落已久,如今重见而已。

  “您别急啊,您还个价儿,好商量好商量。”

  仙家虚问凡家苦,却把禁咒锁丹香

  • watch

    &暗自无 发表了帖子

    2021-04-18 09:21:54

      真是叫人郁闷,对于自己一瓶不满半瓶晃的古玉鉴别水准,于凡暗自无奈,索性放下玉片,顺手点燃一只烟,走到窗边。

  • watch
    这个我&口音, 发表了帖子
    2021-04-17 10:32:30

      “这个我也说不上来是嘛玩意儿,”摊主一开腔,带着点儿天津口音,“这都是家里那位留下的,早前儿人在的时候,也爱捣鼓玩意儿。现在人没了,留着也没用,这不,就拿出来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