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名门少爷霸道爱

名门少爷霸道爱

作者:瑟瑟爱 类别:穿越小说 综合评分 100

那一夜,她遭人谋算。那一夜,就在幽暗中她丧失了她最十分宝贵的所有。五年后,当儿子牵着她的手走在林荫小路上时,她与儿子成了他镜头中的猎物。女人,我要租你和你的儿子两年“哦,我知道了。”骆晓雅淡淡的应,真想回家呀,她已经要换下制服下班了,却不想临时的又多了一份按摩的任务。。

第3章 橙汁 2021-04-17



名门绅士五个少爷  惊艳名门少爷拽千金2  惊艳名门少爷  腹黑少爷霸道爱  


“哦,我知道了。”骆晓雅淡淡的应,真想回家呀,她已经要换下制服下班了,却不想临时的又多了一份按摩的任务。

“骆晓雅,顶楼的总统套房,客人指定要你按摩。”前台的小姐放下电话就向骆晓雅喊道。

没有谁比她更熟悉风间的每一处了。

“骆晓雅,顶楼的总统套房,客人指定要你按摩。”前台的小姐放下电话就向骆晓雅喊道。

那声音让骆晓雅一怔,她记人记事凭的都是声音,所以,只两个字她就记起了这总统套房里现在的客人是谁了。

她不喜欢裴绍恒,甚至于是有些讨厌,可这想法只在脑子里停留了一秒钟就被她否定了。

那声音让骆晓雅一怔,她记人记事凭的都是声音,所以,只两个字她就记起了这总统套房里现在的客人是谁了。

到了,电梯已经停了下来,骆晓雅优雅的迈出电梯,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如果不是早知道她是看不见的,任谁也不会相信这样一个玲珑剔透的小女人会是一个盲人。

骆晓雅知道夜已经深了,可对于她这样的盲人来说,这个世界从来也没有白天与黑夜的区别。

最里的一间就是总统套房。

站在门前,骆晓雅如往常般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轻轻的敲下了总统套房的门。

骆晓雅知道夜已经深了,可对于她这样的盲人来说,这个世界从来也没有白天与黑夜的区别。

“进来。”她的手才一落下,房间里立刻就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去吧,接完了这个任务就下班了。

骆晓雅走向了电梯间,虽然看不见,可是她的感觉却非常的好,手指摸索着很快就按下了顶楼的数字,静静的站在电梯里,虽然早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可是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皮一直在跳,跳得让她的心慌慌的。

她是按摩师,她没有选择客人的权利,所以,既便是非常讨厌,她也只能忍。

骆晓雅走向了电梯间,虽然看不见,可是她的感觉却非常的好,手指摸索着很快就按下了顶楼的数字,静静的站在电梯里,虽然早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可是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皮一直在跳,跳得让她的心慌慌的。

那一刻,她是真的很想要逃。

那声音那么的刺耳,丝毫也不因为此时骆晓雅的进入而掩饰分毫,骆晓雅有一瞬间的停顿,可她转而就释然了,她是盲人,她什么也看不见,这就是客人喜欢盲人按摩师的好处。

没办法,风间的规定就是这样的,每天除了要完成任务外,对于客人的指定必须要遵从,否则,那便直接从风间走人,但是,只要是被风间开除的人,T市的任何一家有按摩服雾的酒店就都不会再接收此人了。

  • watch
    以,既&便是非 发表了帖子
    2021-05-07 10:10:07

    她是按摩师,她没有选择客人的权利,所以,既便是非常讨厌,她也只能忍。

  • watch
    接从风&,但是 发表了帖子
    2021-05-07 11:53:50

    没办法,风间的规定就是这样的,每天除了要完成任务外,对于客人的指定必须要遵从,否则,那便直接从风间走人,但是,只要是被风间开除的人,T市的任何一家有按摩服雾的酒店就都不会再接收此人了。

  • watch
    进入而&人喜欢 发表了帖子
    2021-05-06 07:28:03

    那声音那么的刺耳,丝毫也不因为此时骆晓雅的进入而掩饰分毫,骆晓雅有一瞬间的停顿,可她转而就释然了,她是盲人,她什么也看不见,这就是客人喜欢盲人按摩师的好处。

  • watch

    &说,这 发表了帖子

    2021-05-06 05:15:22

    骆晓雅知道夜已经深了,可对于她这样的盲人来说,这个世界从来也没有白天与黑夜的区别。

  • watch

    &干净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5-07 11:38:07

    骆晓雅,这是他第三次见她了,望着她的那一张干净的没有经过任何雕琢的小脸,他扬声道:“现在。”

  • watch

    &房的门 发表了帖子

    2021-05-06 05:01:13

    站在门前,骆晓雅如往常般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轻轻的敲下了总统套房的门。

  • watch
    她不喜&厌,可 发表了帖子
    2021-05-05 06:50:39

    她不喜欢裴绍恒,甚至于是有些讨厌,可这想法只在脑子里停留了一秒钟就被她否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