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商战小说
流光转

流光转

作者:阅读王 类别:商战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流光转》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江夏,元和,宣惠,宫女,元翰,文瑾,皇子,福宁,文瑾县主,元和帝,裴敏中,贵妃,李煦之间的故事。流光转约7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流光转》第九章 贵妃 2021-05-01



流光转向灯安装教程  流光转向灯怎么  流光转向灯怎么接线  流光转向灯ACC接哪里  流光转向  流光转向灯好看吗  流光转逝  流光转向灯是什么意思  流光转向灯条安装教程  流光转  


元和帝话锋一转,却说起了薛元翰现在的亲事:“昌邑伯是个什么打算?我听人说虽然薛家跟余家定了亲。可自从余阁老的儿子回家丁忧,两家年节都没有来往?”

到得慈恩寺山门,李煦将马留在门口,留下两名小厮看护,自己则带着另外两名径直往智玄的禅房去。刚绕过大雄宝殿,走在夹道的时候,李煦听到墙内有两个妇人在说自己女儿,遂停下了脚步。

福宁点点头,又问:“那后宫里谁能帮五皇子说项呢?”

“你!不可理喻!你们这么做,可曾问过薛家的意思?日子是人过出来的,不是凭着哪个女子的异想天开就能过好的!”

到了屋内,福宁长公主坐下,喝了口丫鬟奉上来的茶,缓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憋了气,可是这件事却是你做错了!”

福宁仔细地看着李煦的脸,还是那张让她一见倾心的面孔,只是青年的神采飞扬不再,只剩下人到中年的沧桑。看着李煦鬓间已有银丝,福宁也不知道这些年来,自己还有他,到底过得好不好。初嫁的兴奋总是有的,后来么,时光磨平了所有热情。不,也不是时光,而是两个人太过不同。

另外一个吃吃地笑了起来:“谁说不是!当年福宁长公主不就闹得沸沸扬扬的!这薛家眼瞅着是不同意,昌邑伯这两天一直称病在家,门儿都没出过!”

太后向她摆了摆手,说道:“不吃了,这次的福橘透着一股子酸味儿。”

“媛儿喜欢他。”

“出去!”李煦一声暴喝,吓得院子里的仆从都避了出去。李静媛眼中忍着泪水,看了看母亲。福宁抚了抚她的头,说道:“你先回自己院里去。我跟你父亲说说话。”

太后道:“要是没有你在旁扇风点火,我是不信。薛元翰的婚事早就定下了,宣惠如何这时候突然闹起来?还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女儿家规矩哪儿去了?”

“不,每次您这样来,都要跟母亲吵架,我不走!”李静媛很倔强。

这一日驸马李煦又带了四个小厮骑马来到京郊的慈恩寺,拜访智玄大师。这些年他在工部挂了个闲职,时常不去衙门,找二三好友小酌几杯,寄情山水,又或者寻僧访道,说禅论道。不知道的人皆羡慕他娶了先帝唯一的嫡公主,知道的人却都惋惜他有大才而不得施展,更有“贤妻”在家中搅得鸡犬不宁。

福宁看着女儿娇艳的脸庞,心疼她受气,又恼她不动脑子,话不由重了几分:“你若以后再如此口不择言,言语不经思量,太后也保不了你!我知道你瞧不上宣惠,可宣惠是公主!”

福宁思来想去,最终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提起父亲,贤妃也觉难堪。当初父亲看中余阁老在士林中甚有人望,便借着自己在宫中颇有荣宠,硬是做成了这门亲。

“什么事?”福宁问道。

李煦道:“薛元翰随三皇子去了辽东,若要退亲,只有昌邑伯走一趟余家。而这两日昌邑伯却称病不出,这是薛家在说他们不同意!你若让太后逼着,把这门亲事做成,日后受苦还不是媛儿吗?京城的青年才俊不知凡几,又何苦非要嫁到薛家!至于太后,她打的是贤妃的算盘吧?”

贤妃喜不自禁,自己娘家侄儿被皇上看重,以后还有赐婚的荣耀。

  • watch
    宁看着&远都是 发表了帖子
    2021-05-05 01:31:47

    在仆妇诧异的眼光中,李煦进了正院。福宁看着李煦怒气冲冲的样子,心中嗤笑。多少年了,他主动来找她时都是这样一副表情,仿佛什么事永远都是她的错。

  • watch
    不就行&人家手 发表了帖子
    2021-05-05 06:28:39

    “这怕什么!文瑾县主可是太后嫡嫡亲的外孙女,让薛家退婚不就行了。不过,这样一来,这母女俩的婚事竟是一个样呢,都是从人家手里抢来的!”

  • watch
    记得当&案。 发表了帖子
    2021-05-05 03:20:56

    可是这件事?只是宣惠已不记得当年的梁瓒是否督办此案。

  • watch
    ,想起&么?” 发表了帖子
    2021-05-05 04:44:57

    福宁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她笑道:“你这么生气却是为何?当初我给你说薛元翰的时候,你不也同意么?噢,对了,你是想起来了你自己,想起来了你也是被逼退婚才娶的我,是么?”

  • watch
    子给绊&皇上命 发表了帖子
    2021-05-05 08:35:50

    梁璿笑道:“我不曾见到三皇子。不过听说他在辽东被什么案子给绊住了,皇上命他督办,只怕还要晚些时日才能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