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小说
我叫李天赐

我叫李天赐

作者:哥过路的 类别:历史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中修。 我叫李天赐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在我们这个世界,穿越学说做为一门已经开始走向成熟的学说,从诞生起,就颇有争议。有争议就有进步,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有了更多新的认识,基本承认了穿越学说的合理性,但是分歧还肯定是存在的。现在穿越学说界充斥着各种理论,我总结起来有两大类:本体穿越和灵魂穿越。”“众所周知,人类作为高级灵长类动物,和其他的动物区别开来的,就是已经渐臻完善的强大思想灵魂。它看似虚无,其实是以一种我们目前还不清楚的形式存在着,现在有很多科学家抱着质疑和深信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在研究它,希望能清楚其中的奥秘。……”。

第五章 李刘氏三 2021-07-22



护花神医李天赐免费阅读  济宁李天赐公安局  济宁李天赐照片  李天赐主角小说  风水异闻录李天赐  我叫李天赐 全文  


  陈师爷看了闷头装作喝茶的县尊一眼,轻声说道:“其实,这河堤也并不需要这么多钱粮。”张县令抬起头,问道:“怎么说?”陈师爷一字一句说道:“紧要处修,不紧要处随它去。显眼处修,不显眼处随它去。”张县令眼睛一亮。李有财问道:“那还需要多少才行?”陈师爷看来早有准备,从怀里拿出一本册子说:“这是某精心挑选的二十一处紧要处,皆在眼可尽观之地,仅需银一百万七千两。”这样看来缺口还是不小。

  这时听见门外传来声音,“县令大人,听说李家庄的李大老爷来送银钱修河堤了?”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门内。一个五十年纪,尖嘴大眼,留着长须,身材瘦瘦,穿着青布衫的人站在桌前作揖。李有财不高兴地站起来还礼:“陈师爷,难道我就送不得钱粮吗?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这种事,我向来是争先向前、当仁不让的。以前我不是不知道嘛——还是说说差多少,剩下的我包了吧。”陈师爷陪着笑:“那是那是,李老爷造福乡里,那是出了名的。”又道:“黄主薄没来,就由我来说明重修之事的情况可也。”张县令微笑颌首:“也可。”

  大会组织单位包下了国际酒店的十四楼一整层,供被邀请来的知名专家学者入住休憩。李教授的房间分到十四楼八号房间。从电梯出来,在走廊右边的尽头右拐再左拐就是了。助手打开房门:这是套贵宾房,有客厅书房卧室。墙面白色调、地板蓝色调、摆设中规中矩。助手是个三十来岁的女子,在这人均百来岁的时代,三十来岁正是学业刚成,事业的初期。这助手有幸跟着蜚声海外的李教授,仿佛看见了自己金灿灿的未来,做起事来也是勤勤恳恳。

  这时,对面有财客栈的掌柜过来给李有财见礼,手里还拿着一叠账簿。恰好,李记米铺的管事也到了。李有财拿起筷子,指点着:“一起吃点?”四个人一起摇头。老管家在旁边给李有财剔鱼刺,李管事则轻轻给李有财扇风。两人均是近六十岁的老头子,都是李老庄主在世时的老人,如今还很硬朗。李有财边吃边说:“……你的账簿我就不看了,你们的事,别老来问我!——你们都知道我今天答应张县令的事,那可是要掏出几十万两银子的,其实是二郎交代的……你们都不想说点啥?”李管事扇子一扔,赌气道:“你不管我们的事,你的事我们也不想管。”管家道:“老爷这么做,自然有老爷的道理。”李有财干笑两声:“真的是二郎交代的,还千叮咛万嘱咐的……昨儿个不是二郎的信来了吗?信上说我们李家少了阴德,所以眼看就要绝了子嗣,二郎说要我给人家送银子做善事才有希望。如今银子就要送出去了,还是几十万两这么多,阴德应该积的够吧——对了,我也懒得写信,你们有人去澧州的话,传个口信就是了,把家里情况说说。”几个人听了,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教授从下午回房以后,一直在忙碌,这次交流大会所涌现出来的新点子新思路,令李教授耳目一新,急切想要把各种发言总结起来,看能否在穿越学说的理论方面有所突破,一直忙到忘记了时间。助手叫来的晚餐,夜宵都搁着发凉了。李教授顺手在手边拿起茶杯,放到嘴边,喝了半天,感觉不对,看看手里的茶杯,空的!抬头一看,原来助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旁边睡着了。李教授微微摇头,年轻人呐,就是熬不得苦。

  “……下面我来说现阶段人体死亡后其灵魂自主穿越成功的几率——看我手势。我划一横,下面写二,然后在二后面加上十三个零。上面呢,写一,然后再打个问号就是自主穿越的成功几率了。所以我们要研究它完善它,希望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新的研究成果不断涌现,灵魂自主穿越能成功的机会大大增加的那一天早些到来。”

  穿越学说其实是一团乱麻,各种穿越,李教授研究了近百年,可以说是大半辈子都搅合到穿越学说里面去了,李教授开始是研究如何依靠科技实现本体的时间空间的穿越旅行,最后越研究越迷糊,因为参与实验的志愿者没一个回来交研究报告的。近年来,随着自己的年龄逼近世界人口正常死亡平均年龄线,开始转向研究灵魂。也就是人死亡后如何再生。如果成功,就是永生啊。这个吸引力大,李教授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县令听了是又惊又喜,惊比喜多。一边脸上洋溢着笑容,连连点头表示附和,一边心里就寻思开了:这李家庄财大气粗的李老大,今儿个是怎么啦?不过,说他财大是不错,听说家里囤积着万贯家财,每次换的穿钱绳都得用大车一车一车往家里拉。可说他气粗就是笑话了,别看眼前这人高高大大白白胖胖慈眉善目,嘴上也说得好听,可他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整个一吝啬鬼,方圆百里都知道他是钱串在肋骨上的人,看着钱往怀里拢就高兴的合不拢嘴,哪里会舍得出去半文钱?再说了,他说昨儿个才知道县里准备重修大堤,骗鬼呢,这事早发告示到各里各村寨,小半年了,现在恐怕街上游荡的狗都知道了。何况,他说他心地良善乐善好施,他或许忘记了,县衙大牢里如今都还关着他送进来的所谓抗租不交的人呢。什么抗租不交,其实受灾了交不齐而已……

  李教授站起来,给自己的茶杯续满开水,慢慢踱到在窗口,背负着手,向外望去。整个城市璀璨的灯光仿佛渐渐黯淡,将要被那亘古长存的太阳所驱散,替代。天空以可以看得见的速度慢慢的,慢慢的亮了。不知不觉,就从昨天下午工作到第二天黎明了。李教授看着沙发上发出断断续续发出轻微鼾声的助手,觉得自己精神挺不错的,老当益壮啊,比那些年轻人毫不逊色,而说起熬夜来,自己比他们更强,不由得微微得意。前不久发表的那篇《穿越点选择小议》所带来的反应不小,引起了各方重视。今天上午和《穿越学说》日报主编约定的见面,离不开谈论就那篇文章再来个补议,再议之类的话题。李教授觉得还要先理下思路,在见面之时能提出些新的观点,最好现在就能把这些写出来。想到这里,转身回头,朝书桌走去。这时感到一阵眩晕,胸口跳的似剧烈的鼓点咚咚咚咚……李教授按着胸,张开嘴,呃呃却发不出声了。

  跟着李有财的管家见县令满头雾水,知道自己老爷说话不明不白,于是在旁边解释:“我们老爷说的是重修石峰河大堤的事……”李有财才发现自己没把话说清楚,问道:“县尊大人,你是不是要重修大堤?”县令答:“是呀。”李有财高兴地搓@着手,在愣怔着的县令身前来回走,边走边说:“唉呀,怎不早说呢?这事吧,昨儿个我才知道,我这心里就想啊,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怎么早不知道呢?银子不够,找我呀,我这人最乐善好施了,能眼睁睁见着这样的大好事大善事它做不成?这不,昨晚上才知道,今天一大早就奔县里来了,你不知道,听见这消息,我是一宿没睡,想起有这么个好事它因为区区银钱的问题就做不成,我睡不着哇,……”

  一个时空少了个穿越学说泰斗权威的李天赐,另一个时空就此多了个哇哇大哭的婴儿李天赐。谁又知道是为什么呢?

  这个善事大得扛不住,站起身来随意拱拱手,准备离开。老管家在身后轻声喊:“老爷……。”提醒老爷不要失了礼数。李有财此刻满肚子火,本来前路一片光明,忽然被一片乌云遮住了。看着陈师爷就像看着自己的杀子仇人,哪里顾得上什么礼数,迈步就要离席。陈师爷唤道:“李庄主,且慢。且慢。”李有财拿眼睛乜视着陈师爷,也不出声。

  李天赐做为人口最多、经济科技最发达超级大国国立大学的终身教授,在研究穿越学方面,那不是有几把刷子而是有几十几百把刷子的。这不,一百零八岁的李天赐李教授今天被邀请到世界穿越学说联合会一年一度的穿越学说交流大会做特约嘉宾,演讲顺序排在第十三位,也就是最后一天。李教授白须飘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在话筒前轻咳两声,就面无表情的开始了他的演讲:“咳,今天,很荣幸能有机会和在座的诸位领导、诸位先生、诸位女士,诸位朋友一起探讨关于穿越学说的重要分支——灵魂穿越的各种问题。在座诸位都是知识精英,广有见闻。那我就抛砖引玉,说说本人最近的研究结果。”

  世界穿越学说交流大会结束后,李教授觉得此行不虚。通过这个会议交流,对灵魂学说关于要切实加强灵魂穿越能力的推广取得了成功,在自己演讲时场下几次打断演讲的热烈掌声就是明证。这次演讲成功,对于广泛宣传灵魂穿越的重要性、急切性,还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再说,通过这次抛砖,果然引来了不少玉。后来发言者大都提到并强调了灵魂在穿越学说中的重要地位。虽然都是些支离破碎残缺不全的玉,还是给李教授很大的启发,这不,又有了些新的想法。于是急着回酒店整理会议资料,归纳分析,以完善自己的想法。

  “当前,社会上有一股浮躁的风气,认为我们穿越学说成熟了,有了理论支持还有了先进的穿越设备。如今的年轻人,动不动就要穿越,高兴了,去穿越,不高兴了,还是去穿越。他们觉得得象玩一样,很不严肃。我认为,这很不好。本体穿越,世界最先进的水平,暂时都还只是停留在实验阶段。所以,本体穿越目前来说,还是很不可靠的!我要在这里呼吁:穿越有风险,行前需谨慎!”

  “最后,我要说一句:我们要实现穿越的路,就是强大我们的灵魂,让我们的灵魂在离开身体后,能经狂风暴雨而不毁,遇千难万险而不灭,终实现灵魂穿越成功,最后,生生不息,永生无穷!谢谢大家!”

  进房门就是面硕大的圆镜,出门进门前,客人总会在镜子前驻足,整理自己的仪容。李教授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面容:皱纹深纵,显眼的老人斑爬满了面皮上的沟沟壑壑。心里叹道:老了,真老了。

  “我个人的观点是:思想灵魂可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一个独特的、独一无二的、不断自我完善、但是又具有排他性的信息资源聚合包——这个名字是我暂时的叫法,将来或许会有更好的命名。她寄生在人体,从混沌到逐步觉醒、自我强大自我完善,伴随着人体的生长,支配着人体的活动,感受人体的喜怒……当她明白身体能量已经不能支持它的存在以后,自动离开宿主,开始寻找新的机会。每一个人的灵魂从理论上来讲,都有无数次这样的机会找到合适的宿主,实现无穷的存在。”

  “在我们这个世界,穿越学说做为一门已经开始走向成熟的学说,从诞生起,就颇有争议。有争议就有进步,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有了更多新的认识,基本承认了穿越学说的合理性,但是分歧还肯定是存在的。现在穿越学说界充斥着各种理论,我总结起来有两大类:本体穿越和灵魂穿越。”“众所周知,人类作为高级灵长类动物,和其他的动物区别开来的,就是已经渐臻完善的强大思想灵魂。它看似虚无,其实是以一种我们目前还不清楚的形式存在着,现在有很多科学家抱着质疑和深信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在研究它,希望能清楚其中的奥秘。……”

  李教授晚年偏执的把身体和思想剥裂开来,还有个人家庭经历的缘故。李天赐是弃婴,被人捡到,送到福利组织办的孤儿院里,跟一群孤儿一起长大。送到孤儿院没有名字的,院长就亲自取名。院长是一位爱心满满的老年女士,就取些赵天送,钱天放,孙天来,李天赐等等诸如此类的名字。——也就是说李天赐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小时候经常想这个问题啊,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树上结的果子,成熟了没人摘,只好掉下来,孤儿院就是专门捡那些没人摘的果子的。

  • watch
    纵,显&了。 发表了帖子
    2021-07-21 06:09:46

      进房门就是面硕大的圆镜,出门进门前,客人总会在镜子前驻足,整理自己的仪容。李教授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面容:皱纹深纵,显眼的老人斑爬满了面皮上的沟沟壑壑。心里叹道:老了,真老了。

  • watch
    ,另一&哇大哭 发表了帖子
    2021-07-22 02:06:59

      一个时空少了个穿越学说泰斗权威的李天赐,另一个时空就此多了个哇哇大哭的婴儿李天赐。谁又知道是为什么呢?

  • watch
    最后,&们的灵 发表了帖子
    2021-07-23 12:44:23

      “最后,我要说一句:我们要实现穿越的路,就是强大我们的灵魂,让我们的灵魂在离开身体后,能经狂风暴雨而不毁,遇千难万险而不灭,终实现灵魂穿越成功,最后,生生不息,永生无穷!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