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上吊的死人
“二狗!二狗你醒醒!”  迷朦中,身子只会觉得晃动的很厉害,艰苦的睁开眼睛双眼,却意外发现周围一片荒芜,我心下一惊,么我和杨远山并没有走出来不归路?但迅速,我看见了前面离处的陌生景色,那不恰恰阴崖吗?这么说,我了从不归路回了现实?!  杨但杨远山的脸色明显不怎么好看,呼吸粗重,脸色煞白,而声音也是有气无力,但就算这样,他还在为我担心,我急忙抓住杨远山的手,说道:“杨先生,我……”。...

  “二狗!二狗你醒醒!”

  迷蒙中,身子只觉得摇晃的厉害,艰难的睁开双眼,却是发现四周一片荒凉,我心下一惊,难道我和杨远山并未走出不归路?但很快,我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熟悉景色,那不正是阴崖吗?这么说,我已经从不归路回到了现实?!

  杨远山一脸着急地摇晃着我,看到他在我身边,我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好在我和杨远山都没事,没事就好。

  但杨远山的脸色明显不怎么好看,呼吸粗重,脸色煞白,而声音也是有气无力,但就算这样,他还在为我担心,我急忙抓住杨远山的手,说道:“杨先生,我……”

  刚想说话,才发现我的气息也是如此的虚弱,话语也断断续续,连不成片。

  “嗯,你终于醒了,这样我也好与你爷爷有个交代了,二狗,你先不用说话,待会儿日出之时,只要被阳光照射,自然能化解你周身的阴气,唉,在不归路呆了那么久,你的体质还能撑得住,已经不简单了,走,我带你到山顶去。”杨远山欣慰地笑了笑,随即搀扶着我,脚步踉跄着向着山顶走去。

  此时此刻,我仿佛还如同做梦,不归路所发生的一切,实在让我不敢相信,起初我在不归路差点迷失了自己,还以为自己就是那边的人,虽然中途及时醒悟,也还是遇到了更加大的麻烦,那就是鬼娘子,书上说人生如梦,现如今的我,算是体会到了啊……

  “杨先生,你的脸色很难看,你是不是……”我不知道杨远山现在的情况有多么糟糕,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满心都只是深深的愧疚感,要不是为了我,杨远山也不会变成这样。

  “我没事,到了山顶,我只需打坐休养一会儿,体力就能恢复了。”杨远山避重就轻地说道,却绝口不提他一身道法被毁的事情,我想了想,也没敢说出口,生怕伤了杨远山的心,也伤了我自己的心。

  爬到山顶,我遥望着东方渐渐泛起的鱼肚白,我知道,天就要亮了,我则是等着晒太阳,杨远山说过,一旦我晒了太阳,身上的阴气就会被驱散,而他,则需要打坐静养才行。

  “杨先生,你这么打坐,是不是就能恢复你的一身道法?”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对于杨远山道基被毁之事,我始终无法释怀。

  “哪有那么容易,根基被毁,就算我能恢复些许,也无法长久凝聚,过不了多久,还是会自行散去的,道教修行,大致分为外丹术和内丹术两种,外丹术则是外助术法,乃是符箓,阵法,借神灵扶鸾之外用道术,而内丹术,则是以身炼丹,其内丹功,便是修行的根基,一旦内丹功被毁,便很难再凝聚,修行多年,白费一场,不过不要紧,能除魔卫道,就算舍弃了性命,作为修道之人,也在所不惜,二狗,你不用耿耿于怀,如果换作是旁人让我去救,我也是会那么做的。”杨远山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待盘腿好之后,轻声安慰我说道。

  “杨先生,你所说的外丹术和内丹术,我都不懂,我但我可以猜到你修行这么多年,一定很不容易,没想到因为救我而全部毁掉了,我真的对不起你……”我话没说完,声音已经哽咽……“杨先生,其实我区区一个山村小子,不值得你这么做,你日后还要做很多除魔卫道的大事,世上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着你去做,然而,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

  终于,我忍不住趴在杨远山的臂膀上痛哭失声。

  “好了,你好歹也是个男子汉,怎么动不动就抹眼泪呢?”杨远山一脸憔悴地摇了摇头,随即淡淡地说道:“我曾收过一个徒弟,记得收他之时,他的年龄也和你差不多……你可是我见过的同龄人之中,最不经事的孩子了!”

  看到杨远山似惆怅,似生气地瞪了我一眼,我憋咕了半天,总算擦干眼泪,但马上好奇地问道:“杨先生,那你徒弟呢?为什么他不在你身边帮你呢?”

  “他……”杨远山随口答道,但刚提起一个字,便没了下文,而且他的脸色,也更加的难看,似乎有说不出的苦衷,不一会儿,杨远山并未说下去,而是缓缓闭上双眼,静静的打坐休养了。

  旭日初升,一股暖暖的气息,笼罩在我的身上,多日来的阴霾,似乎在这一刻一扫而过,而我森寒的体内,也逐渐有了点温度,杨远山说的不错,这太阳果然是好东西,晒晒太阳,整个人的精神头儿也慢慢的好了许多。

  村里老人们常说什么阴阳八卦,或许阴和阳天生就是对立的,阴气过重,便由阳气来驱赶,嗯,应该就是这样了。

  没想到我晒着太阳也能睡着,而且还做了个梦,梦里,我,还有爷爷,还有杨远山,我们在院子里吃着晚饭,笑谈人生趣事,天边夕阳斜下,一片祥和温暖的场景。

  但最终,我还是被凌厉的山风吹醒了,上午还好好的,但到了下午,山上的风就凉了许多,也很大,我睁开眼睛时,果然看到了夕阳,但我面前,却没有那个温暖的场景,我苦笑一下,而此时,杨远山也缓缓睁开双眼,他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但我深刻的知道,他就算恢复的再好,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了。

  再使用道法术数,也只能和不归路中的一样,向天借法了。

  只是我不敢问杨远山,他借法进得不归路,究竟折损了多少寿命,如果可以,我宁愿把我的寿命分一些给他,以弥补我内心对杨远山的愧疚之情。

  “虽然我们顺利的逃出了不归路,但眼下你们两家与狐族的恩怨却还没有化解,非但如此,你们之间的恩怨,更加深了,为了避免祸事再起,我们必须马上赶回去,再作打算吧。”杨远山轻叹一声,起身背负着双眼,仰头静静的望了一眼天边的斜阳,便转身走下山头。

  我二话没说,急忙拍了拍屁股跟上。

  等我和杨远山回到村子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这一天的时间,就这么闭眼睁眼的过去了,走到家门口,我惊愕地发现院门大开,按说一到晚上,家家户户都是把院子的门关上了,爷爷自然也是如此,可爷爷为什么连院门都还没有关呢?

  难道是在等我回来?嗯,我暗自安慰着我自己,一定是这样,一定没有什么事的。

  但当我和杨远山走进院子时,却发现堂屋的门也是大开,而里面,竟是黑灯瞎火,连一盏煤油灯都没点着,这倒是奇怪了,我的心,也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还没走到堂屋门口,便大声的喊道:“爷爷!爷爷你在家吗?爷爷!”

  一边喊,一边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堂屋,屋子里,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爷爷的旱烟味道,就算爷爷三天不在家,家里仍然会飘着一股子沉淀了几十年的旱烟味儿,我或许是闻习惯了,一旦闻到这种气息,便有着莫名的亲切感。

  “点灯!”哪知沉默许久的杨远山,突然冷声说道。

  “哦!”我不明所以,急忙娴熟地找到油灯所在的位置,并掏出火柴打着,刚点着灯,一抹枯黄的亮光,便瞬间充斥着整个堂屋,而就在这时,我猛地扭头看去,那……那链接内屋的房顶下面,一条横梁上,竟然挂着一根麻绳,而麻绳画圈,圈上,竟……竟是挂着一个人……

  我的心猛地窒息了一下,双腿一软,差点昏死过去,幸好杨远山及时伸出手臂将我抱住,但就在此刻,此情此景,我嚎啕大哭起来!

  因为,那麻绳上面挂着的,是一个死人,一个上吊的死人,而那个死人,正是我相依为命十多年的爷爷……

  爷爷怎么会死?

  看着爷爷痛苦扭曲的表情,憋得紫红色的脸,伸长的舌头,满是皱褶的双手,无力地耷拉在身子两侧,我脑海一片空白,唯一能想到的,便是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第五章 断子绝孙 2020-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