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来自异界的馈赠
人所以头部中枪而被打倒。一次失败就相当于死亡……。’  ‘竖锯也可以抵销两次中枪的权利,而我和钟离昊各有一次选定射击权利,也是说,要要在选定权利之外也击中竖锯一枪才能羸得游戏,虽然的话也没中的话,竖锯便会把枪矛头我们的脑袋。’  ‘么这个游戏,只将左轮拿到自己面前,嬴愁期望能看出一些不同来。。...

  “游戏开始!”

  竖锯宣布游戏开始后,钟离昊和嬴愁两人都坐到了各自的椅子上,嬴愁有些踌躇的用左手拿起自己面前的那把左轮,这个游戏和前两个不同,这个游戏真正的让嬴愁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她还不想死,也不能死。

  将左轮拿到自己面前,嬴愁期望能看出一些不同来。

  ‘我和钟离昊每人有六发子弹,可中枪五次,两次指定子弹。也就是说如果是均分的话,虽然看上去我们都没死,但是实际上我们却游戏失败了,因为没有一人因为头部中枪而倒下。失败就等于死亡。’

  ‘竖锯可以抵消两次中枪的权利,而我和钟离昊各有一次指定射击权利,也就是说,必须要在指定权利之外也打中竖锯一枪才能赢得游戏,但是如果没有中的话,竖锯就会把枪指向我们的脑袋。’

  ‘难道这个游戏,只是纯粹的靠运气或者自相残杀的游戏?’

  ‘不对,就算这个竖锯不是我们所熟悉的那个竖锯,但是之前两个游戏也可以看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只是一场考验,第三场只不过是比前两场难上很多的考验而已。’

  ‘那么这个游戏一定有破解的办法,只是这个破解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嬴愁的大脑疯狂的运转着,同时右手的拇指快速的摩擦着中指的第二个关节,这是她思考时的标准动作。

  在嬴愁对面的钟离昊自然也看见了她的这个动作,这使他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钟离昊很清楚,这个动作代表着嬴愁遇到了难题。

  她还没想到必胜的方法!

  感觉到竖锯略带催促的眼神,嬴愁无奈之下,只能轻咬着嘴唇,拿起一颗子弹。

  嬴愁左手轻轻一抖,左轮的转轮顺势划出,玉手自然的将子弹放入弹巢内,左手再次一抖,转轮回归原位。

  嬴愁的动作,一切都那么流畅,如果不熟悉嬴愁的人在旁,恐怕会以为她是天天要和枪支打交道的职业。

  但是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却无人喝彩,在这种沉重的气氛下。

  嬴愁抬头看了钟离昊一眼,得到的是他鼓励的眼神。

  正当嬴愁打算转动转轮时。

  异变突起!

  ……

  这是一个未知的空间。

  在这个一切都未知的世界里有一片大陆,这块大陆的面积远超地球的百倍。

  这块大陆上的征战已经持续了上万年,直到现在也没有丝毫要停止的意思。

  如果在这片大陆的万万米上空看,就会发现,战况最为激烈的是东面一块泛着金光的辽阔土地。

  这个国家正被数十个国家的军队围攻着。

  这个国家名为……

  大易天朝!

  战场之上,各种仙剑法器横飞,天地元气暴躁的窜动着,绚丽的仙术,迅捷的飞剑,让人目不暇接。

  大易天朝方的士兵,纵是面对数倍于己方的敌人,也是一脸狂热的冲锋陷阵。

  在他们心中,他们身前只有一条道路,那条道路名为胜利,而带他们通往胜利终点的是他们的天帝。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他们的天帝从未让他们失望过,不败,这个词已然在他们心中和那位天帝化为等号。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天帝,正在做着一件与这场战争毫无关系的事。

  大易天朝的朝堂之上,左右排开站着无数官员,从他们周身环绕着澎湃的天地元气就可以看出,他们各个都是领悟天地的大能。

  在这里的所有人皆是一派从容,对自己天朝被数十个国家围攻的情况,丝毫没有半分担心。其中最为从容的,非为首站着的三个人莫属。

  在众人皆在等待时,为首三人中走出一位少年,虽说是少年,但他却有着八旬老人才有的满头白发,少年穿着一身渔民装,甚至腰间话挂着一个鱼篓,与这朝堂庄严之地极不相符,显的怪异非常。

  越众而出后,怪异少年恭敬的对着稳坐在朝堂最高位置的青年躬身一拜。

  “天帝,衍命注运大阵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开始献祭。”

  “嗯,做的好。”那身穿金色龙袍的青年睁开了他包含着威严与平和的双眼,正如他的话语,如沐春风却又威镇四方。

  青年目光一扫,望向坐在自己下首的身着黑色龙袍的中年人,淡然的开口道:

  “嬴天帝,久候了,请随周某去完成那衍命注运大阵吧。”

  “无妨。走一遭便是。”被称为嬴天帝的中年男子也是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那双眼中,满溢而出的是一种名为霸道的气息,修为稍弱者光是被其看上一眼恐怕都会不自觉的选择臣服。

  两位天帝简单的进行了一次交流后相续消失在朝堂之上。

  朝堂之外,覆盖千米的大阵之上,两位天帝突兀的出现在那里,随着他们的出现,这片空间的灵气瞬间安静下来,不似之前的暴躁。

  两位天帝皆是夺天地造化的大能,单从他们两人的出现方式就可得知,两人所选择的帝王之道明显不同。

  嬴天帝出现后,四周灵气直接被强行镇压,这一刻灵气所臣服的不再是天地,他的霸道不止让修士臣服,就连天地灵气也同样如此,此乃帝王霸道。

  与之相比,周天帝那边却平和无比,四周灵气因为他的出现瞬间温顺下来并且欢愉的跳动着,好似周天帝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团集聚亲和力的高位灵力,那是一种融合万物的气息,此乃圣贤王道。

  嬴天帝看着脚下的大阵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朗声笑道:“周天帝,你大易的衍命司真是不同凡响,如此大阵竟只用了三天便完成了。”

  “不过,在大易天朝这样四面楚歌的情况下,还用之前的人情让孤做这等无意义的事,真的好吗。”

  周天帝听到这话毫无反应,反而轻轻的摇了摇头,昂首傲然道:

  “四面楚歌?嬴天帝是指那些在周某领土上闹腾的土鸡瓦犬吗?他们不过是女娲的走狗罢了。嬴天帝实在是太抬举他们了。”说着这句话的同时,周天帝眼中的傲然与不屑几乎满溢而出,“以一国之力战那诸皇百家,嬴天帝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吗。朕这大易天朝终究是开国不过百年,命与运的沉淀略显不足,朕还得感谢他们呢。”

  青年说到这里,话音一转。

  “况且,即使他们稍有点能耐。难道周某就应该置自己一手领大的弟、妹的生死于不顾吗?要是那样,周某也不配做这大易天朝的天帝了。”

  中年人闻言,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那好,今日,孤这人情,便还给你。日后,征战天下,孤定不手下留情。”

  话音未落,嬴天帝右手轻抬,右手中毫无征兆的凭空出现了一个一掌大小的精致木盒。

  也不见嬴天帝有任何动作,那精致木盒便自行打开,其中漂浮着一个被白色光芒笼罩着的物体。

  咻!

  那物体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两人脚下的大阵飞去。

  没有任何声响,那被白光笼罩的物体直接融入了大阵之中。

  “自当如此。”看着这一幕,青年快意一笑,右手一扫,一个被白光笼罩的物体从其龙袍袍袖中飞射而出,同样融入了大阵之中。

  两个被白光笼罩的物体进入大阵后,整个大阵都泛起一阵阵扭曲空间般的能量波动。

  “大阵以成,劳烦嬴天帝了。”

  不待嬴天帝回答,青年右手抬起,食指及中指点在自己的额头处,大概一秒的时间,两指离开了额头,同时,两指之上分别有一紫一翡翠两个光团被带出,这两个光团藕断丝连一般还有两条极细的光丝连着额头。

  没有犹豫,青年右手再次用力。

  这个简单的动作似乎带着极大的痛苦,以至于让一直风轻云淡的周天帝脸上也不自主的露出一丝苍白。

  啪!

  一道来自灵魂的声音,那细不可见的光丝直接被青年扯断,两个光团开始不安分的颤动着,好似期望再次回到原来的地方。

  没有理会两个光团的颤动,青年右手紧握,一股不下于大阵的能量波动,在其手中泛起。

  磨其杂质,剥其灵智。

  这就是青年正在做的事。

  足足过了大半个时辰,青年手中的能量波动才停歇下来,消失在空中。

  没有过多的留恋,青年再次右手一扫,把两个光团同时丢进了大阵之中。

  嗡!

  两个光团进入后,大阵四周的波动更胜之前。

  撕拉!

  大阵四周的空间好似破布一般被撕出一条一条一米长的空洞,里面一片虚无。

  “嬴天帝,请。”

  这句话还在大阵中飘荡,两人却已经在大阵外的百米处高空。

  撕拉!

  一声响彻天地的声音在大阵上空传来。

  两人同时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里,一片虚无,大阵上空的空间整个被撕扯开来,那条裂缝足有千米之长。

  与此同时,大阵运转到极致,一紫一翡翠两道通天彻地的光柱同时进入了那一片虚无的空间。

  嬴天帝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片虚无的空间,目光惊疑不定的闪烁着,很快那一丝惊疑被惊喜所替代,那份狂喜,让他不自觉的低声笑道:

  “种子,似乎已经开花结果了!”

  以周天帝的修为,这种低语自然一字不落的钻入他的耳中,只见他猛的转头,双目之中泛起一片血色,他一改之前的淡然,嘴角划出了一个名为危险的微笑。

  嬴天帝极为诧异周天帝的反应,不过没给他多想的时间,周天帝那充满狂气的话语闯入了他的耳中。

  “她虽然是你的种子,但,更是朕的妹妹,嬴政!你要敢动她一根毫毛,朕今日就在此与你不死不休!朕不介意外面围着的天朝多上一个。”

  嬴天帝虽然惊讶于周天帝对自己的那颗“种子”如此在意,但这对他来说的确是好事,因此嬴天帝非但不怒,反而大笑道:

  “周幽,你且放心。她虽为种子,但同样是孤的子嗣,是孤那大秦天朝的长公主,孤又怎会害她。你说是吗,驸马爷。”

  “今日多谢了。”

  周幽对嬴政用‘驸马爷’这三个字的试探和调侃不做回答。而是再次恢复了他那一派平和淡然的姿态,好似刚刚展现出宛如暴怒护崽巨龙的姿态并不是他一般。

  谈话间,大阵上空的裂缝已经消失,而那一紫一翡翠两个光柱,也随着空间裂缝一同消失在这个世界,进入另一个诡异的空间。

  周幽默默的望着恢复平静的天空。

  良久,他悠然开口,他那淡然而狂傲的话语准确的传入大易天朝每个人的耳中,不管是朝堂之上的官员,还是在战场之上奋战的士兵,亦或者是大易土地上的平民,他们全听见了那让他们为之亢奋的话语。

  “姜子牙、闻仲、申公豹听令!”

  “喏!”

  朝堂中,为首的三人,应声而拜。

  “点兵,随朕屠光那些女娲的走狗,结束这场封神演义的闹剧!这神,当由我大易来封!!”

  “诺!”姜子牙、闻仲、申公豹得命后,一个瞬移离开朝堂,前去点兵。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最近这段时间大易天朝的平民们一直担惊受怕,现在突闻自家天帝傲气凌然的话语,犹如打了一剂强心针,对其崇拜更上一层楼。

  “扬我大易国威,天帝常胜不败!”要说对周幽最为崇拜的非那些战场上的将士们莫属,周幽虽然在外素有圣贤文王之称,但这并不代表他武力方面就不如他人,与之相反,大易天朝在刚刚建国之时几乎都是由他带领着军队东征西讨平定蛮夷,常胜不败并不是吹捧,而是事实,因此,几乎每一个将士都是周幽的狂信徒。

  “哈哈哈!兄弟们,还等什么,天帝发话了。给我杀!屠光女娲走狗!”

  “杀!!”

  “屠光女娲走狗!”

  “大易,封神!”

  “大易,封神!!”

  “大易,封神!!!”

  随着周幽的傲然话语,一时之间,大易天朝上上下下千万子民皆是群情激昂,热血沸腾,战意勃然!

  ……

  竖锯的人偶脸依旧没有变化,但是心中的震惊却久久难以平复的看着沐浴在一紫一翡翠两道光柱中的钟离昊和嬴愁。

  一分钟前,嬴愁正打算转动左轮的转轮时,整个噩梦空间突然出现了剧烈的震荡,震荡没多久后,噩梦空间上方的无边黑暗被撕破出了一个约一千米的巨大空间裂痕,裂痕之内是远比噩梦空间旁的黑暗更为深远的虚无。

  这个裂痕刚刚出现,其内就飞射出一道紫色一道翡翠色的巨大的光柱,他们的目标是钟离昊和嬴愁。

  对于主神空间的巨变,初时钟离昊和嬴愁两人也是惊疑不定,但当两道光柱分别向他们笼罩而下时,他们反而前所未有的平静下来。

  他们感到了两股无比熟悉的气息从笼罩向自己的光柱内传出。

  其一,是他们所拥有的力量,傲慢以及懒惰的力量!

  其二,是他们两人皆是无比熟悉的气息,周幽的气息!

平行万宙

平行万宙

作者:城郭城隍 类别:科幻小说 综合评分 100

这是一个关于无尽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七宗罪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平行于宇宙的故事;  那时的他们,只我以为,自己在拯救他们世界。  却,却不知道,自己等人而已在玩一场游戏。  一场,名为‘候选者’的游戏……  …………  ??:“评论交流回到‘E这里虽然名为万事屋,但开设在郊区的目的却是不希望有任何客人上门。。

第三章 千钧一发的第一场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