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求活
楼戏园子一壶茶水泡晚上,听着名角儿咿咿呀咿呀的唱着小曲儿,这那才文化人的生活,围在城门口子跟市井无赖挤在一起看杂耍耍大刀?丢份儿!  因为邢老表这样草头班子主要生计来源但是赶场子,中国人好热闹的场面,谁家婚丧婚姻嫁娶,或是村里逢集红白事儿,大年小祭过除了乞丐二瘤子,平日里西安城家家户户都是忙忙碌碌着生计,各个绸缎铺子,工匠作坊凌晨四五点中就开始了一天叮叮当当的忙碌,大中午才有时间出来混个饭,还是啃两个干饼子喝口凉水就急急忙忙回去上工,辛苦一个月工钱也不过一两左右,哪儿有闲钱给杂耍卖艺的打赏啊。。...

  像还珠格格一样一路依靠卖艺赚钱还能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住高档客栈,那是做梦。

  除了乞丐二瘤子,平日里西安城家家户户都是忙忙碌碌着生计,各个绸缎铺子,工匠作坊凌晨四五点中就开始了一天叮叮当当的忙碌,大中午才有时间出来混个饭,还是啃两个干饼子喝口凉水就急急忙忙回去上工,辛苦一个月工钱也不过一两左右,哪儿有闲钱给杂耍卖艺的打赏啊。

  富家子弟官二代的确有,就像吴牲这样的,可这些读书人雅人基本上也是酒楼戏园子一壶茶水泡一天,听着名角儿咿咿呀呀的唱着小曲儿,这才叫文化人的生活,围在城门口子跟市井无赖挤在一起看杂耍耍大刀?丢份儿!

  所以邢老倌这样草头班子主要生计来源还是赶场子,中国人好热闹,谁家婚丧嫁娶,或者村里赶集红白事儿,大年小祭过个节,就去请邢老倌这样的杂耍班子表演一番,聚拢个人气,人多捧场热闹,这主人家才倍儿有面子。

  杂耍艺人也分等级,原本邢老倌这样的草头班子是没有资格到省城这样大地方表演的,平日里也就到处流窜,碰上哪儿有个大事小情,赶个场赚个辛苦钱,一两个月接不到活计,挨饿也是常有的事儿。

  也不知道是邢老倌祖坟冒青烟了还是怎么的,前几个月渡黄河时候正好遇到了今天这家主人赵员外落难,凭着一身武艺,邢老倌救了他一回,这赵员外知恩图报,正好自己儿子娶亲,就把邢老倌的戏班子邀请到西安,算是帮他谋个发展。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福祸,也是在西安,才刚进城不久,南门外刚铺开摊子的邢红娘就被陕西巡抚的侄公子看上,上门提亲,非要纳邢红娘为妾。

  吴牲可是举人,还是官绅之后,他父亲,叔辈多有在朝中为官的,按理说嫁到这样的家庭为妾,对于社会底层的邢红娘就跟灰姑娘遇到王子了一般。

  奈何,这位吴公子可是出了名的风流种子,不但是勾栏教坊的常客,更是沾花惹草的能手,西安城中被他祸害了清白,投井自杀的姑娘就有几个之多,而且吴牲的正室,同是西安大族施家嫁过来的小姐又是有名的妒妇,管不住丈夫,这个施夫人对于丈夫找回来的“小三儿”可从来不手软,被她逼死的妾室就有两个了。

  所以,嫁过去就是个火坑,邢老倌当然不肯答应。

  还有自己出马都搞不定的妞?在狐朋狗友的嘲笑下,本来没太在意邢红娘的这位吴公子又跟后世富二代公子哥一样为了面子死皮赖脸逼了上来。

  明太祖规定,男子十六而娶,女子十五而嫁,违者家人同坐!这条律令是为了明初时候连年征战,人口大量死亡而定下的,可以开始实施,就遇到了诸多挫折,到了万历年间,基本上已经形同虚设了,不过法规有没有效力一回事,管不管又是另一回事,邢红娘都十八了,江湖漂泊哪儿谋生都是艰难,哪儿有时间寻找夫婿?

  以此为借口,吴牲收买了长安县衙的捕快缉捕了邢家班,要么把邢红娘嫁给他做妾,要么就罚银坐牢!就在邢红娘走投无路时候,正好天上掉下个宋青书。

  似乎,吴牲逼婚这件事就此圆满解决了。

  生活中这一插曲解决了,并不意味着就像电视剧中那样太平盛世了,苦难的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邢老哥,今天之事就拜托了!”

  儿子娶亲,当父亲的也是喜上眉梢,一大早上,已经五十多岁的赵员外就早早起了床,他也算是知书达理,知恩图报,不但安排了早饭,还亲自到邢家班去探望邢老倌,礼数上倒是做到了十足。

  眼看着赵员外亲自抱拳对着自己作揖,穿着短褂正忙着活动热身的邢老倌赶忙也是恭敬的弯腰回礼过去。

  “哎呦呦,使不得!您老是贵人,能给俺们这些穷把式赏口饭吃已经是天大恩德了,折煞老汉了,哪敢当这老哥啊!”

  明显也是有些瞧不起邢老倌穷酸的模样,一旁戴了半个西洋眼镜,穿着褐色厚棉服的管家赵诚有些不高兴的捅了捅赵员外胳膊,小声嘟囔道:“阿弟,多赏他一两银子就成了,何必跟他们这些穷把式这般客气?多丢份?”

  赵成是赵员外堂兄,赵员外最初在西安经营酒楼发达后,就把他接到了城里,兜里有了两个钱,这个曾经也是乡下把式顿时眼睛高了起来,比赵员外还老爷气派十足,分外瞧不起邢老倌这样的穷人。

  傲慢劲儿十足,赵管家这话可一点儿也没收敛,听的邢老倌尴尬的缩了缩脑袋,赵员外自己也是略微尴尬的噎了下,这才有些恼怒的训斥刀。

  “胡说!没了邢老哥,老夫这条命早就做了水贼的刀下鬼,何来如今看着我家俊儿娶妻的逍遥岁月?”

  当着外人被训斥了,自感面子下不来的赵管家居然腆着肚子气哼哼的转身就走,让赵员外又是噎住了片刻,保养的很好一层富态脸上翻起红色怒气,好一会才无奈的对着邢老倌又是做了一揖。

  “不要跟他一般见识,邢老哥,总之,今天之事拜托了!”

  “岂敢岂敢,老汉定当全力效命!”

  又是嘱咐几句后,事情太多,赵员外又是转身出去招呼起客人来,邢老倌则像个被老师表扬了的孩子一般,急急匆匆奔回班子里,揪住还在忙碌准备的戏班子诸人,张口就训斥起来。

  “今天可是赵员外家大喜事,也是咱们邢家班能不能在西安城立足的重要一战,今天谁要出了差子,老头子亲自抽死他!”

  “那他呢?”

  别的戏班子艺人哆哆嗦嗦听着,大黄牙却又嘴贱的冒出头来,伸手指了指一旁宋青书。

  扭头看着傻愣愣还看着热闹,浑然没有关乎自己觉悟的宋青书,邢老倌儿也是迷糊起来。

  “小萝卜,他就跟着你了,看好他,别给戏班惹祸!”

  “是,师傅。”满是不情愿,昨晚刚被爆过菊,今天却一点事儿都没有的小萝卜无精打采应了下来。

  听的宋青书就郁闷了,哥好歹是个大学僧,至于吗?

明末乞活

明末乞活

作者:好大一只乌 类别:历史小说 综合评分 100

那一年,李自成还在为大明帝国的快递业务兢兢业业的肆意挥洒汗水,张献忠还在官府衙门中做着走狗衙役做的滋滋润润的时候,一个傻子在无声无息中也就了这项末世生存游戏全新挑战赛。  什么东西软软的?冲天而降摔在了地上,宋青书惊异的抬脑袋,入目处,却一不可置信中一个鲤鱼打挺般赶紧站起来,打量向左右,宋青书更是震惊了。。

第六章.绳技艺人 2021-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