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大魔术师(二)
。终于等到熬忍不住了,她慢慢的地倒在床上睡了过去的。  小时候,妈妈就说,这孩子,睡着也没个很老实睡相,一早上也不明白要给你及时纠正多少次。郑思童总是会辩白道,睡得很舒服自在的生活不就行了,要睡相干嘛,嘛也没人看见了。有时候候撒娇卖萌顽皮,她会故意地假睡,胳膊腿脚在床上拧前半夜,她如临大敌一般坐在床上,由于过度紧张,崩的后背酸疼的。为了提神壮胆儿,她灵机一动,在电脑上搜出佛教唱经音乐,谁知道那舒缓呢喃的梵语声音,象催眠曲一样,令她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熬不住了,她慢慢地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夜幕降临,郑思童浑身上下全副武装,严阵以待。佛珠挂在脖子上,左手十字架,右手桃木剑,把鸡血袋子用皮筋儿扎住了口,当作手雷备用。装备完毕,想了想,还不放心,又翻出一把水果小刀插在床头柜的橙子上,方便自己伸手就能拿到。

  前半夜,她如临大敌一般坐在床上,由于过度紧张,崩的后背酸疼的。为了提神壮胆儿,她灵机一动,在电脑上搜出佛教唱经音乐,谁知道那舒缓呢喃的梵语声音,象催眠曲一样,令她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熬不住了,她慢慢地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小时候,妈妈就说,这孩子,睡觉也没个老实睡相,一晚上也不知道要给你纠正多少次。郑思童总是辩解道,睡得舒服自在不就行了,要睡相干嘛,反正也没人看见。有时候撒娇调皮,她会故意装睡,胳膊腿脚在床上拧出让人看着心疼的姿势,自己眯着眼睛享受妈妈爱怜有加的呵护。

  朦胧中,好象又回到了小时候,妈妈的手轻轻地托着她蜷着的腿,慢慢伸开放平······

  郑思童的警觉神经在潜意识里突然苏醒过来,闭着眼睛感觉到此时身边真的有人存在!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绷得紧紧地,心脏骤然急剧加速。

  她胆战心惊地慢慢将眼帘启开一丝缝隙,真真实实地看到有一双男人的脚正站在自己的床前!

  管它是人是鬼,姑奶奶我豁出去了!她一咬牙,拧身从床上弹了起来,一时之间,火力全开!桃木剑和十字架脱手而出,迅速抓起鸡血袋子,一撸扎口的橡皮筋儿,忽地砸了过去······

  只听见哎呦一声,郑思童定睛一看,只见一个血淋淋的面孔出现在面前,恐怖之极!呀!她使出浑身的力气,手脚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混乱踢打,那个人鬼难分的东西噔噔噔一下被推开好几步,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郑思童缓过来一口气,一把抄起床头柜上的小水果刀,色厉内荏地喝道:“你······你······你是人是鬼?”

  那个血色面孔似乎被她的气势震慑住了,张着嘴巴怔怔地看着她。郑思童看了一下那个东西的身后,有影子,不是鬼。她恐惧紧张到了极点的神经稍微松缓了一点点。

  “对······对不起,我······我······我······”,坐在地上的那个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似乎比郑思童更加的紧张。

  “你是谁?怎么进我屋里来的?”郑思童胆子大了一点,拧眉瞪眼一副恶狠狠的架势,质问道。

  那人浑身一震,竟然垂下头,很显然十分害怕的样子。郑思童感觉自己此时完全控制住了形势,胆色顿时强大起来,竟然上前几步,抬起小脚丫踢了那人一下。

  “快老实回答!要不然,哼哼······”

  “我······我是······于凡······,来······来······”

  “于······凡······?”郑思童刚刚稍微放下的一颗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你不是在坐牢吗?······你越狱了?”

  “我是冤枉的······,对不起,我······,我······”这个自称是于凡的人抬起头来,看着郑思童,竟然哭了。她这时分明看到,他的眼睛里面晶莹起来,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在那张遍布血污的肮脏脸上划出一道纯的清澈的印记。

  “起来,去洗洗脸。”

  郑思童现在脑子里面的问号就像卷曲开叉的头发稍,乱蓬蓬的一团,她需要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邻居大男孩,还是以前那样腼腆老实。

  于凡接过女孩递过来的一杯水,捧在手里,鼓起勇气,慢慢开始讲述这半年多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这么说······,你现在有超能力?周二早晨我迟到,是你挡住公交车的?是你把我推上16楼的?每天的早餐都是你穿墙过来送的?你还帮我洗脚,帮我盖毛毯?”面对女孩瞪着大眼睛连珠炮一般的发问,于凡不住的点头。

  “你······在隔壁就能看到我?”于凡不敢抬头看女孩,老老实实地点了一下头,似乎听出来女孩的语气开始有些不对头。突然,啪的一下,他脸上挨了一记耳光。

  “臭流氓!不要脸!你无耻!”

  于凡一下子涨红了脸,手足无措,一杯水全洒在了身上,“对······对不起,我······我什么也没看到,我······”于凡彻底傻了。

  于凡就像一个等待宣判的犯人,低头垂手,大气也不敢吭一声。“站起来。”只听女孩命令道。他闭着眼等待女孩更严厉的惩罚,可是过了一会儿,还不见拳脚招呼过来。正疑惑之间,只听见女孩说:“傻愣着干嘛?穿墙给我看看,要是骗我,你死定了。”

  ······

  郑思童兴奋极了。只见于凡在他的指挥下,在墙壁之间穿来穿去。一会儿只探出一个头,一会伸进去一只脚······,她玩的忘乎所以,抓住于凡留在这边的一只手,跟着就朝墙壁走过去。

  砰,哎呦。她一头撞在墙壁上,疼得眼泪一下流了出来。于凡吓了一跳,忙不迭地自责:“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不好。”

  看着于凡一脸焦急紧张的样子,女孩破涕为笑,轻轻推开男孩揉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此时女孩心头仿佛一头小鹿在阳光下的草地上蹦跳。气氛一时尴尬了。

  郑思童忽然灵光一闪,脑子里跳出一个想法,借机打破沉默,“我有一个计划:推荐你到我们公司来做艺人,把你好好的打造一番,肯定会成为一名伟大的魔术师!”

  郑思童想到就做到。周一,她便带着于凡来到了她所在的演艺公司,巧舌如簧地把于凡的神通在公司主管面前吹的天花乱坠。

  艺术总监看着这名小化妆师眉飞色舞的一通比划,哭笑不得。勉强答应看看于凡的表演。

  郑思童大喜过望,赶紧牵着于凡向排练厅走去,一路上三令五申:必须要无条件服从郑大小姐的一切指挥。于凡在后面唯唯诺诺,心里面幸福极了。如果说以前郑思童在他的心目中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精灵仙子,那么,在领教了郑大小姐‘鸡血降妖’的彪悍以后,于凡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小羊,依偎在仙子的身边,随着她手中的小鞭子,幸福地走在草原上。

  艺术总监惊呆了,排练厅里的其他人都惊呆了。太神奇了!这个叫于凡的男孩,在郑思童的指挥下,就像一只听话的猴子,穿过镜子,穿过墙壁,穿过钢板······,甚至一口气穿过了5个人的身体,一切物体,在他面前仿佛都是毫无阻碍!

  就在于凡表演完毕,老老实实地站回到郑思童的身边以后,排练厅里沉默了片刻,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了不起!”“太神了,简直是奇迹!”“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才!天才魔术师!”······

  郑思童兴奋的小脸泛红,得意的看着大家,侧头悄悄地对于凡说:“好样的,真露脸。”

  公司决定精心打造于凡,然后隆重推出。郑思童当仁不让地独揽了于凡的经纪人兼助理兼化妆师。这并不是因为她霸道,而是因为于凡除了她之外,不愿意跟任何人多说话,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公司管理层觉得,眼下演艺圈竞争激烈,从天上掉下来这么个宝贝,自然要捧在手心里培养。而郑思童在公司的地位也一下子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化妆师,直接跃升到了和公司高层直接对话的级别。

  公司安排于凡参加一档全国知名的选秀节目。郑思童感到责任重大,她知道一切成败,就看这第一炮是否能打得响。而于凡倒是对这事儿表现的漠不经心。于是他收到了郑思童严正的警告:你给我打起精神来,搞砸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外面演播厅传来鼎沸的人声。郑思童站在入场口的等候区里,纤细的十指互攥在一起,紧张得手指都攥的苍白。于凡看着她,眼神里浮上怜惜的温柔。他对艺术总监的战前动员置若罔闻,径自走到郑思童身边,低声说:“别紧张,我绝不给你丢脸。”

  于凡走上了舞台,被面前楼上楼下乌压压的一片人头吓了一跳。他的举动引来了观众一片笑声。只见三男一女四位评审正襟危坐在观众的最前面,与舞台持平。

  “你好,请问叫什么名字?”一名发式油亮的中年男评审十分绅士地问道。

  “于凡”。

  “你是哪里人?为什么来到这个舞台?想给我们展示什么才艺?”

  ······

  “好吧,请开始你的表演。”

  于凡按照预前的安排,从封闭的魔术箱子里面钻了出来,台下没什么反响。接着,他又接连穿过了镜子穿过了钢板,台下还是没多大反响。四位评审接连摁出了红叉,台下的观众更不买帐,NO声一片。显然,这种大路货的魔术已经无法引起人们的兴趣。于凡侧头看了一眼站在舞台侧幕的郑思童,只见她脸色苍白,失望到了极点。

  于凡愣愣地看着台下嘘声一片,一言不发。唯一的一名女评审同情地看着于凡,说道:“对不起,你没有通过。”

  于凡依旧怔怔地站在那里,没有要下台的意思。一名稍微发福的男评审对身后的观众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对于凡说:“这样吧,小伙子,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有什么手艺,可以展示一下。”

  于凡看了一眼台侧几乎都要站不住的郑思童,让他心疼极了。他闭上了眼睛,慢慢伸手在面前的半空中划了一个圈。随着他手指的划动,那里的一小片空间起了变化:一个镜面一样的圆盘凭空出现在那里,表面一片漆黑,这漆黑深邃得就像宇宙的虚空。他慢慢地把手伸了进去。

  与此同时,那名稍微发福的男评审惊讶地发现,在他的面前咫尺处,也出现了一个同样的漆黑圆盘,紧接着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顿时吓了他一跳。只见这只手冲着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这评审看了一眼台上的于凡,只见那小伙子的一只胳膊就像被截肢了一样,在那边的圆盘前面只剩下半截。他立即回味过来:这是台上的表演。他立刻饶有兴味地也伸出手,与那只从圆盘里面探出来的手握在了一起。他握着那只手慢慢起身,原地转了一圈,展示给全体观众们看。

  他慢慢松开那只手,朝旁边的另外三位评审做了个请的手势。圆盘和那只手心领神会,缓缓地移动,逐次和三位评审一一握手。女评审意犹未尽,又示意那只手去跟最前排的观众握手······

  观众们沸腾了!因为那只手竟然飘到了二楼观众席上面,开始与人握手!

  全场高呼YES,掌声经久不息!

  于凡走下舞台,迎接他的是郑思童扑上来的一个紧紧的拥抱。女孩泪流满面,我们成功了!

仙踪世纪

仙踪世纪

作者:翼乘凨 类别:科幻小说 综合评分 100

金生丽水,玉出昆岗。这枚骨简,这枚玉质骨骼的书简,放佛这枚钥匙,叩响一扇幽古而神秘的的门境。人生之路大多是平凡普通的,平平淡淡之处,向左但是向左?决择之后,峰回路转,一路起伏跌宕,一路风景。逆来顺受心灵的指引,一直坚持意志的决定,于凡尝尽苦难,去追寻着仙踪,一步一这是一枚长9厘米,宽3厘米的玉片。于凡放下手中的游标卡尺,把玉片托在掌中,再次细细端详起来。玉片的玉质白中透着微黄,脂粉足,油润度上好,以他的眼光看来,这分明是很开门的和田玉。整件玉片的器面罕见地被琢成竹片一般的弧状,样子好像汉代蔡伦发明纸张以前的书简。凭印象,古人的书简似乎都是竹片的,玉简倒是罕见。。

第六章 玉书铁函(二) 2021-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