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司马长风
站在肥皂洗手间的镜子前,楚然将衬衣脱了下去,露着了饱含突然爆发力的肌肉,不论从脖颈到脚裸,与每两块身体骨骼,都行成完美的的搭配,就像是经最苛刻的雕塑家,精心精心雕琢过通常。只不过,在他完美的肌肉之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许多疤痕,盘根错节,看上去让人心生恐怖之感。。...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楚然将衬衣脱了下来,露出了充满爆发力的肌肉,无论从脖颈到脚裸,与每一块身体骨骼,都形成完美的搭配,就像是经过最严苛的雕塑家,精心雕琢过一般。

只不过,在他完美的肌肉之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许多疤痕,盘根错节,看上去让人心生恐怖之感。

最让人触目惊心的,就是他从锁骨到小腹,有一个似乎是被利器划开的狭长伤疤,长度足足有十几公分,可想而知,当初他受的伤有多么的严重,可是这个男人,还能顽强的存活下来,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楚然肋部的伤势,其实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在被子弹击中以后,虽然流了些血,但他从一开始,就在体内运行了真气,将伤口附近的血脉给封闭了。

如今他的伤口早已经不再流血,并渐渐有愈合的迹象,楚然打开水龙头,撩起水来将伤口四周的血迹清洗了一下,然后拿出瓷瓶,将药水倒在伤口上一些,然后默运真气,在体内循环了一会儿。

穿上衬衣,走出洗手间,楚然看到李晓婷正站在落地窗前,手里拿着电话,神情有些不快。

“李总,怎么了?”楚然站在她身后问道。

“没什么,你的伤口处理好了?”李晓婷转过身来,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关切的问道。

楚然点点头,刚想开口问她,怎么没躺下休息一会儿,李晓婷已经看着他,面带歉意的继续说道:“楚然,如果……你觉得身体没问题,我们现在就赶回齐城,我要去趟公司。”

楚然愣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她刚刚肯定接到电话,一定是要赶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于是笑道:“没问题,那我们走吧。”

十几分钟后,楚然驾驶着银灰色的玛莎拉蒂,向来路驶去。

正值中午十分,路上的车辆很少,路况又好,不到两个小时,楚然和李晓婷就到了位于齐城黄金地段,楼高六十六层的华贵大厦门口。

华贵大厦,隶属于齐城四大商业集团之一华贵集团,华贵集团作为齐城的明星企业,在华夏也有一定名气,其经营涉猎广泛,有风险投资、奢侈品、房地产、医药化工、旅游投资等业务范围。

停车落锁,楚然跟在李晓婷的身后走进大厦,坐着电梯来到了顶层的总裁办公室外,门口两边,站着两个身体挺直的黑衣男子,见到李晓婷后,齐齐躬身叫了一声:“李大小姐。”。

李晓婷转过脸,带着复杂的神情,对楚然说道:“楚然,现在坐在我办公室里的,是我的未婚夫,你不用跟进去了,就先在门口等我下吧。”

楚然点点头,淡淡笑道:“好的,李总,我就守在门口,有事你就叫我。”

李晓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微点臻首,默然转过身去,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看到门关上,楚然随意的扫了两个黑衣男子一眼,只见他们都带着墨镜,黑色的西服一丝不苟,脸上面无表情,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国内的这些保镖,是不是都电影看多了,打扮的都一个样子,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们是谁。

其实在国外,保镖的着装,并非都像影视剧里黑西服、墨镜的样子,而是根据雇主的要求以及护卫需要来定穿着,始终一副黑衣墨镜打扮的,一般都只是普通的跟班打手。

把身体倚在墙壁上,楚然开始闭目养神,他今天受伤流血,又损耗了不少真气,身体略微感觉有些疲惫,正好利用这会儿,稍稍的运转一下功法,恢复一些真气,也让身体得到点休息。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总裁办公室内,突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大吼大叫声,似乎在对李晓婷发脾气,随即又听见李晓婷“啊”的一声惊呼。

楚然猛地睁开眼睛,想也没想,就迈开脚步,走到总裁室门口,准备推门而入。

这时,两个黑衣人却一左一右,同时伸手拦住了他,其中一个还语气生硬的道:“你不能进去!”

楚然轻蔑一笑,双手闪电般往前一伸,向两边一分,两个黑衣人就被他抓着手臂,扔了出去,一边一个重重摔在楼道里。

一下推开办公室的门,楚然就看到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正用力抓着李晓婷的一条手臂,一脸怒容的在说着什么,李晓婷则蹙着眉头,使劲的想甩开他的手。

听到门响,又看到楚然走进来,那个年轻男子立刻松开了李晓婷的手臂,把脸转向楚然,一张还算英俊的脸上,满是怒色,大声呵斥道:“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

看到李晓婷没有危险,楚然先是放下心来,但是他对于这个男子刚才用力抓着李晓婷的手臂,并对她发脾气,心里很是不爽,虽然他知道这个男人是李晓婷的未婚夫。

楚然听到男人呵斥他,并没有动怒,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冷意,眼睛紧盯着对方,冷冷地道:“我是李总的司机,听见有人在对我的老板大吼大叫,自然是要进来看看,没想到居然还看到了你对我老板动手动脚,我倒想问问,你又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楚然当然知道,这个男人就是李晓婷的未婚夫司马长风,是省城司马家族的大少,只不过他必须装着不知道,才能理直气壮的闯进来进行质问。

“你……”司马长风先是有些意外,但随即就指着楚然,异常愤怒的道:“你一个小小的司机,居然敢不经通报,就闯进老板的办公室,居然还敢质问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们老板的未婚夫!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楚然一听,就有些冒火了,居然让我滚?他刚想反唇相讥。

这时,李晓婷却突然开口道:“长风,这是我的公司,他是我的司机,你能不能学会尊重一下别人。”

“你说什么?晓婷,我没听错吧,你居然让我尊重一个小小的司机?”司马长风看向李晓婷,英俊的脸上因为愤怒有些扭曲。

“长风,我不想跟你争吵,我刚从省城赶回来,到现在饭也没吃,人也很累了,想回去休息,你也回去吧。”李晓婷看着自己的未婚夫,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一下子变得让她很陌生,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像今天这么粗鲁无礼。

“晓婷,你……这是要赶我走吗?”司马长风突然间冷静下来,他开始有些后悔,刚才对李晓婷的态度了。

三年前,李晓婷回国,因为老一辈定下的婚约,司马长风和李晓婷开始正式交往,司马长风对风华绝代的李晓婷,非常的倾心,恨不得立刻就能娶她为妻。

但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在如此长的时间里,李晓婷对他始终不冷不热,两个人的关系,也和当初没什么两样,一点进展都没有,这让司马长风非常的不满。

在与她去京城的两天时间里,他终于按捺不住,跟李晓婷求婚,但李晓婷说是要考虑一下,尽快给他答复,于是他昨天晚上赶回省城,处理完一些事情,一早又从省城赶来齐城,希望能尽快得到李晓婷的首肯。

但是他来到齐城后,却在公司和西山别墅都扑了空,没能找到李晓婷,心中开始有些不快。

再次来到李晓婷的办公室,等到了中午,还没见到她,就忍不住给她打了个电话,这才知道,她居然去了省城跟星华集团谈制药厂的转让,连个招呼都没跟自己打,于是在电话中司马长风就有了些怒意。

好容易盼到她回来,一说起婚事,李晓婷居然说现在暂时不考虑这件事,平时看上去比较温文尔雅的司马长风,立刻就有些情绪失控了。

“晓婷,我刚才的态度不对,我向你道歉,你刚回来,还没有吃饭,我也一直在等你,没有吃饭,我们现在就找个地方一起吃饭,我向你赔罪,你看好吗?”司马长风一脸的歉意和诚恳,对李晓婷说道。

李晓婷摇摇头,看着司马长风,语气坚定的道:“长风,我现在不想吃东西,只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你先走吧。”

司马长风看出她态度坚决,心中其实很有些不快,但是在脸上却不再表现出来,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迈开沉重的步子,向门外走去。

在走到楚然身前的时候,他停下脚步,出乎意料的伸出右手,一脸平和的对楚然说道:“刚才,是我态度不好,你不要见怪。”

楚然怔了一下,这种世家大少,很少会用这种语气,跟一个普通人这样说话,除非他有什么其它目的。

但是出于礼貌,楚然还是跟他握了一下手。

司马长风随即又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楚然,然后说道:“如果你们总裁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打电话找我。”说完,他转身离开。

楚然手里捏着名片,他明白了,原来这个司马大少屈尊和自己套近乎,是要自己帮他随时通告李晓婷的消息,不由得哂笑一下,将名片随意地揣进自己的裤兜里。

衍武极兵

衍武极兵

作者:沧海如风 类别:商战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一代兵王,海外归来时,为兄弟,他两胁插刀,为红颜,他冲冠一怒,为家国,他不惧生死,凭借逆天武技,他纵横驰骋都市,避无可避相匹敌,杀伐四海,世界皆惊,下回分解我大华夏兵者,如何威村镇后面的山坡上,一个围墙残破的小型矿场内,近百个手持各色枪械,身着五花八门服装的武装匪徒,正包围着一个老旧的两层小楼,并时不时的透过小楼破损的门窗,向里面开枪射击。。

第5章 兄弟有难 2021-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