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李家四爷
一阵敲敲门声响了,随后晏东山推门进去,脸上带着笑容,对楚然地说:“楚老弟,午餐时间到了,你现在的也没员工卡和用餐卡,我带你去餐厅,昨天下午这顿,我请你吃。”楚然闻言楚然闻言,也不客气,笑道:“那就谢谢晏部长了。”。...

一阵敲门声响起,随即晏东山推门进来,脸上带着笑容,对楚然说道:“楚老弟,午餐时间到了,你现在没有员工卡和就餐卡,我带你去餐厅,今天中午这顿,我请你吃。”

楚然闻言,也不客气,笑道:“那就谢谢晏部长了。”

两个人来到电梯前,等着电梯下来,因为公司餐厅是在三十三层,正好处在华贵大厦的中间层,以方便员工就餐。

很快,电梯门打了开来,楚然正想往里进,谁知这时从里面走出一名西装革履,身材颀长的男子,很年轻,也很有气质,面相俊美,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

楚然往左边一闪,意思是给这个男子让路,乘电梯先出后进,这是基本的礼仪行为。

可是,楚然刚往左一闪,这个男子也跟着往左跨步,俩人差一点撞一起,楚然无奈只好又往右边一让,这个年轻男子身子顿了一下,然后走出电梯,擦过楚然的身边,匆匆离去,就连晏东山和他打招呼都没回应。

楚然听见晏东山喊了这个年轻男子一声“三少爷”,心中突然一动,于是一进电梯,就问晏东山道:“刚才这个人是谁?”

“他就是咱们华贵集团的副总经理,也是大小姐三叔的儿子,李喆。”晏东山随口答道。

“李喆……”楚然在心里默念了一声这个名字,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他现在有些相信安娜的话了,这个李喆,极有可能就是在安娜身上,还有李晓婷办公室内,安装窃口斤器的内鬼了。

因为楚然在和他擦肩而过的瞬间,闻到了这个男人身上有种怪味,虽然味道极淡,但楚然还是能确定,这种味道,是毒品焚烧过后,熏染在他身上留下来的。

楚然有些替这个年轻人感到惋惜,因为刚才第一眼看到李喆,印象很不错,气质样貌,都很出色,像个初出校园的大学生,温文尔雅,书卷气很浓。

可就是这么一个阳光纯净的年轻人,居然沾染上了毒品,那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坏事,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了。

楚然亲眼见过许多的瘾君子,在中东,无论穷人富人,只要是染上毒瘾,就会失去人性,不但可以背叛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甚至连自己亲生儿女都可以出卖,只要能换来毒品吸食。

因此,他极度痛恨毒品,所以对于李喆这个年轻人,第一眼的好印象,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叮……”

随着电梯门打开,楚然和晏东山进入到整个一层的餐厅之内,转了一圈,弄了四菜一汤,然后找到个空位,两个人坐下来开始吃午餐。

而就在此时,一个私人会所之内,年轻的李喆已经坐在豪华包厢内,身体两侧各坐着一个清凉暴露,浓妆艳抹的妖冶女子。

李喆并没有和这两个女子调笑,而是低着头,显得心事凝重。

过了一会,包厢门打开,一个大约五十几岁,面相阴鸷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矮瘦的男人,男人的脸上有一道狭长的刀疤,几乎从额头一直到下巴,看上去非常的可怖。

“小喆,既然来了,怎么干坐着,来,和四叔喝几杯。”中年男子落座后,挥了挥手,两个妖冶女子起身,扭着腰肢离开了包厢。

“四叔,我不是来喝酒的,我有重要的事要跟您说。”李喆表情有些慌张,还有些烦躁。

“哦?你想跟我说什么?”

能被李喆尊称为四叔,这个阴鸷的中年男子,正是齐城李家的李狂澜,也是齐城道上三大佬之一的“狂龙会”会长李四爷。

此时他听到李喆说有重要的事,点点头,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

“四叔,我觉得……大姐恐怕已经怀疑上我了,今天上午,她一上班,就把安娜叫到办公室,谈起和省城东岳集团合作的事情,可是……。”

李喆说的吞吞吐吐,这让李狂澜皱起眉头,不耐烦的插了一句道:“可是什么,快点说,别墨迹。”

“是,是,四叔,我正准备仔细听一下有关和东岳合作的细节,结果,突然之间,所有的窃口斤器全部失去了作用,期间我还听到一个被大姐叫做楚然的男人,也在总裁室,似乎正是这个男人发现了所有的窃口斤器。”李喆被自己四叔训斥,赶紧打起精神,讲出了事情细节。

“楚然?”李四爷瞳孔收缩,他想起自己昨天设计刺杀李晓婷失败,伤亡惨重,铩羽而归的胡威,也说起李晓婷身边有个武技恐怖的男子,就叫做楚然。

“玛德,又是这个楚然!三番两次的坏我的事,真是可恨之极!”李狂澜脸上带着愤怒,并露出痛恨之色。

“九奴,我昨天就让你安排人,去查这个楚然,现在让你的人抓紧点,今天晚上,我就要这个人全部的资料!”这句话,是李狂澜是对身边矮瘦男人说的。

被他叫做九奴的刀疤脸男人,点点头,声音嘶哑的道:“四爷,放心吧,今天晚上,一定能够让您看到这个男人所有的信息。”

“四叔,我现在怎么办?我有点不敢回公司了,安娜只要对大姐说出,我和他之间有了私情,那……大姐就会知道,是我在安娜身上安装了纽扣窃口斤器,大姐会把我赶出公司,爷爷也会重重惩罚我的。”李喆的脸色有些惨白,显得很是恐惧,看向李狂澜的眼中有些无助。

李狂澜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向李喆道:“小喆,你不用担心,一会儿正常回公司去上班,无论任何人问你,你只要不承认,谁也拿不出证据来证实这窃口斤器的事是你做的。”

“另外,只要你顶住压力,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让你坐上华贵集团总裁的宝座。”李狂澜面色冷酷,眼中掠过一抹杀机。

听到这话,李喆有些惊愕,抬眼望向李狂澜,急忙说道:“四叔,我可没想做什么总裁,我也没那个能力,我只想多弄点钱,可以够我吃喝玩乐而已。”

“小喆,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咱们李家,什么时候让女人掌管家主和家族企业了?你爷爷老糊涂了,把这些都给了晓婷这个女子,但我并不糊涂,晓龙在部队不可能回来,只有你,才是李家最合适的继承者,你可要用心啊,四叔会鼎立支持你。”李狂澜一副和蔼长辈的面孔,似在谆谆教导自己的侄儿。

听到自己四叔这样说,李喆心中有些意动,嗫嗫道:“四叔,我……我行吗?”

“哈哈,你当然行,你是我们李家现在年轻一代里,最有能力的一个,怎么会不行?小喆,你要有信心啊,只要咱们一起想办法,把你大姐踢出局,你就是李家家主,华贵的总裁。”李狂澜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拍拍李喆的肩膀,亲热的道。

“那……好吧,我都听您的,四叔,如果我能当上家主和华贵集团的总裁,我一定好好的孝敬您。”李喆也笑了起来,心中开始被李狂澜挑起妄念,露出一扫阴霾,意气风发的模样。

李狂澜用欣慰的眼神看着他,心中却在冷笑,自己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平日只知吃喝嫖赌的吸毒鬼侄儿,只不过是自己手中的一个工具,等自己除掉李晓婷,就可以用毒品控制住他,成为自己的傀儡。

“四叔,如果没其它事,那我就回公司了。”李喆站起身来,决定硬着头皮回去,只要自己死不承认窃口斤器的事,谁也奈何不了自己。

“好,那你先走吧,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李狂澜看了身边的九奴一眼,九奴从怀中掏出一个用密封袋包着的粉末,递给了李喆。

李喆一脸兴奋,眼中放光的搓了搓手,急不可待地从九奴手里接过这包粉末,小心翼翼的打开密封条,用手指蘸了一点粉末,放在嘴边用舌头舔了舔,脸上露出陶醉的神色。

待到他离开包厢,九奴阴声道:“四爷,这个小子已经暴露了,留着他万一把您给卖了,就麻烦了,不如……”

“不如什么?杀了他吗?”李狂澜眼神冰冷的看向九奴,语气怪异。

九奴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连忙低头躬腰,唯唯诺诺道:“四爷,我错了,您息怒,您息怒……”

“我做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来指手画脚,你听明白了?”李狂澜阴鸷的眼神,透着冷酷冰寒的气息,一种威压瞬间从他身上迸发出来。

“我听明白了,明白了,四爷,您饶了我吧……”九奴感觉自己腿已经软了,浑身筛糠般颤抖起来。

“哼……”李狂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身上的气势突然散去,然后说道:“九奴,坐下来,陪我喝酒。”

九奴感觉到身上的威压和冰寒瞬间散去,悄悄呼出一口气,乖乖地坐了下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九奴,我比你更知道,自己这个侄儿是个什么货色,但他对我还有用处,今天下午我会启用我埋了很久的一颗棋子,只要我那绝世佳人一般的侄女儿一死,李喆就会成为我身前的傀儡,你明白了吗?”李狂澜手里握着酒杯,脸上露出莫测的笑意,眼神阴鸷的看着九奴。

九奴闻言,赶紧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脸谄笑道:“原来如此,四爷高明,四爷高明啊!”

李狂澜哈哈大笑,然后一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在心中狂吼道:“李家的一切都是我的,谁敢跟我抢,我就杀了谁!”

衍武极兵

衍武极兵

作者:沧海如风 类别:商战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一代兵王,海外归来时,为兄弟,他两胁插刀,为红颜,他冲冠一怒,为家国,他不惧生死,凭借逆天武技,他纵横驰骋都市,避无可避相匹敌,杀伐四海,世界皆惊,下回分解我大华夏兵者,如何威村镇后面的山坡上,一个围墙残破的小型矿场内,近百个手持各色枪械,身着五花八门服装的武装匪徒,正包围着一个老旧的两层小楼,并时不时的透过小楼破损的门窗,向里面开枪射击。。

第5章 兄弟有难 2021-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