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暴起!
酒滴在地上都也没意外发现,而已眼中忍不住的闪过精光,嘴巴默诵,念了好几次,心中突然会出现对眼前这个视死如归的汉子饱含了崇敬。  而在东莱黄县的大狱里面,许卲不断地的拍击着用木头做的狱门,吼叫着地说“主公!主公!”两眼中流入泪水,而放佛老天像是听见了“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太史慈喊道,微微闭上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的讥笑,这是嘲笑着让人作呕的社会。。...

  看着远方的柳树枝轻轻的摇曳,那勾起的是英雄的落幕悲伤,那耳边听到笮融充满杀气的话,太史慈仰天大笑,说不尽的洒脱,说不尽的悲壮风流。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太史慈喊道,微微闭上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的讥笑,这是嘲笑着让人作呕的社会。

  底下百姓中有一身穿白衫之郎君,此人面色苍白,双眉断天,手中拿着酒壶,往自己的嘴巴里面灌着琼浆,当听到太史慈吟的诗句以后,那个郎君手中的酒壶一停,连壶中的酒滴在地上都没有发现,只是眼中不住的闪过精光,嘴巴默念,念了好几次,心中突然出现对眼前这个视死如归的汉子充满了崇敬。

  而在东莱黄县的大狱里面,许卲不断的拍打着用木头做的狱门,嘶吼着说道“主公!主公!”两眼中流出泪水,而仿佛上天好像听到了他的呼喊,从大狱尽头,刘繇在樊能,薛礼等文官武将的陪伴下,阴沉着脸,站在关押许卲的大狱门口,许卲也是抬起头来,当看见是自己的主公的时候,连忙哭着喊道“主公,千万不要.......”当许卲还没有说完话的时候,刘繇就打断了,从袖子中丢出一封信,砸在了许卲的脸上“许子将,你且看看吧”

  许卲一愣,捡起信,裁开封头,当看见信里面的内容的时候,许卲的脸就是一变,这信就是孔融派人送来的!上面充满了对刘繇做法的不满。

  “你现在开心了吧”刘繇苦着脸说道“孔文举竟然也为了一个武人和我刘家作对”

  许卲的心颤抖了,这一刻对于刘繇的忠诚也开始降低了,心中微微轻叹“此人,真是我命中之主吗”想到这里,许卲有了辞官的想法,毕竟,他可是知道太史慈乃是腾龙九万里,不下三重天,命中凶.善之人,许卲也不想陪着刘繇死了。

  “刘使君,既然如此,我恳求辞官回家”许卲行了一个大礼,趴在地上,对着刘繇说道。连称呼都已经改了。听见许卲的话,旁边的薛礼就是一惊,他可是知道这个许卲的能耐的,就出来说道“子将先生,请慎考虑啊”听见他的话,樊能也是下意识的想要说出挽留的话,但是眼角看见刘繇那种神情,他知道,薛礼也要倒霉了,起码在刘繇的心中,对于薛礼已经出现了一丝的裂缝。

  樊能还是很从聪明的选择了住嘴。

  刘繇想了片刻“既然子将先生如此恳求,吾答应了”然后转身就走,对着旁边的士卒说道“放子将先生出来,允许他离去”

  “诺”士卒拱手说道。

  听到刘繇的话,许卲并没有感觉开心,毕竟对于刘繇也是有感情了,他也不想刘繇身死,就对着刘繇的背影吼道“主公,若是真的想要杀此人,必定要狠啊!挫骨扬灰啊!主公!”

  刘繇一顿,又接着走了,没有在看一眼许卲

  .....

  笮融现在的心情十分的忐忑,心虚的他将自己的拳头时而握紧,时而松开,却没有发现旁边那个原本的送信小吏眼中闪过杀意,手指轻轻触碰自己的刀柄。

  “杀!”

  笮融的怒吼响起,也伴随着小吏的大喊“笮融老贼!韩当来也!”

  舞着让人癫狂的大刀,一把抓住了还没有反应的笮融,将他的头按在刀尖上,对着旁边的士卒喊道“笮融老贼,不服刺史之令,尔等难道也跟从叛贼乎!”

  听见他的话,士卒们面面相觑,笮融的脸色开始惨白,两腿不断的打着摆子,从下体中出现了很浓的尿骚味,韩当嫌弃的说道“大男儿还被吓出尿来”

  胁持着笮融走向太史慈,韩当一刀刺死侩子手,另一手中锁着笮融的喉骨,防止他突然逃脱,用手中的刀割断绑着太史慈的绳子,松开绳子的太史慈对着韩当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壮士救命之恩”

  韩当微微一笑“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走“太史慈微微点头,然后满脸狰狞的看着笮融一眼,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机,等一下突围出去,就不知道了....看到太史慈看向自己的狞笑,笮融就是一摊,他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希望眼前的这帮草包士卒救下自己,但也是极小希望。

  ”尔等还不快快放下武器!”下面那个郎君也是站了出来,然后喝了一口酒说道“此人乃是叛变之人,尔等莫要跟从,勿要忘记叛变之最,株连九族!”最好四个字这个郎君说的是肯铿锵有力。

  听见他的话,那些原本就动摇的士卒连忙放下手中的武器,太史慈也是想不到会有那么多人帮助自己,对着郎君微微点了点头,那个郎君笑了笑,一群人劫持着笮融向着城外冲去。一路上竟然没有人挡。离城门越近,笮融的脸色也就少一分的血色,当完全脱离小城的时候,现在的笮融完全靠着就是韩当的支架着,不然肯定跪在地上。

  当一群人跑到一片小树林的时候,太史慈停了下来,对着韩当说道”这位壮士,不知道此人可否给我“听见太史慈的话,韩当并没有犹豫,一把将笮融丢给了太史慈。

  还没有接住,笮融就已经跪在地上大哭起来“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不是我,是刘繇那个狗贼的办法,你要报仇去找他啊,你的老母也是他杀的啊”

  听见笮融的话,太史慈的眼睛都红了,一把抓住笮融,将他拖进大树旁边,用他的头狠狠的装在树上,太史慈的力道很大这不用怀疑,也就是说撞了一下的笮融晕死了过去,太史慈还没有发泄完全,用尽全力,一下子将笮融装在树上,当脑浆混合着血液,留在着大树上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死气。

  太史慈红着眼睛,仰天长吼“下一个!刘匹夫!”

  旁边的郎君还是独自喝着酒水,韩当看着太史慈眼中冒着绿光。

  吼了很久的太史慈终于累了,对着韩当两人说道“太史慈多谢两位了”

  韩当连忙摇手“子义不要多礼,我韩当可是受过你大恩的”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太史慈这时候才感觉韩当这个名字很熟熟悉,好像是孙坚的部下!

  “义公客气了”太史慈看见韩当惊讶的目光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此人就是孙吴政权的前期武将!“子义怎么知道我的字”

  “哈哈,慈早闻辽东好汉韩义公之名了,威震天下啊”

  听见太史慈对于自己的吹捧,韩当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旁边的那个郎君,好像被无视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故意咳嗽一下。

  “哦,多谢阁下,勿要怪罪于慈”太史慈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戏志才也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郎君不在意的摇了摇手,好像浑不在意,但是太史慈眼睛却猛然瞪大!

重生三国之东莱太史慈

重生三国之东莱太史慈

作者:山川挽歌 类别:历史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三国乱世,紫微星跌宕,百姓哀号,城破剑毁,究竟谁才是结束了乱世之人。  一个小人物再次穿越成东莱太史慈,高超的武功,可能超越时代的狡诈,给他能在三国乱世中带给什么。  封狼居胥,清啸中原,乃梦想,用一条命拼的梦想。  “既生孟德何生子义,痛哉心乎” “给我回去!回去!”偏将看着眼前的暴民就是不断的挥舞着自己手中鞭子,那抽中的百姓的脸,留下一道道伤疤,每一个人却很是麻木,他们只想活下去。偏将明显觉得很不耐烦了,对着自己旁边的士卒吼道“弓箭手!准备!”。

第四章 这就是大汉 2021-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