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倒霉的遭遇
我们扭头往后面走,左右也就十多分钟的路程,林景勋就聊着一些现在出门时旅行中的趣事,还问我不喜欢什么样的城市,都到过哪里,我逐一做答,心里始终敢懈怠,幸好林景勋也没再提“你等我一下,我去取车。”。...

我们转头往回走,大约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林景勋就聊着一些以前出门旅行的趣事,还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城市,都到过哪里,我一一作答,心里一直不敢松懈,好在林景勋也没再提和白牧野相关的事。

“你等我一下,我去取车。”

这个影院是一座独立的小楼,林景勋的车子停在了正门前,他让我在路边等他,自己一个人去取,我答应了。

这个时候,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昏黄的路灯伫立在微风的夜里,看起来格外的孤单,我站在林荫的阴影里,脑子里又蹦出白牧野的身影,原来平静的心情瞬间被这孤零冷清的夜色淹没了。

突然一阵疾风从我身后刮过,手中蓦然一松,等我反应过来,一道黑影已经跑出几米远,他手上抓着我的包包。

“你站住!把我的包还给我!”我大喊,拔腿就追上去。

那黑影匆匆忙忙回头看一眼,继续跑。

我紧追不舍,包里现金不多,可是家门钥匙手机银行卡以及证件全在包里,这要是丢了,得费好大劲。

那黑影非常聪明,转过这条大道就往一个小胡同里钻,边跑边回头看我,我想都没想就追了进去。

那个黑影明显很了解这里的地形,结果,带着我三转两转,我就迷路了……

连盏路灯都没有,我站在黑乎乎的小巷里,好像身处迷宫一样,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才惊觉自己大意了,这下好了,贼没追上,把自己也丢了。

正当我在黑暗中寻找出路的时候,一道强光从正前方直射进去,我忙用手遮住眼睛,就听一个男人猥琐的声音响起:“大哥,就是这妞儿,长得贼好看,奶子有碗口那么大,屁股一看就特别有弹性,脸更不用说了,跟个大明星似的,要是能干上一炮,死也值了。”

“你个傻B就吹吧,大哥什么女人没见过,切。”

“别吵,过去扒光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是遇见劫色的了?所以劫财是假,劫色才是目的?

我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跑,边跑边大声呼救,希望林景勋能听见我的声音找过来,或者有哪个好心的路人能够见义勇为。

到嘴的肥肉怎会舍得丢掉,那个恶棍一见我逃跑,大喊大叫就追上来,听那脚步声,至少有四五个人。

胡同里实在太黑了,我还穿着凉鞋,鞋跟有四五公分的高度,无形之中增加了逃跑的难度,结果一不留神就绊在一根干树枝上,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疼痛感从脚面和膝盖上传来,深入骨髓。

我没时间去自怜自艾,手脚慌乱地挣扎着要爬起来,幸好脚只是崴一下,并没骨折,但还是很疼。

挣扎间,那几个人已经到了眼前,三四个手电筒交错照下来,我看见为首那个人的脸,皮肤很黑,胡子拉碴的,连心眉,嘴角有一颗大痣,很平凡的一张脸,但透着一股凶狠劲儿。

“你们是什么人?走开!”我吓得瑟瑟发抖,连声音都带着哭腔。

“嘿,成色果然不错,瞧着皮肤嫩得,看得我都硬了……”他在我身边蹲下来,对我评头论足,还伸手在我胸口摸了一把,我顿时恶心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要碰我!”我尖叫起来,开始大哭。

“我就喜欢女人在床上大喊大叫,好像在喊加油似的,干起来特别带劲儿!”他两眼冒着淫光,对我咽了咽口水,“带回去,慢慢玩。”

立刻就有两个人上来拖我,动作十分粗暴,我吓得哭声更大。

“林景勋!林景勋!救我!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我大叫林景勋的名字,这一刻,他是我心里的救命稻草。

“别叫!”立刻有人上来捂着我的嘴,浓臭的烟油味刺鼻,我挣扎着。

几秒钟后,我突然嘴上一松,耳边响起几声惨叫,同时有人靠近,伸手扶着我,是林景勋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我心中大安。

“唐清!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

“你来了,我没事……”我扶着他的手站起来,拉着他摸黑继续往前跑,“快跑!快点……”

他拉住我,把我轻轻地拥在怀里,轻声安抚说:“别跑了,我让人去处理了,没事了,别怕,有我呢。”

我从他怀里挣扎出来,转身看,才发现那几个人倒在地上哎呀哎地叫唤着,一名黑衣男子弯腰从另一个人身上拿起一只红色包包,正是我的。

看着这一切,我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终于安下心来。

林景勋帮我拍掉裙子子上的灰尘,歉意地说,“对不起,让你受惊吓了。”

“这怎么能怪你呢?就那么几十米的距离,谁会料到有人抢包呢。”

“总归是我对你照顾不周,幸好没出什么意外,不然我内疚死了。”林景勋长长吁口气,扶着我往外走。

“不过幸好你来得及时,不然我真的可能……”想起那人对我的污言秽语,我真是心有余悸。

他的车子停在我进胡同的那条道上,当我看着马路上明亮的路灯,有种恍如隔世的迷茫感,就在几分钟前,我差点惨遭厄运!

林景勋把我扶进他的车子里坐下,回头看向来路,不多时,那个黑衣男人出现在胡同口,手里拎着我的包包,他健步如飞走到林景勋面前,双手恭敬地把包包递给林景勋:“先生,这是唐小姐的包,检查过了,没有丢东西。”

这人应该是林景勋的保镖吧,没想到林景勋有保镖,也不意外,能出现在江楚楚的订婚宴上,并和白牧野熟悉的人,自然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这一刻,我对林景勋的身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你看看,有没有少东西。”林景勋把包拿起来,递给我。

我随意检查一下,东西都在,我如实说了,林景勋很满意地点点头,那个黑衣人就默不作声地离开了。

“我送你回家。”林景勋钻进车子里,声音有点冰冷地说,“没想到在我眼皮底子发生这种事,你放心吧,这个事我会让人追查到底的。”

我说了声谢谢。

一路无话,他将我送进了小区楼下。

“我上去了,你也早点回家,路上注意安全。”我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你一个人可以吗?要不要我送你上去?”林景勋看了眼我的脚问。

“可以的,我可没那么娇气。”我笑笑,准备打开车门。

“等一下!”正当我要推开车门准备下车时,林景勋突然叫住我,我不明所以地回头看他,他笑说:“我还是把你送上楼吧,不然我不放心,刚才的事我到现在还后怕。”

我张张嘴想拒绝,他又说:“别拒绝,给我一次戴罪立功地机会吧。”

我还能说什么,他的话总是让我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他下车,很绅士地帮我打开车门,然后伸手把我扶出来,我的脚一用力还是很疼,膝盖也有擦伤,林景勋见状,建议说:“不如我抱你上去?”

我不好意思地拒绝:“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

“严重吗?要不要去看医生?”

“还好,只是有点疼,应该没什么大碍。”说着,我就扶着他的手上楼。

不经意间地抬头,不远处的绿化带冒出一颗脑袋来,我脚步一顿,那个脑袋慌乱地矮了下去藏在绿植后面,这是有人在偷窥我?我怀疑自己眼花了。

放开林景勋的手,我向那个脑袋所在的位置走去。

那个脑袋又悄悄地抬起来,见我向他走去,他吓得跳起身,拔腿就跑。

“唐金!你给我站住!”我朝他的背影大喊。

他不理,像兔子一样向小区门口跑去。

林景勋走过来问:“什么人?”

“我弟弟。”我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心里疑团顿生,唐金竟然半夜潜伏在我家楼下监视我,这是要打的什么鬼主意?而且见到我还会吓跑,他不应该跑上来指着我鼻子骂我不管爸妈忘恩负义吗?

我想不明白,不过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到家里,脱掉鞋子,明亮的灯光一照,才发现脚面有点红肿,膝盖也有一大片擦伤,林景勋看了直皱眉,建议我去检查一下,我拒绝了,然后他问我有没有红花油之类的,可以揉揉舒缓经络,我说有,他问明了地方就去帮我拿。

拿过来了,还要帮我揉,我哪敢接受,他执意,反反复复地说,是因为他的照顾不周,才害得我差点受伤害,他能为我多做点什么,也好减轻心里负疚感,最后我只能接受了。

不得不说,林景勋真的是十分温柔体贴的男人,连揉边问我的感受,力道是大是小他随时调整,比……白牧野真的不是好上多少倍,哎,怎么又想起他了,真是阴魂不散啊。

等他帮我揉完,果然好多了,我开心地向他感谢。

“今晚吓到你了吧?真的很抱歉。”他去洗了手回来,坐在我的身边,很是歉意地说。

“你别内疚了,不是你的错,再说,不是什么都没发生吗?”我反过去要去安慰他。

他点点头,突然认真地说:“以后你有任何事,都可以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你随时可以使用。”

浅情不自知

浅情不自知

作者:年承午 类别:灵异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为了争夺战我,三个官二代拼尽了阴谋阳谋,还惊扰了背后的权力集团。他说:“唐清,爱你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梦想,也最艰苦,但我肯定会选择放弃。”我笑得千娇百媚:“很开心听我想,可能是因为他的心情不好,今晚他喝了不少酒,眼睛红得像兔子。。

第4章 江楚楚未婚夫的家世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