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六章 林守备
招开心极了,跟在刘氏身后,刘氏到哪儿,她到哪儿。  刘氏刚给三姨太送去鲫鱼汤,望着三姨太脸上露着苦色,在小盅摆@弄着汤匙,很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汤,笑容道:“三姐姐,即便喝不下,也要尽量避免多喝点点。而如今你肚子里怀有的但是金疙瘩呢。”但是三姐姐三姐姐刘氏刚给三姨太送来鲫鱼汤,看着三姨太脸上露出苦色,在小盅摆@弄着汤匙,很小口小口的喝着汤,微笑道:“三姐姐,即使喝不下,也要尽量多喝点。如今你肚子里怀着的可是金疙瘩呢。”虽然三姐姐三姐姐叫着,彼此嘴里都是叫着姐姐。其实三姨太二十来岁,比刘氏小多了。三姨太姓钟,本县人,父亲是在县城开布店的。家里姊妹众多,没耐烦给她取名字,就是妮子妮子的叫着,十多岁时,媒人来给说合,说李家庄李庄主李有财长得气宇轩昂,家里有钱有势,还没了太太。两个姨太太又一人一个生了女儿,如今能去他家,赶在那两个姨太太前面生下个男儿,那十有八@九能当上主母,那么多家产,还不是享福的命?父母自然知道李有财的底细,又贪图那份彩礼,就答应了。于是钟妮子稀里糊涂到了李家庄,稀里糊涂的就成了李有财小妾。。...

  李有财在前院见林守备的时候,刘氏带着迎宝正在三姨太楼里坐着。刘氏旁边一左一右软凳上坐着还招和迎宝。还招圆脸蛋,头上还扎着两根丫髻,穿着大红褂子,看起来很有喜感。还招好似坐不住的样子,身子一会往东扭一会往西扭。还招的生@母是三姨太,却不大管的住她。除了在李有财面前老老实实,背地里那是上房揭瓦的主儿。李府没有陪她玩的玩伴,就经常偷偷溜出府去找庄子上的小孩子玩。如今刘氏来了,还带来了一样大的迎宝,还招高兴极了,跟在刘氏身后,刘氏到哪儿,她到哪儿。

  刘氏刚给三姨太送来鲫鱼汤,看着三姨太脸上露出苦色,在小盅摆@弄着汤匙,很小口小口的喝着汤,微笑道:“三姐姐,即使喝不下,也要尽量多喝点。如今你肚子里怀着的可是金疙瘩呢。”虽然三姐姐三姐姐叫着,彼此嘴里都是叫着姐姐。其实三姨太二十来岁,比刘氏小多了。三姨太姓钟,本县人,父亲是在县城开布店的。家里姊妹众多,没耐烦给她取名字,就是妮子妮子的叫着,十多岁时,媒人来给说合,说李家庄李庄主李有财长得气宇轩昂,家里有钱有势,还没了太太。两个姨太太又一人一个生了女儿,如今能去他家,赶在那两个姨太太前面生下个男儿,那十有八@九能当上主母,那么多家产,还不是享福的命?父母自然知道李有财的底细,又贪图那份彩礼,就答应了。于是钟妮子稀里糊涂到了李家庄,稀里糊涂的就成了李有财小妾。

  送去时母亲千叮呤万嘱咐,说要有好日子过,不被那两个先去的姨太太骑到头上,那就赶快如何如何,钟妮子小户人家出来的,虽然是半懂不懂的年纪。还是有点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然而过去了两年,还是生下了个女儿。自从生下还招以后,钟妮子心里很不好过,总以为自己低人半截。她没细想,大姨太二姨太,大家彼此彼此,都在忍气吞声过日子呢。

  过了几年,原本以为像那两个姨太太一样没指望了,没想到突然又怀上了。瞧出有喜的那一天,下人赶去给李庄主报喜。——李有财回来后就手舞足蹈的说什么钱没白花,还说着些钟妮子不明白的话。后来说自己肯定怀的是儿子的风声就传遍了李府,传遍了李家庄。每一个来恭喜的人都说的一样的话。母亲从城里赶到了李家庄时,钟妮子说起自己的疑惑,母亲说如今全县老少都不怀疑李府三姨太怀的是儿子,还说什么是几十万两银子换来的呢。

  如今大姨太二姨太对自己亲热的让人受不了,那羡慕的眼神让钟妮子很得意。连李刘氏也从澧州回家,说是二爷交代专程回来照顾自己的,钟妮子明白,其实是照顾她肚子里的孩子,这么说,这回怀的肯定不会错啦?钟妮子又是糊涂,又是欣喜,又是害怕,又是憧憬。

  可每次刘氏亲自煲的汤是真的很难喝啊。

  钟妮子闭着眼,一骨碌把盅里剩下的往嘴里倒了,毅然绝然:“是啊,我不吃,孩子也要吃呢。”然后又移步到床边,卧床休息。刘氏就坐在那里陪着说话。

  还招在旁边思考了很久,这时问道:“婶娘,金疙瘩是什么啊?”

  刘氏道:“金疙瘩就是宝贝呀。”

  还招疑惑的问:“我母亲肚子里有宝贝吗?”

  刘氏好笑:“你母亲肚子里装着你的弟弟,不就是宝贝吗?”

  “真的吗?”没有玩伴的还招很高兴:“我也有弟弟了?”

  刘氏逗迎宝和还招说:“是呀,你们以后要有弟弟了。——喜不喜欢有个弟弟?”

  迎宝文静秀雅,很害羞,坐在那里嘴唇上下蠕嗫,轻轻说了句:喜欢。小@脸已经红了,眼睛就朝地下看去了。

  刘氏道:“那好,以后你们玩的时候,可要好好带着弟弟哦。”

  还招则扬着脑袋继续问道:“那……弟弟还有多久出来玩啊?”

  刘氏:“……。”

  还招不顾钟妮子瞪眼,跳下椅子,扯着刘氏的手追着问:“婶娘,你说嘛。”

  刘氏呵呵笑着:“弟弟还在睡觉,要明年才能陪你玩呢。”

  “哦”还招想了一会,还有很多问题:“……。”

  最后的问题是:“那我想要母亲肚子里装个哥哥,明年陪我玩,行不行?”

  这时候,李有财送走林守备,准备回房休息了,见钟妮子房里还亮着灯,就打算看看。来到门边,正见到还招缠着刘氏问东问西,说道:“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睡觉?”还招乍然见到李有财,顿时低下头,悄悄朝迎宝吐吐舌头,跟着下人出去了。

  李有财对刘氏说:“正愁库房里跑老鼠,刚刚林守备他就带来一大箱子银元宝……我收下了。肯定是因为白天黄主薄的事。黄主薄求咱让林守备剿匪,林守备就送来银子,分明是怕了鸡爪山那些匪盗了。”

  刘氏道:“那林守备干嘛怕强盗啊,他是官兵呀。”

  李有财:“弟妹你不知道,鸡爪山在石峰山里头,山高林密,林守备那几个人,钻山沟没一年半载休想找到。就是你全军万马去,你这头去,他那头跑到庸国去了。”

  刘氏道:“那……大伯银子收下就收下了。就是以后见了黄主薄怎么办?”

  李有财道:“我就头疼这个。可又舍不得把银子往外推啊。”

  月光如昼。林得标骑着一匹青骢马,两个兵丁赶着装着空箱子的马车,一行三人在月光下往城里赶。林得标是真怕了有人逼他去剿什么鸡爪山,那鸡爪山在石峰山深处,要在山里转来转去,哪有城里呆着舒服?何况那些人是好惹的?林守备专司缉捕,有消息说鸡爪山的山大王自号“天鸡大王”,身高丈余,天天吃生肉饮热血。那鸡爪山寨至少有千八百人啸聚,个个凶悍,怎对付得了?林得标没想到黄主薄出不了县,却跑来找通判夫人告状。这黄主薄真不识好歹,明明鸡爪山的人掳去了还想有囫囵的人回来?要不是看在知县大人面子,上次他都别想出守备大牢!看来回去得找个由头再囚住这死老头子。林得标这样想着。

  因为给李有财分了从黄主薄嘴里抠来的银子,林得标宽了心,走了一会,在马上提着缰绳,一抖一抖的哼起了曲子:“……晨鸡初叫,昏鸦争噪,那个不去红尘闹。路遥遥,水迢迢,功名尽在充县道,今日少年明日老。”赶马车的两个兵丁知道捧哏,就喝彩:“将军再来一个。”。林得标不过是一县守备,小小的八品武官,哪里称得上将军?不过林得标就喜欢手下这样叫他。高兴起来,就又唱了几个。这样一唱一和,不知不觉赶了二十多里路,过前面树林,就可以看见充县城头了。

  一个兵丁忽然叫道:“将军,前面有人。”

  林得标听了睁大眼的朝前面瞧去。年纪大了,人说:“人到四十四,眼睛一包刺。”到了林得标这个年龄,眼总是浑浊了。只见到模模糊糊的树林子就在前方,却怎么也没看到有什么人。林得标道:“没看到人呀。”另一个兵丁道:“真的是一个人骑着马在树林子那里呢。”林得标疑道:“白天都没几个人走这条道,这时候哪会有人?”

  说着话,脚下还是没耽搁,三个人行到林边不远处,当林得标终于看见,是真的有一个人骑着马等在路上的时候,三个人才发现林子里还有着不少人影。林得标迟疑了一下,拉住马停下来,不敢再往前走。对面那个骑马的人开口了:“对面可是守备府林守备?”林得标谨慎答道:“请问你是……?”

  那人策马过来了,马蹄声在静夜里格外清晰:“——看来那就是了。某鸡爪山来的,在此恭候林守备多时了。”林得标三人听了大惊。林得标身子在马上一打冷战,差点掉下马。林得标强忍住恐惧,对那人道:“你……你们拦住本官,想干什么?”那人哈哈一笑:“哈哈,我们大王在前面林子里歇息,叫某家等着林守备。他老人家要和守备大人谈个买卖。请——。”

  林得标在出李家庄的时候还想起鸡爪山的事,没想到眼看快到城里,一头就撞上了。哦,不是撞上的,是人家专程在这儿等着自己,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可是,本官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都从没起过心思去剿他,他倒找上我谈什么买卖来了。他以为本官真的是好相与的?山贼下山,如虎入平原,连狗都可以欺负他,怕什么?定了定神,壮着自己的胆,骑马缓缓跟在那人后面,向林子里去。那两个兵丁赶着车也战战兢兢后面跟着。

  进了树林,林得标见到路边树林里,一大~片树木被砍成了空地,在那里,扎着一个硕大帐篷,帐篷里还隐隐透出灯光。帐篷周围坐着满地头扎黄巾,手持兵器的汉子,个个不怀好意的朝林得标几个望着。

我叫李天赐

我叫李天赐

作者:哥过路的 类别:历史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中修。 我叫李天赐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在我们这个世界,穿越学说做为一门已经开始走向成熟的学说,从诞生起,就颇有争议。有争议就有进步,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有了更多新的认识,基本承认了穿越学说的合理性,但是分歧还肯定是存在的。现在穿越学说界充斥着各种理论,我总结起来有两大类:本体穿越和灵魂穿越。”“众所周知,人类作为高级灵长类动物,和其他的动物区别开来的,就是已经渐臻完善的强大思想灵魂。它看似虚无,其实是以一种我们目前还不清楚的形式存在着,现在有很多科学家抱着质疑和深信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在研究它,希望能清楚其中的奥秘。……”。

第五章 李刘氏三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