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赚城门
。  恍惚间中,林竞标看见了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黄主薄。那黄主薄瘦瘦的身子正靠在蟒袍男子侧边,身后还站着一个跟他一样瘦的小伙子,像在正聊些什么,有人来了因为转移话题了。黄主薄原本所以深恨林守备入骨的,此时坐在那里,只看了林竞标几眼,眼里显露出惊异的恍惚中,林得标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黄主薄。那黄主薄瘦瘦的身子正坐在蟒袍男子侧边,身后还站着一个跟他一样瘦的小伙子,像在正说些什么,有人来了所以打住了。黄主薄本来应该深恨林守备入骨的,此时坐在那里,只看了林得标一眼,眼里显出讶异的神情,却再没有什么表示。只他身边站着的那个穿着长衫的瘦小伙盯着林得标,眼神里满是玩味。林得标不是笨人,一思索就明白那肯定是黄主薄的那个被掳去的儿子黄观。坏了,原来这厮真的是山贼一伙的。醒悟过来,心里一片冰凉。。...

  那人在帐篷口停住,示意林得标自己进去。林得标听天由命掀开帐篷门的幔布,走进帐篷,牛油蜡烛光中,五个用树桩做成的凳子,坐着三个人,一眼扫过去,中间的人如此显眼:首先是头上顶着的齐梁冠,竟然是黄色的,身上穿的也是黄色蟒袍。冠下是一张满脸络腮胡须的长下巴脸,眉粗眼大,看见林得标进来,手往空的一个树桩随意一指,很温和的说道:“林守备,请坐。”林得标一阵恍惚,就像听到命令一样,朝那个铺着块红布的树桩走去。

  恍惚中,林得标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黄主薄。那黄主薄瘦瘦的身子正坐在蟒袍男子侧边,身后还站着一个跟他一样瘦的小伙子,像在正说些什么,有人来了所以打住了。黄主薄本来应该深恨林守备入骨的,此时坐在那里,只看了林得标一眼,眼里显出讶异的神情,却再没有什么表示。只他身边站着的那个穿着长衫的瘦小伙盯着林得标,眼神里满是玩味。林得标不是笨人,一思索就明白那肯定是黄主薄的那个被掳去的儿子黄观。坏了,原来这厮真的是山贼一伙的。醒悟过来,心里一片冰凉。

  蟒袍男子说道:“林守备,本王想和你做个买卖,不知你同不同意呢?”

  这就是那“天鸡大王”?看起来最多七尺高,也就这样子嘛。林得标听说是要做交易,看来不是黄家找自己报仇的。勉强放下心说道:“大王请讲。”蟒袍男子:“我听说如今县库里放着几十万两银子,我可以许你一半。只要你……。”

  黄观接口道:“只要你带我们进城就可。”

  林得标大惊:“这怎么行?”

  黄观阴森森的道:“怎么,不答应?实话告诉你吧,本来是要抓~住你砍了的,是我说服大王放你生路,你还敢支吾?”

  如果带贼人入城,自己的下场比现在被人砍了还惨,一定是满门抄斩。可现在是真的害怕啊。林得标:“容我……想想。”

  蟒袍男子另一侧的人说话了:“知道吗?……我们大王已受庸国国主御封为石峰王,不怕告诉你,庸国大军如今就在山里,明早就会来到充县城下。你以为小小充县能挡得住?还不是城破人亡?如果我们大王不是想着那些银子,才不会深夜在这里等你呢!”

  林得标手足颤抖,眼珠鼓起,道:“你……你们……。”

  林得标万万想不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庸国人来了,不是从来没有来往吗,怎么会来打我们呢?骗人的吧。

  黄观又道:“就是庸国大军随后到了,要不我们怎敢下山来?带进城,活,以军功赏赐,不带进城,死,而且是全家死。你自己看着办吧。”

  到得此时,林得标反而镇定了,不再看那黄观,却对黄主薄道:“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那个从不出门,老实巴交的读书孩子?简直比豺狼还要凶残啊。”黄主薄面无表情的道:“你都没见过我儿子,怎么知道眼前这个是?这个人,我说其实我不认识他,你信吗?”说完扭头到一边,也不知什么心思。

  黄观咬着牙,瞪着林得标:“看来你是不肯啦?”

  林得标很悲哀,这什么“天鸡大王”一眨眼从山贼变成了什么石峰王,变成了庸国人的前锋,这黄主薄读圣贤书的儿子变成了叛国的贼。如今大燕朝正准备同辽国打仗,军队往北方去了,可恶的庸国人就来偷袭。林得标说:“我答应了。”

  蟒袍男子:“就知道林守备是爽快人,那就辛苦你了。本王说话算话,到时进了城,论功行赏有你一份,银子……你也有一半。”

  后半夜,月亮渐渐隐到石峰山大山那边去了,天上只有点点星光。林得标还是骑着自己那匹马,不过却是被一个喽啰牵着,赶马车的也换成了一个喽啰。这两个人换下两个兵丁的衣服,是准备等林得标叫开城门占城门的,两个人怀里揣着尖刀。样子都很凶恶。那群鸡爪山下来的人也吊在身后,不远不近。

  充县是大燕的边防,守备就是一县的最高军事长官。城里守备府旁军营里,常驻着二百戍卒,而城墙是用石头垒成的,还有宽阔的石峰河做为护城河,其实便是几千人来,急切也难以攻破。不过,如果林得标让贼人进了城,那就不好说了。那所谓的“石峰王”虽然只带有百十人,可城里没有防备,有心算无心,城里的兵丁恐怕在梦里就会被砍个差不多。贼人进了城,就算被发现了,也会藏在城里,等明天庸国人杀到,里应外合,也是轻易破城的结局。而充县速破,附近州县来援不及,便给了庸国人一个桥头堡,后续的兵马可以源源不断的开进大燕国来了。

  这一切,身为戍边武官的林得标心里一清二楚,心里叹道:今天真是不该出城啊。可恨跟在身后的这些山贼,家贼。庸国人要来,怎么没有一点风声呢,大燕情报司那些人干什么去了?

  不管怎么想,林得标的马还是停在了充县城下吊桥边,看见城楼上一个灯笼亮着。林得标出城时,给城门值守交待自己去李家庄,多晚都要回城的。那李有财可不会让你留宿。要留自己住下就好了啊,林得标想。不知道李家庄现在怎么样了,庸国人真要过来,一出石峰山,官道边可就是李家庄啊。

  果然,城上人看见三个人从李家庄方向来,从城垛后把头伸出老长:“守备大人回来了?是守备大人吗?”那两个喽啰贴身站在林得标身边,把尖刀紧紧抵在林得标后腰,刀尖都差点刺进肉里:“想好哦,不要乱说话,要不就没命了哦。”

  林得标真是害怕,朝城上喊:“谁在值守?”

  此时的大燕情报司驻充县头子王小胜在干什么呢,他正在城门楼子上,抵着城墙垛子,远远朝城下三人看呢。一刻前,王小胜见到了一个人,一个家丁打扮的人。那人点头哈腰的:“老爷,是我家少爷叫我来送信的。”说着双手捧上一封没封口的信。王小胜在充县,对外的身份只是走街串巷的走方郎中,借住在城南门楼子下的一间民居里。本来已经睡下了,可那人咚咚咚敲门不停,王小胜以为是谁来叫他连夜去看病的,喊:“睡下了,有事明天再来。”可那人还是敲,嘴上说道:“我家少爷要我一定要见到你。”无奈又从床@上起来,穿衣开门,就在门边问话。

  王小胜狐疑的接过信,正待要问。那家丁打扮的人抱拳鞠躬,头都没抬,嘴上说着:“老爷,小人告退了。”回头就走,一会就隐没在黑暗里了。王小胜追了几步没追上,想想回头进房,关好门,在灯下拿出信。只见字体古怪,却有一种奇异的美~感。信上写到:“我知道你叫王小胜,是大燕情报司的,你不知道我是谁。哈哈。今夜必有山贼袭城,正在此时。你不知道,却在睡觉,我却知道。哈哈。”看了信的内容,王小胜大惊失色。

  做为搞情报的,最重要的就是一条:多疑。什么都要敢于怀疑。王小胜脑子里转过千种可能,不过,还是不敢怠慢,往门下放了块小石头,留下情报司独有的暗号。然后从床下拿出佩刀,拿在手里,熄灭了灯,带上门,匆匆往城头而去。一路急走一路苦苦思索:充县城中,知道自己身份的不过三五人,还都是自己手下,还有谁知道自己的身份?信中所说的是真是假?送信的是哪个府上的家丁?那人口中的少爷又倒底是谁?是少爷?那就是恶作剧啦?……。

  因为距离不远,没多久就到了城门楼子下。竟然看见前面张知县带着陈师爷,身后跟着几个县衙役,打着大白灯笼往城楼子上爬。听那张知县问陈师爷:“是谁给送来的信?”陈师爷:“是一个奴仆打扮的,脸没看清,就站在我门外递信,我一接,他回头就走了。”“依你看来,是真是假?”“不管真假,此事只能当真,事关全城安危。”“山贼远在鸡爪山,就算下山来,又怎敢来攻我坚固城池?”竟然也给张顺送信了?

  “休要去开门。”原来那守门楼的兵丁正准备下楼来,撞上了。王小胜听到那兵丁道:“知县大人,那是我家守备老爷回城,正在城外等着呢。”张知县道:“等等,让我看看再说。”小胜闪到暗处,也跟在后面摸上城头,躲在不远处的城垛子后面偷听。张知县爬上城头,往下望去,看见一个骑马的,二个赶马车的,等在城下。

  月光朦胧,看不真切。张知县问那守夜的:“你们守备大人今天出城了吗?”那兵丁答:“是的。我交班不久,是上一班的弟兄告诉我的。”张知县探出头,喊道:“下方何人?”只听到下面林得标身边的人喝道:“林守备回城,速速开门。”张知县喊:“叫林守备回话。”“速速开门,耽误老爷回府,你吃罪不起。”“本县在此,请守备大人回话。”

  我是被逼的,林得标想。正要开口答话,只听见城楼上张知县喝道:“城下的人听着,依大燕律令,酉初落门,无紧急公务不得擅开城门。你们等天明再说吧。”……城下再久久没有声音。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我叫李天赐

我叫李天赐

作者:哥过路的 类别:历史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中修。 我叫李天赐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在我们这个世界,穿越学说做为一门已经开始走向成熟的学说,从诞生起,就颇有争议。有争议就有进步,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有了更多新的认识,基本承认了穿越学说的合理性,但是分歧还肯定是存在的。现在穿越学说界充斥着各种理论,我总结起来有两大类:本体穿越和灵魂穿越。”“众所周知,人类作为高级灵长类动物,和其他的动物区别开来的,就是已经渐臻完善的强大思想灵魂。它看似虚无,其实是以一种我们目前还不清楚的形式存在着,现在有很多科学家抱着质疑和深信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在研究它,希望能清楚其中的奥秘。……”。

第五章 李刘氏三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