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多情
在徐青安心里,妹妹是拯救他们安义侯府的活菩萨。也没妹妹的乖顺,父亲、母亲早已被他气疯了,他就变为了孤儿,受尽屈辱世人欺凌。再也没有不能够随心所欲地做他想做的事,但是这是无人能去理解的快乐……。帮着母亲管家,妹妹的才情他是明白的,只但是这一次处置方式事情,比往昔更为没有妹妹的乖顺,父亲、母亲早就被他气死了,他就变成了孤儿,受尽世人欺凌。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做他想做的事,虽然这是无人能理解的快乐。。...

在徐青安心里,妹妹就是拯救安义侯府的活菩萨。

没有妹妹的乖顺,父亲、母亲早就被他气死了,他就变成了孤儿,受尽世人欺凌。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做他想做的事,虽然这是无人能理解的快乐。

帮着母亲管家,妹妹的才情他是知道的,只不过这次处置事情,比往日更加雷厉风行,那双清透的眼睛看着人的时候,让人无处躲藏。

曹大太太被质问时,徐青安在一旁拍手,现在轮到他自己,他也只有抠指甲的份儿。

徐青安清了清嗓子:“这是哪里来的香囊?妹妹想问什么?你知道我随了父亲,向来没脑子……这些小事,怎么能记得住。”

徐清欢不说话,只是抿了一口茶,眉目疏朗,仿佛在打发闲暇的时光,不时地扬起手来遮挡头顶的阳光。

徐青安却如坐针毡,太阳越来越大,身上的衣服渐渐被汗浸透。

凤雏溜达过来:“世子爷将压箱底的衣服找出来做什么啊!门口的大黄都脱毛了,世子爷还让自己长出许多毛来,早知道世子爷需要,我就将大黄的拿来给您,黄色比银色更配您的身份。”

银狐领子就像火炭一样烤着徐青安的脸,他想愤怒的离席,腿却有些软。

徐清欢将香囊拿起来:“哥哥不说,我就去给母亲请安了,曹家姐姐刚好也在那里……”

徐青安脑子“嗡”地一声,拉住徐清欢的手:“好妹妹,这件事你不要说出去……我是有只一模一样的,但却是捡来的……跟曹妹妹无关……她并不知晓。”

徐清欢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徐青安刚要附和,却发现徐清欢脸上的笑容消失,渐渐面沉似水:“女眷贴身携带的香囊,怎么会随随便便丢失,没想到曹如贞看起来知书达礼,竟有这般的心机,不声不响地已经与男子私相授受。”

徐青安没想到妹妹会这样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曹家妹妹……”他忽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焦躁地将身上的氅衣脱下,整个人像是一口烧热的锅“孜孜”地冒着热气。

徐清欢道:“哥哥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次丢的是曹如贞,你该是什么样的处境?”

徐青安嗡动着嘴唇:“我……我能如何……这香囊真是我在曹家做客时捡到的,我跟曹家妹妹只是在人前见过礼,私底下不曾说话。”

徐清欢接着道:“既然是捡到的,为何要贴身放好,可见你对曹家女早有不轨之心。”

徐青安脸色变得铁青。

徐清欢接着道:“一月之内你去曹家十数次,都去做什么?曹如婉不见的前一晚上,你在曹家门口等了许久,跟着曹家女眷的马车到了张举人家中,张举人家的下人刚好见到你鬼鬼祟祟地向曹家女眷乘坐的马车里张望。

曹家女眷回到家中之后,你才回到住处,让下人准备好行装,喂好了马匹,准备离开凤翔,可见早有预谋。”

徐青安仿佛都忘记了呼吸,一张脸憋得通红。

徐清欢接着道:“除了这些之外,你在曹家女眷常去的水粉铺子,买了许多尚好的胭脂,那些东西也在你的行装之中,你一个男子自然不会用这些东西,分明就是为女子准备的。”

说完这些话,徐清欢站起身来,神情漠然,目光冷硬如冰,仿佛是那高高在上的青天,正在审讯犯人,徐青安身上的汗毛根根竖起,他一时错觉,仿佛自己真的做错了事,马上就要被投进监牢。

徐清欢看着哥哥被问得哑口无言,前世他就是这样被一步步拖进了深渊。

“跟着你的那些人,也都会招认,你让他们守在曹家门口,只要曹家女眷离开就向你禀告。”

“不可能,”徐青安道,“他们对我……忠心耿耿不会说这样的话。”

“那我又是如何知晓的?”

听到徐清欢这句话,徐青安顿时委顿下来,半晌才吞吞吐吐:“我是让人去曹家门口盯着,那是因为想要跟曹家妹妹说句话。”

徐清欢道:“哥哥喜欢曹如贞。”

徐青安脸上一片羞涩:“她一个小小的孤女,在曹家受尽责难,那日我看她在湖边偷偷哭,曹大太太气势汹汹地过来,显然是要找她麻烦,我就找了个借口将曹大太太引开,又有一次去到曹家,在园子里看到了这只香囊,我还以为……”

“哥哥以为是曹家姐姐故意将香囊留下以表谢意。”

“难道不是吗?”

“所以你就故意出现在曹家,想方设法地去见曹如贞,还买了胭脂准备投桃报李。”

徐青安被说中了心思,顿时面红耳赤。

徐清欢伸出手来:“香囊给我,胭脂也拿来。”

徐青安舔了舔嘴唇:“你是不喜欢如贞?”

徐清欢道:“你以为那香囊是她送的,其实不然,你见过哪个闺秀送予男子贴身之物之后,还做个一模一样的戴在身上,不要说曹如贞那般的处境,就算换了旁人,也会被族中长辈处置,是有人看透了你的心思,故意放在那里,以备将来派上用场。从始到终,曹如贞都被蒙在鼓里,你以为的那些回应,都是你的妄想。”

徐青安只觉得满腔热血一下子被冰水浇了个透,一种难言的伤心顿时遍布全身:“你是说,她对我无意。”

“否则你穿成这般站在那里,连我都见之尴尬,她怎么会毫无反应。”

徐青安眼睛中满是悲伤。

徐清欢叹口气:“哥哥与其为这些难过,倒不如想想如何保住你和徐家的平安。”

徐青安不明白:“这桩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响,一个小厮打扮的人轻轻闪了个身,算是传递了消息。

徐青安认出那小厮,就是他到了凤翔之后收揽的人手,只不过这人手脚不干净,被他打了一顿扔在了柴房里。

“妹妹……他……”

徐清欢站起身来,轻轻整理了衣裙:“太祖建朝时论功行赏,徐氏得了安义侯的爵位得以传家,眨眼功夫已经几十年光景,一直在达官显贵中赫赫有名,这还不够,还要光耀门庭,让徐氏屹立不倒,这样才能守住我们自己,我们的亲人。”

徐青安心中一震,整个人油然生出一股惭愧之意。

徐清欢说完话眼睛眯起来,正好能将来人看个清清楚楚。

众星捧月般走过来的正是徐长道的长子徐青书。

徐青书是去年的庶吉士,跟着新任的凤翔知府一路回来,显然是要在凤翔补缺。

徐清欢道:“想要害你的人还没抓到,这件事怎么能让它过去。”

……

此刻徐青书心情十分复杂,明明厌弃那个族兄,却还要装作一副关切的模样。

“大哥,”徐青书上前亲昵地拍了拍徐青安的肩膀,“我刚刚回到凤翔就听说曹家……你放心我定会找到那凶徒,将这桩案子查个清清楚楚。”

曹氏听说儿子回来了,刚刚赶过来,母子两个见面,曹氏就哭出声来:“还好你来了,婉姐儿这就有救了。”

曹氏话音刚落,只听下人急匆匆地禀告:“找到了,衙差找到曹家小姐了。”

曹氏又惊又喜:“婉姐儿怎么样了?人呢?”

“已经遭了毒手,尸体被朝廷送去了义庄……曹家送来消息,让您过去……帮忙操持丧事。”

曹氏差点就晕厥过去:“我可怜的婉姐儿啊……”

“母亲先别急,”徐青书道,“您先去安慰舅舅和舅母,我去衙门里看看情形,定然能够抓到凶徒,为表妹伸冤。”

徐青书说完话抬起头来,却发现那个被他扔在旁边,故意冷落的兄妹俩不见了。

徐青书心中顿时一空,仿佛被冷落的人是他。

“世子和大小姐呢?”

“走了,”旁边的下人道,“听说动身去问案情了。”

问案情?他们也会吗?

曹氏惊声道:“快将大小姐拦回来,那样的地方她怎么能去得?”

第七章 多情 第八章 是他 第九章 贞洁 第十章 报应 第十一章 夫妻 第十二章 害怕 第十三章 凶手 第十四章 是她 第十五章 圈套 第十六章 招认 第十七章 故人 第十八章 生活 第十九章 惩罚 第二十章 儿女 第二十一章 狡猾 第二十二章 奸人 第二十三章 秘密 第二十四章 设局 第二十五章 再见 第二十六章 利用 第二十七章 嘲笑 第二十八章 报仇 第二十九章 癫狂 第三十章 内情 第三十一章 冤枉 第三十二章 绑走 第三十三章 接近 第三十四章 做人还是做鬼 第三十五章 奸人 第三十六章 吩咐 第三十七章 看热闹 第三十八章 申冤 第三十九章 巧合 第四十章 招认 第四十一章 是你 第四十二章 交手 第四十三章 落空 第四十四章 示好 第四十五章 了解 第四十六章 畜生 第四十七章 怨妻 第四十八章 诛心 第四十九章 相符 第五十章 同行 上架的几句唠叨 第五十一章 拒绝 第五十二章 风起 第五十三章 公子 第五十四章 见面 第五十五章 抓住 第五十六章 追寻 第五十七章 宿敌 第五十八章 联手 第五十九章 真假 第六十章 缘起 第六十一章 盟友 第六十二章 相信吗 第六十三章 宋某 第六十四章 纠缠 第六十五章 清官 第六十六章 鱼饵 第六十七章 上钩 第六十八章 申冤 第六十九章 你的尾巴 第七十章 疯子 第七十一章 你晚了 第七十二章 你在这里 第七十三章 现形 第七十四章 有罪 第七十五章 这男人 第七十六章 追赶 第七十七章 疏离 第七十八章 团聚 第七十九章 有罪 第八十章 不见 第八十一章 无情 第八十二章 狰狞 第八十三章 证据确凿 第八十四章 结案 第八十五章 不同 第八十六章 仇人 第八十七章 赶走 第八十八章 逃不掉 第八十九章 惩罚 第九十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九十一章 好巧宋大人 第九十二章 血债血偿 第九十三章 小媳妇 第九十四章 咫尺 第九十五章 两全 第九十六章 别想逃 第九十七章 吓死了 第九十八章 震慑 第九十九章 宋某的过往
齐欢

齐欢

作者:云霓 类别:网游小说 综合评分 100

复活的徐清欢,实实在在做了个大麻烦精,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冤案突然发生。正当她将案子查出来些眉目时,前生夫君的死对头找上了门。徐清欢:奸臣宋成暄:忘恩负义小人……半年后徐清欢:宋大人英明神武神武宋成暄:我与你有婚约徐清欢:等等……我查一查反正。粉丝值2000 ,或是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皇上忌惮李煦兵强马壮,将她扣押在京城三年,早些时候她旧疾复发,李煦从北疆赶回京城,请辞解甲归田,只求能够守候在她床榻前。。

第四章 害死 2021-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