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章 内情
徐三太太一双眼睛通红,死死地地盯着徐清欢,表情看出来十分的怨毒,她突然间张开嘴巴口向徐清欢“啐”去。徐青安赶忙见状将妹妹拉大。“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徐三太太疯癫地笑出来。徐青安见妹妹不说话的,心中有些惊慌:“妹妹,你没事儿吧?她适才有也没做什么……”“徐青安急忙上前将妹妹拉开。。...

徐三太太一双眼睛通红,死死地盯着徐清欢,表情看起来十分的怨毒,她忽然张开口向徐清欢“啐”去。

徐青安急忙上前将妹妹拉开。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徐三太太癫狂地笑起来。

徐青安见妹妹不说话,心中有些慌张:“妹妹,你没事吧?她方才有没有做什么……”

“没事。”徐清欢回过神来,她只是在想徐三太太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能让安义侯府都陷入其中的,难道指的是那笔税银?

所以到现在为止,前世带给父兄的危险仍旧在他们身边。

徐三太太刚刚被带出曹家大门,一个身影扑上前。

“娘……”

纤弱的手臂将徐三太太紧紧地抱住。

曹如贞穿着粗布衣裙,脸上是茫然无措的神情:“娘,您这是怎么了?”

徐三太太惊诧地望着曹如贞,半晌才厉声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滚开,我早就说过,你不听我的话,我就不会认你,松开我,你个没用的东西。”

曹如贞泣不成声,任凭徐三太太挣扎,就是不肯放手:“娘,您难道不明白吗?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早知道您不会走,我就留下,不管您做什么我都会陪着您。”她的眼泪划过脸颊落在徐三太太身上。

徐三太太的眼睛愈发红了,她还是咬了咬牙,用足力气,身体向前一撞,曹如贞整个人站立不住,顿时跌倒在地。

“到底就是个拖累。”徐三太太冷冷地道。

曹如贞挣扎着还要爬起来,脚踝却一阵刺痛,用不上半点的力气,眼见着母亲的身影就消失在眼前,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心中说不出的恐慌,这些年就算在曹家受了再多委屈也没有这般的难过。

她开始一步步向前爬过去,想要抓住母亲,哪怕是一片衣角。

为什么要这样。

她和母亲为什么不能好好地在一起。

她浑身发抖不能自已,直到有人伸出手将她抱住,她泪眼模糊地看过去,是一张熟悉的面容。

“清欢,”曹如贞收紧手臂,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这到底是怎么了。”

“别急,”徐清欢轻轻地拍着曹如贞的后背,“我们回去慢慢说。”

曹大太太也发现了曹如贞,不管不顾地上前:“如贞,谁送你回来的,就你一个人吗?”

曹如贞不说话。

曹大太太立即看向王允:“大人,快……抓人啊,她一定知道绑走我们老爷的凶徒在哪里,老的不肯说,就审这个小的……快啊,人命关天,我们老爷不知受了多少磨难,可不能再等了。”

曹大太太说着话还要向前,旁边的孙冲立即伸出手将曹大太太拦住。

曹大太太还想再说话,一个清脆声音打断她。

“大人,曹家接二连三的出事,现在看来跟徐三老爷所说的那桩案子有关,如果没有曹家之前的杀戮,也没有如今徐三太太的报复,这桩事要想查清楚,就要溯本求源,不如趁热打铁,将曹家里里外外盘查明白,曹家人分开问询,这样也能尽快得知真相。”

徐清欢不徐不疾地说完话,将曹如贞搀扶起来。

曹大太太心中一凛,又是这个徐清欢,三番两次地与曹家为难:“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曹家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徐清欢抬起眼睛:“死的是我二伯母,被抓走的是三伯母,我们徐家迎娶曹氏女,冲的是曹家的名望,没想到却闹得家宅不宁,以前这笔糊涂账是谁算的我不管,现在……我眼睛里容不得一点沙子。”

说完这些,徐清欢向王允行礼:“还请大人为枉死之人做主。”

听到徐清欢的话,曹如贞喉头一紧如被哽住,她虽然并不完全了解当年的过往,但她知道定是曹家有错在先,母亲才会这般的怨恨。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挣脱了徐清欢和凤雏,跪在地上:“大人,求求您,为我们做主,我母亲……她不会……”说到这里,竟不知该求什么才好。

曹大太太脸色难看:“曹家有先皇亲赐的‘忠义’牌坊,没有证据怎么能随意搜查。”

王允转头向曹家两座牌坊看去:“自凤翔战乱之后,还没有人敢动曹家,看来本官今日要做这第一人了。”

曹大太太不禁向后退了一步。

王允看向孙冲:“将曹家人分开问询,曹家祖宅上上下下都要查个清楚,但凡有可疑的证据,全都封存好,待本官亲自查看。”

曹家几扇大门全都打开,衙差正式开始进入搜查。

曹二老爷疾呼:“十几年前曹家为了凤翔百姓引来了叛军,没想到衙门因为一句话就怀疑我们,曹家冤枉啊。”

徐清欢将曹如贞安置在旁边休息,这才起身打量着曹家混乱的情形。

不知什么时候李煦和周玥也走了过来。

“还能查到蛛丝马迹吗?”周玥压低声音道。

“如果是十几年前查还有迹可循,”李煦目光深远,“现在想找到确实的证据,只怕不容易。”

“那你们两个就一点都不着急吗?”周玥看看徐清欢又看看李煦,“那可怜的女人杀了人,很快就会被定罪,她的儿子虽然外逃,最终也会被拿获,曹家若是拒不承认当年杀人,最终也就只会不了了之,难道就这样了?”

李煦道:“人果然是她所杀,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自然都该伏法,每桩案子都多多少少会涉及人情,朝廷官员若是就此徇私,大周律法就会形同虚设,没有人再去遵守。”

徐清欢听着李煦说话,不由地想起从前。

李煦就是这样一个人,严于律己,对身边人也是如此,即便是亲信犯错也绝不徇私,铁腕治理北疆,但凡涉及百姓的安危,他都会放在心上,在外统领兵马,在内处置政务,他是北疆最忙的人。

百姓拥护他,将士都爱戴他,以至于就连周围的山大王也带着人马前来投奔。

所以她在京为质,也一直相信李煦不会利用她的安危起兵。

到底还是错看了他。

徐清欢吩咐凤雏:“带上如贞,我们回去。”

周玥眼看着徐清欢神情淡然地转身离开,不禁奇怪:“你说她怎么就这样……对谁都很好,唯独跟我们过不去。”

“她也没跟我们过不去,”李煦目光如清泉,“只是不想与我们同路。”

……

马车缓缓前行,曹如贞低着头,眼前还是徐三太太被人带走时的情形。

“如贞,你这是去了哪里?”

耳边传来徐清欢的询问,曹如贞抿了抿嘴唇:“我……我从徐家出来本该回曹家的,但是马车走到半路停下,二姑母……我母亲身边的管事妈妈将我接下车,让我跟着她离开,我们去了一处小院子,管事妈妈说这是我母亲的安排。

母亲让我在那里住下,这两天办好了事会带我离开,嘱咐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门,更不准回曹家和徐家,否则绝不会认我这个女儿,我问什么管事妈妈都不肯说,身边侍奉的下人也对此事闭口不提。

曹家人主动将马车停下,可见是知道母亲会将我带走,既然如此,母亲为何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我总觉得母亲是在做件危险的事,于是我就趁机跑了出来,谁承想到了曹家就看到那一幕。”

曹如贞不等徐清欢说话就急切地道:“清欢,我母亲真的杀了人?你还知道些什么?能不能全都告诉我。”

徐清欢点点头:“只要我知晓的都不会瞒着你。”表面上看,徐三太太安置好女儿,吩咐儿子绑了曹大老爷,自己又亲手杀了徐二太太是在报仇,可她觉得还是有一只手在暗中操纵这一切。

徐清欢话音刚落,只听外面有人道:“仙道贵生,无量度人。公子放心,贫道自会为夫人好好超度,绝不会再让她受苦处。”

…………………………………………

今天还会加更一章,大约是晚上八点。

大家准时收看。

继续求推荐票和留言

第七章 多情 第八章 是他 第九章 贞洁 第十章 报应 第十一章 夫妻 第十二章 害怕 第十三章 凶手 第十四章 是她 第十五章 圈套 第十六章 招认 第十七章 故人 第十八章 生活 第十九章 惩罚 第二十章 儿女 第二十一章 狡猾 第二十二章 奸人 第二十三章 秘密 第二十四章 设局 第二十五章 再见 第二十六章 利用 第二十七章 嘲笑 第二十八章 报仇 第二十九章 癫狂 第三十章 内情 第三十一章 冤枉 第三十二章 绑走 第三十三章 接近 第三十四章 做人还是做鬼 第三十五章 奸人 第三十六章 吩咐 第三十七章 看热闹 第三十八章 申冤 第三十九章 巧合 第四十章 招认 第四十一章 是你 第四十二章 交手 第四十三章 落空 第四十四章 示好 第四十五章 了解 第四十六章 畜生 第四十七章 怨妻 第四十八章 诛心 第四十九章 相符 第五十章 同行 上架的几句唠叨 第五十一章 拒绝 第五十二章 风起 第五十三章 公子 第五十四章 见面 第五十五章 抓住 第五十六章 追寻 第五十七章 宿敌 第五十八章 联手 第五十九章 真假 第六十章 缘起 第六十一章 盟友 第六十二章 相信吗 第六十三章 宋某 第六十四章 纠缠 第六十五章 清官 第六十六章 鱼饵 第六十七章 上钩 第六十八章 申冤 第六十九章 你的尾巴 第七十章 疯子 第七十一章 你晚了 第七十二章 你在这里 第七十三章 现形 第七十四章 有罪 第七十五章 这男人 第七十六章 追赶 第七十七章 疏离 第七十八章 团聚 第七十九章 有罪 第八十章 不见 第八十一章 无情 第八十二章 狰狞 第八十三章 证据确凿 第八十四章 结案 第八十五章 不同 第八十六章 仇人 第八十七章 赶走 第八十八章 逃不掉 第八十九章 惩罚 第九十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九十一章 好巧宋大人 第九十二章 血债血偿 第九十三章 小媳妇 第九十四章 咫尺 第九十五章 两全 第九十六章 别想逃 第九十七章 吓死了 第九十八章 震慑 第九十九章 宋某的过往
齐欢

齐欢

作者:云霓 类别:网游小说 综合评分 100

复活的徐清欢,实实在在做了个大麻烦精,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冤案突然发生。正当她将案子查出来些眉目时,前生夫君的死对头找上了门。徐清欢:奸臣宋成暄:忘恩负义小人……半年后徐清欢:宋大人英明神武神武宋成暄:我与你有婚约徐清欢:等等……我查一查反正。粉丝值2000 ,或是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皇上忌惮李煦兵强马壮,将她扣押在京城三年,早些时候她旧疾复发,李煦从北疆赶回京城,请辞解甲归田,只求能够守候在她床榻前。。

第四章 害死 2021-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