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八章 申冤
徐清欢的话让曹大太太脸色煞白,曹二老爷瞪圆了眼睛。这是他们最不想听见的话。徐大小姐这样一个外人能说出来这些,直接证明他们当初做的事了事情败露。帘子再度被撩开。所有人下意识地看过去的,抬头一看两个人走了进去。那是穿着一身干净整洁衣裙的徐三太太和曹如贞。徐三太太这是他们最不想听到的话。。...

徐清欢的话让曹大太太脸色煞白,曹二老爷瞪圆了眼睛。

这是他们最不想听到的话。

徐大小姐这样一个外人能说出这些,证明他们当年做的事已经败露。

帘子再次被掀开。

所有人下意识地看过去,只见两个人走了进来。

那是穿着一身整洁衣裙的徐三太太和曹如贞。

徐三太太看着屋子里的人,微微抬起头,深吸一口气,十几年来她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轻松。

“是不是做人更舒坦?”

少女的声音传来,徐三太太不自觉地挺直了脊背。

“是,”徐三太太迎着光道,“原来这才是活着的滋味儿,我都快忘记了。”

曹如贞鼻子一酸,眼前顿时一片模糊,她只觉得勾着母亲的胳膊被轻轻地提起来。

“如贞,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徐三太太扬声道,“这些都是你的杀父仇人。”

“十几年了,夫君,妾身要为你申冤了。

你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叛军,你是一个好人。”

徐三太太不理会曹家人,径直向王允跪下:“知府大人,请您为我丈夫做主,他是苍溪赵家村人,他叫赵善,他救了曹家上下几十口人,为此杀死叛军十几人,最终却死在曹家人手中。

他们破开他的胸膛,损毁他的尸体,将他挫骨扬灰,让他从这个世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们以为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牵挂他,想念他,没有人会记得他。

他们忘了,他的一双儿女还在,他还有我这个——未亡人。”

王允“忽”地从椅子中站起身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徐三太太:“本官今日正式受理此案,允许曹氏为亡者诉冤。”

“妾身赵曹氏,”徐三太太眼睛中淌出泪水,“状告曹氏上下十几人,他们是我的母亲、兄嫂和姐姐,他们也是我的血肉、手足,可我还是要状告他们,因为……”

赵曹氏说着看向徐清欢:“因为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这就是公道,也是天道。”

徐大小姐在牢中的一番话让她醒悟,她不为赵善申冤,赵善就永远是那个杀人如麻的叛军,他在世人眼中永远是那个该杀的人。

她更不能死,她死了,她的一双儿女也是罪人。

她不能让他们到死也跪在那里受人唾骂,她生下他们就是要让他们做人,做个能在阳光底下挺直脊背的人。

徐大小姐骂醒了她。

赵曹氏郑重地向徐清欢拜下去,再抬起头时,不知怎么的眼前仿佛看到了一个身影,他站在那里对着她微笑。

赵善。

……

赵曹氏将整件事从头到尾徐徐道来。

曹家其余人已经瘫在那里说不出话,只有曹老太太依旧面色平静:“我这个女儿早就疯癫了,大人不可信她的话,她说的赵善老身不曾见过,所谓税银更是姑妄之言。”

“那些税银是我长兄处置的,”赵曹氏道,“只要找到了他,就能问出税银的下落。”

王允点点头,声音低沉更有威势:“曹老太太真要等到证据确凿才肯认罪吗?”

曹老太太端坐在那里,她岿然不动的身姿仿佛就是屹立不倒的曹家:“是非对错,自有公断,果然有罪,我们曹家会认下。”

“想要税银也不难,那些银子虽然被熔了,却还能与当年一批的税银成色相对比,曹家虽是大族,家中的收支也还是能清算的,只要能找到一笔来历不明的银子,就能说明赵曹氏的话并非空穴来风,”徐清欢起身将怀里装死的鸟儿一扔,那鸟儿立即扑腾着翅膀摇摇晃晃地站回她肩上,“我去帮大人找到那笔银子。”

似是嫌弃徐清欢不够威风,肥鸟高高昂起了鸟头,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等到徐清欢等人走了出去。

曹老太太站起身向王允行了礼:“知府大人,老身有一事向知府大人禀告,请知府大人与老身到侧室里说话。”

王允皱起眉头:“有什么话这里说便是。”

曹老太太摇了摇头:“事关重大,老身不得不小心。”

王允思量片刻答应下来:“那好,本官就随你走一趟。”

两个人进了侧室,曹老太太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信函送到王允手上:“知府大人,老身并非不肯认罪,此事着实另有内情,当年我们也曾想为赵善证言他早有脱离叛军之意,只是后来在赵善身上发现了这封信函我们才改变了主意,怀疑赵善救我们根本就是为了能在凤翔一战中脱身。

我儿看了这封信落款的私印猜出这是反贼赵冲所写,那赵冲吩咐妥善藏好税银,会有人帮他一起将税银运出,将来若是有机会再起事,这笔税银将是军资。

我们想将赵善抓住送官,却不想被那赵善察觉先逃走了,我女儿被赵善所骗,沉迷其中不能自拔,这些年一直疯疯癫癫,妄想出赵善是被我们所杀,我们曹家深知有愧于朝廷,一直私底下寻找赵善的行踪,找不到赵善,我们就算拿出证据也说不清楚。

可今时今日事情变成这个样子,我也顾不得了,只好将这封信拿出来呈给大人定夺。”

王允接过那封信函,那信纸已经泛黄,可是落款的私印却清晰可见,当年赵冲被抓之后,身上搜出几枚印章,赵冲自称青帝太昊转生,有一枚印章篆刻“太昊”两字,看起来跟这封信后的印章十分相似。

信中赵冲称呼对方为:吾弟。

赵冲和赵善同出赵家村,这般称呼也算有凭据。

王允皱眉继续看下去,信封中除了这封信之外,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绕路襄阳,集兵夔州。

王允不禁一颤,当年朝廷本想经凤翔、汉中增兵保宁平叛,还是安义侯的斥候回报赵冲带兵准备去夔州。朝廷这才兵分两路,一路往汉中,一路往夔州,不想去夔州的兵马扑了个空,赵冲全力攻打凤翔,让凤翔驻军损失惨重。

这张字条根本就是告诉赵冲,朝廷兵马的去向。

真的有人通敌。

那个人事先朝廷兵马布置全都告诉了赵冲,这才让赵冲一路杀到了凤翔。

王允看向曹老太太:“那些税银呢?”

曹老太太道:“老身根本没有见到税银,所以不管大人怎么查都会一无所获,”说到这里顿了顿,“就算有税银只怕也早就被人运走了,如今朝廷追查税银不放,有人发现难以脱身,想要曹家顶替罪名,才会闹出如今的祸事。”

曹老太太说完又行礼:“还请大人明察,这桩事本与安义侯府无关,为何安义侯府大小姐抛头露面为赵善申冤,只怕整件事都是安义侯一手谋划。”

曹老太太的意思,通敌赵冲的人是安义侯。

王允的面色一沉:“容不得你在这里诬告他人,其中是非曲直,本官自会查清。”

将曹老太太挥退,王允看向窗外:“只希望孙冲能够找到那银子,到时候人赃并获,一切也就清楚了。”

……

李煦骑马出城,曹家有王允大人在场,他们要做的是拿到那些税银。

“你们先走,我要等个人再出发。”

看到孙冲的模样,李煦道:“孙大人是在等徐大小姐吧?”

孙冲点点头:“说来也奇怪,如果没有徐大小姐在场,我这心里就不太安稳,”说到这里他急忙看李煦,“不是说九郎不好,而是……多一个人多一分把握。”

一个女子,在城中行走也就罢了,如何能走这么远的路,周玥忍不住道:“带着女眷恐怕要误了事。”女眷娇贵,乘坐的马车本来就跑不快,时不时地再要求歇息,那可要急死个人。

孙冲不禁也有些犹豫:“这话没错,但是……徐大小姐说她会骑马。”

只怕也是矮脚马罢了。

周玥刚要再劝孙冲改主意,只见城中驰出几骑,其中一个身形纤瘦,她穿着男子的长袍,头发挽起,她握着缰绳,轻松地催马向前,举手投足间竟有几分英姿飒爽。

如果不是早有准备,周玥几乎认不出那就是徐大小姐。

…………………………………………

哈哈哈。加更啦。

第七章 多情 第八章 是他 第九章 贞洁 第十章 报应 第十一章 夫妻 第十二章 害怕 第十三章 凶手 第十四章 是她 第十五章 圈套 第十六章 招认 第十七章 故人 第十八章 生活 第十九章 惩罚 第二十章 儿女 第二十一章 狡猾 第二十二章 奸人 第二十三章 秘密 第二十四章 设局 第二十五章 再见 第二十六章 利用 第二十七章 嘲笑 第二十八章 报仇 第二十九章 癫狂 第三十章 内情 第三十一章 冤枉 第三十二章 绑走 第三十三章 接近 第三十四章 做人还是做鬼 第三十五章 奸人 第三十六章 吩咐 第三十七章 看热闹 第三十八章 申冤 第三十九章 巧合 第四十章 招认 第四十一章 是你 第四十二章 交手 第四十三章 落空 第四十四章 示好 第四十五章 了解 第四十六章 畜生 第四十七章 怨妻 第四十八章 诛心 第四十九章 相符 第五十章 同行 上架的几句唠叨 第五十一章 拒绝 第五十二章 风起 第五十三章 公子 第五十四章 见面 第五十五章 抓住 第五十六章 追寻 第五十七章 宿敌 第五十八章 联手 第五十九章 真假 第六十章 缘起 第六十一章 盟友 第六十二章 相信吗 第六十三章 宋某 第六十四章 纠缠 第六十五章 清官 第六十六章 鱼饵 第六十七章 上钩 第六十八章 申冤 第六十九章 你的尾巴 第七十章 疯子 第七十一章 你晚了 第七十二章 你在这里 第七十三章 现形 第七十四章 有罪 第七十五章 这男人 第七十六章 追赶 第七十七章 疏离 第七十八章 团聚 第七十九章 有罪 第八十章 不见 第八十一章 无情 第八十二章 狰狞 第八十三章 证据确凿 第八十四章 结案 第八十五章 不同 第八十六章 仇人 第八十七章 赶走 第八十八章 逃不掉 第八十九章 惩罚 第九十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九十一章 好巧宋大人 第九十二章 血债血偿 第九十三章 小媳妇 第九十四章 咫尺 第九十五章 两全 第九十六章 别想逃 第九十七章 吓死了 第九十八章 震慑 第九十九章 宋某的过往
齐欢

齐欢

作者:云霓 类别:网游小说 综合评分 100

复活的徐清欢,实实在在做了个大麻烦精,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冤案突然发生。正当她将案子查出来些眉目时,前生夫君的死对头找上了门。徐清欢:奸臣宋成暄:忘恩负义小人……半年后徐清欢:宋大人英明神武神武宋成暄:我与你有婚约徐清欢:等等……我查一查反正。粉丝值2000 ,或是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皇上忌惮李煦兵强马壮,将她扣押在京城三年,早些时候她旧疾复发,李煦从北疆赶回京城,请辞解甲归田,只求能够守候在她床榻前。。

第四章 害死 2021-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