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八章 诛心
轻脆的骨头出现断裂声传来。却也不是“张氏”的,不是他的。徐三老爷冷汗从额头上冒出,他还没回过神,手臂就被人企图压在身后,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弓去,就像是在不认罪,眼前的迷雾也终于等到分散开来,抬头一看一个男子正靠在地上死死地地抱着他的腿,哪里是张氏。周玥一脸却不是“张氏”的,而是他的。。...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传来。

却不是“张氏”的,而是他的。

徐三老爷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他还没回过神,手臂就被人强行压在身后,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弓去,就像是在认罪,眼前的迷雾也终于散开,只见一个男子正坐在地上死死地抱着他的腿,哪里是张氏。

周玥一脸的委屈,他可是名将之后,现在竟然来抱着一个男子的腿,还抱得如此屈辱,常娘子吩咐他这样做,他也无可奈何,只能扭捏上前。

周玥可怜兮兮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常娘子,常娘子点点头,他只好将额头蹭在徐三老爷的腿上,露出柔软的后颈。

紧接着一根手指点在他的脖颈和肩膀上。

周玥不禁打了个冷战。

常娘子的手如此的凉,让他身上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徐张氏的伤口多在颈部和后背,虽然过了许多年,徐张氏的尸身已经腐坏,但是她尸骨上还能找到利刃留下的切口,锁骨、两背胛、脊骨、脑后都有致命痕。”

常娘子说着手比作刀刃贴在周玥的下颌上,手掌滑动,软软的似绸缎拂面,让周玥紧张地屏住呼吸,不由地吞咽一口。

“徐张氏锁骨伤痕是沿此刺下,割断了一半的脖颈,那时她就已经没有了生机。”

张大老爷的眼睛开始红了。

常娘子接着道:“查验徐张氏的尸骨还能看到,她的两臂、前胸、十指骨骼尽断,头上、两腿骨有裂痕,应是重击所致。”

常娘子说完站到一旁。

仵作也向王允交上验尸的文书:“叛军多用的是刀、枪、戟等物,徐张氏尸骨上留下的应该是剑痕。”

徐清欢道:“十年前凤翔一役死者甚多,许多百姓都死于叛军之手,他们的死状却和三伯母十分不同,三伯母受伤的地方更值得让人怀疑,只有这样死死地抱住一个人,才会有这样的伤口。

遇见叛军,女眷自然要逃命,什么人会让她抱住不放?巧合的是,徐三老爷的腿在那时受了伤,三老爷这些年腿伤明明已经愈合,却仍旧不能如常人般走动,除了是人前示弱更好的隐藏自己之外,还有心魔作祟……因为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

徐清欢看向周玥,周玥这才起身离开。

徐三老爷却依旧僵立在那里,当年被张氏抱过的那条腿不停地打颤。

周玥抱住徐三老爷伤腿时,徐三老爷的模样他们已经看到了,只有心虚的人才会有如此表现,可见徐大小姐推断的是对的。

张家已经有人开始哭泣,当年认尸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他们至今还记得自家妹妹的惨状,那时候他们以为是叛军所为,张大老爷生怕徐三受不住,提了酒去安慰徐三:“你要好好活着,素娘才能安心。

将腿上的伤养好了,再纳个继室好好过日子,你放心……素娘和张家都不会怪你。”

他哪知道,他面前的就是杀死妹妹的人。

妹妹那时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张大老爷压制不住心头的愤怒,上前几步一拳向徐三老爷挥过去。

徐青安早就松开了徐三老爷的胳膊,在愤怒的张家人面前,徐三老爷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这顿打来的是太晚了些。

迟到却总好过不到。

虽然不能换回素娘的命,至少也让徐三尝尝痛楚的滋味儿。

“你怎么能忍心,她是你的妻啊!”

徐三老爷口吐鲜血,被人践踏在脚下,可他那微不足道的伤痛,不足以平复张家人的怒气。

即便他死的再惨也换不回素娘的命。

“好了,”王允大人吩咐人拉开张家人,“公堂之上不得放肆。”

“大人,请您一定要为素娘做主。”张家人纷纷跪地叩首。

王允道:“本官自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那又怎么样?”徐三老爷半晌才回过神来,他吐出两颗被打落的牙齿,努力地抬起头,面上看似还像从前一样冷静,目光却控制不住的有些涣散,“你们怀疑我,大可以用刑,我什么都不会承认。”

“这样才能表明你对他的忠心吗?”徐清欢的话像柄利刃,径直戳进了徐三老爷胸口,“我早就说过,你背后的人早就舍弃了你,因为在他眼里你什么都不是,一败再败,输的一无所有,没有任何的价值,他想起你的时候,心中只有厌恶。

你以为犯下这些罪行,会让更多人谈论你,那些对朝廷不满的人甚至还会佩服你,只要你不招认,朝廷就要在你身上花费大量的时间,你喜欢这种被人关注的感觉。

你最害怕是被扔在阴暗的角落不闻不问。”

徐三老爷整个人仿佛定住了般,他还没回过神来,整个人忽然被人提起,紧接着他整个上身都被人用布裹了起来,他就像一只被自己缠绕起来的蛹,半点动弹不得,只能张大嘴不停地喘息,然后他感觉到腿一沉,伤腿被绑缚上了重物。

做完一切,孙冲松开手,徐三老爷立即摇摇晃晃地跌坐在地上。

“三伯这样可舒坦吗?”徐清欢垂着眼睛看他,“我向你保证,你留下的破绽和证据已经够多,就算你什么都不说朝廷也一样将你治罪,你只能在角落里苟延残喘……不知什么时候会被处死……不过就算死,也会死的悄无声息,就像你这一生一样,不值一提。

差点忘记告诉你,三伯母还在等着你,你死了之后,她定然会好好照顾你。

生死,你都不会得到安宁。”

徐三老爷脸上终于满是慌乱的神情:“你不能这样……你……你要审我……你要来求我说出真相,求我招认,你……你就是个毒妇……”

徐清欢却不想再理睬他,转身向旁边走去。

冷汗从徐三老爷额头上滑落,伤腿上传来一阵阵疼痛,似虫蚁在噬咬他,他的心渐渐被恐惧吞噬。

“怪不得我……都……怪不得我……谁叫她抱着我不放,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丢了那笔税银,”徐三老爷眼睛中满是血丝,“你不是想知道吗?我就都告诉你。”

徐清欢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当年你出去寻找三伯母尸身,其实是为了找那些税银吧!”

徐三老爷道:“押送税银的叛军全都死了,我还以为税银被朝廷发现带走了,后来才知道根本没有人找到那些银子,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定然是叛军慌乱中将银子藏了起来,可惜他们还没来得及告知我,就被官兵尽数杀了。

我在凤翔四处寻找银子的下落,最终怀疑到曹家头上,因为那些押送银子的叛军就在曹家附近被杀。”

说完这些,徐三老爷看向曹老太太:“我是坏人,曹家又是什么好东西,如果他们发现银子就禀告给官府,哪里有后面的事发生。”

曹老太太面如金纸,悔恨地闭上了眼睛。

“还有他,”徐三老爷桀桀怪笑,“我的好二哥,你不就是想要安义侯的爵位吗?想了那么久却不敢伸手,弟弟这是给你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徐三老爷的表情忽然换成了厌恶:“可惜你不争气,迟迟不敢动手杀人,我只好将石头引到山上,让你方便行事,做到这个份上你还畏首畏尾,我又替你杀了那妇人,可你还不知道把握机会,我就让我安插的人动手杀了曹氏,嫁祸在赵曹氏身上,曹家这才乱起来。”

赵曹氏终于再也忍不住:“石头呢?你们到底把石头带去了哪里?”

徐三老爷笑一声,看向徐清欢:“你放开我,我就告诉你石头的下落。”

徐清欢淡淡地道:“我已经都知道了。”

徐三老爷脸上的血色彻底褪去,他拼命地扭动起来:“这不……公平……我说了……你就要放……开……”

徐清欢翘起嘴唇:“我没有答应你。”

衙差上前拖拽徐三老爷。

徐三老爷怨毒地盯着徐清欢:“与他作对的人都活不成,不久之后你也会下来……或许……你比我死的还要快一些……”

大堂里渐渐安静下来。

王允站起身:“相关人等一律押入大牢候审,”说着他忧虑地看向徐清欢,“你们随我过来。”

……

王允站在屋子里。

徐清欢、徐青安先进了门,紧接着李煦和周玥也被请了进来。

“清欢,”王允道,“你真的知晓石头的下落。”

徐清欢点点头:“之前只是怀疑,现在……知道了。”

王允叹了口气:“这桩案子竟然牵扯了这么多人,你们一定想知道徐三背后的人是谁,今日将你们叫来,就是为了此事。”

第七章 多情 第八章 是他 第九章 贞洁 第十章 报应 第十一章 夫妻 第十二章 害怕 第十三章 凶手 第十四章 是她 第十五章 圈套 第十六章 招认 第十七章 故人 第十八章 生活 第十九章 惩罚 第二十章 儿女 第二十一章 狡猾 第二十二章 奸人 第二十三章 秘密 第二十四章 设局 第二十五章 再见 第二十六章 利用 第二十七章 嘲笑 第二十八章 报仇 第二十九章 癫狂 第三十章 内情 第三十一章 冤枉 第三十二章 绑走 第三十三章 接近 第三十四章 做人还是做鬼 第三十五章 奸人 第三十六章 吩咐 第三十七章 看热闹 第三十八章 申冤 第三十九章 巧合 第四十章 招认 第四十一章 是你 第四十二章 交手 第四十三章 落空 第四十四章 示好 第四十五章 了解 第四十六章 畜生 第四十七章 怨妻 第四十八章 诛心 第四十九章 相符 第五十章 同行 上架的几句唠叨 第五十一章 拒绝 第五十二章 风起 第五十三章 公子 第五十四章 见面 第五十五章 抓住 第五十六章 追寻 第五十七章 宿敌 第五十八章 联手 第五十九章 真假 第六十章 缘起 第六十一章 盟友 第六十二章 相信吗 第六十三章 宋某 第六十四章 纠缠 第六十五章 清官 第六十六章 鱼饵 第六十七章 上钩 第六十八章 申冤 第六十九章 你的尾巴 第七十章 疯子 第七十一章 你晚了 第七十二章 你在这里 第七十三章 现形 第七十四章 有罪 第七十五章 这男人 第七十六章 追赶 第七十七章 疏离 第七十八章 团聚 第七十九章 有罪 第八十章 不见 第八十一章 无情 第八十二章 狰狞 第八十三章 证据确凿 第八十四章 结案 第八十五章 不同 第八十六章 仇人 第八十七章 赶走 第八十八章 逃不掉 第八十九章 惩罚 第九十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九十一章 好巧宋大人 第九十二章 血债血偿 第九十三章 小媳妇 第九十四章 咫尺 第九十五章 两全 第九十六章 别想逃 第九十七章 吓死了 第九十八章 震慑 第九十九章 宋某的过往
齐欢

齐欢

作者:云霓 类别:网游小说 综合评分 100

复活的徐清欢,实实在在做了个大麻烦精,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冤案突然发生。正当她将案子查出来些眉目时,前生夫君的死对头找上了门。徐清欢:奸臣宋成暄:忘恩负义小人……半年后徐清欢:宋大人英明神武神武宋成暄:我与你有婚约徐清欢:等等……我查一查反正。粉丝值2000 ,或是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皇上忌惮李煦兵强马壮,将她扣押在京城三年,早些时候她旧疾复发,李煦从北疆赶回京城,请辞解甲归田,只求能够守候在她床榻前。。

第四章 害死 2021-11-25